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近年世界变化得很快。西洋的东西传入四通发达的城市,夜间长明的也不再是烛火,一切因为“电”的到来,将黑夜渲染上光明。
      
      鬼也能在光亮下行走了。
      
      “怎么样?”
      我扯着一身小洋裙,在无惨面前晃了两下。
      
      他循声看来,视线从外文书籍上挪开,淡淡道:“不错。”
      又示意我摆动裙摆,打量片刻,他又转头吩咐侍女拿来其他衣服。
      
      几位侍女小姐簇拥着上来要替我更换新衣裳,我像个木偶任人摆布,有些不自在。
      “不用你们了,我自己来。”我驱赶着她们离开更衣室。
      
      几人向我瞥来不信任地眼神,却也只乖乖听话出了屋。
      
      我虽是第一天穿这种衣服,方才却也看清了那群人怎么捣鼓穿着,自己动手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当我真正套上那繁复蓬松的裙子时,却发现身后摇晃着两根束带。背对镜子艰难地转过头,我这才看清后腰一系列对穿的线孔。
      
      这操作有些麻烦,我摆着脑袋,拽住绸带捣腾,却怎么也系不好,紧张得我额头满是冷汗。正在同这难以上手的系带苦斗时,更衣室外突然传来无惨的声音。
      
      “还没好吗?”
      
      我咬咬牙,觉着有些丢脸,讪讪道:“快、快好了!这系带有些难搞,但不成问题。”
      
      屋外的声音停歇片刻,便听到轻轻地滚轮滑动声。无惨推开小半帘子,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走了进来。
      
      于是我狼狈的模样就这么展示在他眼前。
      
      他眉间轻挑,唇角似笑非笑地幅度仿佛无声地嘲笑,盯得我心里发虚。
      
      “好吧,我承认,这东西我搞不定。”
      于是我耸耸肩,颓废靠在身侧的墙壁叹息。
      
      无惨大约是早料到这番场景,走过来将我拉到镜子前侧身站着,双手顺势拿起垂落两侧的系带,示意我盯着他手上动作。
      
      “仔细看着。”他如是说道。
      
      透过镜面,我能见到无惨苍白修长的手指熟稔地绑好系带。他似乎对西洋的东西十分偏爱,女性的服装也有所了解,至少比我要清楚明白得多。因而此刻的动作徐徐不急、翩翩有度,让我一瞬间产生了岁月静好的错觉。
      
      许是我看得太入迷,连无惨停下了手中动作也未反应过来。直到他的手自背后探来缓缓拨开我垂落眼前的长发,我才注意到眼前全身镜上,映照着二人的身姿。
      
      他站在我后头,如看待一件新雕琢成的精致工艺品一般欣赏我的装扮。
      
      “无惨。”我偏头说,“你这样就像要送女儿出嫁的老母亲一样。”尤其是那种满意的眼神,好像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一样。
      
      他的神色一下变得奇怪,“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请医生来看看你的眼睛。”
      
      于是我不敢乱说话了。
      
      无惨又瞥了我两眼,并不计较我方才的发言,心情似乎不错,“感觉怎么样?”
      
      “感觉?”我吸了两口气,脸色有些难看,“腰勒得有些紧……是不是尺寸不太对?”
      
      “你的衣服都是让人量身定制,尺寸应该不会出错。这套是正装,更注重凸显身材,紧些也正常。”
      
      我只好吊着一口气,任由丝滑的布料拴住腰间。这时候要是套上个绳子,自己就像是栓了链子的狗,被扼住了命运的腰腹。
      
      然而这还没完,无惨又唤来侍女给我换上鞋。这个名叫“高跟”的鞋造型风骚,最要命的是鞋端圆尖的设计,完全禁锢了我脚趾的施展空间。
      
      在两位侍女的搀扶下我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虽然鞋跟不小,也不过三指并拢的宽度,但等我真正撑起身子时,才发觉两道支撑力顶着后跟,这滋味不太好受。
      
      “走走看。”
      
      无惨微微偏头,我在他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走下每一步。这走路感觉稀奇得很,但自我感觉良好,便挥挥手撤下旁边的侍女。
      
      除了些许的疼痛,我很快适应了这般样式的鞋子,走了稳健地几步,便如孔雀一般得意地昂首望向无惨。
      
      他回以无奈的微笑,走来。
      “准备好后天的晚宴,到了时间我会让人来接你。”
      
      “你不和我一起去?”我停顿片刻,又故作淡定道,“听说晚宴上会有跳舞的环节,不知道你缺不缺一个舞伴?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你。”
      
