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日常迷路 ...

  •   白无忧握着碎星,正要往自己身上戳——
      
      “等等!”
      
      他收回剑,看向打断他的黎风吟:“怎么了?”
      
      黎风吟不确定道:“这个地方我好像有点印象。”
      
      “我曾经听父亲说过,我们猫族有个非常神秘的地方。一般人不得而入,里面非常危险,但是不会主动攻击任何生物。”
      
      白无忧回想,除了那只兔子他们确实没有受过攻击。
      
      知道周围安全后,他将碎星背到身后,从空间拿出那只兔子。
      
      此时兔子已经醒过来,变为了普通兔子的模样,在白无忧手里蹬着腿。
      
      “你看这个兔子……”
      
      黎风吟凑过来:“它的腿怎么黑了一块?”
      
      兔子的利爪收回去后,露出后腿上粘着的棕褐色尘土。
      
      泥土干巴巴的黏在腿部绒毛上,在通身雪白的兔子身上极为明显。
      
      “你之前把人家踩了,你还问怎么黑了一块?”
      
      原来之前黎风吟被蛇吓到后退之时,踩到了脚边正在觅食的兔子,它才会攻击他们。
      
      白无忧一手搂着安静下来的兔子,另一只手抬起兔子的前脚,冲着黎风吟的地方挥着。
      
      兔子配合地再次伸出爪子,凶狠地看着黎风吟。
      
      黎风吟捂着胸口道歉:“兔兄弟,是我对不住你。”他说着拿出一根胡萝卜展示自己的诚意,“这是赔礼,不够还有。”
      
      兔子收回利爪,两只前腿非常有力地抱住那根胡萝卜将其带到自己身前啃得津津有味。
      
      “现在连兔子都能欺负猫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黎风吟跟在白无忧后面暗自嘟囔一句,谁知道下一瞬,一道天雷凭空而降,正好落在他脚前不到一指宽的地方。
      
      黎风吟:“……”
      
      白无忧听到声音转身,看到前脚将落未落的黎风吟,感慨一句:“……天道真是无处不在。”
      
      『宿主,你们怎么走到这里了?』
      
      久久没有动静的系统突然出现,白无忧脑海里闪过一个微妙的念头,又被他忽略了过去。
      
      『那只小白猫带的路,我又没有猫族地图。对了,你能不能带我们出去?』
      
      他问完之后系统又没有了声音。
      
      想到他们还在森林,白无忧问道:“三猫,你知不知道如何出去?”
      
      黎风吟一拍脑袋:“对哦,我忘了说。只要我们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出去,然后一直往前走就可以了。”
      
      “你确定不会撞树?或者再踩到什么东西?”
      
      白无忧环视着茂密的树木,最后示意他看向自己怀里的兔子。
      
      “……我父亲是这样说的,姑且试试?”
      
      在他们闭上眼睛后,怀里的兔子啃掉最后一口胡萝卜,眼眸由红色变为黑色,安静地趴在白无忧怀里。
      
      随着他们的行走,周围的树木、草丛不断变换着位置,井然有序又寂静无声。
      
      诡异的不可思议。
      
      路上的活物,直接俯下身体,停驻在原地不敢动弹。
      
      不知走了多久,白无忧紧闭的双眼感受到光亮,心神一动睁开了眼。
      
      却被刺眼的阳光刺得不由自主捂上眼睛。
      
      嗯?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他拿开手,却发现怀里的兔子在他毫无感觉间消失了身影。
      
      “三猫,我们出来了。”白无忧拍了一下黎风吟提醒道。
      
      “太好了。我看看这森——”黎风吟转身想看看森林的样子,“嗯?森林呢?”
      
      他看着身后一片广阔的平地,陷入了迷茫。
      
      那么大一个森林怎么就没了?
      
      “别看了,我们要尽快与蔚涟漪汇合。”
      
      白无忧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衫,清淡地提醒一句。
      
      *
      
      消失的森林深处,一只身形庞大的老虎趴在地上,注视着它眼前的透明形体。
      
      “我已经将他们送出去了,请您一定要帮我。”
      
      透明形体声音飘渺,空茫不似人声:“你现在挥一下翅膀。”
      
      老虎按照他的提示,站起身挥动着身后的双翅。
      
      巨大的羽翼缓缓展开,穿透到森林的上空。
      
      完全展开的翅膀比它的身体还要大一倍,原本有些光亮的森林,一小半被它的双翼笼罩,陷入了黑夜。
      
      “吼——”
      
      老虎激动地叫了一声。
      
      森林里无数的生灵趴下身体,紧贴着地面,不住地颤抖。
      
      老虎身上浮起点点荧光,身体渐渐缩小,直到普通老虎的大小。
      
      它挥动着翅膀,整个身子飞了起来。
      
      被它翅膀扫过的树木如纸般变得不堪一击,轰然倒塌。
      
      它在森林上空转了一圈,感受着阳光照在双翅上的温暖,微风掠过身体的冷冽,老虎激动不已。
      
      巡视一圈后,它收回翅膀,落到地面,四肢一弯,做了一个下跪的姿势,恭敬无比道:
      
      “多谢大人。”
      
      透明形体不答,等老虎再起身时,已消失不见。
      
      ……
      
      “白无忧,我有件很严肃的事情要和你说。”
      
      黎风吟领着白无忧在路上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严肃道。
      
      白无忧听他一说,神情同样郑重:“你说吧。”
      
      “就算没有那个森林,我们也迷路了。”
      
      白无忧:???
      
