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得宝 ...

  •   听到“多宝”这个熟悉的名字,趴在树上的元黎一愣,
      “多宝?不就是白天那个灵宝特别多的人……”
      
      元黎和多宝道人有着单方面的一面之缘。
      为什么是单方面呢?因为她可以确定自己看见了多宝,但不确定多宝是不是看见了她。
      
      这经历说来也简单。不过就是元黎看中了一只花豹的皮毛,追着它跑进山林,结果不小心远远看见了多宝而已。
      
      元黎所见的多宝道人坐在一灵舟上,同时操纵着锤、刀、圈、剑等二十多件品种不一的法器以一敌五。带着些许傲气,笑呵呵地表示,“下次要跟贫道玩群殴,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灵宝够不够多。”
      
      后来经事实证明,灵宝多比数量多厉害。
      被其他几个骂得很惨烈的多宝成为了唯一的胜者,追着什么飞走了。但他那句话,却使远远围观的元黎对灵宝生出了强烈的向往。
      毕竟,拳拳到肉虽然爽,但有趁手的武器战斗力会更高。元黎是个实际的女人。
      
      回忆完了白天的经历,元黎低头看怀里的东西,眼光顿时就变得灼热了起来。
      
      飞到她怀里的是一个乌光铁块。此刻光芒尽隐,灰扑扑的,一丝灵气都没有,表面上怎么看都不像是宝物。
      然却有一丝朦胧的意识传入脑海,冰冷霸道又带着一丝引诱。
      
      还真是个宝贝。
      元黎心中一喜,握紧了铁块。却是听到了什么,看向天上。
      
      她的五感极为灵敏,集中精力可以听到很远的声音。
      只听得高空中多宝道人疑惑道,“刚才明明看到从这边飞过来的,怎么突然不见了。”
      
      “多宝,你该不会是已经拿到了灵宝,故意演戏吧。”娇媚的女声质疑道。
      
      静默片刻,那笑呵呵的男声多了些冷意,“演戏贫道的确会,但因为你……还不够格。”
      
      “多宝你!”
      女人的声音极为愤怒,“我乃青丘之狐,你敢小瞧我!”
      
      后面吵架的话元黎没有再听,她已经看到多宝道人的那团灵光开始下落。
      
      看看手中灰扑扑的块状物,元黎饱含恶意的视线转向了抓着树枝荡秋千的黑白异兽。
      
      “滚滚——”轻柔的声音,恶魔低语。
      滚滚看了眼元黎,眼神茫然。
      
      “你下去吧!”
      元黎对它露出一个微笑,跳过去,踩断了滚滚攀着的那根粗树枝。
      滚滚:!!!
      
      一人一兽同时从树上摔了下去,元黎落在滚滚的肥肚子上弹了两下,半点不痛,体验极佳。当然,滚滚除了懵逼,也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懵逼过后,滚滚立刻想起来自己会摔的原因,“汪”了一声,悲愤地朝元黎挥出熊爪。
      元黎则接下一爪,装作被打翻在地的样子,在滚滚扑过来的动作的遮挡下,快速在树根下挖了个小坑,把铁块塞进坑里,扫平泥土。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元黎就转过身跟滚滚似模似样地打了起来。
      
      不多时,一团清光落到了元黎和滚滚旁边。
      
      在道人动手之前,元黎站起身来。滚滚相当熟练地爬起来躲在了元黎屁股后面,试图用她纤细的身形挡住自己。
      
      多宝穿着青色的道袍,脸庞微圆润,白白胖胖的脸上一双小眼眯起。打量了元黎一眼,却是眼眸微闪,笑得一脸和气。不见半点轻蔑道,
      “这位小友可曾见过一道灵光飞过来么?”
      
      元黎摇头,凤眼无辜,“没有看到。”
      不管多宝能不能发现被她藏起来的东西,反正没在她身上,她也没看到。怪不着她。当然,不能发现最好。
      
      这话才说完,又一团红光飞来,变成一个千娇百媚的红衣女子。见其身后有九条红绸般的灵光绸浮动,衬得身段更加妖娆,别具媚态。只是那一脸恼怒,破坏了些许美感。
      
      待看到元黎,女子面上的恼怒被轻蔑取代了一瞬,看向多宝时又变成更深刻的愤怒,“多宝安敢看不起我青丘狐族!”
      
