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辞退门客 ...

  •   小楚扬不禁眨了一下眼睛,回过神点头如捣蒜,配,配,跟他爹爹一样强,不会被他爹爹克死了。
      
      林寒很清楚要想在大将军府过得舒服自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需在乎奴仆。这群不听话,可以全打发出去换新的。她只需跟大将军的三个孩子处好。
      
      林寒见楚玉和小家伙楚白眼中没有惧意,像是在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再管仨孩子。
      
      “来人,把库房钥匙找出来。”林寒指着躺在丫鬟身上昏迷不醒的管家,“库房钥匙乃贵重物品,应当在他——”
      
      “出什么事了?”
      
      林寒心中恼怒,谁这么不长眼。
      
      循声看到两位身着甲胄,腰配长剑的男子大步进来。林寒面露狐疑,将军府怎么会有士兵,“我在收拾不听话的奴才。你二位是?”
      
      俩人看到春梅树下的三人眼底的惊讶一闪而过,就转向林寒,“启禀夫人,卑职姜纯钧,他乃沈赤霄。”看一眼同伴,“我等本是宫中卫尉,奉陛下之命保护,保护大将军的家眷。”
      
      林寒注意到他停顿一下,大抵想说保护三位公子。但见他及时改过,而自个又刚嫁进来,他一开始没把她算进去在所难免,便笑着说,“有劳——”
      
      “爹?”
      
      “娘?”
      
      “爹娘,你们怎么了?”
      
      林寒顿时怒上心头,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你们又是何人?”
      
      “你是何人?”
      
      “不得无礼!”沈赤霄开口道,“这位是夫人。”
      
      “夫人就能打人?”两位二十岁左右到的男子同时开口。
      
      沈赤霄神色一怔。
      
      林寒险些笑出声来,纪律严明的禁卫军怕是做梦都不敢想世间还有这等没规矩的奴才,“夫人不能打人,但将军夫人可以打奴仆。这位小将军——”
      
      “不敢,不敢,夫人喊卑职赤霄便可。”沈赤霄慌忙说。
      
      林寒闻言对突然出现的卫尉愈发好感,“府上只有您二位?”
      
      “不是。院中有两位,还有两位在门外。还有四人——”
      
      “还有四个在睡觉。”楚扬接道。
      
      林寒扭头冲小孩笑一下,“我知道了。劳烦沈,赤霄把廷尉请来。”
      
      “廷尉?”姜纯钧和沈赤霄异口同声。
      
      林寒指着梅花树下的三人,“管家中饱私囊,贪墨大将军的银钱——”
      
      “你胡说!”冲着管家喊爹的男子开口道。
      
      林寒脸上的笑容凝固,“我没和你说话。”
      
      “你和谁说话也不能乱说。”男子指着林寒。
      
      林寒不由得想到死前遇到的那个胆敢挑衅她的丧尸王,快速到男子面前,伸手卸掉他的下巴。
      
      “你——”
      
      林寒转身把另一人的下巴卸掉,俩人惊得瞪大双目,痛的啊啊啊,却再也发不出一个字,心里登时畅快了。
      
      “劳烦赤霄速去把廷尉请来。”林寒再次开口。
      
      沈赤霄被林寒的动作惊呆了,闻言回过神就看身旁的姜纯钧,这位是将军夫人?
      
      姜纯钧微微颔首,是的。
      
      这么厉害不会再被大将军克死了吧。沈赤霄眨了眨眼睛。
      
      姜纯钧再次点一下头。
      
      “沈赤霄?”林寒拧眉,难得她记错了。
      
      沈赤霄连忙说:“卑职在。夫人,只请廷尉大人?要不要请丞相——”
      
      “府里的事无需劳烦外人。”林寒道。
      
      沈赤霄心底又是一惊,瞥一眼姜纯钧,林丞相何时变成外人。
      
      姜纯钧轻微摇一下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夫人,卑职这就去。”沈赤霄行个拱手礼转身离去。
      
      “沈大人干什么去?我刚听到哇哇的叫,出什么事了?”
      
