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大楚商业繁盛,皇室宗亲掌握天下近半商业,因此,大楚皇室并不抑商,商人家的子弟也能读书科举。
      
      为防止官商勾结,大楚对于朝廷官员手下产业进行的严苛的规定。低至从九品,未入流小官及其家眷,手下能拥有田产商铺庄子数量是普通百姓的一半。官位越高,手下能拥有的数量越少。
      
      而且皇室对此掌控极为严格,一旦发现官员拥有超过规定数量的田产商铺庄子,轻则革职永不录用,重则流放斩首。
      
      在金陵,文风盛,读书人多,因此商户出生的女孩格外受欢迎。毕竟男子要全心读书,参加文会,科举,这些样样都废银子。商户女能带来大笔嫁妆,供男子拜名师,广交际,继续读书深造。
      
      除了读书人,金陵品阶较低的官员在子女的嫁娶上,也首选商户子女,他们对商业熟悉,能打理家产,在竞争激烈的南方商业上,能将铺子管好,以供家庭开销和官场上的走礼。
      
      在此风气之下,江余与金陵总多官员夫人关系都维持的不错。就算孕中不宜操劳,宴会去的少了,但凡成衣,首饰,脂粉这三个铺子中有上新,都让机灵的丫鬟挑选合适的,给这些夫人送去一份,让她们成为第一批用户。
      
      江余的三个铺子,凭借着不断推新,与限量供应的策略,很快成了金陵的独一份。
      
      因为走高端路线,专供官夫人与大商贾的夫人,没有侵害大部分商铺的利益,走相似路线的皇家商铺也不屑于与江余分出去的这一点小利,倒是相安无事。
      
      只有新来的正七品金陵知县夫人,对江余的铺子一直不冷不热。她是京城人士,初来时,凭借着京城的新鲜花样,与知县夫人的身份,倒是让手下的首饰铺子生意红火了一阵子。
      
      当大家新鲜劲过去,生意就冷却了下来,之后江余的铺子横空出世,既有着北方的大气,又有着南方的精致,知县夫人手下首饰铺子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
      
      要维持自己的体面,还要给娘家送银子,知县夫人手下原本赚钱的铺子如今入不敷出,可是恨上了江余。
      
      七月初,知县夫人组织乞巧宴,拜帖送到了江余的宅院。
      
      “江夫人可是顶顶有福气的,您可要赏脸来,给那些年轻的姑娘做个好榜样。”
      
      打扮讲究的婆子坐在侧座,一板一眼都仿佛官家太太,好似嘴上的奉承已经是给江余最大的面子。
      
      旁边帮忙打扇的小丫鬟愤愤不平的瞥了眼故作姿态的婆子,手上摇扇的速度放慢了下来。
      
      “既然知县夫人诚心相邀,就麻烦你们为我单独准备吃食了,你也知道我这胎最初就怀的不好,若是遇上意外,就不美了。”
      
      婆子没想到江余这般脸大,脸皮抽了抽。
      
      看着婆子脸上的汗水带着脂粉一起流下,江余转开眼,盯着美人屏风,“我身子不好,没有在房中放冰,可难为嬷嬷了。”堵住婆子的话后,又静静的喝了口茶,“宴会是在栖霞山举办吗,那里倒是凉爽,知县夫人有心了。”
      
      送走一脸菜色的婆子后,小丫鬟崇拜的看着自家夫人,手上的扇子摇的特别起劲。
      
      “小桃,慢点,夫人受不得凉。”沉稳的墨竹提醒。
      
      “无事。”江余倒真没这么弱不禁风,只是被知县夫人明里暗里挤兑后,故意做出弱不禁风的模样罢了。
      
      怀孕后,她一直坚持运动,闲时给夫君送完吃食,两人还一起散散步。因此她到现在食量增加了,身材倒没有变型的很厉害,而且整个人的气色也很是不错。
      
      坐得久了,江余便在廊下转了几圈,才回到书房。
      
      刚重生时为了应急,她借鉴了一些前世的热门首饰,服装的设计,但这只能管一时,不能支撑她的铺子一直走上层路线。
      
      她有绘画的天分,从用树枝炭笔,在地上瞎捉摸起,她一直走的野路子,设计出的东西不说多经典,但也是出彩的。
      
      在听从夫君的建议后,她请了女夫子学习绘画,培养美感,之后也能独自设计新款式,铺子里的老师傅做出成品后,倒是不比之前的差。
      
      现在首饰成衣铺子里最好的新品也都由她设计,一个月换新一次,半个月上新一次的则是由培训后的绣娘与玉石师傅设计。
      
      只有香料店那边,容易出岔子,江余没有雇佣外人,全由自己调配,再交给信任的人进行采买配置。
      
      在纸上寥寥数笔,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老虎出现在纸上。
      
      “夫人可是想在铺子里增加童装线了,如今画的都是些适合小宝宝的。”一旁帮忙磨墨,收拣稿纸的墨竹笑道。
      
      “如今孩子月份渐渐大了,看着你们给他缝制小衣服,我又没法动手,可不就心痒了。”
      
      江余在小老虎旁边,画了一个穿着老虎小衣服,带着虎头帽的小孩,满意的放下笔。
      
      “小少爷出生正好腊月,穿这毛绒绒的小衣服正合适。”
      