      无惨挑挑眉,“恐怕不需要,我从来不参加那些活动。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安排老师临时教学,以免你当众出丑。”
      
      我僵了一下,绷着亲切的笑容点点头,“如果有老师,当然最好不过。”
      
      他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门口走来一名侍女,微微倾身,“先生,书房有您的电话。”
      
      于是无惨收回了看我的目光,对着侍女小姐顿首示意,便淡然离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离开,悄悄瘪了瘪嘴,但还是忍不住跳了跳眉头,难以言喻地开心。
      
      双手轻拎起身子两侧的落地长裙,点着小高跟便悠悠在屋中转悠起来,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舞蹈当然是要学的。学会了,还怕找不到机会和无惨牵牵手、抱抱腰吗?毕竟在人类晚宴这样的公众场合,他可不能拿我怎么样。
      
      如此想着,我心情又轻松了几分,连着脚下步子都活跃起来。却不料一个失足,“啪叽”便扑倒在地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有些得意过头了。
      
      我如期盼来教习舞蹈的老师,在历经两日发愤图强地训练后,这身形才勉强上得了台面。好在鬼的体能极强,否则两日的高强度练习下,我必然是瘫成一团,再起不能。
      
      晚宴降临时,我搭坐上无惨派来的专车。一路透过小窗望向灯火通明的夜市,满街来往人群着装各异,难以想象几年前,这还不过是个不通明灯的旧景。
      
      于此,我没有过多地感慨,只是一心向着晚宴。
      
      行驶大约两刻钟的时间,来到一处稍许静谧的地方,人流量也显然减少。车子缓缓停下,有人为我打开车门,俯身示意我下车。
      
      我理了理精心挽起的长发,小心翼翼地走出车内,努力维持着淑女的形象。
      
      西洋的服饰不似和服。因着贴身的布料,人上身的一举一动便会必现无疑。姿态得以淋漓展现的同时,细微的丑态也会被无限放大。
      
      无惨似乎也刚到,他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眼尖地锁定了我所在的方向,便不疾不徐地走来。
      
      我于是摆出自以为矜持的模样缓步而去,正要来一声做作地问好,却见走到身前的无惨伸了手过来,顺势便握住我的手。
      
      触及那一片微微凉意的皮肤时,我的脑袋瞬间空白,笑容也凝固面上,如木雕般僵持不动。
      
      “自然点,月彦小姐。”
      他万分自然地将我的手臂圈入他的臂下,两人便这样挽着,随着他倾身在我耳边轻语的动作,显得无比暧昧亲密。
      
      脸上像有火在烧一样,心里也猫挠似的痒,我一时语塞说不出半句话,原先的气势丢了大半,足足做了两天的心理建设,只因为他一个喘息、一句叫唤,便全然崩溃。
      
      太糟糕了。
      
      “我、我我……”这样支吾了半天没个所以然,我更加难堪,在心里悄悄唾弃自己没用,吐出几口愤愤的热气。
      
      见我这般窘迫模样,无惨竟破天荒地露出宠溺的笑容。只是比往日嘲讽的幅度更明显的角度,却让人享受到如沐春风的温柔。
      
      简直见鬼,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狼狈挪开视线,向没人的一侧乱飘,却又忍不住去看他。一接触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慌慌张张扭开头,然后再忍不住偷看。如此一来二往,我在心里直骂自己没骨气,于是干脆盯着前方,什么也不管了。
      
      两个人之间就顶着诡异的气氛走入了正厅。我挽着无惨的手同他走入装横精致的厅堂内,缓步从入场的楼梯走下。
      
      点缀了重重繁复纹样的蕾丝裙边,迤逦铺展在数层阶梯上。我正要用手捻住两侧的裙摆,突觉耳侧一阵温暖。
      
      “小心脚下。”
      无惨的气息喷洒在我耳旁,他敛下眼帘,似乎时刻关注着我隐藏在裙摆下的步伐。
      
      我不由得被他吸引了注意,下意识便抬头看去。然而这片刻的出神,脚上的动作便出了偏差,高跟落在了阶梯边角,失去支撑凭依。
      
      我一个不稳,身子便迅速前倾了过去。好在无惨眼疾手快,牢牢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扶正了身子。
      
      他微微皱眉,“活了几百年,现在却连走路都不会了吗?”
      