      多宝笑眯着眼,语气非常之亲切,“贫道并未看不起青丘狐族,只是看不起你。”
      
      那狐女听完多宝的话,面目扭曲。还待开口,多宝却似是相信了元黎的话,又对她道一声“打扰小友了”,就准备离去。
      
      元黎心里雀跃,指望他们赶紧地走。不想那狐女冷笑一声,身后九条红光绸袭向多宝,同时骤然放出一团粉色的诡异气味的迷雾。
      
      迷雾中,狐女舔了舔唇瓣,语声狠戾,“好个多宝,今日老娘不要灵宝了也要把你还有这群人族——全,都,吸,干!”
      
      九道红光缠住了多宝,狐女随之附上。一男一女,被九条红光裹成一团红茧,悬在半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
      
      那股似甜似芳又似骚臭的气味在四周蔓散开。
      元黎只觉得脑中一昏,一股子灼热的感觉自下腹涌上四肢百骸,极是古怪又陌生的感觉,让她身子发虚,腿也有些软。
      
      她还在奇怪,身后的滚滚却在地上滚动起来,发出了“咩咩” 的叫声。好不难受的样子。
      又有好些族人接连从树上掉落下来,因为摔落痛呼。然后就互相蹭着扭着,抱在了一块儿。嘴里还发出奇怪的声音。
      
      元黎:???
      
      想到这情况都是狐女弄出来的,元黎遂狠狠掐了一把自己虚软的腿,蹒跚地跑到树下翻出了刚刚埋的黑色块状物。
      
      瞥一眼不远处的红光茧,她目露凶光,低声问道,“能杀那狐狸吗?”
      
      手中的东西微光闪了闪,传达出欣然的情绪波动。骤然间乌光大盛。在元黎手中快速放大,变成一杆通体乌黑的长/枪。
      
      见那枪身足有丈二长,流光闪动,杀气腾腾。元黎握着它,只觉得触手冰凉刺骨,方才的什么热流虚软都消失不见。特别清明。
      
      还没来得及惊喜,那乌黑长/枪却已带着她一起飞了出去,似一抹暗沉的电光,笔直地冲进了狐妖的红茧里。
      
      “噗嗤——”
      是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元黎抬起头,率先看到的,是狐女的后背和前方一脸诧异的多宝道人。
      
      四周的红光一点点微弱下去,见那狐女似是本来就被多宝用几样灵宝固定住。
      被元黎这么突然刺一下,根本无处避开。
      
      想是多宝因为失神,放松了对灵宝的操纵。那狐女竟然获得了活动的能力,转过头沿着刺入身体的枪身,看向了元黎,震惊怨恨且不敢置信,
      “你……人?”
      
      狐女十指化成爪,嚎叫一声要向元黎扑来。不想那乌黑□□并非凡品,一股霸道幽冷至极的杀伐之气沿枪尖,顷刻间扫荡去狐女的生息。
      
      两息后,利爪尚未触碰到元黎,狐女已然生机尽失。变成一只三条尾巴的红狐,软绵绵悬挂在了枪尖上。
      
      元黎这方还没来得及惊喜于杀了狐妖,得一灵宝。不远处的多宝道人却是面色一变,
      “不好。”
      
      见他两步走过来,元黎一开始还当他是要夺宝,谁知他却面目严肃地抓过了红狐尸身。
      看到死狐狸的正面,接着就是声长叹。
      “贫道千防万防,还是让她用了青丘秘术唉……”
      
      叹息罢,他看向持枪的元黎,又是一叹。皱眉道,“此番却是连累小友了。”
      
      元黎不明白他说什么,把枪一横,警惕地看着多宝。
      
      杀狐妖是打了个猝不及防,多宝却明显不是好对付的。若他要强抢灵宝,元黎不确定这枪能不能行。
      
      那多宝道人似乎知道元黎的想法,微微摇头,转移话题笑道,
      “道友不必惊慌,贫道绝对不会强抢你的灵宝的。”
      
      元黎才不信,仍不说话。
      
      多宝遂又道,“这灵宝自晦敛息后的确非常人能察觉到气息,但贫道比较特殊。”
      他抬起手,指了指元黎方才埋藏灵宝的树下,一副笃定的样子。问,“你方才可是将它藏在了那棵树下?”
      
      元黎点点头,惊奇道,“你是知道的?那为何刚刚……”
      不拆穿她还要告辞?
      