      想到前世宝儿刚出生时体弱的模样,江余忍不住又画了一个穿着兔子装的小娃娃。
      
      “大夫说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可健康了,还是小老虎衣服适合咱们少爷。”
      
      江余在一旁的水盆随意洗了洗手,搽着香膏,笑道:“他还没出来,就被你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乞巧节很快就到了,有着知县夫人牵头,这日午时刚过,数顶软轿带着香风往城外秋霞山而去。
      
      秋霞山是金陵名山,占地极广,金陵府学便建在秋名山一处地势平坦的峰顶。如今知县夫人举办乞巧宴是在另一峰的背阴处。那里是金陵富绅的避暑圣地,像是金陵首富李家这般的大户就在上面建了别院。
      
      江余到的较早,见知县夫人只在溪边铺了几个蒲团,摆放了几个桌子,布置的很是简陋,很是咋舌。
      
      旁边的和江余很谈的来的周夫人也受不了这布置,她乃安抚使司佥(qian一声)事夫人,安抚使司佥事与知县同级,又一武一文,倒是不惧知县夫人,拉过江余往旁边走去,“我们先逛逛吧。”
      
      待到无人处,周夫人才道:“咱们知县夫人有了李家提供别院冲了面子,外面就这般敷衍。地上凉,就铺几个蒲团,如何让人坐的下去。”
      
      江余近日在院子里设计动物小衣裳,不知此事,连忙追问。
      
      “咱们金陵商业竞争多激烈你也知道,蒋夫人不善经营,她来咱们这亏的越来越多,可不就打起了歪主意,除了这别院,听说李家还给了她这个数。”说着,用手比了个十。
      
      十万两!江余倒吸一口气,想到知县夫人有一个才十八的儿子在书院学习,心下了然。
      
      知道江余在想什么,周夫人讽笑道:“那小儿在府学也不甚出色,李家可看不上。蒋夫人和京城的蒋尚书有些关系,这些银子也是借花献佛,往上头递呢。”
      
      “要想搭上户部尚书,这些可不够,李家要大出血了。”
      
      两人正闲聊着,那边传来吵闹声,原来是有人坐在地上不舒服,正说小话,抱怨简陋,被知县夫人抓了个正着。
      
      蒋夫人穿戴着金陵特产的丝绸褂,由数十层丝绸叠加而成,很是能彰显身份与贵气。
      
      “未出阁就贪图享受,以后怕是难说亲。”话落,看见江余未施粉黛,穿着繁复紫藤花裙,迤逦而来,仿佛花妖成精,蒋夫人脸色更沉了,看到她旁边的周夫人,没多说什么,只恶毒的瞥了眼江余的脸,转身往李家别院而去。
      
      此时应该叫蒋家别院了,刚换上的蒋家门牌采用上好的楠木,很是大气,可走进别院,许是人手少,有些乱糟糟的,游廊凉亭上有着明显的落叶与灰尘。
      
      一行人走到正厅落座,里面摆放着软垫,果品,布置的很是富丽堂皇,蒋夫人的面色也好看许多,示意嬷嬷将一盘盘针与线取出。
      
      “今日穿针数量最多的,我赏一柄玉如意。”
      
      坐下蒋夫人左边下首的李夫人连忙附和:“我加一个金锁。”之后也有一些夫人也跟着加了些彩头。
      
      等着官夫人都说完,江余道:“我加一件紫藤萝花裙吧,粉色款式的,正适合这些小姑娘。”
      
      蒋夫人挑眉:“可不是人人都有江夫人那般好姿色,能撑的起如此艳丽的裙子,到时候穿不出味道,可给落了江夫人的招牌。”
      
      “知县夫人说笑了,年轻姑娘配这样鲜嫩颜色最合适不过了。”
      
      蒋夫人看着江余那张令人讨厌的脸,想到京城那个同样令人讨厌的姓江的女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不再多说,示意比赛开始。
      
      跟着李夫人的江九姊看到这个笑容,又看了眼对面越来越光彩照人的江余,若有所思着站起身,准备下去领取针线。
      
      李夫人连忙拦住她:“你体弱,我是知道的,不用去和那些人争这个彩头,你能嫁到我家是我小儿的福气。可惜我家大朗早娶了妻,不然,我可真希望你来接我的班。”
      
      江余不像小姑娘一样需要展示才艺,也不用为儿子相看亲事,有些无聊的看着场上未出阁的姑娘们穿针结束后,又惯例的开始表演才艺。
      
      旁边的周夫人见江余一直未动桌上的吃食,关切问:“这宴会估计还要些时辰,可要吩咐厨房做些甜汤。”
      
      “我来前就多吃了一些,车上也备着一些吃食,现在不打紧,等会我借口给夫君送东西,早些离席。”
      
      等台上的表演结束,江余和嬷嬷说了声就离席了。
      
      旁边的江九姊见蒋夫人看着江余的坐过的桌子,脸色得意中又混杂着不快,转头看去,见桌上一点都没动过的凉性的水果,还有不易克化的糕点,一时计上心头。
      
      毕竟她可不想嫁给李家那无用的纨绔。
      
      此时正是晚饭时候,府学下了课,许多嘴馋的学子下山觅食,看见熟悉的软轿,冲着陈明轩挤眉弄眼。
      
      “我说你怎么拿着东西出来,我要看还不给,原来是给嫂子的,难道是信,写这么厚啊。”与陈明轩并肩出来的青衣少年一幅受不了的模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