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见 ...

  •   时迁的手指突然抽搐了一下,她猛地惊醒。
      
      她双手扶在床上,想要借助床支撑着坐起来。
      
      此时正是深夜,黑暗正如一只野兽在苍穹间盘踞,七八月份的季节,夜晚只有一两缕热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吹起了窗帘,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出斑驳又凌乱的影子。
      
      她又梦到了那个男人。
      
      时迁摸着黑打开了床头的灯,她意识到自己的脸已经开始因为害羞有些微微发烫了,于是她踩着地上的拖鞋,下了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把脸。
      
      时迁作为一名新时代独立好少女,在高中刚入学的时候就申请了自己从家里搬出来住,每天自己生活,自己洗衣服做饭学习,倒也活的轻松快乐,只是有时候会有些累。
      
      她顺着自己卧室床头的那一点灯光,走到了自己出租屋的厕所,拉开门,走到了洗手台前面,拨开了水管。
      
      水流顺着水管喷涌在时迁的手上,等她意识到自己开的水有些大了之后,已经来不及了,水已经透过空气溅在了自己眼前的镜子上。
      
      “好脏啊……”时迁看着不由自主地说道。
      
      话刚出口,她就猛地愣住,因为这句话完全是她没有意识说出来的,而她的手也已经在自己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慢慢伸向了镜子。
      
      她手指在镜子上轻轻擦拭着,一下,两下……
      
      “咚咚咚——”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时迁被惊醒般收回了手,看着指尖一滴刚从镜面上擦拭下来的水珠,她慢慢皱起了眉头。
      
      “咚咚咚——”
      
      外面的敲门声还是不停。
      
      时迁随手抓了把挂在门口的毛巾,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这个时间敲门的事情时迁已经遇到不止这一次了,上次还是因为隔壁奶奶没带家门钥匙,大半夜敲她家的门,在时迁家里待了一宿。
      
      总不能是查水电表的吧。
      
      时迁思路清晰地想了一圈,以为又是隔壁脑子不太好的奶奶犯糊涂了,刚拉开门想叫声奶奶,却被站在自己门前的人身上的味道吸引了过去。
      
      一股好闻的,时迁只在风和雨露中闻到过的好闻的充满少年感的味道。
      
      “你好。”可能是因为夜晚太过于冷清,少年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请问你是时迁吗?”
      
      时迁的眼睛在少年身上来来回回打量了一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男人口中说的是自己的名字,她怔楞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这可能是自己哪个不靠谱的朋友戏弄自己的把戏:“那个……你可能搞错了,我朋友开玩笑的,我没点你,你可以走了。”说完就急忙要关上门。
      
      少年突然伸出一只手摁在了门框上,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却给人以不可忽视的力量。
      
      少年盯着时迁,缓缓开口:“点什么?”
      
      “你不是点来的虚拟男友?”
      
      “操。”少年突然笑了一声,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和他长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大相径庭,但又有一种反差的禁欲感。
      
      他慢慢地把门重新拉开,对上时迁好看的眼睛,笑了笑:“介绍一下,霍煜,新搬来的,住你隔壁。”说完霍煜转过身指了指她对面那个门。
      
      时迁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想起来那个门就是之前那个奶奶的房子,她抬起手指了指少年刚刚指的地方,问道:“那个房不是住着个奶奶?”
      
      “是吗,不知道。”少年好看的眉在阴影中皱了一下:“可能是搬走了吧。”
      
      “哦,这样啊。”时迁有些落寞地看着自己的脚尖,那个奶奶对自己一直挺好的,这么不声不响地搬走,时迁还真有点舍不得。
      
      少年看着头顶的发旋,忍了忍终于还是没有摸上去,他笑起来:“那么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学姐。”
      
      学姐。
      
      学姐???
      
      时迁猛地看向他,只见楼道上的声控灯突然灭了,少年的脸浸没在大片的阴影里,灰暗的一片,却也能看出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
      
      霍煜适时地伸出手打了个响指,灯应声而亮,少年的脸也在光照下好看地更加突兀。
      
      “你也是我们学校的?”时迁定了定神,问道。
      
      其实她越看越觉得这个少年她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而且这种熟悉感在每次遇上他的眼睛时,越来越强烈。就好像他们之前认识或见过一样。
      
      “转学生,明天第一天上学。”霍煜道,他说完后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然后抬起头:“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时迁不解。
      
      “确认是不是学姐……你啊。”少年又笑了起来,时迁甚至都觉得这个男人除了笑不会别的表情,可他笑起来却又是真的好看,时迁只能在犯花痴和自己打醒自己之间徘徊着。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帅哥效应。
      
      生气,帅哥笑,消气了。有问题,帅哥笑,没有了。
      
      时迁已经晕乎乎地忘记了自己想问的问题,也没去留意霍煜说的话,她只是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他第二天带他去上学之后,又迷迷糊糊地躺在了床上。
      
      少年,味道,脸,校服……
      
      对,校服。
      
      时迁突然想到,既然霍煜说自己明天是第一天来上学,那为什么身上会穿着自己学校的校服呢?
      
