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江淮宴 ...

  •   “请爹爹,娘亲,万安。”
      
      还没待林清月行完礼,罗芸就将她扶了起来,语气关切,“娇娇,四皇子用了什么借口,竟让你如此为难。”
      
      自己女儿有何等手段罗芸是知道的,能够让她无能为力之事实在少见。
      
      罗芸向来端庄温柔的脸上满是担忧,林荡虽然面上还是同往常一样的平静,但手背上却有因为紧绷而鼓起的道道青筋。
      
      林清月放下在外面的矜持,任由罗芸将她揽入怀中,娇气地说着俏皮话才让罗芸放下心来。
      
      今日局面实在危机,若四皇子执意要捏住阮酥这个把柄不放,那必定会扣押自己,以此要挟爹爹束手就擒,如若事情到了那一步,就连依附林家的众多家族也只能黯然退出京城。
      
      林清月不能让父亲背负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见势不妙便早已叫知春派人递信给家里,如有不测一定要舍了自己。
      
      只是好在最后阮酥晕了过去,什么罪名也没给将军府扣上。
      
      不想再让父母忧心,林清月尽量把今日的危机往轻里说。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这事才算讲完,可再是掩饰,罗芸也听得心惊肉跳。
      
      阮酥虽说是咎由自取,可四皇子竟然随口便以失仪之名毁人一生,这等脾性,真是让人遍体生寒。
      
      罗芸半响才低声感叹道:“将军,四皇子实在是城府太深。”
      
      “......”
      
      这话让在座的三人都沉默下来,居然凭借一个小小的阮酥,短短的一句话,就能拿捏住将军府。
      
      而在此之前,对林清月却没有透露出丝毫恶意。
      
      一出手,却是往一击毙命的目的去的。
      
      杀伐果断,心机深沉,谨察入微。
      
      林清月深深的望了一眼林荡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暗紫色朝服,神情有些放空,也不知道被三堂哥夸赞“惊才绝艳”的太子殿下,能不能斗得过这位四皇子。
      
      感受到妻子的不安,林荡伸手按了按罗芸瘦削的肩膀。
      
      林荡不是一个无的放矢之人,并没有随口就承诺罗芸太子必能击败四皇子之类的话,只是用最实际的方式告诉罗芸:他在,就不用怕。
      
      太子手上有多少把握林荡说不清楚,可隐隐透露的冰山一角已经足够让人心惊。只不过自古以来的夺嫡之争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都是尚未可知。
      
      无论输赢,汾北早已给妻儿留下后路,林荡害怕的只是再也见不到他的阿芸。
      
      看着悄悄退出去的女儿,林荡刚毅的脸庞微微缓和,伸手从后面揽住罗芸。
      
      铁血将军在江南女儿的温柔下渐渐变得有血有肉,也变得心有畏惧。
      
      .
      
      同一个时间,藏书楼亦是气氛冷凝。
      
      折戟,沉沙两人也不知跪在这花岗石地面上多久了,就是训练有素的暗卫也开始气息不稳。
      
      叶羲坐在檀木椅上,不同于在林清月跟前收敛起杀气,虽然看似生冷无情,实则毫无攻击力的模样。
      
      此时的叶羲着一身暗纹浓黑金蟒锦服,气势宛若沙场之上还留有残血的利刃,狠厉暴虐。
      
      叫人望而生畏,肝胆俱裂。
      
      终于,男人沉声道:“说。”
      
      “回殿下话,在花厅之时,江淮宴借由人群遮掩身形,我等无能找不到机会下手。王府的人不知为何在宴客厅挂上了澄水帛,遮了□□手的视线。”
      
      “王府安插的人呢?”
      
      “柔贵妃昨日送了一批人专做今日宴会的侍女,我们的人全被换下去了。”
      
      折戟强压着畏惧,才把这话稳稳地说了出来,自己跟了太子七年,清楚地知道男人越是愤怒才越是平静,今日这事折戟用脚趾想都知道有问题,可偏偏就是找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叶羲垂眸扫了眼两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模样,周身寒冰宛若化为了实质,“也就是说,因为各种巧合,孤连今日宴会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
      
      叶羲陡然收起所有表情,九五之尊的压迫感让人难以喘歇。
      
      “查。”
      
      两人退下时带起的一阵风,吹起男人满绣金线的蟒袍,原本威仪凛然的背影突然露出几分孤寂。
      
      叶羲负手站在窗前,盯着属于林清月院子的灯光,桃花眼里满是强烈又克制的贪念。
      
      江淮宴,汾北太守的庶子。元景十七年高中状元,任职京兆府。元景二十一年查处王鹏极其党羽。
      
      乾曦二年自请辞官,一路南下,追随林家二小姐——林清月,三年有余。
      
      乾曦六年,以一府之兵力,护守林二小姐六天,终葬身江南无名士兵刀下,林二小姐为其亲立墓碑,自称未亡人。
      
      这些都是后来话本上所写,只是世人不知,林清月十五岁便与江淮宴相识,后结为知己多年。
      
      甚至,在江南的第三年,江府已经开始准备喜事用具。
      
      只不过,江淮宴原本还有半年才会出现在云京城。
      
      舌尖顶了顶上颚,叶羲神色满是漠然:看来重来一世,心有不甘的,不止孤一人。
      
      叶羲转身走向黑暗。
      
      .
      
      “!”
      
      林清月猛地从床上坐起,抬手扶住额头闭目。
      
      察觉到小姐的动静,守夜的丫鬟赶忙坐起来,挽起床帐,低声问道:“小姐魇着了?”
      
