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渡雷劫 ...

  •   元黎走出洞穴,飞到自己闭关的那座小山之顶,仰头望天。
      
      只见数百丈高空中,乌黑的雷云绵延几十里。
      其上幻化出重重异象,有山峦怪石、异兽妖兵,乃至云宫宝塔,旌旗舒卷。足足八十一重异象,沉沉压在元黎头顶。
      莫说是正在雷劫中的元黎,便是周边山脉围观的昆仑散修都觉得喘不过气。
      
      劫云是有范围的,在范围内的人都会被天道视为渡劫者的力量。所以围观的散修都不敢离得太近,仅挨着雷劫的边缘,远远观看。
      因为劫云酝酿的久,被吸引过来的也有修士不少。
      
      一个玄仙巅峰面带惊恐之色,紧张地猜测,“这般威力的雷云,恐怕不是金仙渡劫就是因果孽力缠身吧。”
      
      离他不远的某金仙听到这话,不屑地瞥了那玄仙一眼,淡淡道,“那雷云威力虽强,却无半点血气,清正浩荡,哪里来的因果孽力?”
      
      反驳了后面那句,这名金仙倒是肯定了前面的猜测,略带艳羡道,“渡劫这位道友想必是修习的上品道门正法。若能度过此劫,想必修为可以直接媲美金仙巅峰吧。”
      他自己,也不过是金仙初期罢了。
      
      另一名金仙叹道,“若他真能渡过此劫,咱们这地方,怕是又要有争斗了。”
      
      此话说完,其他几个修士纷纷叹息。
      
      昆仑之域,以昆仑玉京山为中心,灵气最为浓郁,资源最丰富。被盘古元神所化的三清稳稳占住,方圆千里不可擅入。
      
      其次是西昆仑。大罗金仙西王母的地盘,有先天灵根蟠桃果树,三千里瑶池之境。只比昆仑玉京山差一些。
      
      至于他们所在的地方都算是在昆仑外围,就不必多说了。
      但越靠近中心,灵气浓度越高的定律不变。所以在不进入大能地盘的前提下,他们这些散修谁不想靠中心近一些呢?
      
      不知这些散修的言谈,元黎虽然知道有人远远围观自己,但距离远,也就不以为意。
      
      抬手摸了摸自己重新长长的乌发,她转头看向了昆仑的中心最高峰。
      
      千仞玉京山巍峨耸立,只能看得见冰雪覆盖下的白茫茫,仙雾腾腾遮蔽了山麓。
      
      八十一年过去,她的头发已经长回来了,但被那白衣人余留一道法力削去头发的无力与屈辱却还存在。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脸和头发,碰了哪一个都不可饶恕。
      
      “天仙境,还是差的远了些。”
      
      淡漠地收回视线,元黎提起弑神枪,足踏虚云,飞身停滞于半空中。
      看着高空中聚集的雷光,凤眸微眯,却无半点畏惧,只道了一句,“赶紧的,渡完了劫,我还要回去看丹果。”
      
      仿佛是为了回应她赶时间的言论,元黎的话刚说完,天空中出现三只火红色的雷光火鸟。
      “唳——”
      
      远处的散修大惊失色,
      “才第一道劫,怎么就出现了南明离火所象的重明鸟!”
      “这这这……不应该啊。”
      
      三只雷光鸟头尾相衔,接连而至。朝着元黎俯冲而下。鸣声如凤,声势浩大。
      
      元黎身形不退反进,握紧弑神枪,直接跟那三只鸟怼了上去。
      
      枪尖与雷鸟相撞,火色雷光沿着枪身而下,直扑元黎的肉身。
      听不出是鸟的唳叫,还是雷声的轰鸣。唯有红芒震荡,火光闪耀。
      
      “嘶——”
      “金仙雷劫竟有如此可怕吗……”玄仙巅峰的散修吓得面色发白。
      若他们知晓渡劫者才不过天仙修为,比玄仙都差一个大境界,只怕会惊讶地话都说不出。
      
      而真正身处于雷劫中的元黎,却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轻松得多。
      
      说轻松还不准确,如果换成“舒适”就更贴切了。
      
      旁人包括元黎眼中,天上降下的都是声势浩大威力惊人的火雷之劫,她还做足了准备。
      谁料雷光真正劈到她,带来的却不是疼痛,而是暖融融的热流。
      撒娇似的从外蹭到内,钻进她的经脉,改造她的身躯。
      
      “就这?”
      元黎都有点懵了,让修士闻之色变,多宝那个太乙金仙郑重以待的雷劫,就是这样的?
      
      红色雷光消散,元黎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境界还有所增长。
      她暗道这莫非是雷劫在麻痹自己?便也不曾掉以轻心,重整精神,准备迎接第二道。
      
      但见得,乌云中出现九道极亮的银色雷斑。异象现形,似九道白浪。却有龙蛇之形。
      长啸一声,九道白浪拧成一道龙卷风那样的银色雷光,呼啸着淹没了元黎。
      
      第一道是火,第二道是水。
      雷光入体,元黎只觉得肌肤微凉,酥酥麻麻。比之前是要重了一些,但也更舒服,更适合她现在的肉身境界了。
      
      第三道雷光青色如木,入体清灵,肝脏都收到了滋养。
      第四道雷光如金,第五道如土……
      一道更比一道强。
      
      五行雷劫走了一圈,尽管旁人眼中看着极为凶险,可元黎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更不用说像别的修士渡劫那样搞得狼狈不堪,浑身焦黑了。
      
      围观群众皆为之惊叹,纷纷猜测缘由。
      “居然硬扛五道雷劫,动也不动,这是什么肉身啊!”
      “好强悍的肉身,大巫也不过如此吧。”
      “莫不是什么凶兽化形?”
      