      如果是专门为了来见她换的校服,但他的校服又是从哪里来的?要知道他们学校新生一向是先去报道再领校服啊。
      
      霍煜虽然一脸笑容,看起来无懈可击,但时迁还是能从他眼角处发现他微微的疲惫,虽然已经很努力掩盖了,但一个人的脸色和黑眼圈却无法彻底掩盖。
      
      就像是一个很累的,熬了好几天夜的人。
      
      时迁越想越不对劲,她翻了个身,大半夜的睡意全无,脑子里全是霍煜的样子。
      
      长得还真好看啊……时迁想。
      
      时迁自认为是个长得还不错的美女,见过的帅哥也数不胜数,各种类型的比比皆是。但霍煜这种感觉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就像一大片花园里那么一枝还没有完全盛开就已经比旁边娇艳欲滴花儿更显眼的玫瑰。
      
      霍煜看上去干净,阳光,又有一种青春的活力,而这些刚刚恰好对上了她的审美点,就像是完全按照她心目中完美男生的样子长得。
      
      时迁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霍煜脸,把脸埋进被子中间“嘿嘿”地笑了起来,不一会儿,困意突然涌上时迁心头,她好不容易又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翌日,清晨。
      
      说是清晨,其实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淡淡的雾笼罩着天空,一种好看的雾霾蓝色充斥着每个人的视线。
      
      时迁早早地穿上鞋背着书包走到楼下,却发现霍煜早以在单元门口等着了。
      
      少年单手插兜,书包在他半边肩上摇摇欲坠,另一只手挂在书包带子上,脸上的表情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时迁以为自己迟到了,连忙走了上去:“早啊。”
      
      霍煜回过头来,似乎是有点近视,眯着眼睛寻找了片刻,最终定格在时迁的身上,然后笑了起来:“早安,学姐。”
      
      语气体贴又温柔。
      
      时迁的脸红了红,她小跑到霍煜身边,发现昨天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身高,今天才发现自己和他真的不是一个水平的。
      
      时迁从小就不矮,并且这种激素一直维持到了她上初中,初二之后,她就不怎么长了,但前几年拔起来的身高还是让很多小女生十分羡慕。
      
      但她现在站在霍煜的身边,却发现自己只能到他的肩膀,一个一直以身高为傲的女生此时正站在一个比自己高很多的人身边,而那个人居然还比自己小一岁?
      
      人比人,果然气死人。
      
      时迁在心里默默感叹道。
      
      两个人走出了小区,这个时间,只有几个早起出门买菜的大爷,时迁看着手里提着菜互道早安的爷爷们。心里竟有了一种叫做岁月静好的感觉。
      
      时迁用余光悄悄瞥了一眼霍煜,她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想了半天,开口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霍煜没停下脚步,只是笑了笑:“学姐很有名。”
      “这样吗哈哈。”时迁干笑了几声,对这句话十分受用,她跟上霍煜的步伐,从书包中翻出公交卡,在他面前晃了晃:“一会儿我们要坐公交,你有卡吗?”
      
      “什么卡?”霍煜不解地看向时迁。
      
      时迁突然发现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语文,却无法让她给一个人解释什么叫做公交卡,她只好说道:“就是坐车时可以优惠的卡片,你没坐过公交车吗?”她问。
      
      霍煜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他笑着摇了摇头:“没有。”
      时迁没等到下文,只好“哦”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直到他们等来了公交车,上车,不一会儿到地方,两个人一起下车走到接近校门的地方,霍煜才伸出手拉住了时迁。
      
      时迁被吓了一跳,猛地看向他。
      
      “以后的每一天,我都想跟学姐一起来上学,可以吗?”霍煜问道。
      
      刚刚出现的夏日的光线□□裸打在地平线上,时迁觉得自己脸颊有些烫,她把这归咎为全球变暖的缘故,她被少年的笑容迷得有些晕,傻乎乎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的时间不多,所以我不想错过每一天。”
      
      前面的话埋没在风中,时迁只听到了少年所说的最后三个字。
      
      每一……天吗?时迁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挠了一下,不疼不痒,却真正深入了内心深处,是在最里面的,触及灵魂的地方。
      
      人已经慢慢多了起来,校门口渐渐堆积起了人流,时迁上的是所重点高中,所以提前来学习的人不在少数,虽然这会儿还早,人却已经慢慢地多了起来。
      
      学校对早恋什么的抓的最严,而俊男靓女站在一起也总是吸引同学们的关注,时迁刚才就注意到不止一两个小女生往自己这边看了。
      
      她也不好再继续站在这里,只好后撤了一步和霍煜拉开了一点距离,交代道:“你知道报道流程吧,先去找你们班的班主任,然后顺着他说的一步步来就行了。”
      
      霍煜看到她的动作后微微皱了下眉,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应了一声,随即看着时迁的背影消失在了人潮中。
      
      霍煜迷恋一般的眼神盯着时迁的后背,就像是得而复失的宝藏一样,一秒钟都不愿意错过,在确认彻底看不到时迁的背影后,霍煜低下头,理了理自己的校服衬衫,看了眼手表后快步向办公室走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