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二十九章 ...

  •   女祭住在临安城城北,一条偏僻陋巷旁的小院中,这处院子的主人意外死于家中,她正好鸠占鹊巢。周围的人受她术法蒙蔽,只当她才是院子原本的主人。
      
      此刻她正坐在屋檐回廊下,用丝帛细细擦拭着法杖。法杖上的蛇眼已经半睁开变成了红色,待到蛇眼完全睁开变得暗红时,就代表已经储存够了祭祀的鲜血,可以开启封印了。
      
      她心情大好,嘴角微微翘起,哼着一首古老的歌谣,看着法杖的眼神满是爱怜,眼底隐隐有些疯狂。
      
      空气里突然出现奇怪的术法波动,她微微眯起眼睛,盯着院中空地。
      
      地砖翘起,土地裂开,不一会儿,院子里竟凭空多出了一个大洞。很快,洞里爬出来三个人。
      
      长螣为萧岩指明了方向,他便直接带着他们土遁到了这里。
      
      看清了面前的这几个人,女祭微微长大了嘴,有些惊讶。
      
      这三个人里,除了萧岩,另外两个人气息都是她非常熟悉的,那小猴是化了人形,她能认得出。但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是长螣吗?这是怎么回事?
      
      长螣上前将小猴放到女祭面前,右掌置于左肩,躬身行礼,“大人。”
      
      女人的身体,女人的声音,但这躯壳里,装的确实是长螣的灵体没错。这是怎么回事?女祭有些不解,秀气的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你随我进来。”女祭冲长螣勾勾手指,转身进了屋。
      
      来此之前长螣也同萧岩说过,女祭是她的主人。适才,女祭虽然没多眼瞧他,他却忽然生出了一种局促和羞涩的异样感受。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用人间的一句俗语较为恰当——丑媳妇见公婆。
      
      左右无事,他走到屋檐下,见那小猴正好奇地东瞧西看,便蹲下身同她讲话,还刻意放软了声调,用跟小孩子说话的腔调:“小孩,她为什么要抓你呀?”
      
      小猴却对他没好脸色,她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尖瞪大眼睛,“你抓我,你问我干嘛抓我?我还想问你咧,你干嘛抓我!”
      
      萧岩被她噎得没话说,有些郁闷的蹲在屋檐下。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对‘青窈’是一点也不了解,傻乎乎的跟着过来,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小猴想逃跑,但女祭早有防备,她发现自己没办法走出回廊之外的地方,索性放弃,爬到凳子上坐着。她很聪明,看得出这个穿山甲也是个憨的,问也问不出什么,便仔细观察起这个小院来。
      
      这个院子,跟以前刘福住的院子很像啊……
      
      这个想法刚刚一冒头,她就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来!她赶忙捂住嘴巴,大眼睛滴溜溜乱转——这里该不会是临安吧!
      
      屋内,长螣毕恭毕敬跪在女祭面前,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女祭翘着脚坐在桌边,两指轻敲着桌面,似在看她,却明显神思不属。
      
      她还是很不习惯看见这样的长螣,但她不是一个刻薄的主人,长螣虽然只是法杖幻化的灵体,但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意识和喜恶。
      
      如果生来注定就是要为献祭而死,那在这短暂的生命中,长螣有权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对生的尊重。
      
      她长叹几声,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在认同长螣也是在说服自己,“所以你是打算以后都做女人了。”
      
      “是的大人,那日进入这具身体之后,长螣忽然多了很多从前没有过的感受……”说到这里,长螣也很兴奋,兴致勃勃向女祭诉说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发现和体会,更是强调了吸收元精的重要性!
      
