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孤独难眠的夜 ...

  •   蔺封闷骚吗?
      
      和他一起生活了三年,苏凌深有体会。
      
      有些事如果不问,他不会主动开口,即使开口了,也不一定能得到答案。尤其是近半年,蔺封的“闷”变本加厉,次数多了,苏凌备感无力,都不知该怎么和他沟通。
      
      “哎,不提他了。”林舟见苏凌眉间愁云凝聚,转移话题,“农村的房子怎么样?住得习惯吗?”
      
      “很不错。”苏凌收拾心情,转换镜头,举着手机让林舟参观房子。
      
      林舟透过屏幕看到屋子里的摆设,惊叹声连连。
      
      “小凌!你赚了!这椅子、这桌子、这架子、这屏风、还有角落里的那个瓷瓶,都是古董吧?”
      
      “应该是,这宅子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苏凌来到大厅,打开门,把手机对着外面照了照,“前面是院子,园林风格,挺漂亮。”
      
      可惜现在天黑了,没有草坪灯,看不清景色。
      
      林舟原本担心苏凌到了乡下,会住破旧的土砖房,如今看着这座古色古香的宅子,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除了房子,二爷爷还给我留了十亩地和一座承包了五十年的大山。”苏凌说。
      
      林舟诧异地睁大眼睛:“十亩地?承包了五十年的山?你二爷爷是个隐居的土壕啊!”
      
      苏凌感慨:“拿到遗产时,我和你一样惊讶。”
      
      林舟眨眨眼,摸着下巴:“所以……你准备在乡下种田吗?”
      
      苏凌一愣:“我?种田?”
      
      让他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去种田,开玩笑吗?田还没种半亩,人得先趴下,太不靠谱了!
      
      林舟道:“总不能浪费搁置了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无聊当种花呗!”
      
      苏凌失笑:“种花和种田能一样?”
      
      花只有一盆,放在阳台上浇浇水,施施肥,晒晒太阳就好了,种田却是个长期的体力活,他绝对干不了。
      
      林舟建议:“如果实在不想自己种,就租给其他人种嘛!”
      
      苏凌点头:“我考虑考虑。”
      
      又聊了一会,两人结束了视频。
      
      望着暗掉的屏幕,苏凌轻叹一声,关好门,绕到大厅中堂墙后,往楼上走去。
      
      农村的夜晚,异常安静,脚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格外刺耳。
      
      苏凌第一次住这么偏僻这么大的宅院,有点适应不良。白天有李大海和张婶在,不觉得害怕,夜晚剩他一人,走在狭长的楼梯上,背部发寒。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苏凌一口气念完,壮大胆子上了二楼。
      
      二楼共有三个房间,中间是主卧,两边是次卧。
      
      张婶说,二爷爷生前住在主卧,如果苏凌忌讳,重新装修,开窗晾两个月,晦气就散了。
      
      苏凌于是暂住东边的次卧,打算过段时间,再请人装修主卧。
      
      次卧里摆设简单,一个靠墙的古老衣柜,一张一米五宽的木板床,床上的被褥还是他向张婶现买的。
      
      前几天张婶用新棉花弹了两床被子,本想留着给过年回家的儿子媳妇用,既然苏凌急需,就先给他了。
      
      苏凌自然不能白拿,花钱买下,顺便买了被单和床罩。张婶眉开眼笑,买二送一,赠了他一个放置不用的旧枕头。
      
      四个行李箱整齐地摆放在墙角,苏凌打开一只,找出内裤和睡衣,进浴室清洗。
      
      二爷爷修缮宅子的时候,给卧室加了现代化浴室,不过里面没有热水器,苏凌用冷水草草地冲了一把。
      
      春天的夜里洗冷水澡,那叫一个酸爽,洗完后,苏凌迅速钻入棉被,蜷缩着瑟瑟发抖。
      
      新弹的棉花被有一股太阳的味道,柔软干燥,但无法与家里的蚕丝被比,粗糙的被套和床单磨得皮肤难受,怎么躺都不太舒服,睡意全无。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无不令苏凌心里发慌。
      
      辗转反侧了许久,脑子越发清醒,想起后院那间独立屋子里的祖宗牌位,冷汗直冒。
      
      拉起被子覆在头上,闷了一会,呼吸困难,受不住掀开被子透大气。
      
      以前看了恐怖电影,都是蔺封抱着他睡,在他宽厚的怀抱里,特别有安全感,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偏僻的乡下孤枕难眠,想着想着,苏凌不禁酸了鼻子。
      
      明明两人谈恋爱的时候,感情好得像蜜一样甜,为什么结婚后,反而渐渐冷淡了呢?
      