      白胖的多宝道人笑眯了眼,召回自己的几件灵宝,爱惜地摸了摸。带着些许骄傲,道是,
      “贫道虽然爱宝,但向来取之有道。之前追逐乃至抢夺,都是因为它是无主之物。一旦它选了主人,贫道自然要尊重它的意愿与缘分的。”
      
      也不知是不是元黎的错觉,她看那多宝抚摸擦拭几件灵宝的模样,怎么看怎么透出一股子慈爱,珍惜无比。
      因为这种神态,她倒是真相信了多宝那一套取宝有道的言论。
      
      再说了,以多宝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没必要骗她一个人族。想要灵宝,直接抢就是了。
      
      想通了这一点,元黎收回长/枪,看多宝的眼神也少了防备。
      
      回头看看地上纠缠的族人们,元黎不免有些焦躁,回身道,“狐狸都死了,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好。”
      
      乌黑长/枪乖巧地变回了一块玄铁的拟态,让元黎轻松带着它走回到人群。
      多宝看到元黎的举动,没有阻止,也收回灵宝,抬腿跟上。
      
      月光下,元黎只见自己往昔熟悉的族人男女两两相抱,或者两三个贴在一处。面色潮红,都十分投入地发出奇怪又甜腻的声音。连她关系最好的丹果也在其中,做着她看不懂的事。
      
      而滚滚则在地上滚来滚去,时不时蹭蹭树根,发出“咩咩”的声音。
      
      元黎走到丹果旁边扯她,“丹果,你醒一醒。”
      
      丹果轻喘着,眼神迷离,表情似痛似喜。
      “元黎……”
      她软绵绵喊出声,竟是要反拉着元黎一起躺下来。
      
      元黎:???
      她配合地让丹果扯了下去,前胸贴着前胸。还当她要与自己说话。
      
      然后就听见身后多宝的声音响起,道是,
      “他们并无大碍,只是受狐妖魅息影响,欲/念勃生罢了。得到满足就会清醒。
      道友若不想行阴阳交合之事,还是等明早再回来的好。”
      
      元黎转过头,一脸迷惑问多宝,“什么阴阳交/合?”
      话刚问出口,身后的丹果竟是伸手抚摸起元黎的身体。
      “元黎,一起嘛……”
      
      元黎:……
      抓住丹果的手,严肃地拒绝道,
      “丹果,衣会扯坏。”
      
      摸不摸的无所谓,兽皮裙可是丹果辛辛苦苦缝的,不能扯坏。
      …………
      片刻后,元黎还是跟多宝一起走出了族人们集体交合的林子。
      
      柔和的月光下,元黎正皱眉看着手里的红狐尸体。
      
      狐狸死去的神态怪异,双眼圆睁,死不瞑目。有一种诡异的兴奋感。
      那眼珠子里映入生命最后一刻看到的元黎的样貌,哪怕元黎皱眉挪开脸也不消失。
      
      “也就是说,她死之前用了秘法把我的样子和位置传回了青丘,就可以让同族来杀我为她报仇?”
      
      多宝点点头,正色道,“这就是贫道不急着杀她的原因。
      虽然这条三尾红狐血脉杂驳,为了修出虚假的九尾走上邪道,吸了不少修士精血。但贫道听说她还有一九尾狐兄长,青丘未必就不会有长辈为她出头。”
      
      元黎面无表情拽下来死狐狸的一条红尾巴,凤眼看着多宝,带着些期待,“我能杀得过吗?”
      
      多宝嘴角一抽,叹道,“道友虽然身负大量功德金光,也有攻击灵宝。但空有灵力却无修炼之法,一如贫道当初没有遇到恩师之时……”
      
      说了句题外话,多宝重新把话题拉扯回来,给了元黎一个残酷的回答,“打不过。”
      
      元黎也学着多宝叹口气,“我族都是受人牵累啊……”尤其是她。
      明明狐女要对付的是多宝,最后却是她背了锅。这个因果,多宝要还。
      
      元黎不知道因果,但却听得出多宝对此事的在意。所以不用白不用。
      
      多宝:……
      
      一咬牙,多宝白胖的面上露出一丝挣扎,宛若做出什么困难的抉择。
      犹犹豫豫道,
      “反正二师伯在闭关……咳咳,道友若是肯信贫道,贫道可以在昆仑山脚下暂且寻一块安全的地方安置那些人族。待师尊出关或者去求西面的王母……”
      
      不等多宝说完,元黎已经果断应下,凤眼熠熠生辉,
      “好的!就去昆仑!”

  •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多宝也不错,但贪心的咕咕还是盯上了他的师尊师伯。
    所以男主到底是定师伯还是师尊呢(纠结)
    感谢在2020-12-19 23:53:25~2020-12-20 23:20: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曹小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