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结契 ...

  •   夜凉如水,月明星稀,昭芙院院门前,绿柳绦绦,从黑幕中垂下,像是倾泻的瀑布水流。
      
      “今日下午的那个小姑娘,你感应到了吧?”南柚抬头望了眼天上的明月,道:“她拿走一根生长了三千年的仙参,是你的同类,听说回去就让人扯了两根主参须炖汤,剩下的封在了冰晶中,留在后面过渡期时,一根一根的享用。”
      
      她说得煞有其事,自己还是个幼崽呢,就口口声声称比自己年长的女子为小姑娘,稚嫩的面孔,却愣是装出了一派老成的腔调,违和感很重,又偏偏有一种让人一眼就可以看穿的可爱。
      
      可以看出,那根仙参是个识好歹的,因为它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身体抖了几抖,一副乖巧得不能再乖巧的样子。
      
      很显然不想走同类的老路。
      
      “我可以放你出来,但出来之后,你需与我结契,效忠我,为我做事。”南柚乌溜溜的瞳孔里笑意殆尽,她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平时虽嬉笑玩闹耍小性子,但毕竟是身负皇脉的孩子,严肃起来,粉雕玉琢的小脸也自有一股气势。
      
      仙参犹豫了。
      
      南柚捉了几根柳条绕在手腕上玩,像是在手上套了两个翡翠镯子似的,衬得她手腕玉一样的白嫩细腻,“其实你也没有别的选择,结契,或者成为盘中膳食。”
      
      “自然,你为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南柚从小凳子上站起来,无数的嫩柳枝条在脚下凝聚,成了一条悠长的平坦小道,她弯身,盯着盒子里的仙参,道:“日后,你若得机缘福果,需渡天劫,我可助你。”
      
      “我星界以妖身入仙籍的人不少,他们都可指点你,你若渡劫,我朱厌伯伯和龙阻姨皆能为你护法,我的私库里,有什么你用得上的,也可拿去。”
      
      南柚对自己人,出手向来不吝啬。
      
      那根仙参没经得住诱惑。
      
      朱厌它是知道的,鼎鼎有名的上古大妖,这次栽到他手里,也见识过具体的手段,而龙阻作为与朱厌齐名的大妖,实力自然不会落到哪去。
      
      在妖界,不少大妖有入仙的实力而选择不入,他们习惯了妖族的生活和习性,上九重天过文绉绉的天仙日子,反而不适应。
      
      但仙参不同,它们天性温驯,就连名字中都带了个仙字,修仙道才是正途。
      
      可以说,南柚这份好处,给到了它的心坎上。
      
      “考虑得如何?”南柚道:“你若是觉得可行,我现在便可全须全尾地放你出来。”
      
      那根仙参模模糊糊传了一道意念出来,南柚仔细分辨,才发现它的意思大概是说“你自己还是个幼崽,还不如它大呢,朱厌设下的禁制很牢固,你根本解不开。”之类的,总之是十分怀疑她的能力。
      
      “孚祗。”南柚抬了抬下巴,将一直不曾说话的清隽少年推了出来,用鼻音哼了一句:“它说我实力不济。”
      
      孚祗蹙眉,尖长的耳朵动了动,漫天柳枝迎风暴涨,原本随着风拂动的枝条现在像是无坚不摧的尖刺,上面附着着幽幽的绿炎,无风自燃,很快地攀上那个方木盒子,仙参有点滑稽的惨叫声同时在这一刻传来。
      
      “嗷嗷,我结契,我结我结,别烧了!”
      
      南柚一双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她看向孚祗,后者颔首,那些像发丝一样的无孔不入的柳条便在一瞬间如潮水般隐去,在夜风中自如地飘荡。
      
      “孚祗,设结界。”南柚道。
      
      无数根柳枝听从她的命令,化作比仙金还坚硬的利刺,狠狠地扎进泥土中,顿时土屑四溅,迅速围成一个巨大而无缝的牢笼,树冠下数里,皆为结界。
      
      仙参出来,将无处可逃,即使硬碰硬,一炷香的时间内,必定会有大妖赶过来支援。
      
      这是南柚敢立刻开禁制放人的底气所在。
      
      吩咐完这些,南柚将盒子放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她自己则垂眸,从毛绒绒的袖口中拿出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一出来,仙参就炸了毛,漫天的柳枝也像是受到了威胁,慢慢地纠结在了一起。
      
      匕首上缠绕着繁复的凤身,流光姣姣,漂亮得能让人忽略它的危险,感受到主人的召唤,它的杀戮之意暴涨,遥遥锁定了孚祗和仙参,随时准备饮血。
      
      “上古神兵?!”仙参失声惊叫。
      
      南柚将清凤抛给孚祗,话语干脆利索:“它若出来,有所异动,无需迟疑,立斩。”
      
      那根仙参又缩了一下。
      
      朱厌设置的禁制,唯有同等实力的大妖可解,孚祗还未成长到这样的地步,南柚又不想将此事广而告之,思来想去,取出了清凤。
      
      一来可借清凤之力解开禁制,二来也是一种威慑。
      
      孚祗明白南柚的意思,他没有多问,接过那个盒子,定在半空中,将灵力输入匕首之中,凤凰的脆鸣之声响起,匕首上盘着的那条凤凰花纹,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灵动无比,光芒渐盛。
      
      等割开四角的封条,那根仙参再也忍受不住那种仿佛要切割肌肤的锐气,一跃而出,也不敢乱跑,就噌的一下定在南柚跟前,齐齐整整,那么多根小须都不带动一下的。
      
      直到这个时候,南柚才真正看清这根仙参的面目。
      
      小小的一只,成人手掌大小,头上顶着两片人参叶,两只眼睛像是乌溜溜的黑豆,胆子又格外的小,看到孚祗握着清凤轻飘飘跃过来,立刻闪到了南柚身后,两根主参须死死地巴拉着南柚的衣袖,稚嫩的童声传到两人的耳中:“你说过不吃我的。”
      
      南柚把它从衣袖上扯开,双手捉着仔细观察了片刻,言语中有点嫌弃:“你还不会化形?”
      
