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来晒月亮 ...

  •   白无忧在夜梓离开后将果盘里的灵果全部消灭干净,打算好好查探这几十万年前的妖域情况。
      
      曾经他博览群书,将天极宗的典籍翻了个遍,甚至也读过其他各族各派开放的孤本。不过他只着重地记了关于修炼的部分,九州历史他扫了个大概就抛在脑后了。
      
      如今竟面临这样的情景,白无忧小小地有些激动。
      
      果然他受天道嫉妒,不管到哪都要经历一番磨难呢!
      
      想起自己每次渡劫都轰天动地的样子……
      
      这绝对是天道看他太天才了,暗中打压他!
      
      如今鬼域与妖域之间的事正好落在他身边,以他的经验,肯定也是天道想要他插一手的意思。
      
      就算他想绕开,天道也不会放过他。不如顺势而为,看看天道到底想让他做什么。
      
      不过以他现在这弱鸡的修为,他很有自知之明地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凤红绫。
      
      凤红绫是凤族现任族长,有些事情只有她才能接触。两人现在是合作关系,关于他的要求,她应当不会拒绝。
      
      白无忧拿出通讯符,轻点两下确认对方能够接收消息。
      
      下一秒,传讯符闪动两下,里面传来凤红绫的声音:“小朋友,何事唤本王?”
      
      “凤族长,幸不辱命。”
      
      白无忧将黎风吟带来的消息以及夜梓的猜测都说给凤红绫听。
      
      那边静默片刻,最后说道:“你若不说本王竟没发现这点,待本王查阅族中典籍再与你详细商谈。”
      
      白无忧叫住她:“等一下,我能要一份九州地理志吗?”
      
      “可以,明日本王会派人送到你那里。”
      
      白无忧选择地理志而没有要九州历史书的原因很简单。
      
      他看历史书会睡着!
      
      因此他以前从不记历史。
      除了几个有名的大能,他谁都不知道。
      
      他甚至没法判断系统说的几十万年前的那个“几”到底是哪个数字。
      
      排除一这个数字,还有八位数供他筛选,系统提供的这个概率,让他有种面对天道的既视感。
      
      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正是天道经常干的事儿。
      
      当然,将种田这种简单模式的任务直接上升到困难模式,也只有白无忧这个受天道偏爱的“宠儿”能够做到了。
      
      白无忧走到前院,唤出碎星剑,将记忆中的剑法又练了一遍。
      
      银白色的长练闪出道道光芒,折射出的光亮四处翻飞。这次白无忧挥剑的速度很慢,慢到足够他思考这把剑戳到不同形态的生物身上会有什么效果。
      
      碎星剑从未与他并肩作战过,一人一剑需要时间的磨合与实战的积累。
      
      很显然,目前他周围的环境非常和平,不像以前三天两头就与人干架。
      
      以前要么是他挑战别人,要么就是别人挑战他,日子过得非常舒爽。
      
      如今,真是太懈怠了!
      
      白无忧一边练剑一边想着。
      
      *
      
      傍晚,黎风吟已经撒完了种子,银渊也将抓到的鸽子放到厨房。
      
      很快,大厅内的餐桌上已经坐了三个人……三只妖。
      
      依次是凤凰幼崽夜梓,银狼王银渊,九命猫妖黎风吟。
      
      黎风吟抖着耳朵好奇道:“那个小娃娃竟然会做饭?”
      
      夜梓分着餐具回道:“先生是个很厉害的……妖。”
      
      黎风吟又道:“我昨天看他那把剑品质不凡,既然有这把好剑,他剑术如何?”
      
      夜梓:“母亲说先生的剑法非常高超,是她今生所见最强。”
      
      “厉害了,他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夜梓:“先生什么都会。”
      
      银渊嗤笑一声:“生孩子他会吗?”
      
      夜梓:“……”
      
      “银二狗,我和大叶子说话,你掺和什么?”
      
      “你叫谁银二狗呢?本王叫银渊!”银渊一听就炸了,站起身,单脚踏在椅子上指着黎风吟纠正道:“黎三猫,小心本王对你不客气!”
      
      夜梓:“……”
      他突然多了个大叶子的称号,还没来得及发言呢。
      
      “银二狗银二狗银二狗,说的就是你!还自称本王,你这个小娃娃还能当王,那个族群早晚要没。有本事来打一架,上午的事我还没和你算呢。”黎风吟几百年来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说话,同样不甘示弱,站起身对银渊挑衅道。
      
      随后他发现自己比银渊高,顿时心里有了底气,气势刷地一下就上来了。
      
      银渊一挥爪子,向他展示自己的威猛,“来啊,马上你就变成三花猫了。”
      
      等白无忧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大厅里猫飞狼跳,夜梓跑到最角落站着,不知所措。
      
      “银二狗,我今天要把你的皮扒了卖给人族做衣服!”
      
