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晚间,一辆八抬大轿停在了门口,瘦瘦高高像个猴儿的中年掌柜弓着身子,握住从轿子里伸出的胖手,心道这手越发像酱猪肘了。
      
      从轿子里出来的是个锦衣华服、五短身材的胖太监,肥肉在他的下巴和脖子上堆积,层层叠叠,随着他极阔气的步伐前后晃荡。
      
      掌柜点头哈腰,迎甄太监进去,青楼里伺候的都恭敬地站在边上。
      
      甄太监边走边问:“那个谢珉怎么样了?”
      
      “病得重。”
      
      甄太监两撇小眉毛皱起来:“还能行么?”
      
      掌柜摇摇头:“听伺候他的小厮说,恐怕是不太行了,要不您行行好给个恩典,让他出去养病?”
      
      甄太监眯起了眼。他眼本就小,这一眯,完完全全不见了。
      
      “不都说不能行了吗,还养病,要多少银子呐,要是养不好,我这银子不是打水漂了吗?”
      
      掌柜生得一副精明相,嘴上奉承着:“是是是,您说的对,那您这趟是……?”
      
      甄太监道:“我去瞧瞧他,若是不大行了,就让他接客,毕竟我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银子,总不能一点儿都捞不回来,能赚一点儿是一点儿。”
      
      “唉,可惜了,本来是棵摇钱树,长得那水灵样儿,天生就是让男人走旱路的。”
      
      他这话说得粗俗,掌柜暗中汗颜一把,抬头谄媚道:“明白嘞,一定按您的吩咐办得妥妥当当的。”
      
      甄太监觑他一眼:“他要是不肯,不用我教了吧?”
      
      掌柜点头,笑道:“晓得的……到了,给您开门!”
      
      他先一步推开了门。
      
      甄太监踏进去,道:“听你说,他憔悴得很,头发也掉好多了啊,一根头发丝儿就是一个铜板——”
      
      他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床榻上的人正安睡着,裹成很小的一团,像是极没安全感。
      
      他小半张脸露在浮艳的锦被外,明明脸有病容,肌肤却光滑如白瓷,长发乌黑透亮,在枕上绘就旖旎的画卷。他唇色淡中透粉,唇珠饱满诱人,像是天生适合被接吻蹂|躏,烛火在他脸上摇曳,为他原本显得有些冷寂寡薄的脸着了几分暖色,冷暖交织,说不出的活色生香。
      
      甄太监顿了顿,嘴角像是银条从中间烧弯了,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激动地快步过去:"诶呦,我的好孩子,快醒醒。"
      
      他摸着谢珉的手,像是在摸大锭的纯银子。
      
      掌柜也吃了一惊。这谢珉性格不讨喜,说话总是令人尴尬下不来台,他也不太来看他,最多体谅他病重,叫人多关照关照他,只记得上回见,还憔悴着呢,如今病愈笃,却想不到姿容更胜从前。
      
      甄太监也瞧不出哪儿不一样了,只是乍看觉得哪都不一样了,仔细看又哪哪儿都一样。
      
      他暗道自己年纪大了糊涂了,老眼昏花,这分明还是先前那个谢珉。
      
      床上人一点点醒转,眼中有几分茫然,他看清坐在床头的是谁,眸光一下子清明了,立时就要起来行礼,被甄太监按住了:“这是做什么,一两月没见,生分了?”
      
      “不敢。”谢珉哑声道。
      
      他把手暗中从甄太监手中抽出。
      
      “诶呦,这嗓子可心疼死杂家了,快去倒点儿茶,就你!干什么吃呢!”甄太监指着那个伺候谢珉的小厮。
      
      小厮唯唯诺诺地跑下去了。
      
      眼前人眉眼温顺,见他不吵不闹了,说不准是吃苦受罪想开了,准备张腿伺候那些爷吃香的喝辣的了,甄太监越瞧越顺眼。
      
      “什么味儿?”甄太监吸了口气,忽然道。
      
      房间里有股淡淡的药味。
      
      掌柜也跟着闻了闻,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向了衣柜所在的地方。
      
      谢珉垂下头,极小声道:“谢珉要跟您认个错。”
      
      甄太监在宫里呆久了,耳朵尖得很:“什么错?”
      
