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晚宴 ...

  •   芙蕾呆呆地站在原地:“这就是魔王的力量吗?”
      
      “不。”魔王笑起来,“从现在起,这是你的力量,风会听从你的号令。”
      
      另一边,庄园门口,刚刚全副武装正要翻身上马的子爵眼神震动,扭头看向了狂风吹动的方向。
      
      霍华德夫人紧张地往前两步:“怎么了?”
      
      远处升起了绿色的烟雾,那是约定的安全信号,然而霍华德子爵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下来,他看着远方缓缓消散的风,眉头拧得像一块疙瘩。
      
      ……
      
      夜幕降临,今晚的夜空显得格外干净,银月繁星熠熠生辉,不用点火把也能看清脚下的路。
      
      绿宝石领的中央广场上点起了篝火,响起了乐声和人们热情高涨的歌声,他们举起酒杯欢庆,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
      
      这是击退鼠群之后的盛大晚宴,按照惯例,由霍华德子爵做东,所有人都可以参与,一直会闹到天明。
      
      “……我们又一次从贪婪的小野兽嘴里捍卫了我们的领土,享受你们的胜利吧,也预祝明年的丰收!”霍华德子爵高举手中的酒杯,十分豪迈地一口喝干,随后将被子倒扣像大家展示。
      
      如果在王都,这绝对是会被贵族们耻笑的粗鲁行为,但在绿宝石领,这就是子爵和大家亲近的证明。
      
      “哦!”
      
      民众们欢呼起来,也纷纷举起了酒杯。
      
      “哦,您的致辞真是让我感动至极!”大腹便便的繁星商会当家斯坦先生笑得看不见眼睛,他端着酒杯靠近霍华德子爵,“我以前只知道绿宝石领繁华且美丽,却不知道这里还会遭受这样的灾难……”
      
      “真是多亏了您照顾我的傻儿子们,否则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保住小命!”
      
      三位少爷跟在了斯坦先生的身后,脸上都带着几分尴尬,也跟着父亲朝子爵举起了酒杯。
      
      他不过是让三位吓傻了的少爷躲进庄园,顺便让他们换了身干净衣服而已,他们根本连鼠群的影子都没见到,哪里有什么危险。
      
      但这种事就不必说破了,霍华德子爵哈哈大笑:“您太客气了!好好享受宴会吧!”
      
      说着,他就要离开,斯坦先生赶紧往前一步:“对了,怎么没有看见芙蕾小姐?”
      
      听到他们还在惦记自己的宝贝女儿,霍华德子爵差点绷不住自己脸上虚假的笑意,但他想起了夫人的嘱咐,深吸一口气勉强撑住了笑意,他说:“芙蕾被鼠群吓坏了,所以先回去休息了。”
      
      “这样啊……”斯坦先生的神色有些遗憾,他身后几位少爷的表情却显得有些诡异。
      
      之前那位贵族小姐策马狂奔前去示警,哪里有半点害怕的样子?
      
      斯坦先生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们已经遭受了一轮精神打击,他热情洋溢地看向斯派克:“我记得我们之前购买了一批安神的香料?斯派克,给芙蕾小姐送一些去吧,这可是王都里的大贵族们都在用的高档货。”
      
      斯派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点头说了:“好。”
      
      ……
      
      此时,芙蕾的房间里,她正把那本黑书恭恭敬敬地摆放在餐桌上,左边是一盘冒着热气的小甜饼,右边是一篮沾着水珠的时令水果,正中摆着一盘油光盈润的烤肉,而她本人虔诚地半跪在黑书面前,咽了咽口水:“这是您的贡品,魔王大人。”
      
      魔王笑了一声:“吾允许你一同进餐。”
      
      芙蕾真诚地赞美:“感谢您的仁慈!”
      
      她在餐桌边落座,在黑书上率先放上一块魔王最喜欢的小甜饼,之后才给自己叉了一块烤肉,闭上眼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好吃吗?”
      
      芙蕾睁开眼睛:“您要来一块吗?”
      
      “不。”魔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您难道是素食主义者吗?”芙蕾有些疑惑,“我记得上次您也没有吃小羊排,只吃了小甜饼……”
      
      她不知道该不该说,小甜饼其实也会用到油的……
      
      “不是。”魔王轻快地回答,“只是肉类的酱汁会把书弄脏。”
      
      芙蕾:“……”
      
      这确实是她没想到的理由。
      
      魔王再次发号施令:“我要那个果子,绿色的。”
      
      芙蕾听话地把果实奉上,然后好奇地问:“对了,魔王大人,我现在算是有魔法天赋了吗?我是不是该找位魔法师学习……”
      
      魔王哈哈笑起来:“谁有资格指导我的眷者?你看样子对魔法一点都不了解,哎,没办法,谁让我选了这么个眷者,就让我来给你上点魔法基础课吧。”
      
      “听着,人类体内是没有元素的,他们本质不能使用魔法。所以只能沟通元素精灵,从它们那里获取帮助。而所谓的魔法天赋,就是元素精灵看你们顺眼的程度。”
      
      芙蕾眨了眨眼,这些话她都是第一次听到,她尝试着理解:“也就是说,现在这个魔法消退的年代,就是人类逐渐被元素精灵厌恶了吗?”
      