      我只是紧紧抓着他的手,用窘迫掩饰内心异样的情绪。就这样握着他的手,感受他的温度,他的力道,一切使我安心贪恋的存在。
      
      “我会注意的。”深吸一口气,我重新站稳身子,同他步入晚宴名门大流聚集之处。
      
      他今天穿着贴身的西装,领口做装饰的银饰在明光下闪烁着亮光。一头微卷的黑发,一双魄人的双眸,还有一身矜贵典雅的气质,足以吸引场上多数人的目光。
      
      我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数道眼神。其中掺杂的隐晦、杂念种种,我并不在意。今时今日,我唯一愿意放在心上的,只有无惨。
      
      他领着我去见了那些人类商业、政界的各种人物,觥筹交错间,人际拿捏精准,给人以风度的君子之感。
      
      当然,谁都想不到这样一幅温文尔雅的皮囊下,藏着多么残酷的身份。
      
      “……月彦小姐、月彦小姐?”
      
      我仍在注视着无惨的侧颜,直到他听闻这边动静偏过头看来,我才从呆滞中反映过来,意识到周围人的呼唤。
      
      转过头去,面前站着一名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一丝不苟的妆容,配上一副眼镜,儒雅如文人般的气质,衬得他面上的笑容和善十分。
      
      “您是?”我不舍地收回看无惨的目光,摆出练习许久的假笑。我并不在意他的身份,问出这样的话不过出于礼貌,以免让人产生不好的印象,从而拉低无惨的评价。
      
      他似乎有片刻怔愣,随即眼神飘过了些难以辨察的情绪。
      “上川和彦,很高兴认识您。”
      
      男子伸出手来,面上是彬彬有礼的笑容。
      
      我注视了片刻,并没有伸出手去。他也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旁若无事地收回手,继续开口:
      “小姐独自一人站在这里,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吗?”
      
      “嗯,第一次。”
      
      他突然对我露出亲切的笑容,“正巧,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晚宴。某种意义上说,你是我回国后结交的第一个朋友。”
      
      男子顿了顿,面上表情稍带歉意,“抱歉,擅自以朋友称呼,是我唐突了。”
      
      我并未仔细听他说话,只是百无聊赖地望着远处那个与众人商谈的身影,敷衍地回了他一句“没事”。
      
      顺着我的目光看去,上川和彦同样见到了正在洽谈的几个身影。
      
      “父亲常在我面前提及月彦先生,如此年轻有为,远远优秀过这般年纪的青年。”他又看向我,“月彦小姐也是如此。”
      
      年轻有为?
      无惨可不年轻,我也不年轻,如此一想便有些可笑。但我欣喜于他对无惨的夸赞,未发现面容上不禁流露的自豪。
      
      上川和彦很会说话,尤其他在话中将我与无惨摆在一块,让我心情好了不少,也不由得看他顺眼许多。
      
      几番有搭没搭地闲聊,厅堂内响起悠扬的曲乐声。乐队奏响了舒缓的舞曲,场内先有宅子的主人领着女伴开场,随即便有数人走入厅堂中央,随着乐曲的声音双双旋转起来。
      
      交际舞也是晚宴的环节之一。我看向无惨所在的地方,他早已不见了身影,一时有些紧张。
      
      上川正邀请我跳舞,我对他笑了笑,“抱歉,我还有些事,现行离开了。”
      
      说完,不等他做任何反应便快步离开,向着无惨原先所在的地方急忙走去。
      
      在原地四处张望,我一眼就在不远处的人群中见到他的身影。饶是数道高低无序的身影掺杂在一起,他都像人不可企及的明星,难掩光芒。
      
      只是那旁边同他笑着说些什么的女孩,实在碍人眼球。
      
      我稍稍观察周围,从服务员手上托盘中拿过一杯酒,向着那处走去。
      
      他们又不知说了什么,女孩竟伸手轻掩面部,娇俏地笑了起来。见到这番场景,我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加快了脚上步伐。
      
      “哥哥。”
      
      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插入两人流畅的交谈中,女孩转头看来,似乎也有片刻失神。
      
      我手上拿着酒,笑着靠近无惨,摆出十分亲密的模样。
      “哥哥,今天我难得出席这样的场合,你不和我跳一支舞吗?”
      
      “我这还有一些事情要谈,是觉得宴会太无聊了吗?”
      无惨温柔笑着,倒真如一个爱护家人的好兄长。
      
      “不,如果和你在一起,就完全不无聊了。不介意我待在这里吧?”
      
      他笑着应下。一边的小姑娘轻声开口,“月彦小姐和先生的感情很好呢。”
      
      我有些不满她的插话,并不打算理她,仍对着无惨说话:
      “我刚才遇到了上川先生。听说你和上川家有生意上的往来?”
      
