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夜色正好 ...

  •   白无忧一回到房间,手掌覆上自己的脸。
      
      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掌心传来的温度。
      
      ――三千二百岁的无忧剑尊他可耻地脸红了。
      
      他怎么会做出那么幼稚的事情!
      
      竟然、竟然还被人……不是,被妖看到了!
      
      果然系统把他身体变小有阴谋。
      
      看看,这心理年龄都变小了。
      
      他不能屈服于系统,他要奋起!
      
      第二天白无忧早早地就起床了,看见树上睡得悠然的黎风吟,他一个纵身飞上树,将其拽了下来。
      
      黎风吟在即将摔成猫饼前,下意识地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地上。迷茫间伸手摸了一把口水,显然还未清醒。
      
      他有些懵逼道:“白无忧你知不知道我已经两天没有睡个好觉了!”
      
      他被白无忧压榨了两个白天加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睡一觉。梦里是他心心念念的美食,正当他要开动的的时候,就被白无忧叫醒了。
      
      他的鱼,他的鸽子全没了!
      
      白无忧这个小幼崽太能作了,真是冤家!
      
      白无忧凉凉道:“你再大声点,对面就听到了。”
      
      也不知是白无忧的语气发生了作用还是他说话内容的原因,黎风吟身体一抖,眼神瞬间清明,弱弱地问道:“你这么早拉我起来干什么?”
      
      “你们猫族不都是白天睡觉吗?趁着这个时候人少,我们去查探一下情况。”
      
      “嗯?你不说和我族内部有关吗,这外围有什么好查的?”
      
      白无忧给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你难道没发现蔚涟漪他们出现在这里很不合理吗?”
      
      一群看着就不凡的高阶大妖出现在这个小小的外围部落,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绝对不正常。
      
      黎风吟眼神漂移一下,“……你说得对,我们最好多查几个地方,将这里的情况摸清楚就走!”
      
      “不,我们暂时不能走!”
      
      “为什么!”黎风吟一蹦,高声道。
      
      白无忧有些奇怪他焦急的态度。
      后来一想,没准是他担心同族被鬼域暗害,遂没追问,反而解释道:
      
      “因为蔚涟漪……我需要她的信任。”怕黎风吟不懂,他又补一句,“我感觉她应该知道很多事情。”
      
      “我……”黎风吟还想说什么,最后无奈地放弃。
      
      *
      
      白无忧依然穿着一身白衣,在路上晃悠着,没有一点儿暗中查探的自觉。
      
      他身后跟着一脸丧气的黎风吟,白色尾巴在身后耸搭着,偶尔摇两下。
      
      黎风吟随意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找房子,开店。”
      
      黎风吟有些奇怪,“开店?不是说查探吗?”
      
      白无忧停下脚步,回身直视他道:“我们白氏农场的目标是开遍九州六域。今日正好来到猫族,这么一个送上门的机会我们不能放过。”
      
      黎风吟:???
      “原来你之前说的话都是真的?!”
      
      他一直以为是白无忧忽悠夜梓的。
      
      他感觉白无忧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就连走路都轻飘飘的。知道他会做饭就已颠覆他对他的形象了,没想到他竟真的有耐心去经营一家店铺。
      
      黎风吟有些怀疑猫生。
      
      而白无忧本来对开店的事情没有那么认真,但是经过昨晚的思考,他决定比起被系统时不时的坑一把不如主动出击!
      
      查探猫族可以有,开店也可以有!
      
      遂他正经地对黎风吟道:“骗妖不可取,妖族要讲究‘信’之一字。”
      
      不知何时碎星剑已到了他的手上,悄悄地露出一小截剑身,冷刃微微向上倾斜,对着黎风吟的脖颈。
      
      “……你说得对,是我狭隘了。”黎风吟眼皮一跳,极为识相道。
      
      白无忧满意地一翻手,碎星又被他放到了系统空间。
      
      他们一路走走停停。
      
      路上还顺手救了一个在树上却下不来的小奶猫。
      
      “所以说,猫爬架真的很重要。”黎风吟在白无忧身后慢慢地说着猫族的事情,“这样的小猫崽我见了不少,它们任性地不用装着猫爬架的树练习,自我感觉很厉害。实际上每年都有不少像它们这样的猫崽,因为没有被及时发现而饿死或者自己尝试下去而摔死。”
      
      他的声音很低,许是路上太过寂静,渐渐地陷入了回忆。
      
      妖族的记忆力一向很好,所以他记得自己还未化形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很少回家,一直尽着守护猫族的责任。他那时候很想得到他们的注意,所以也像那个小猫崽一样爬上了一颗没有保护措施的树。
      