      “不。”魔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落寞,“是元素精灵越来越少了。”
      
      芙蕾眨了眨眼,她不明□□灵的消失意味着什么,但她似乎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到了某种兔死狐悲的悲凉。
      
      “您还好吗?魔王……”
      
      她试着安慰他,但魔王生硬地打断了这个话题,他的声音轻快得有些做作:“啊,我们刚刚说到哪了?”
      
      芙蕾体贴地回答:“说到一般人的魔法原理。”
      
      “总结得很好。”魔王赞许了一声,“简单来说,人类的魔法是请求,而眷者的魔法,是命令。”
      
      “我记得元素精灵听从神的号令……”芙蕾深吸了一口气,这也意味着,魔王拥有和神灵等同的力量。尽管这从他的名号就可见一斑,但再次得到佐证,还是让芙蕾觉得有些不真实。
      
      她小声询问:“您已经拥有过眷者吗?”
      
      “没有。”魔王的声音透出些怀念,“但我寻求过人类的帮助,也遇到过几个有趣的人。”
      
      “他们……怎么样了?”芙蕾好奇地问,这些人或许也算是她的前辈,参考他们的下场也许能让她稍微安心一点。
      
      魔王轻描淡写地开口:“死了。”
      
      芙蕾呼吸一滞。
      
      “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他们能做到的都很有限。”魔王叹了口气,“大多数人都死了,还有的……忘记了我们曾经的约定。”
      
      芙蕾犹豫了一下,她问:“忘了您的约定……会有什么后果?”
      
      “会有什么后果?”魔王似乎觉得她的问题很有意思,他幽幽叹了口气,“会让我很伤心。”
      
      芙蕾眨了眨眼,等待了一会儿才迟疑着问:“没了?”
      
      “没了,再来一块小甜饼。”魔王指使着芙蕾上供,“不然我能怎么办呢?我现在只是一本没有脚的书,我总不能追上去用书页哗啦啦抽他巴掌。”
      
      芙蕾:“……”
      
      还挺有画面感的。
      
      “啊,你问这个……不会是打算忘了约定吧?”魔王像是才反应过来。
      
      芙蕾叉烤肉的动作僵硬了一瞬,她立刻回答:“不!我只是随便问一下!我一定会努力……努力……额,魔王大人,我该努力做些什么呢?”
      
      “我需要破开封印,力量还不够,你需要帮我寻找一些充满神性的物品。”
      
      芙蕾困惑地拧起了眉头:“什么是……充满神性的物品?”
      
      “哎。”魔王再次发出了叹息,“就是魔法道具,有些魔法道具如果和神明有渊源,上面就会沾染神的气息。”
      
      芙蕾点了点头:“啊,我有‘石中火’……”
      
      魔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芙蕾尴尬地垂下了眼,好吧,这好像是低级了一点。
      
      魔王提醒她:“也不是什么魔法道具都有神性的,一般来说,年代越久远,越有可能被神触碰过。”
      
      这倒是很好理解,远古时代神灵还在世间行走,魔法道具被他们碰到的可能性更大。
      
      但这种东西,一般都很贵,芙蕾正在盘算着自己的零花钱够不够用,忽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芙蕾一把拿起黑书往后飞进了床底下,仅仅才是第二次做这样的事,她居然已经十分熟练了,希望魔王也已经习惯了。
      
      来人居然是霍华德子爵,芙蕾眨了眨眼:“怎么了,爸爸?”
      
      子爵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他看了看桌上摆放方式有些奇怪的食物,笑了声:“来看看我们的大功臣,怎么样,吃得还满意吗?”
      
      芙蕾笑起来:“非常满意,感谢您的款待,子爵阁下。”
      
      霍华德子爵也哈哈大笑,他在芙蕾对面坐下,探究着询问:“对了,芙蕾,我听护卫队的人说,当时吹起了一阵怪风,你有看到什么吗?”
      
      芙蕾眨了眨眼,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其实不怎么擅长说谎,尤其是在家人面前。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看见。”
      
      霍华德子爵的目光有些复杂,有一瞬间她以为他已经发现了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哦,斯坦商会给你送了些安眠的香料,我本来想给你带上来的,结果忘记了,我难道已经上年纪了吗……”
      
      “抱歉,芙蕾,你能自己去拿一下吗?”
      
      芙蕾笑起来:“好的。”
      
      等她走出了房间,霍华德子爵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他问:“您在这里吗,魔王大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芙蕾:我只是个被鼠群吓坏了的柔弱贵族少女。
    魔王:我只是个没有脚的可怜书本。
    感谢在2020-10-31 20:43:38~2020-11-01 20:35: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想要很多快乐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