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天流浪 ...

  •   治理小姐带着宇智波晚空准备去东京。
      
      只不过对于此次旅程,治理小姐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如果不是那家的材料好,我才不去呢。”
      
      “回去又要被婆姨催婚了。”
      
      治理小姐的甜点店都是由东京的一家会社专门提供材料,量大且便宜,但最近好像要修改合同,治理小姐不得不回去一趟。
      
      “明明有更好的地方,为什么治理小姐要待在横滨?”宇智波晚空认真的询问,她看向治理小姐的眼神恍惚了一阵,好像是在看她,又像是在看别人。
      
      “因为我以前就生活在横滨。”治理小姐说:“我爸爸是个水手,妈妈是个歌手哦~”
      
      “有一天出海的时候,海上有风浪,我爸爸他们的船……遇难了,我妈妈太爱我爸爸了,所以也就跟着爸爸走了。”
      
      “都是横滨的街坊领居一直在照顾我,你知道七年前横滨有异常爆炸吗?”
      
      宇智波晚空点点头,她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打听过,名为荒霸吐的神明现世,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那场爆炸的中心毁灭了许多东西,房屋塌陷,地面被炸出了一个大坑,无数无辜的人死亡。
      
      一夜之间,横滨多出了许多的孤儿。
      
      治理小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那些孩子里面或许有些就是那些街坊领居的孩子,所以我也就能帮就帮啦。”
      
      宇智波晚空若有所思的说:“看来治理小姐是故意做坏那些糕点,这样才有理由分给他们啊。”
      
      治理小姐面颊一红,抓紧身前的包,拼命点头,粗声粗气想要掩盖点什么东西。
      “没错!就是这样。”
      
      “那空酱呢?空酱的父母是个怎样的人?”治理小姐歪着头看向宇智波晚空,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不知道怎样的人才能养出空酱这么可爱的孩子。”
      
      “我吗?我的母亲大人,她可是贵族的小姐呢。”宇智波晚空露出一个童稚但充满自豪的笑,很快话锋一转。
      “不过我父亲,是个很菜的忍者。”
      
      宇智波晚空正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眼睛一瞥,看向了候船厅的大门,她的手按向了手腕。
      洁白的腕上刻画着无数黑色的字符,看上去诡异又神秘。
      
      治理小姐一无所知,笑吟吟的问道:“贵族的小姐和忍者先生吗?感觉是个有趣的故事。”
      
      “是挺有趣的。”宇智波晚空笑弯了眼睛,“治理小姐陪我去一趟洗手间吧。”
      
      候船厅的门口已经多出了无数的持枪黑衣人,外面吵吵闹闹的,似乎快要打起来了。
      
      等他们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一群手持枪械的黑衣大汉闯进了候船厅,开始肆意翻弄旅客的行李箱,抢走昂贵的宝石。
      有个老妇人的手上带着一颗翡翠戒指,也被抢走了。那老妇人想要拿回自己的戒指,上前抢夺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枪响。
      老妇人身形摇晃了一下,倒在血泊之中,没了生息。
      
      “那些是黑手党的人。”治理小姐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和害怕,却是尽力用自己的身体揽住宇智波晚空。
      
      黑手党……又是一个陌生的词。
      宇智波晚空看向那些正在抢劫宝石的人,被抢的人大多数都是平民,被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而那群黑手党拿走的东西,主要是宝石和钱。
      
      不过,为什么是宝石呢?
      
      ·
      到了东京,宇智波晚空才知道治理小姐是如何支撑起那家在镭钵街旁的甜品店。
      
      治理小姐的母亲姓铃木,据说是霓虹的某个大财团旁支的女儿,死前给治理小姐留下了十多栋楼。
      
      光靠租金,治理小姐这一生就能活的无忧无虑,别说是一家甜品店了,就算在镭钵街开十家甜品店没问题。
      
      治理小姐的婆姨是个温和慈祥的老人,会做很好吃的三色丸子。
      
      而且东京似乎还有一场网球比赛,治理小姐便带宇智波晚空去看了一场比赛。
      
      宇智波晚空带着治理小姐挤到了最前排,周围少女的尖叫差点要刺破她的耳膜,特别是治理小姐。
      当一个眼下有泪痣的少年出现的时候,她脖子都已经喊的沙哑。
      
      宇智波晚空全程瞪着一双红彤彤的兔子眼,看着网球飞来飞去,心想着这些可是她完全无法复制的招式呢……
      
      “治理小姐很喜欢他吗?”宇智波晚空刚刚说出口,场中的少年又得一分,周围少女的尖叫吵的她心脏突突的跳。
      
      治理小姐平日的淑女样消失的一干二净,扯着嗓子喊:“你说什么?”
      
      宇智波晚空清清嗓子,手作喇叭状大喊:“治理小姐很喜欢他吗?”
      
      “好看的人谁不喜欢!”
      
      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但又合情合理答案。
      
      宇智波晚空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太宰治稍微长的那么没现在好看,他这么折腾,已经被打了。
      
      网球比赛结束后,治理小姐带着宇智波晚空在东京逛了许久。
      
      两个着校服的年轻男女从面前走过,两人亲昵的搂在一起,看样子是一对小情侣。治理小姐忽然问道:“晚空,你有想过去读书吗?”
      