      有人找他的时候,他就在树叶的掩饰下躲起来。
      长时间不见他,大家都以为他失踪了,最后传到了父母耳中。
      
      直到他见到父母的身影,才探出头,小声地在树上叫唤他们。
      
      不出所料地,那是他的父母第一次那么紧张他,甚至因此休了一个月的假陪他一起玩。
      
      从那以后,他每次想得到父母的注意就会爬上树。
      
      即使他已经能够独自下树。
      
      后来有一天,他在树上呆了一天一夜也没见到自己的父母……
      
      “你看看这个房子怎么样,有没有猫妖住?”白无忧清冷的音色打断了黎风吟的思绪。
      
      他甩了甩头,看向白无忧询问的房子。
      
      黎风吟用鼻子嗅了嗅,“这里没有其他猫妖的味道。”
      
      白无忧颔首,感慨自己运气不错。
      
      这个房子与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并不远。
      
      以他的记忆力,他已经摸清了整个部落的位置。
      这个房子看似与他们现在的家很远,实际上从他们家后院出去,走不了几步就能到这座房子的后院。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他继续领着黎风吟继续走。
      
      这个部落不大,白无忧查遍也毫无发现。
      
      他暗暗地想,难道蔚涟漪他们来这里真的只是巧合?
      
      思考未果后,他只好同黎风吟一起,再一次去办理住房的地方,得到了新房屋的使用权。
      
      这次不用白无忧要求,黎风吟自发地请求去清扫新房子。
      
      到了晚上,一人一猫吃完饭后,黎风吟打算上树睡觉。
      
      “今晚不能睡。”白无忧叫住树下的黎风吟。
      
      “……白大爷,你能让我睡个好觉吗?”黎风吟有些幽怨道。
      
      这是第三天了!
      
      他遇到白无忧后没有一次能够自然醒!一次都没有!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起白无忧的头发,丝丝缕缕地碎发打在脸上泛起痒意。
      
      白无忧伸手一撩散落下来的碎发,他歪头想了想拿出一条蓝丝带,在黎风吟的注视下重新捋了一遍头发将其束在后面。
      
      蓝色与黑色极为和谐地缠在一起,丝带上的银纹在月光下幽幽闪着冷华,在微风的吹拂中有规律地飘动着。
      
      一直飘到了黎风吟的心上。
      
      他心里一抖。
      
      黎风吟揉了揉眼睛仔细观察那条丝带,没有放过一丝细节。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花纹分明是出自蔚涟漪的手笔!
      
      那银纹是蔚涟漪最为擅长的安神阵,佩戴能够让人安稳入眠。
      
      而且蔚涟漪画阵与其他法修不同,有自己的专属印记。她喜欢在阵法末尾处多带几笔,绘成猫爪的形状。
      
      黎风吟记得非常清楚!
      
      曾经蔚涟漪的老师还笑话过她,绘阵太过花哨浪费时间。
      
      如今属于蔚涟漪的东西竟绑在了白无忧的头上!
      
      “你、你什么时候和蔚涟漪有了交集?”黎风吟的声音有些抖。
      
      “在你下午打扫新房的时候。”
      
      黎风吟搓搓手指,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们说了什么?”
      
      白无忧眼神轻飘飘地看向那只手,黎风吟刷地将手背过去。
      
      “我只是有点冷……”
      
      “嗯,晚上是有点冷。所以今晚我们不睡了,去找蔚涟漪。”白无忧感受着脸上的风表示肯定。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本体的毛还是很保暖的,不怕冷,我想睡觉!”他说完就转身想要上树。
      
      白无忧一把薅住他身后的白色尾巴,淡淡道:“我说了,今晚我们不能睡。”
      
      黎风吟维持着那个姿势,保留着最后的倔强大声道:“不睡就不睡,真的不能去找蔚涟漪!”
      
      “果然,你和她有关系。”白无忧意味深长道,“说吧,她是不是为你而来的。”
      
      “这……”黎风吟揉了揉头还想辩解,抬眼见到白无忧笃定的眼神,他悻悻地说道,“其实我也有些不确定。”
      
      正当他打算同白无忧解释他和蔚涟漪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后院闪进一道纤细的身影。
      
      风吹着树叶泠泠作响,吹落而下的几片叶子此时好像变得缓慢万分,悠悠地在空中飘荡。院里四角处安放的荧光石尽职尽责地发出暗淡的光芒,将那道身影衬地更加清冷如皎皎孤月。
      
      黑色的身影好似融入夜色。
      
      她微微侧身,荧光打在脸上,露出那张冷淡清丽的容颜。
      
      来人正是住在对面的蔚涟漪!
      
      黎风吟在她进来之际就已然闭上了嘴。
      
      蔚涟漪扫一眼黎风吟后,对白无忧道:“我听见这里有人叫我,所以来看看。”
      
      白无忧随口扯了一句接道:“今晚夜色正好,白离说想邀请你来赏月。但是他性子内敛,不好直说,遂想出了隔空喊话的方法。”
      
      性格内敛·黎风吟默默不敢说话。
      
      蔚涟漪终于看向黎风吟,应道:“既然你如此热情,那就一起赏月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