      好歹也是上了五千年的参,化形都不会的话,南柚就要怀疑这根参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会是会……”仙参磨蹭了好一会,才一咬牙,在南柚似信似不信的目光中变成了人身。
      
      南柚知道它为何不愿意化作人身了。
      
      小小的参变成了人,年龄也是小的,约莫着四五岁的模样,粉雕玉琢,冰雪可爱,和南柚站在一起,又都是出挑的模样,宛若姐弟。
      
      南柚嘴角抽了抽。
      
      这么小,在仙参里还是个孩子,难怪那么好忽悠。
      
      她现在有些好奇,不知道在书中,清漾是怎么用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干成了那么多件事的。
      
      “结契吧。”小仙参与她怀疑的目光对上,怕她下一刻就要改变主意将自己炖汤,急忙陈述自己的用处:“我阿娘说,在仙参一族中,我是极有天赋的,自出生那日就有仙缘,你别看我人身年龄小,实则已七千岁了,过不了多少时日,便能渡雷劫正式入仙籍。”说完,他挺了挺胸膛,一副不想让人看轻的样子。
      
      南柚嘴一撇,打击他:“区区一小仙而已,我星界诸多大妖都看不上,你若是能成长到仙官仙君那样的程度,便还算是有些用。”
      
      仙参原想反驳她,但转念一想到朱厌,龙阻这些大妖,还有旁边这个手握清凤来历不明但是很厉害的妖精,底气也不太足了,只低声含糊嘀咕两句。
      
      “结契所需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南柚从自己的小兜里取出了几样东西,然后在指尖划了一道口,殷红的血滴落在符纸上,血与纸一接触,便泛起一层朦胧的浅淡光晕,那小仙参也有样学样,在手腕上划了一刀,但流出的不是血,而是仙参的汁液,馥郁芳香,灵力浓稠。
      
      血落,契成。
      
      所谓结契,其实是一种操控精怪的手段,签下此契的妖怪需将忠诚献给与之结契者,如有异动,将遭蚀骨剧痛,随主人心意处置。
      
      因为这种契约控制不了实力强大的妖,而那种普遍弱小的,束缚了也没什么用,因此此术在整个星界,流传不广,南柚也是因为书中描述,提前准备的东西。
      
      等契约结下来,仙参安心了,但他有点怕孚祗,怎么也不肯亲近,相反,倒对南柚这个威逼利诱它结契的人十分依赖,可能下意识觉得两人年岁相仿,再听了清漾当天晚上把自己同类下锅的事件,反而觉得她骨子里善良,嘴硬心软。
      
      “那我日后,是以人形在星界行走吗?”小仙参不懂这些,一张小脸巴掌大,很是白净。
      
      南柚看了他一眼,点头,问:“你可有姓名?”
      
      “月匀。”小仙参眼睛很好看,“这是我阿娘给我取的名字。”
      
      南柚看了眼暗沉沉的天,装得一副小大人模样,她指了指南面的一排矮屋,道:“天色不早了,今日你先歇息吧。这段日子,你留在我身边,熟悉星界深宫位置与事宜,至于你要做的事,等到了时间,我自会告诉你。”
      
      “屋子里有干净的被褥和家具,你自便罢。”
      
      小仙参求之不得,正要开溜,又被南柚叫住了。
      
      月色下,小姑娘的两个小揪揪有点儿歪,脚踝上的银铃被风吹得发出叮当叮当的清脆声响,荡出好远,她微眯着眼,伸手牵住孚祗的宽袖,动作带着点小孩子撒娇的意思,话却是对小仙参说的:“既然你日后也是要跟在我身边的,这个院子里的人,也该认得。”
      
      “孚祗是在我身边待得最久的朋友,我若不在,你便听他的。”
      
      “还有几个,前些日子都跟我告了假出去云游,我已召他们回了,过些日子,你便能看见。”
      
      长而娇嫩的柳条下,少年眉目十分温柔,每一根面部线条都是干净而澄和的,他给小仙参的感觉并不与这里的大妖一样,相反,他像是九重天上最尊贵的谪仙,面对旁人时往往表现得疏离而清冷,但对一团粉嫩的小团子,他只是有点无奈地半蹲下身,像星主和朱厌一样,将南柚抱了起来。
      
      “姑娘,该回屋歇息了。”少年的声音清冷低柔,带着点无奈的纵哄意味,言语之熟练,显然没少干这样哄人睡觉的活。
      
      朋友。
      
      月匀脑子里闪过这个词,有些恍惚,神情懵懂。
      
      被那样众星捧月供着的骄纵小公主,也会真心实意视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妖做朋友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前三十,有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