      “黎三猫,本王要把你打回原形送给人族做宠物!”
      
      在场唯一的人族·白无忧:“……”在?有事吗?
      
      他神情自若地走到餐桌前,放下手中的托盘,声音冷凝道:“既然这么有活力……我看你们根本不饿,不如去外面晒月亮。”
      
      夜梓见到白无忧,马上走到他身边,得到对方的一记摸头杀后,冲着僵住的两只妖笑了笑。
      
      黎风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托盘上的鸽子肉,仿佛闻到了那鲜美的味道,喉结滚动两下,“小娃娃,是银二狗先动手的,我是无辜的!”
      
      银渊哼了一声,“白无忧,明明是他先挑衅本王,夜梓能证明!”
      
      夜梓:“……”
      
      “他们两个将先生最喜欢的那个架子打碎了。”无辜躺枪的夜梓指着一堆木棍道,一发必杀。
      
      这是白无忧最常用的架子,上面的花纹是他为了练习对碎星的掌控程度,亲自用剑一下一下划刻的,平常也会用这个架子晾灵草制药。
      
      白无忧扫一眼残骸,静立在桌侧,垂眸不语。
      
      大厅里一时静的可怕。
      
      良久,他低叹一句:“呵,想打架?”他伸手招出碎星,走向两只妖,“本尊奉陪。”
      
      最后,被修理的非常凄惨的两只,不负所望地在后院晒起了月亮。
      
      黎风吟注视着还未撤下的凉棚,幽幽道:“你说我为什么会怕他呢?”
      
      银渊:“本王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怕他。”
      
      “我知道了,这就是高手风范!我祖父身上也有这种气势!”
      
      银渊翻了一个白眼,高手风范个鬼啊!
      
      黎风吟将视线转向他,特别有深意地道一句:“你现在这个样子比之前顺眼多了。”
      
      银渊脸上一道大红印子,将稚嫩脸染上一丝煞气。
      
      ——确实更符合他不说话时候的气质。
      
      “呵呵,屁股疼吗?”银渊扫过那条白尾巴,不甘示弱道。
      
      黎风吟抽了一下嘴角,捂着被碎星招呼过的屁股,呵呵一笑,“起码没往脸上打。”
      
      而让两只妖晒月亮的罪魁祸首,正惬意地倚靠在床上。
      
      白无忧摸着腹部暗暗地想,果然打一架之后身心舒爽,就连饭都能多吃几口。
      
      他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一夜好梦。
      
      ……
      
      天刚蒙蒙亮,白无忧就被一阵敲门声叫醒。
      
      他起身,简单地清理一下,走到门前打开门。
      
      他看向来人,有些意外道:“水袖姨?”
      
      “是夜梓那小家伙把我放进来的。”水袖解释一句,拉着白无忧的袖子就往外走,“姨家里出大事了,今天找你是来求你救命的,只要你能治好,任何要求尽管提!”
      
      白无忧被人拉着有些不习惯,他扯了扯袖子,没扯动。
      
      他见水袖一脸着急,最后什么也没说,空出来的那只手一挥,原本院内架子上的所有灵草顿时消失不见。
      
      “出什么事了?”
      
      水袖边走边说。
      
      原来上次帮水袖的孙子凛华治好后,凛华又去找隔壁的猫妖清芜麻烦。
      
      自从发生了上次的事情,水袖一家是不同意他出去的,偏偏凛华趁着他们睡着的时候溜了出去。这把所有人都吓坏了,急忙出去找人,好在这次凛华回家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受伤。
      
      一家人都以为上次清芜伤到他不过是年纪太小没控制好力度,并且在第二天他又去找清芜的时候没有阻拦。
      
      “若是我们当时拦着他,不让他出去,凛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性命垂危了。”水袖的妹妹水绒一脸担忧道。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凛华,一顿后悔。
      
      她是亲自目送凛华离开家里的。
      
      年幼的凛华走之前还对她保证,这次要将清芜带回家里一起玩。偏偏回来的时候满身伤痕,而且是其他族员发现了受伤的凛华,将其背回来的。
      
      刚到家没过多久,凛华就晕了过去,身上的伤口奇迹般地都痊愈了,却没想到他们无论用何手段都叫不醒昏迷中的凛华。
      
      最后,水袖万不得已之下,终于去找白无忧救命。
      
      白无忧手指搭在凛华脉搏上,用微弱的灵力探查着凛华的情况。
      
      灵力在凛华体内一路畅通无阻,他为了保险一共游走了三遍,依然毫无异常。
      
      然而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凛华,他蹙眉不语。
      
      水袖一家见他一动不动不敢打扰,紧张地在一旁看着。
      
      白无忧叹了一口气,“他回来的时候有什么不对之处吗?”
      
      水袖想了想,对他道:“他说了几个很莫名其妙的词。”

  • 作者有话要说:  天道:弱小可怜又无助,还要背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