      心里闷得难受,苏凌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点开相册,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才想起这部手机是新买的,原来那部手机,怕被蔺封定位,就关机搁在家里了。
      
      点开应用,下载了个小睡眠APP,播放舒缓安眠的音乐,放松精神,不知不觉想起刚和蔺封恋爱那会儿。
      
      三年前,他和蔺封还是S大的在校生,蔺封比他高两届,即将毕业。两人一个是艺术系,一个是金融系,平时没什么交集,直到那年的校庆联欢晚会,苏凌被同学怂恿着去报了个节目,终于有了近距离接触。
      
      作为晚会的策划,蔺封面面俱到,排练出一点错,便不厌其烦地要求重来,力求做到完美。他话不多,但气势惊人,只要一个眼神,学弟学妹们立即乖乖地纠正错误。
      
      苏凌的节目在很后面,不过总是早早地过来,抱着吉他坐在角落,边弹边轻唱,等待排练,偶然会感到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身上,他抬头去寻找,那道视线又迅速地消失。
      
      当他排练结束,等待蔺学长挑刺时,结果对方只朝他点了个头,什么话都没说。
      
      这令苏凌困惑。其他人的节目,蔺学长都能指出缺点,为什么轮到他,学长就成了“闷葫芦”?
      
      说给林舟听,林舟笑他大惊小怪。
      
      “咱们小凌凌人长得漂亮,歌唱得好听,吉他弹得棒,往台上一站,明星范儿十足。你都不知道,你一唱歌,台下的学妹和学姐有多疯狂?当然,还有一群学弟学长们为你着迷。蔺封要是个同,绝对过不了你这个‘美人关’!”
      
      苏凌觉得林舟夸张了!
      
      蔺封一看就是个正儿八经的人,怎么可能会为“美色”所惑?
      
      何况,苏家和蔺家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蔺封没有对他冷嘲热讽就不错了。
      
      校庆那晚,苏凌为了舞台效果,打扮得华丽而优雅,表演结束,获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
      
      苏凌鞠躬下台,在后台卸妆,一大束玫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惊讶地抬头,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美男人。
      
      “演出很成功。”蔺封声音低沉,含了一丝温柔,听得苏凌耳根酥软。
      
      “谢……谢谢。”苏凌伸手抱住玫瑰花,脸蛋发烫。
      
      “一起出去走走?”蔺封问。
      
      苏凌对上他深邃的黑眸,不由自主地点头,回神时,人已经在校园的约会圣地了。
      
      那天晚上自己说了什么,苏凌早就模糊了,只清晰地记得蔺封立体英俊的五官,高大的身材,以及笔直的大长腿。
      
      学校里追求苏凌的人很多,苏凌都无动于衷,因为他对自己的性向还不明确,所以不想盲目地谈恋爱。直到蔺封出现,送他玫瑰,拉着他的手静静地在校园里逛着,如大提琴般悦耳的声音,轻轻地在耳边回响,苏凌的心“怦怦怦”地乱跳,爱情的小苗冒了尖,水嫩嫩的,散发着清香。
      
      “我……我可以请你做模特吗?”回宿舍前,苏凌傻愣愣地脱口而出。
      
      美术生的共性是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用画笔一点一滴地记录、享受和赞美。他擅长国画,也精通素描和油画,蔺封的五官和身材,简直是绝佳的模特素材。
      
      “可以。”蔺封点头。
      
      苏凌捧着玫瑰花,乐呵呵地回宿舍,被林舟好一顿取笑。
      
      就这样,他们慢慢地交往起来。
      
      蔺封很少说动人的情话,常用行动来表达他的爱意。
      
      大方地脱光衣服做苏凌的专属模特,送苏凌昂贵的名表,每天给苏凌带早餐,苏凌在画室呆得晚了,他会默默地坐在一旁看书。
      
      一时之间,他们成了S大最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但只有苏凌知道,两人确定关系后,还没有进行任何的亲密接触。
      
      苏凌曾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魅力不足,否则男朋友看他的眼神为什么没有一丝欲.念?
      