      话落给旁边候着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您今晚还未曾用膳,奴婢叫小厨房的人一直煨着鸡丝粥,您用一点吧”
      
      林清月抬手挡了递过来的白瓷勺子,“放案上就行,你们先回房吧。”
      
      丫鬟担忧地看了眼林清月抚着额不肯抬头的模样,轻手轻脚退出了房门。
      
      林清月终于起身,却不是往桌案上那碗已经没冒热气的鸡丝粥而去。
      
      抬手拿过一盒水粉,以指腹做笔,在金星楠木案台上涂画起来。
      
      女子微微闭目,凭脑海中的记忆,将白日中的坐席一个个画出。
      
      阮酥倒地之前,自己似乎听见了一道破风声,当时未曾在意的东西,梦中却重现了。
      
      飞快滑动的手指一顿,林清月眉心狠狠一跳,猛地睁开眼睛。
      
      只有那个方位,能避开众人视线。
      
      澄水帛
      
      江公子!
      
      .
      
      林清月第二日一大早便顶着眼底泛青的模样,反复翻着手中薄薄的两张纸。
      
      一张写着后宫封禁,无人可进出
      
      一张写着江淮宴的生平,包括最醒目的一句——不会武功
      
      ......
      
      实在是荒唐至极!
      
      半柱香的功夫过去,林清月眉头丝毫没有放松的模样,“去藏书楼。”
      
      鲛珠银丝纱晃出银白色的弧线,这种冷白的颜色更显得林清月今日的面色凝重。
      
      .
      
      “见过三表哥。”不欲与男人绕圈子,林清月立刻道:“三表哥可能联系上哥哥?”
      
      林骁阳这几日忙着追查粮草一事本就行迹难查,又加上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伴读身份根本没人在乎。
      
      林清月连林骁阳住在府中哪个房间都不知道,想来想去只有过来寻三表哥探听了,便比往常早了半刻钟赶来。
      
      叶羲瞥了一眼女子呼吸急促,面色潮红的模样,强迫自己将视线落在身后的青花云龙纹八方梅瓶上,宛若往常一样回道:“子炎前日便去了凤阳城,飞鸽传书来回也得两天。”
      
      话落便见女孩儿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女孩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然不可能出什么事,叶羲亲自点燃了沉水香才缓声道:“小姐有何忧心事,不防告知在下。”
      
      林清月闻言眉头拧得更紧了,犹豫几秒道:“昨日宴会上,我发现菜肴是由宫中御厨所做,皇后娘娘恐怕被人算计丢了掌宫之权。”
      
      将此事告诉三表哥实属无奈,可如今自己的消息网出了问题,哥哥又外出,自己确实找不到人帮忙。
      
      叶羲垂着眸子亲手给林清月斟茶,“二小姐可曾将此事告知将军和夫人?”
      
      林清月屈指叩了三下桌案表示感谢,“未曾,我怕爹爹和娘亲担忧。”
      
      看着女孩儿焦急无比却依旧保持礼节的模样,叶羲轻笑。
      
      “怎么了?”
      
      林清月抬起眼睛,男人幽潭般的眸子里清楚地映着自己的样貌,林清月鸦羽般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不知为何没有立即移开视线。
      
      叶羲勾了勾唇角,“小姐安心,最近皇帝身子抱恙,为防圣上猜忌皇后才主动将掌宫权交给柔贵妃。”
      
      “......”那为什么我的消息传不进去。
      
      似是听见了女孩儿的心声,叶羲继续道:“后宫的确封禁,小姐消息网没出问题。”
      
      林清月哑然,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掩饰自己的尴尬。
      
      “此事将军和夫人都是知道的。”
      
      男人顿了顿,眼中意有所指般看向林清月,“小姐也要学会依赖人,不要事事都自己扛着。”
      
      “......”
      
      林清月一愣,不着痕迹地转开视线,四周明明是纳气平喘的沉水香气,却让林清月觉得心中有些慌乱。
      
      叶羲视线牢牢地锁在女孩儿浓桃艳李的侧颜上,半响才狼狈地移开视线。
      
      藏书楼有些黏腻的气氛一点点消散后,林清月端坐一拜,“不过娇娇倒还有一件事情劳烦三表哥。”
      
      抬手挡住林清月的拜礼,叶羲顺着女子的自称随意道:“娇娇但说无妨。”
      
      林清月眨了眨眼睛,似乎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思考几秒有好像什么都没变,顾忌着江淮宴的事,林清月也没有在纠结。
      
      简单说了昨日之事,末尾添到,“不过阮酥应该不是意外晕倒,安插在王家的人确实在水榭里发现了酒壶执柄,按角度来说,只有江公子能够相助,可我的人竟然查出他不会武功。”
      
      话落,林清月只余下满脸的戒备,抬起脸郑重道:“汾北太守夫人......”
      
      林清月顿了顿,找了个中性词,“治家极其严明,府中庶子庶女与仆人无异,不可能有识文断字的机会,可我的消息是江淮宴是来参加秋闱的。”
      
      林清月眉头紧锁,“既然我的情报没错,那便是此人盗用了江淮宴的身份,恐怕有大图谋。”
      
      听着女孩儿的话往与事实南辕北辙的方向而去,叶羲安心了。
      
      男人合着杯盖,什么话也没说,林清月疑惑道:“三表哥?”
      
      叶羲这才撩起眼皮,“你觉得此人如何?”
      
      林清月疑惑,这不摆明了的心怀不轨吗?三表哥一向谨慎聪慧,怎么能问出这种话?
      
      从女孩儿的表情中探知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叶羲扬了扬唇角。
      
      “我会派人去查探清楚的,娇娇不用担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大进展!殿下能直接喊娇娇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