      他攥起拳头,又松开,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冷静个毛线球!
      
      猫命关天的事竟然这么不靠谱!
      
      “黎、风、吟,我看你是种灵草种傻了。”
      
      白无忧袖子一甩,抡起拳头就往黎风吟身上招呼。
      
      黎风吟捂着脸,“停停停,白大爷手下留情!我有其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白无忧停了下来询问道。
      
      “你先给我弄块水镜。”
      
      嘭地一声响,一块通体冰蓝等人高的镜子出现在原地,
      
      黎风吟绕到水镜前,摸着自己的脸,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满意一笑。
      
      还好自己英俊潇洒帅气逼人的脸还健在,要不然怎么追猫?
      
      “……”
      
      白无忧看他那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默默移开了视线。
      
      “你好了没?再看下去,你们猫族要被灭族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不急,毕竟是关乎全族生死存亡的事儿。”黎风吟摸着水镜,继续照着自己的脸,“不过你之前说过,只有对方主动露出原形才有用,我担心也无济于事。”
      
      白无忧摸着头发,确实在黎风吟紧张地想要回族内的时候,是他拦住了。
      
      “所以,你说的办法呢?”
      
      “咳,那个,我和涟漪曾经定过契约。”说到契约,黎风吟的脸有些红,“只要有同心阵就能感应到她在的地方。”
      
      单独绘制阵法,白无忧还是第一次做。
      
      在这之前他只破阵,以及改造蔚涟漪的阵。
      
      好在他自己带的空间戒指里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是他那些各个领域的朋友送的。
      
      同心阵不是非常高级的阵法,线条简单,不过寥寥几下便已勾勒出来。
      
      “你站进去。”
      
      黎风吟依言而做。
      
      阵法感应到他身上的契约自行运转,周围的灵气受到吸引逐渐凝为实体。
      
      白色的灵气交织,从稀薄变得粘稠。
      
      黎风吟好奇地碰了它一下。
      
      实体的灵气像被惊动的兔子一般,飞快地散去。
      
      “这……”他目露惊愕,看向站在阵法外的白无忧。
      
      “无妨,你再看看。”
      
      白无忧话音落下,消散的灵气再次凝聚,化为箭头的模样。
      
      这次它不再飘在半空,而是贴在地面。
      
      箭头转了一圈,最后指向一个方位。
      
      “走吧。”
      
      有了明确的方向,他们这次加快了速度。
      
      花了一天的时间,终于同蔚涟漪汇合。
      
      蔚涟漪坐在窗边的位置,听完黎风吟长篇大论的解释,歪了歪脑袋道:“不错,这次终于愿意和我说实话了。”
      
      黎风吟不敢吱声。
      
      他以前每次偷溜出去,都会忽悠一遍蔚涟漪。
      
      常年累月下来,睁眼说瞎话的本能一时改不过来。
      
      白无忧很有经验道:“对于这种情况,打一顿就好了。”
      
      蔚涟漪点头:“我明白了。”
      
      说着就把黎风吟拉走,进行一番惨无人道的殴打。
      
      听着外面的叫喊,白无忧为自己泡了一杯茶,悠闲地喝了起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蔚涟漪再次将黎风吟拖回来的时候,黎风吟脸上出现了各种青紫的痕迹。完好的墨色衣衫褴褛不堪,碎成几段破条,仅遮住了重点部位。
      
      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还有几道平行的抓痕,不严重却也泛出了血丝。
      
      一看就是蔚涟漪的爪子挠的。
      
      看在黎风吟这么惨的份上,白无忧喝了一口茶,默默地想道:
      
      换衣服那件事姑且一笔勾销吧。
      
      “白无忧……”
      
      黎风吟舔着嘴角边的一个伤口,不满地叫一声。
      
      “怎么?”
      
      “……我都这么惨了,你完成我一个愿望行不?”黎风吟本想说的话被白无忧一瞥直接哽在喉间,最后换了一个方式询问道。
      
      白无忧见他眼睛一直往自己脑后看,不由好奇道:“什么愿望?”
      
      “你头上那条发带……我想要。”
      
      他头上的发带有什么特别的吗?
      
      将发带的一角扯到身前,白无忧恍然大悟。
      
      那印着猫爪的样子,正是蔚涟漪曾经送给他的那条。
      
      原来,这只猫在吃醋?
      
      未免那两只小猫的感情破裂,白无忧解开发带,直接递给他:“拿去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