      宇智波晚空:“我一直都有在读书。”
      
      镭钵街是在一片废墟上建起来的,还是能从中找到不少东西。浩也与美纪外出捡瓶子的时候,也会四处看看有没有书。
      
      那只可可爱爱的三花猫有时候也会给她送几本书来。
      
      宇智波晚空几乎是贪婪的吸收着所有知识。
      
      在忍者的世界里,她可没空去读书。
      
      “不,我的意思是,去学校读书。”治理小姐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眼神温柔,“晚空很聪明,也很喜欢读书,一定能考个好大学的。”
      
      宇智波晚空眨了眨眼,笑道:“可是,我去读书的话,谁来帮治理小姐。”
      
      她看向旁边玩笑打闹的学生们,他们脸上笑容纯真,可不适合和一个在黑暗中扎根、杀人无数的忍者在一起。
      
      “不过,我可以努力努力,送浩也和美纪去读书。”说完,她皱了皱眉头,“不对,应该先送太宰治去,他都已经是14岁的人了。”
      
      可是浩也年纪也到了。
      
      宇智波晚空心里盘算着,太宰治的年纪应该可以去读中学,没准多去学校和一群青春盎然的孩子们待在一起,他能够多打起点精神,不要每天丧的让宇智波晚空想揍人。
      就是不知道他之前有没有上过学,如果没有,还得找个家教给他补一补小学的知识。
      
      而浩也之前也读过书,跟着读应该能跟上进度。
      
      之后还有美纪,她还想找个舞蹈老师和音乐老师教教美纪。
      
      当然,最重要的应该是钱。
      
      她是不是该去接几个悬赏干几票?不然这完全供不起啊!
      
      治理小姐的合作商要把约谈的时间推后两天,他们就只能在东京多待两天。
      
      得知这个消息,宇智波晚空找了一个电话亭,拨出一个电话。
      
      浩也有教过她用电话,不过这是她第一次使用。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接电话的是个甜甜的女童声,尾音上扬,活泼可爱。
      
      “爱丽丝,试试这条小裙子吧~”电话里面,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
      
      “林太郎好烦啊,人家在接电话。”爱丽丝娇嗔道。
      
      “好好好,接完电话爱丽丝去换小裙子吧,爱丽丝穿上一定很可爱。”
      
      “爱丽丝和森医生的关系一如既往的好呢。”宇智波晚空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空酱有什么事情吗?”爱丽丝抱着手机,坐在旋转椅上转圈,红裙下两条白嫩的小腿摇晃着。
      森鸥外手上写病例的动作停了下来,敛眼听着他们的对话。
      
      “我现在在东京,因为突发情况要多待一天才能回去,家里的三个孩子,希望森医生可以给他们送点饭钱。”
      
      “饭钱我回来的时候会还你的。”宇智波晚空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好的~”爱丽丝甜甜的应着,声音好像带着一股蛋糕的甜蜜。
      
      “那谢谢爱丽丝了,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小蛋糕的。”
      
      宇智波晚空不善言辞,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清楚后,便挂了电话。
      
      森鸥外的声音轻飘飘的,“……就只是给那三个孩子送点钱么?”
      
      “就是这样。”
      
      “三个,又多了一个么?”森鸥外手指在档案柜上划过,抽出了一个文件夹。
      
      病历本上空无一物,只有性别那写了女,年龄14岁,当想要详细写下去的时候,森鸥外顿时有种心脏被一只大手攥住,并有一种越攥越紧,下一秒就要被捏爆的感觉。
      
      他放下笔后,那种感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希望她不要给我们的计划惹麻烦才好……但还是觉得好可惜,明明那么好用的异能。”森鸥外的声音可惜之中带着一丝忌惮。
      
      宇智波晚空是他在一年前认识的,当时有两个孩子拿着一张纸条过来,他才不得不动的手术。
      
      因为那张纸条上的笔迹是他老师的字迹。
      
      只是没想到,手术在结束的第一秒,还没蒙上纱布之前,孩子就睁开左眼,如黑宝石一般的瞳孔瞬间变成猩红色,三轮勾玉在瞳孔之中转动变化,他就知道自己中了宇智波晚空的异能。
      
      他永远无法用任何方法吐露出与宇智波晚空相关的事情,甚至只是有一个念头,就有种心如刀割的疼痛。
      
      “哎呀……”他长叹一口气,“可是真的好缺人。”
      
      ·
      “太宰治,你慢慢吞吞的干什么!快点跟上!”浩也身后背着一个大包,里面装满了水瓶和塑料。
      
      美纪正迈着小短腿捡起一个塑料瓶,放进浩也身后的包里面。
      
      太宰治懒洋洋的走在后面,看了橱窗一眼,眼睛一亮,“我们今天吃牛排吧!”
      
      “吃什么牛排啊!没钱啦!”浩也捂住包,“大姐挣钱不容易,不要随便乱花啊混蛋!
      ”
      
      太宰治才不管后面跳脚的浩也,直接进了西餐馆,对着侍者说:“这位小姐,我想要一份西冷牛排。”
      
      他又乱七八糟的点了许多菜,浩也肉疼的喊:“不要了,太宰治!不要点这么多菜!吃不完的!”
      
      “可是这家的饭后餐点很好吃。”太宰治笑眯眯的看着他,“空酱不是很喜欢吃甜点么?”
      
      浩也一犹豫,太宰治已经全部点好单了。
      
      一顿饭就在浩也不停的骂着“混蛋”的声音里面过去了。
      
      出了餐馆,浩也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了。
      “还好还好,要再多点,我们可就付不起饭钱了。”浩也无比庆幸的说着。
      
      宇智波晚空离开的三天时间,明明是浩也管钱,他却觉得自己被太宰治支配了。
      
      次次都是先斩后奏,偏偏浩也又做不出吃霸王餐的行为,只能咬着牙跟在太宰治身后付钱。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把这两天刚捡的瓶子卖掉,钱还没有捂热乎,那边又听见太宰治说:“老板!给我一个棉花糖!”
      
      “混蛋太宰啊啊啊!”
      
      浩也的钱包,再次归零。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吧!第一个被写轮眼招呼的是森鸥外……
    然而晚空还觉得森医生是个靠谱的人…… 因为森医生还教过她眼保健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