      如此明目张胆地无视,几乎要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实质化般。小姑娘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无惨一定知道我的坏心思,但他仍保持着风度,只笑着教育我:“绫音,要懂得礼貌。”
      
      他微微扶过我的身子面对那小姑娘,开口介绍:“这位是松雪小姐,近日刚从英国留学回来。”
      
      我不得不将目光挪向她,摆出敷衍的笑容,“抱歉,松雪小姐。”
      
      松雪气质文雅,人也温顺,面对我的无礼也并不放在心上。
      “无妨。月彦小姐果然如传闻中明艳动人,也十分可爱。月彦先生能有你这样的妹妹,一定很幸福吧。”
      
      我不置可否。
      
      身旁的无惨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说道:“她平日玩闹惯了,还是个小孩心性。”
      
      无人可见的角度下,无惨双目一凝,眼中似有血色翻滚。只是瞬间的变化,却像长针悬挂眼前,进行无声的威胁。
      
      我几乎是一瞬间就不敢再造作。
      原来正要佯装不小心倒在松雪身上的酒杯,也就此收了回来。
      
      在他面前,好像什么谋划也藏不住。他似乎能看穿人心一样,洞悉我一切动作。
      
      几句无关痛痒的寒暄后,无惨伸手抓过我的手,将我手上抓着的酒杯放回托盘。
      
      “抱歉,松雪小姐。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行离开了。”
      
      松雪怔愣片刻,笑着点头。于是无惨便拉着我向着人少的地方走去。
      
      走出厅堂的侧门,便来到宅邸的花园。此处少了人群聚集的嘈杂,顺便清净不少。
      
      他松开手,再转身看向我时,微蹙的眉头与毫不掩饰的不耐,有如他一贯的风格。
      
      “活了一千多年的人,我以为你已经不会再为了什么人有些莫须有的情绪。毕竟他们不过蝼蚁,不是吗?”
      
      同蝼蚁置什么气呢?
      
      我没有看他,只是背在身后的手暗自捏成了拳。
      
      如果只是无关的人类,我当然懒得分去半分精力,但和无惨扯上关系的人,容不得我半分松懈。当然,这些话我可不会告诉他,否则他绝对会以为我又多管闲事。
      
      却不知为何,无惨像看透我所有心事一样,眼神突然变得晦涩不明。
      
      他向前走了几步,与我仅仅隔了半臂的距离,低沉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抬起头来。”
      
      我犹豫片刻,怯怯对上他的注视。
      
      那双眼睛如红宝石般,在月下有着幽幽的光,充满了神秘、危险的气息。也许此刻,在他眼中的我,也正用这样的一双眼睛注视着他。
      
      我们如此相似,落在彼此眼瞳中的身影,与那片阴郁的红色和谐得不可思议,仿佛本就天生一对。
      
      他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也许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将满腔的爱意铺展他眼前。仅仅见到无惨的眼神略有一滞,薄唇微启,似乎暗自深吸了一口气。
      
      周身的气息一时间变得奇怪。仿佛带有无惨刻意疏离的意愿,让我心中不安。
      
      下一刻,他没来由地说道:
      
      “绫音,去人类世界看看。”
      
      我不知所以,只是愣愣望着他。
      
      并没有疏离的神色,只是那探究的目光,仿佛今日才认识了我一般,略有诧异。
      
      “什么?”我问他。
      
      无惨看我的眼神逐渐深沉,带着我难以理解的浓郁情绪。
      
      他缓缓开口,再次开口:“去试着,融入世界。”
      
      那一刻,连身侧厅堂内隐约的管弦乐声也隐没不见,我似乎只能听闻风呼水滴,以及那不像从无惨口中吐露的言语。
      
      融入,世界。
      
      回忆他对我做出的无数要求。杀人,吃人,变强,独立……
      却从未有一个如此温柔的要求,让我学着像人一样生活。
      
      可明明,一步步推我变成鬼的人,也是你。
      
      我一时间不明白,他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情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一点也不像无惨。
      
      我对他露出一日既往顺从的笑,回应:“我会试试看的。”
      
      只要是你所说的,我向来都是乖乖听从。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左右都是你。融入与否,从来不取决于我。
      
      无惨恐怕永远不会明白。
      
      不知为何,心中一阵酸涩涌出,我竟产生了一生无望的错觉。这个秘密也许会永远藏在心里,在某日的黎明、在某柄日轮刀下,随着我的灰烬一同消散。
      
      我从未有过一刻,希望他能够听取我的心声。
      
      听听与他相处了千年之久的妹妹,究竟对他抱着怎样的情感。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呀这么久才更新。因为升入高三了,学业比较繁忙,所以更新会比较慢!抱歉各位读者小可爱,有时间我一定会抓紧写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