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天流浪 ...

  •   宇智波晚空之后有两天没有见过太宰治了。
      
      她正在糕点房里面笨拙的摸着奶油,治理小姐正抱着一本料理书照本宣科的念着
      
      “奶油要抹的足够均匀,才能在上面画画。”
      
      用来拿刀和苦无的手此时拿着奶油枪,手还有些抖,歪歪扭扭的画出一个团扇。
      
      “哇!”治理小姐笑弯了眼睛,“空酱真的很厉害呢。”
      
      “这就是空酱的家徽吗?”治理小姐若有所思的问道。
      
      宇智波晚空点了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治理小姐跑去楼上,拿着几件衣服和针线盒开始忙碌了起来。
      
      她在一条背带裤的带子上绣上了团扇,“来吧,这就是专属于宇智波晚空的背带裤了。”
      
      “空酱快去试试吧!”
      
      治理小姐是个很善良的女人,这些是她学生时代的旧衣服,她知道宇智波晚空没钱买衣服,还想要攒钱租在她对面和她当邻居,就拿出了这些旧衣服。
      
      她把每一件衣服都绣上了团扇,阳光洒落在她的头发上,她就像太阳女神的化身。
      
      起码在宇智波晚空看来是这样的。
      
      这样正直善良的人谁不喜欢呢?
      
      “空、空酱,你看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晃?”治理小姐抬头看向窗外,顿时吓了一跳。
      那好像是个人正在上吊?
      
      宇智波晚空眯起眼睛看了过去,冷静的说:“不是,那是个塑料袋。”
      
      “啊咧?一个人形的塑料袋吗?”
      
      宇智波晚空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治理小姐半是相信半是疑惑的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走在窗边一看。
      “空酱!那不是个塑料袋!那真的是个人!”
      
      “怎么办啊?怎么办?对了,报警,电话是多少来着……”治理小姐手忙脚乱的开始找手机。
      
      宇智波晚空叹了一口气,说道:“没事的,老板娘。”
      
      “他快吊死了!我去找椅子,把他放下来。”
      
      宇智波晚空从拿起桌子上扑克牌,随手一扔,卡片滑过绳子,绳子断裂,而卡片则深深的嵌在树干中。
      
      少年扑通一声掉落在地上。
      
      差点急出眼泪的治理小姐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的手指在太宰治面前试探了一下,“太好了,没事。”
      
      “只不过绳子为什么会突然断了呢?”治理小姐疑惑的问道。
      
      宇智波晚空回答道:“可能绳子质量不太好,也可能他太重了。”
      
      太宰治眼睫微颤,露出鸢色的眼眸,失望的说:“又失败了啊……”
      
      “又是这位美丽的小姐救了我啊。”太宰治又露出了一个虚假的笑。
      
      “并不。”宇智波晚空说:“是你太重绳子突然断了而已。”
      
      “可是我好像看见有个东西飞了过去呢。”太宰治戏谑的说道,那应该是一个卡片一样的东西,他还听见有东西定进树干的声音。
      
      而且宇智波晚空还否认的那么快,肯定有猫腻。
      
      宇智波晚空说:“那是上吊后带来的幻觉。”
      
      治理小姐正在检查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他伤口,宇智波晚空站在她的身后,黝黑的眼眸忽然变的猩红,三个勾玉形状的东西在眼中旋转。
      
      太宰治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白光。
      
      异能人间失格被动发作,两人对视片刻,猩红的眼眸又变回了原状,里面充斥着平静。
      宇智波晚空默默错开眼睛,看向蔚蓝的天空,装作无事发生。
      
      “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吧?”太宰治抬起手来,揉了揉微微卷曲的头发。
      
      治理小姐没在乎这个细节,只是一个劲的关切的问太宰治是否遇到了什么困难,为什么想要自杀?
      
      太宰治声音拉长,“因为人生真是——太无聊了。”
      
      治理小姐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说:“你还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生命才是最宝贵的东西啊。”
      
      她是个良善的女人,对一切生命都抱有一种同情,否则就不会收留宇智波晚空,也不会免费给一些孤儿提供食物。
      
      宇智波晚空看向太宰治,从他的眼神中早已经知晓治理小姐的这一番劝说不会有任何用处。
      
      这不是一个不知道人生方向的孩子,他对一切都已经有了定义。
      
      “治理小姐。”宇智波晚空喊道:“这就是之前我跟您说的,浩也从河里面救起来的那个孩子。”
      
      治理小姐一愣。
      
      “他死意已决,任何人都救不了他。”宇智波晚空的刀下带走过不少生命,就连她自己也有一个恶灵的称号。
      
      她见过无数人的眼神,可以清晰的分辨出谁想活,谁死意已决。
      
      太宰治明明就是后者。
      
      “我们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想死,他也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而活。”
      
      宇智波晚空的话充满了理性与冷酷。
      
      “笨蛋!”治理小姐第一次对宇智波晚空生气,“他还这么年轻,还有无限的希望,只要活着,就总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宇智波晚空揉了揉眉心,这可真是独属于这个世界、来自一个平凡人的温柔。
      
      “抱歉,治理小姐。”宇智波晚空干脆利落的认错。
      
      治理小姐哼哼了两声,又对太宰治寒嘘问暖起来。
      
      宇智波晚空看向那张白净的脸庞,他长的是真的很好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用绷带遮住一只眼睛。
      