      悠然等着第六道雷降下,元黎还颇有闲情逸致地挽了个枪花。
      “下一次,又是什么?”
      
      忽而狂风大作,雷光绕旋,无形之风直击元神。
      
      有见识过的昆仑散修大呼,
      “风灾!是风灾!”
      “风雷可伤元神,饶是他的肉身再怎么强悍,这次也得栽了。”
      
      就在他们惊呼之时,那个面对之前五道雷劫屹然不动的人影竟然在狂风中落了下去。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掉下去了掉下去了!”
      “唉,可惜了。”
      
      六、七、八道天劫接连落下。没有因为渡劫者从空中被劈得躺平而停止。
      雷光未止,就还活着。
      她四周的山土已经变得焦黑,寸草不生。可那个人却还在“顽强”地支撑着。
      
      当第九道雷落下,水火风齐动,彻底淹没了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
      
      此情此景,叫昆仑散修看得是触动不已,潸然泪下。
      “这一劫,是万万撑不过去的。”
      “此人堪称我辈楷模啊!”
      “别拦我,待会我要去给这位道友收尸。”
      “同去同去。”
      …………
      东昆仑,瑶池境。
      有两名女修扶摇而起。立在云头。
      
      一女蓬发戴胜,豹尾虎齿。乃是西昆仑之主,西王母。
      她看着那雷云之下的情景,慢悠悠撸了一把自己的豹尾。
      轻叹,“是个女体,可惜了。我这瑶池,正缺人种桃树。”
      
      另一女修身披乌羽,手握长剑。容颜明艳,英气勃勃。算是西王母的弟子,名为玄女。
      玄女闻言恭敬道,“可要我去救下她吗?”
      
      “不必。”西王母目光淡淡,“若连雷劫都撑不过去,可见福缘浅薄。你上次不是说燧木林那头的缁衣氏不错?就让她来吧。”
      “是。”
      ………
      昆仑玉京山之巅。
      一紫,一白,一红三个身影立于崖边,俯瞰那方雷云之下。正是多年参悟紫气不得,被雷云天威所惊动的三清。
      
      “天威……”红衣的通天面色凝重,带着些许忧虑,“不过升个天仙,怎就至于动用九重雷劫。”
      
      那雷劫表面看威力极大,又有浩浩天威隐于其中。便是三清准圣的修为,也不可能脑洞大开地觉得天道会专门给人送福利。
      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下杀手。
      
      白衣的元始便教训他道,“吾早就与你说过,不是所有的生灵都如吾等一样有开天功德。根脚资质,于修道一途是极其重要的。”
      
      教育的话说罢,他看着那躺平的女人,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目光微闪。转而又化作恼怒。
      冷嗤道,“什么人族,泥胎凡塑,果然是最不堪……”
      
      “堪”字还没说完,通天突然出声打断了元始,“她起来了!”
      
      雷云下,雷光散尽。道道金光冲破乌黑雷云,照射在那个躺平的身影上。
      穿着兽皮裙的女人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打了个哈欠。神态无比惬意。
      
      “啊,这就结束了?”相当地意犹未尽。
      
      昆仑之巅,通天哈哈大笑,无比快意。
      元始后半截话卡在了喉咙里,再吐不出。
      
      “人族?”
      却有那一直沉默的太清老子,口中疑惑地道了一声。
      静默许久,转身往山下走去。
      
      他走得又慢又稳,就像个平凡的老者。看起来全不像个准圣。
      
      他身后,通天高呼问,“大哥去哪儿?”
      
      老子未曾停下步伐,唯有一句苍老平缓的声音传来,“去看看人族。”
      
      “看人族?”通天眼眸发亮,“大哥,吾与你同去。”
      
      元始冷傲的表情却在听到老子的话以后瞬间僵住,目光仿佛被什么牵引,再次看向那渡劫成功的女人的方向。
      然后按住想跑的通天,面色沉沉。
      “你不许去。”
      …………
      远处,沐浴在雷劫后金光下的元黎似有所觉,遥遥望向昆仑玉京山的方向。
      凤眼半眯,面带微笑。
      “离准圣,还有五个境界。”
      
      断发之恩,莫敢相忘。终有一日踏平玉京,一还一报。
      

  • 作者有话要说:  越来越凉,是不是因为我写的太差了(┯_┯)
    推推基友的文,《清穿之佟皇贵妃》
      睁开眼,田蜜眼前一个白嫩半秃的包子,软乎乎的叫了一声额娘。
      我的老天鹅,怎么会有这么可耐的包子!有比一觉醒来有猫有软甜白包子还不用交房租更美的日子了吗?
      没有,抱着可耐的包子深呼吸一口气,田蜜顿时满足了。
      什么?!这包子将来能杀出重围做皇帝,那我岂不是能做太后了,这不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吗!只要我苟住,只要我命长,太后总能轮到我的。
     什么?!?!这包子不是我生的……我养的,就是我的,不接受反驳!
    感谢在2020-12-23 23:29:03~2020-12-24 23:54: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色蓝宝石 26瓶;vic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