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林寒的计划 ...

  •   猝不及防的林寒愣了一瞬,回过神暗乐,面上不假辞色,“听见了?”问账房。
      
      账房先生连连点头。
      
      “我也不要奶娘,我也长大了。”楚玉不想当小狗,想当小老虎,慌忙大声说。
      
      小楚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他不想被两位兄长落下,急急道,“我我也,也不要奶娘,我也长大啦。”
      
      “夫人,小公子才三岁。”账房提醒道。
      
      林寒心说,三岁也可以自己睡。
      
      “天冷。”姜纯钧奉命照看三个孩子,很怕他们染上风寒,他被帝后责罚。
      
      林寒:“楚扬,你是兄长,可以和弟弟一起睡吗?”
      
      小楚公子使劲点一下头,“我长大了。”
      
      林寒笑道:“真乖。”转向账房,知道该怎么做了。
      
      账房把奶娘极其家人放出去。
      
      林寒再看众人,不但能看清他们的脸,还发现就连空气都清新了。
      
      “夫人,廷尉衙门来人了。”姜纯钧道。
      
      林寒朝南看到沈赤霄,身旁还有位衣着黑色朝服的男子,“廷尉大人?”
      
      “楚夫人。”廷尉走近拱手道,“府里的事我都听沈卫尉说了,那人现在何处?”
      
      林寒见他这么痛快,也没同他来虚的,侧身指着不远处的梅花树,“都在那儿。”
      
      廷尉顺着林寒的手看过去,面露惊骇,“这这是——”
      
      “人还活着。”姜纯钧不待林寒开口,三两步过去把卸掉的胳膊和下巴接回去。
      
      廷尉误以为他做的,“要严惩此人?”转向林寒问道。
      
      “按律便可,无需严惩。”林寒想了想,“毕竟和大将军主仆一场。”
      
      姜纯钧猛地看向林寒。
      
      廷尉暗暗吃惊,她竟然能说出这番话。这人还是林丞相那个心狠手辣的老贼的闺女吗。
      
      “那我就把人带走了。”廷尉试探着说道。
      
      林寒微微颔首,沈赤霄送廷尉出去。林寒继续刚才的事,直到把府里的人控制在六十以内才停下来。
      
      然而,账房又有新的担忧,“夫人,大公子和二公子的老师只有一个丫鬟,少了点吧。”
      
      “老师?”林寒楞了一下,回过神就往四周看,“哪来的老师?”
      
      账房先生接道:“他们虽住在府上,但不是府里的人,没过来。”指着西边,“第三排靠西边的小院便是他二人住所。”
      
      林寒轻微点点头,忽然发现不对劲,今儿二月初三,不是休沐日二月初六,“楚扬,楚玉,你俩怎么还在这儿?”说着转向俩孩子。
      
      “我,我们——哇……”楚玉嚎啕大哭。
      
      林寒不禁皱了皱眉。
      
      楚扬慌忙后退,指着林寒,虚张声势,“你你,你不准打我,我爹爹都没打过我。你——你打我,我就不帮你了,我告诉爹爹你——”
      
      “停!”林寒看到俩孩子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仗着大将军不在家,逃课了呗,“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立刻去上课,我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
      
      哭声戛然而止。
      
      楚玉抹着泪偷偷瞥林寒。
      
      “你说真的?”楚扬半信半疑。
      
      林寒不答反问:“还想拖到日上中天?”
      
      楚扬拔腿就跑。跑到一半忽然停下,回身看一下林寒,见她还在原地,跑回来抓住楚玉再次往西跑。迈过门槛之际回头看一眼林寒,见她没追上去,立即放慢脚步。
      
      林寒想笑,眼角余光发现楚白一个劲往后退,都快退到堂屋门槛上,“你又怎么了?”
      
      小孩儿陡然僵住,“我——我小……”
      
      林寒又想笑,刚才还说自个长大了,“我知道你还小,不用上课。来人,抱着三公子。他该站累了。”
      
      楚白的丫鬟立即过去抱起他。
      
      林寒转向账房,“老师吃住在府上,院落有人打扫,有个伺候的人足矣。如今虽少了许多人,但个人干个人的,不乱帮忙,活并不比先前多。以后你们的衣裳自个洗。从这月起,所有人月钱加一成。”
      
      府里管事的衣裳都是洗衣婆子洗。账房听到自己洗就想皱眉,他洗不好。再一听月钱加一成,顿时眉开眼笑,反正整天呆在屋里,穿的不干不净也没人在意,自己洗就自个洗。
      
      林寒见所有人都面露喜色,“散了吧。”瞥一眼她的两个丫鬟,“随我四处转转,我还不知咱们府上的大门什么色。”说着就往外走。
      
      出了主院,林寒不由得停下。
      
      “夫人,怎么了?”红菱心慌,不会还要撵人吧。
      
      林寒望着六丈外的大门,又看了看身后的院门,院门正对大门,岂不是她在堂屋里做点什么,路人都能看到。
      
      这谁设计的,连个影壁都没有。
      
      “夫人?”红菱轻声喊道。
      
      林寒:“没事。”
      
      楚修远不在家,她就是将军府的主人。而将军府的开支还得她出,她把东墙拆了补西墙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更别说加个影壁。
      
      林寒又想往前走,看看院中都种些什么,又不禁停下,指着东南角的树,“那是槐树?”
      