      她越看那个绷带精,就越是觉得不爽。
      
      治理小姐十分怜爱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自杀的少年,让他拿走了今天属于宇智波晚空的和果子。
      
      太宰治蹦蹦跳跳走在路边的花坛上,时不时的将和果子抛向空中,用嘴接住,咬的嘎吱作响。
      
      宇智波晚空领着一大袋点心平稳的走在下面。
      
      “太宰治。”宇智波晚空连名带姓的叫他。
      
      “空酱有什么事情吗?”太宰治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歪头看着她,嘴角还带着一些碎屑。
      
      宇智波晚空没有在一他学着治理小姐喊他,用平淡的口吻说:“你长的很好看。”
      
      “哎?”太宰治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愣神了一下。
      
      “但是笑的很丑。”宇智波晚空动了动手腕,“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话,根本没有笑的必要。”
      
      “而且,那样对其他真心对你笑的人不公平。”
      
      今天对太宰治笑的最多的是治理小姐,她似乎正因为不真诚的太宰治而对此打抱不平。
      
      “别为难自己,也别辜负他人。”宇智波晚空已经看见站在垃圾桶旁边的美纪,步子不自觉的加快。
      
      “有点羡慕治理小姐了。”太宰治双手阵在脑后,说着羡慕的话可是语气却并没有丝毫的轻快。
      
      竟然还有人因为别人的一个笑未得到足够的回应,就愤愤不平。
      
      宇智波晚空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宇智波晚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仰头于一只空洞的眼眸对视上。鸢色的眼睛快因为主人的内心的寂寥与阴暗而变成接近黑色的颜色。
      
      宇智波晚空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了抓头发,又抓了抓头发,十分苦恼烦躁,喉咙动了动,半天才干干巴巴的憋出一句话。
      “以后和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我觉得浩也挺喜欢你的。”
      
      太宰治长长的“切”了一声,“谁要一个臭小鬼的喜欢啊。”
      
      “美纪应该也挺欢迎你的。”
      
      “那你呢?”太宰治露在绷带之外的那只眼睛弯了弯,“这位不知道姓什么的晚空小姐欢迎我吗?”
      
      “我姓宇智波。”她先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宇智波晚空又开始挠头发了,黑色的发丝被硬挠下了几根,整个脑袋都显得更加蓬松,可见她有多烦恼。
      “我无所谓。”宇智波晚空说出了她的答案,“不过如果你愿意不在治理小姐视线范围内自杀,给我添麻烦,我还是愿意欢迎你的。”
      
      “可是——”太宰治说:“只有治理小姐门口的那一棵树是最适合上吊的。”
      
      那是一棵百年老树,治理小姐的爷爷亲手种下的。
      
      “那就换一种自杀方式。”宇智波晚空一脸认真的说:“虽然我现在已经转职了。”
      
      “但如果你付我足够多的报酬,我不介意重新让我的刀出鞘。”宇智波晚空一本正经的介绍着自己的兼职。
      “虽然疼痛只有一瞬间,但是很快的,我会很温柔的。”
      
      作为一个想要租房的人,她不仅得要节流,还得开源。
      
      治理小姐是个遵纪守法的人,她不打算做让治理小姐为难的事情。但是太宰治不一样,这个家伙是真的想死。
      
      所以在他身上赚一笔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治理小姐教导过她要诚信做生意的,本来她想说无痛安全30秒,但想了想还是如实告知。
      
      “晚空小姐之前是做杀手的吗?”太宰治问道。
      
      “不,是忍者。”宇智波晚空回答道:“而且还有多种套餐供你选择,只不过由于你的体质特殊,可能会有点疼。”
      
      “就没有不疼的吗?”太宰治嘟囔道:“我讨厌疼痛。”
      
      “本来是有的。”宇智波晚空说,“但对你好像不生效。”
      
      写轮眼一扫,绝对安全无痛保死,甚至可以在睡梦中得到最甜蜜的死亡。
      
      “那双红色的眼睛,就是晚空小姐的异能吗?”太宰治问道。
      
      异能这对于忍者宇智波晚空是件新奇的东西,在她的世界里面,最主要的力量体系是查克拉,通过查克拉使用出忍术。
      
      也有像她一样拥有血继界限的人,自血脉传承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也是千奇百怪。
      
      “是。”
      
      他撑着下巴,笑吟吟地问道:“不知道晚空小姐的异能是什么样子的呢,总觉得那双眼睛真的十分美丽。”
      
      宇智波晚空手指搭在自己的右眼上,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少年说:“你可以给我钱,自己来试试。”
      
      “可惜……”太宰治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包包翻了出来,里面竟然比他的脸还干净。
      
      “而且晚空小姐的异能对我可能无用。”太宰治歪头看着她,“真的好可惜。”
      
      “不可惜。”宇智波晚空说:“方案二也是有的,就是有一点点、一点点疼。”
      
      她拇指和食指合拢,只露出指甲缝大小的位置,黝黑的双眼努力做出真诚的表情。
      
      “不要。”太宰治退开她的手,“我今天想吃完治理小姐给我和果子,所以今天暂时不想死。”
      
      宇智波晚空终于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可惜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