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舌战(捉虫) ...

  •   阮酥抬起一只手缓缓倒腰,宽松的泼墨云纹衣袖滑至手肘,露出一截笼着碧绿翡翠手镯的纤细小臂。
      
      欲拒还迎,引人遐想。
      
      其实舞衣都会在袖口处做一个特别的设计,便是为了这些抬臂甩袖的动作,不露出女子的肌肤。阮酥连夜给衣服做了些改动,便是为了一抬手一投足之间露出因为敷了珍珠粉,更显白嫩的双臂。
      
      满意地看着离自己最近的男子眼中流露的痴迷,阮酥面上的表情愈发缠绵悱恻。
      
      却没有再看男子,而是直直地朝堂上的四皇子望去,那一双秋波盈盈的的眸子,仿佛有无数情话要讲。
      
      牵起裙摆暗暗运了一口气,洁白轻盈的柔纱,随着快速的回旋,如花苞盛放,奏乐的人也已经停下,整个宴会厅只能听见阮酥头上的白玉簪子叮当作响。
      
      阮酥本是清丽的长相,偏偏这支舞跳得勾人极了,清纯而妩媚,就算是在这百花盛开的宴客厅也有着独特的风采。
      
      甚至,比这些娇养在高门深院里家花,更为吸引人。
      
      .
      
      一舞作罢,在众人欢呼声中,阮酥眉眼飞扬,敛了裙子福身谢礼。
      
      感受到女子坐席处传来的不屑神情,不禁心中嗤笑,这些世家小姐倒是端得住,可男人会喜欢这些只会作些酸诗的无趣女子吗?
      
      根本不去管投在自己身上不屑的眼神,盈盈举眸,只看向水渠左边的男子坐席,“小女献丑了。”
      
      这声音掐得柔媚至极,惹的男子大半心火躁动,当即数名男子涨红了脸起身回礼,夸赞之词连绵不断的吐出。
      
      众人此时都将注意力放在阮酥身上,林清月却饶有兴致地望了望上首眼带傲然的王婉婷,林清月回云京城之前,作为京城双姝之一的王婉婷可是以舞蹈出名。
      
      更何况刚刚阮酥可是抛了不少媚眼给她身边的四皇子呢。
      
      林清月端起茶杯轻抿,阮姐姐可真是什么人都敢想,王婉婷可不是如表面看起来那般温驯的性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林清月的心声,阮酥立刻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她的确肖想着皇子。
      
      只见她扬起一张白嫩的脸蛋,眼神潋滟,“殿下见多识广,还望殿下不嫌臣女粗鄙。”
      
      话中的仰慕之情表露无疑,这是最能讨好男人的方式。
      
      王婉婷控住不住表情,猛地一皱眉,瞬间又勾起浅笑,出言打断了四皇子沉思的眼神,“婉婷近段时间正为一段舞步苦恼,阮小姐舞姿绝妙竟猛地点醒了婉婷。”
      
      话落,双臂齐平缓缓一拜,宽大的衣袖自然垂下,仪态也称得上赏心悦目。
      
      王婉婷撩起眼睛看向阮酥呆滞的眼神,声音婉转悦耳,“还请阮小姐指点迷津。”
      
      虽是自谦的话,王婉婷眼里却满是傲然,显然并不认为阮酥能指点她什么。
      
      听见公认的跳舞第一人也要献舞,满座众人当即拍手叫好起来,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中,阮酥却只觉得如芒在背,慌张无比。
      
      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起,长指甲把掌心刺破才找到了理智。
      
      她是没资格进宫面圣的,自然没亲眼见过王婉婷在帝王寿宴上跳白纻舞的风采,可当年宫门大开,无数抬赏赐从禁宫搬到王家的场面,满京城谁不记得?
      
      王婉婷此时嘴上说着赐教,实则就是容不得有人抢了她风头,想要刁难她!
      
      阮酥贝齿轻咬嘴唇,满怀期待地看向男子的坐席,寄希望于男子能出面替她解围,回绝了王婉婷斗舞的邀请。
      
      结果却看见了他们满是兴奋和期待的表情,阮酥当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嫌弃地垂下头。
      
      靠不住的东西!
      
      林清月看着阮酥站在舞台中央垂头不语,一副任打任骂宛若木雕的样子,挑了挑眉,侧头跟知春道:“是本小姐太好欺负了吗?我看阮姐姐平日在府里得意的很啊!”
      