      谢珉道:“谢珉是装的。”
      
      “啊?!”甄太监瞪大了眼睛,怒从中来,目光落到谢珉脸上,怒气滞了滞,心想这是他的心肝宝贝摇钱树,好好供着日后能给他赚数不胜数的钱,和这比起来,之前装病损失的那点又算什么。
      
      他瞬间按捺住了。
      
      谢珉指着窗棂上摆放着的兰花盆栽,颤颤巍巍不敢抬头看他:“那药都被我倒里头了,所以屋内味儿浓,我不让他们进来伺候,就是怕被他们发现。”
      
      难怪他虽在病中,却不见半点颓容,屋里药味又这般浓,甄太监心道。
      
      掌柜却往衣柜方向瞥了一眼。
      
      甄太监忍着怒气:“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不想接客。”
      
      这话倒也实诚,毕竟他原先不是干这行当的,又心气儿高。
      
      难怪他病得那般凑巧,病状又离奇。
      
      “而且伺候的总跟我说……说……”
      
      “说什么?”
      
      “说那些个男人会……会……那样我。”
      
      “他吓你了是不是?”
      
      谢珉没说话,甄太监心道是了,心下越发恨那些个嘴碎的,佯笑道:“怎么会呢?珉珉这样的,一般人我哪舍得让他们碰你,以后你伺候的那可都是达官显贵,指不定谁相中你,将你赎回去,那可是天大的福气……”
      
      甄太监当年就是送对了女人,得了先帝亲眼,在宫中寻了个清闲肥差,顺遂到老,所以将这事儿看得极重,对开青楼这档子营生情有独钟,指望着能再送个可心人儿保他下半辈子无忧,毕竟先帝西去了,现如今也不比当年。
      
      时局可不安分。
      
      边关来的消息,异姓王萧绥连破北边七城,大胜而归,不日将要抵达京师,京城本就水深,这尊皇家都要投鼠忌器的大佛回来,那还了得?
      
      他可是听传闻,萧绥常年驻扎之处,百姓只认异姓王,不认皇帝,更不认朝廷,俨然是把他当成了天。
      
      可这天下毕竟不姓萧。
      
      异姓王也态度难明,忠奸莫辨。
      
      新帝忌惮异姓王日久,这次铁了心要收兵权,异姓王明知朝廷意图,却欣然回京,势必掀起血雨腥风,到时候不知道又是多少人的脑袋要掉。
      
      甄太监想想都愁,一回神瞧见谢珉女人看了都心生艳羡的脸,心情瞬间又好了:“杂家替你好好教训那些个小畜生!”
      
      谢珉道谢。
      
      “既然没病,”甄太监试探道,“那——”
      
      “一切听您安排,”谢珉温顺地说,“谢珉想开了,当小倌没什么不好,这年头笑贫不笑娼,银子到手里才是实在的,日子过得好才是看得见的,您这是给了谢珉一个飞上枝头的机会,谢珉若是以后出息了,定当涌泉相报。”
      
      “好好好!”甄太监高兴地直拍手,“你这机灵劲儿使对地方,哪还愁没银子花啊!杂家以后指不准还得靠你呢!”
      
      “都给我好好伺候着!”甄太监转头同屋里的下人道。
      
      掌柜深看谢珉一眼。
      
      甄太监细声细语地和谢珉絮叨了一会儿,就出去了,掌柜跟在后头,等甄太监出去后,自己又退回来,看着床上的谢珉,欲言又止,半晌叹道:“你这是何必呢?为了报复下人,把自己赔进去。”
      
      谢珉抬头看他:“怎么叫赔进去?”
      
      掌柜纳闷:“堂堂男子,雌伏人下,奇耻大辱,岂不是赔进去?你这会儿答应了,他肯定热切替你张罗,到时候肯定要伺候各种各样的……”
      
      “这话错了。”
      
      掌柜一愣,好奇心被勾上来:“哪儿错了?”
      
      谢珉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说话可真有趣儿。”
      
      掌柜见他从枕下抽出书,随意翻着,知道他在赶客。
      
      甄太监对他青眼有加,他自是不用再伏低做小,这种地方,地位高低,不过是主子一句话的事,他是甄太监雇来管理青楼的,谢珉如今是甄太监的心肝儿,自然不用再给自己面子。
      
      “那我下去忙活喽。”掌柜转身出去,临到门口,下意识望了眼衣柜所在的方向,然后目不斜视地出去。
      
      门关上的瞬间,谢珉的目光从书页上挪开,他撂下书抬头,扫了眼衣柜,又朝掌柜离去的方向看去,眉心微蹙,若有所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