      同样,她也不是一个自私的下属,女祭对她一直很好,她毫不吝啬向女祭分享经验,和与萧岩行事时得来的感悟,事无巨细……
      
      女祭扶额,忍不住挥手打断她,“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但凡是总有两面性,人的身体也十分脆弱,会痛,会流血,你平时还得多加注意。”
      
      女祭又叮嘱了很多,长螣一一恭敬应是。她现在还没有受过伤,只知道和萧岩做那事的时候很爽很舒服。总之拥有身体之后,还是好处多多的。
      
      土遁过来,三个人身上都满是泥污,女祭吩咐长螣带小猴去洗澡,她走到萧岩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萧岩急忙站起来,两手有些紧张地交握在一起,眼睛也不敢乱看,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
      
      女祭上下打量他,噗呲一笑,“她既然愿意带你来,说明是很喜欢你的。但我不希望你多管闲事,你要是喜欢她,就乖乖陪着她好了,千万不要惹事,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能活多久。”
      
      萧岩不寒而栗,忍不住抬头看她。她说这话的时候仍是笑着的,眼睛眯得弯弯的。
      
      她容貌精致秀丽,衣饰古怪却华丽,身上也没有妖气,让人看不透。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脚步轻快离去。
      
      长螣正在屋里给小猴洗澡,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她也乖乖地不反抗。女祭推门进来,趴在浴桶边看她,“小猴。”
      
      小猴神情怯怯,敌我不明,她也不敢乱吱声。女祭注意到她脖子上挂的那颗珠子,忍不住抬手触碰,她欲往后躲,被长螣死死按住。
      
      女祭仔细瞧着那颗珠子,半晌才不明不白说了句,“看来你对他很重要。”话落她指尖一缕红光笼罩住那颗珠子,顺手刮了下她的小鼻子,笑眯眯说:“封住你的灵力,让他找不到你,乖乖呆着,我就不杀你。”
      
      小猴赶紧低头去瞧珠子,被那红光罩住,里面的星光停止了流动。她暗自发力,果然是被封住了灵气,没办法使用法术了!
      
      这个女人,狡猾又谨慎。她瞪着眼睛看她,觉得她面熟,却始终想不起在哪见过。
      
      寂止和红宁匆匆赶止临安城,他与尘澜珠之间有感应,一路追过来,却于城门口突然失去了联系。
      
      他脚步一错,险些跌落云头,红宁忙搀住他,“怎么了?”
      
      寂止再努力去感应,却什么找不到了,“有人封住了她的灵气,我感觉不到她的位置了。”
      
      红宁怔然,“那怎么办……”
      
      寂止眼神凌冽,越到这种时候他反而越冷静,“应该就在城内,你与那蛇妖是旧识,你先去寻,我去衙门看看。这两件事之间,必然不是毫无关系。”
      
      

  • 作者有话要说:  时常有,明明很努力,也不是差,但就是欠缺一点运气的感受。
    吃柠檬吃太多也吃出脑洞来了,昨天诞生的新脑洞,把它写成了文案,如下。
    这本喜欢的盆友可以先戳专栏收藏哟,爱你哟。
    《普普通通吃瓜少女》文案:
    纪圆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仙者,相貌、身材、资质都只是一般水准,在太初仙门混了十年,仍旧是个外门弟子。
    起初也妄想过飞升成仙,却奈何机缘浅薄。什么秘境奇遇,什么天材地宝,什么绝世功法,统统都和她没有关系。
    时间一长,纪圆也认命了。
    有人命如浮草,便有人皎若天际朗月,太初门掌门首徒许镜清就是这样的存在。
    许镜清上山闭关,误入上古秘境,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忙呼:“卧草,慕了慕了。”
    许镜清下山历练,拾得超凡孤宝,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瘪嘴:“我丢,酸了酸了。”
    许镜清斩杀妖兽,掉落绝世功法,导致修为大增,看热闹的纪圆抚掌:“我靠,牛逼牛逼。”
    样样顺的天之骄子,每每奇遇都能在背后听见这样的声音。
    但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当灾祸来临,同样也轮不到纪圆这样的普通人来抗。她站在人群后看着那人从云端跌落泥潭,从天才变成废人,不禁叹息,“哇塞,好惨好惨!”
    以至于许镜清离开太初仙门之后的很多年,每每心绪繁乱,气海激荡时,心里总会响起那个声音:“哇塞,好惨好惨!”
    日子一长,竟渐渐生了心魔。
    他四处寻觅那人的踪影,只为再听她一句恭维的话。找到纪圆的时候,她仍是太初仙门的外门弟子,正坐在茅屋前翘着脚嗑瓜子。
    微风拂过,阳光正好,她眯着眼睛看他,“你谁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