      “是呀。”红菱疑惑不解,“怎么了?夫人。”
      
      林寒不知该如何解释,“大将军找术士看过府里的风水吗?”
      
      “没有。风水不好?”林寒的另一个丫鬟红藕顺嘴问。
      
      林寒:“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门前种槐,升官发财?”
      
      几人同时摇头,包括小楚白和他的丫鬟。
      
      “门外是马路。”红菱提醒她。
      
      林寒点头,“我知道。大将军位极人臣,不用升官发财。所以门外无需种。但门内也不该种。”
      
      “那该种什么啊?”红菱接道。
      
      林寒回想一下,“家中有桂,门大户对。”
      
      “是桂树吗?”红菱见林寒点头,指着西南角,“那边就有。”随即又指一下槐树,“那旁边还有棵白兰,要一并砍掉吗?”
      
      林寒顺着她的手指当真发现一株很小的白玉兰,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不用。”顿了顿,“我们再去屋后看看。后面也是这么宽这么长?”
      
      “是的。将军和夫人的主院位于将军府正中央。”红菱说出来就忍不住问,“夫人还懂风水啊?”
      
      林寒微微摇头,“听人提过几句,比如东种桃儿西种梨,百世顺达万事益。院内不可挖方塘,一塘便作一人葬。”
      
      “夫人说什么?!”
      
      几人同时惊呼。
      
      楚白吓得抖了一下。
      
      林寒也吓一跳,见几人神色有异,正想问什么,心中忽然一动,“屋后有池塘?”
      
      几人神色骤然变得很是微妙。
      
      林寒看几人一眼,大步绕过主院院墙就往北去。
      
      “夫人——”
      
      林寒抬起左手,闭嘴!
      
      红菱住口,随即跟上去。
      
      林寒陡然停下。
      
      “怎么了?”几人同时问。
      
      林寒不敢置信,“池塘边还有柳树?”
      
      “也不能栽柳?”红菱弱弱地问。
      
      林寒前世只听过几句顺口溜,还是那位懂风水的战友闲着无聊念叨的。她没法解释能不能,“陛下身边的术士都能算出大将军应当娶林姓女子,就没提醒过大将军,前不栽桑,后不插柳?”
      
      几人同时摇头。
      
      林寒张张嘴,犹豫片刻把话咽回去,继续往前后院露出全貌,林寒见还有一凉亭和些许花草,又忍不住皱眉。
      
      位于她身侧的红藕见她这样心慌不已,“还有问题啊?”
      
      有没有问题林寒不清楚,但林寒见这么大点地儿,有池塘有凉亭就是很不舒服,很想把这些推倒填平。
      
      可荒凉一片她反而更难受。
      
      林寒凝眉深思,忽然想起一件事。
      
      前世同世间最后一个丧尸王交手时,林寒曾设想过,此战一了,她就买块地盖几间房,在房前屋后种满瓜果蔬菜,好好享受一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顺便调养疲劳不堪的身体,让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松快松快。
      
      在少女林寒身上活过来,只顾养精蓄锐,反倒把前世的愿望给忘得一干二净。
      
      林寒想到主院前面那片空地,又看了看后面这片同样长六丈,宽二十几丈的地儿,险些笑出声来,还有哪儿比这里更适合调养身体啊。
      
      谁说“采菊东篱下”,就得到南山啊。
      
      林寒的植物空间里虽啥玩意都能种,啥玩意都有,但那里和现实节气一样,还必须林寒亲自种植收割。
      
      她前世用精神力收割两亩小麦,再给小麦脱粒搞成面粉就累得脑壳痛,想呕吐。所以林寒以前才想着自个弄块地用机械化种植。
      
      如今没机械化,但府里有人啊。她只管找个机会把空间里的植物弄出来,动动嘴皮子,还不用自个劳心劳力的赚钱请人,就能吃到自个喜欢的瓜果蔬菜,简直不要太美。
      
      心里美滋滋的林寒瞬间决定不跑了,就在将军府安家。
      
      “问题太多,我不知从何说起。”林寒压下笑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可府里要不大改,不出三年五载还得死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7521636 2个;甜妞09、余冬冬、开心紫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灼灼其华 10瓶;我想吃火锅 7瓶;小小虫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