      知春听了林清月的话心中腹诽,要不是小姐您刻意示弱、引导,阮酥怎么敢得罪您。
      
      却还是识趣地低头附和林清月的话,“的确是小姐性子太柔弱了。
      
      林清月对此不可置否,认真地点了点头。
      
      本小姐就是这样柔弱可欺的女子。
      
      知春看了眼阮酥脸色煞白的样子,眼里满是讥诮,也不知道这么个女子,哪儿来的自信到处幻想自己根本配不上的东西。
      
      .
      
      阮酥半响才抬起头,准备硬着头皮上前回绝了王婉婷,同样是丢脸,但是现在拒绝总比待会儿斗舞输了要好得多。
      
      突然余光看见眼带笑意的林清月,女子眼中笑意盎然,不似往常断绝七情六欲的天上谪仙,而成了惑人心智的美艳妖精。
      
      阮酥暗暗咬牙,电光火石之间突然心生一计,迫不及待道:“阮酥虽然受教于将军府教习,可到底不过两年,清月想必才是尽得真传。”
      
      扫了一眼众人暗暗期待的模样,阮酥已经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比起自己丢脸,众人显然更期待这个金枝玉叶尊贵无比的将军嫡女当堂献丑。
      
      这就想办法成全你们的心思。
      
      王婉婷拧了拧眉头,将军府的人?
      
      那怎么还敢扯上林清月搅和到这件事儿来,试探性看向林清月,还没待自己开口便看到林清月站起身子,对自己微微点头示意,给出了不会掺和此事的信号。
      
      林清月示意了王婉婷才冷冷道:“既然王小姐是从阮姐姐的舞步中得到了启发,那自然是要由阮姐姐仔细看看的,清月实在是有心无力。”
      
      王婉婷听着林清月冷冰冰的声音,却顿觉安心,如若真要和林清月斗舞,恐怕要收敛些动作才不会让林清月输得难看,那样岂不是显得自己不如传闻中惊艳。
      
      阮酥陷害起林清月来向来是不择手段、反应迅速的,立马做出崇拜的表情,“实在是阮酥不善白纻舞,倒是有幸观过清月一舞此曲,那才叫一肌一容,尽态极妍。”
      
      林清月皱眉,眼神瞬间凌厉,什么话,竟然将自己形容成宫女,还尽态极妍?
      
      还没待林清月继续出招,四皇子席下突然冒出一个声音,“这么个病秧子,也能跳舞?配和我妹妹比吗?”
      
      “......”
      
      宴客厅里静默了几秒,王婉婷反应过来,急切打断男子还想说话样子,“哥哥!”
      
      语气里的惊慌表露无疑。
      
      林清月睨了一眼肥头大耳的男子,这王尚书的长子可真是如传言般既无他爹的城府,也无他娘的相貌。
      
      林清月是个嫌麻烦的人,向来是拒绝在云京城中展露锋芒的,可王骏这话却已经上升到将军府小姐和尚书府小姐之比了,那林清月自然不能再回避。
      
      思罢,林清月振袖福身。
      
      “清月倒是没习过白纻舞,不过盛情难却那便献丑了。”
      
      阮酥弯了弯嘴角,可不是献丑了,林清月会不会跳舞她还不知道吗,这么个无才无艺之人,也就仗着出身将军府才敢如此嚣张。
      
      如今赶鸭子上架,恐怕也就站在台上随便扭扭,过了今日,云京城里流传的就不知道是林清月的美貌还是愚蠢了!
      
      王婉婷狠狠剜了眼面露窃喜的阮酥,既然林清月说她不会白纻舞,那这阮酥看的是什么?
      
      王婉婷如何还不明白,分明是这阮酥刻意设套!
      
      .
      
      几人之间一翻唇枪舌战简直精彩,最后没想到是林清月要上去跳舞,那更是众人想都没想到得结果。
      
      原本兴致恹恹的女子全都兴奋起来,其实阮酥和王婉婷之间谁输谁赢她们根本不关心,总之都是没什么好处的。
      
      可是这林清月就不一样了,云京城都传遍了说这林清月一个月里有大半时间连床都下不了,这身子还能学什么,摆明了是迫于形势上去丢人的。
      
      既然有了对比,那下一轮自己随便展示些才艺岂不是就扬名了!
      
      待会儿就是林清月一动不动地站完整首曲子也得好好给她鼓掌,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实在是太伟大了啊!
      
      林清月遥遥瞥了一眼向她露出笑意的阮酥才转过身去吩咐乐师,眉眼里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慵懒。
      
      心里微微一叹,这光是一个京城明珠的称号都让这些世家贵女对自己挑不完的刺。
      
      想到以后宴会上还有舞艺好的来找麻烦,林清月就深感头疼。
      
      要不是为了将军府的名声,林清月实在不想来趟这趟浑水。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小可爱想要双更,今天双更来啦!
    小朋友们,六一快乐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