      终于,交往了两个月,苏凌和蔺封亲吻了。
      
      那天是元旦,很多情侣出校约会,他们也不例外。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谈了恋爱的男人,一样会在恋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苏凌穿了一身时尚的衣服,放下及肩的微卷发丝,打扮得像位典雅高贵的王子,走向等在宿舍楼外的男朋友。
      
      蔺封显然也精心打扮过,但他比苏凌保暖,穿了件黑色的长款呢大衣。
      
      见苏凌穿得单薄,他没说什么,只是握住苏凌的手,带着插进自己的衣兜里。
      
      苏凌莫名地感动,与他的手指在衣兜里紧紧地相握。
      
      两人打车去了繁华的市区,逛步行街,看商场表演,喝咖啡听音乐,吃了牛排晚餐,最后来到S市最著名的观赏码头,靠着栏杆,欣赏海上烟花表演。
      
      凌晨,夜凉,海风吹得苏凌哆嗦,他连打几个喷嚏,后悔自己为了好看穿得太少,突然身体一暖,厚厚的呢大衣披在他的肩上,挡去了寒气。
      
      苏凌鼻子发酸,眼睛湿.润,仰起头,情不自禁地啄了一下男朋友的唇。
      
      当他要退开时,整个人被一双强壮的手臂给拥抱住了,蔺封低头衔住他粉.嫩的唇,加.深了这个吻。
      
      苏凌被动地嵌.在他的怀.里,被吻.得头晕转向,浑.身.燥.热,差点在男朋友的怀里化作了一滩水。
      
      许久,两人恋恋不舍地开分,深情地凝望,绚丽的烟花在夜空绽放,成了最美好的背景。
      
      “我们结婚吧!”蔺封低哑地说。
      
      “——好。”苏凌毫不犹豫地答应。
      
      那时那刻,他确定以及肯定自己想和蔺封过一生。
      
      ——————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吵醒了苏凌,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摸过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早上八点了。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翻身坐起。
      
      “嘶——”
      
      他皱着秀气的眉,扶住腰。
      
      硬板床太膈应了,即使铺了一层棉花被褥,仍然睡得人腰酸背痛。
      
      门铃还在响,他顾不上酸痛,挣扎着起床。
      
      屋里没有恒温空调,从被窝里出来,瞬间接触冷风,连打了两个喷嚏,吸吸鼻子,苏凌下床,从箱子里找出衣服,匆忙地换上,翘着一头微卷的及肩发丝,迅速下楼。
      
      昨天他和张婶约好了时间,早上七点半她过来清除院子里的杂草,但他夜里睡不着,胡思乱想到凌晨,结果睡过头了。
      
      “咿呀——”
      
      院门一开,露出张婶圆圆的脸蛋。
      
      “抱歉,张婶,我起晚了。”苏凌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没事,是我定得时间早了。”张婶七点半来过一趟,见院子的门紧闭,就知道苏凌还没起床,于是特地等到八点才过来按门铃。
      
      感受到张婶的体贴,苏凌心里泛暖。
      
      “对了,这是我做的馒头,小苏要是不嫌弃,就当早餐吧。”张婶塞给苏凌一个古老的铝饭盒,饭盒盖上印着一只小熊猫。
      
      苏凌怔愣地接过来道:“谢谢张婶。”
      
      “谢啥谢?你给我工作,我还得谢谢你哩!”张婶眼睛眯成一条线,“你快去吃,不用管我。”
      
      苏凌被她赶回屋里,把热乎乎的铝饭盒放在餐桌上,先去楼上刷牙洗脸,再下楼坐在八仙桌前,就着白开水吃馒头。
      
      白开水是昨天从小卖铺里借的,泡了一碗面,热水瓶里还剩一半,过了一夜有点温了,勉强能喝。馒头白又胖,不甜,有股奶香味,吃在嘴里软乎乎的,异常可口。
      
      苏凌津津有味地吃完了在乡下的第一顿早餐。
      
      张婶从后面的小仓库里拿了把镰刀,弯腰在院子里“哼哧,哼哧”地割杂草,苏凌站在门前的回廊上看了一会儿,上前道:“张婶,今天先不除草吧!”
      
      张婶直起腰,不解地问:“不除草?那怎么行?我不能白拿工资!”
      
      苏凌见她急了,忙道:“人工除草太累,我想买台除草机和枝叶修剪机,会比较方便。”
      
      蔺宅的院子大,种满了草木,平时何姨就是用除草机和修剪机打理,快捷又美观。
      
      张婶立马反对:“买啥除草机?太浪费钱了!我在这里干了十几年,都是人工除草,你放心,我的手艺好着呢,保证把园子打扫得漂漂亮亮。”
      
      苏凌见她坚持,只好作罢。
      
      张婶弯腰割了两把草,突然想起什么,对他说:“小苏呀,你要不要去山上上坟?”
      
      苏凌:“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