      沈赤霄脚步一顿,“先生,回头再说。”说完越过说话之人。
      
      而没了他遮挡,林寒看到四位三十岁左右,身着黑边白袍,书生模样的人向她走来。
      
      林寒不禁皱眉,将军府怎么这么多人,一波一波接一波。
      
      “他们又是谁?”林寒本以为她一脚把丫鬟踢吐血,楚扬会出言阻拦。
      
      可楚扬没开口,楚玉和楚白也没被她的暴力吓到,林寒不知仨孩子见惯了大场面,还是觉得长辈教训奴仆,晚辈不得插手,反正林寒很高兴三个孩子的表现,便直接问楚扬。
      
      楚扬也没让林寒失望:“府上的舍人。”
      
      舍人不就是门客吗。
      
      大将军远在边疆,府中只有三个幼崽,要门客做什么。难道教仨孩子兵法谋略。可有个百战不殆的爹,哪用得着门客。
      
      大将军总不至于想谋反吧。
      
      皇帝很得民心,懂人心擅兵法的大将军不会不知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再说了,大将军就比皇帝小六岁,皇帝整日在宫里养尊处优,大将军连年征战沙场,指不定大将军都活不过皇帝,拿什么谋反呀。
      
      可是这样就更不用门客了。
      
      林寒心里七想八想,面上不动声色,“诸位怎不在房中歇息?”
      
      “管家所犯何事?”打头的门客开口问。
      
      林寒眼中闪过一丝不快,犯什么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一些小事。”林寒道。
      
      “小事就把人打成这样?”那人指着面色苍白的管家不敢置信地惊叫道。
      
      林寒面若冰霜。
      
      姜纯钧瞬间感觉周身发冷,“先生有所不知,他们本是老夫人买的奴隶,大将军心善削去他们的奴籍,改同他们签锲,他们不感恩戴德,还敢中饱私囊,夫人若不是念着他们往日苦劳,早命人把他们乱棍打死。”
      
      林寒楞了一下,难怪管家和丫鬟都自称我,而不是像丞相府的奴仆那样口称婢子、奴才。合着这些人无一贱籍。
      
      “姜大人这样讲,那我也有话要说,我们都是大将军的人,乱棍打死也是由大将军出手。”
      
      林寒和姜纯钧同时看向说话之人,见其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说完还不住地打量管家的儿子,姜纯钧眉头微皱,林寒想笑。
      
      这个将军府还真有意思。
      
      “这位姑娘所言甚是。”先前说话的门客再次开口,“夫人,不论管家犯了什么错,都该等大将军回来定夺。”
      
      林寒瞥他一眼,转向匆匆来迟的账房,“去把账册,还有府中的名册以及钱全部搬过来。”
      
      “夫人——”
      
      林寒冷声道:“去!”
      
      账房先生打了个哆嗦,慌忙带人去搬东西。
      
      “夫人这是何意?”另一位门客开口。
      
      林寒看了看四个吃闲饭的,也懒得问他们姓甚名谁,反正过了今儿,这辈子都不会再见,“既然四位先生看不惯我这个妇道人家的做派,那我就不留几位了。”
      
      姜纯钧不禁说:“夫人——”
      
      林寒抬手。
      
      姜纯钧倏然闭嘴。
      
      四人见状瞠目结舌,难以置信,“你要赶我等出去?我等可是大将军亲自请来的。”
      
      大将军有定国安/邦之才,林寒不信他会请连主次是非都不分的人。倘若大将军当真请过门客,不把他们举荐给皇帝,也该带他们出关为自己筹谋划策。
      
      可大将军只是把四人安置在府中,说明四人有才也没到让大将军另眼相待的地步。他又怎么可能亲自相请。
      
      “楚扬,他们是你爹爹请来的?”林寒问。
      
      小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我知道的时候他们就在了。不过爹爹说,不懂的可以问先生。”
      
      “姜,纯钧,他们是大将军请来的?”林寒转向姜纯钧。
      
      姜纯钧迟疑片刻,道,“卑职不是很清楚。”
      
      那就不是。
      
      林寒明白姜纯钧真正意思,也不再为难他,“你们是大将军请来的,那等大将军回来,我再让大将军去请你们。”不待四人开口,“账房来了吗?”
      
      “在在,小的在。”
      
      东厢房最中间的房间里跑出来一群人,打头的正是方才离去的账房先生。他身后跟着几人,有人抱着竹简,有人抱着木盒,有人抬着箱子。
      
      林寒见抬箱的几人累得脸通红,瞬间知道那间房可以通往隔壁小院,否则这么短的路,不可能累红了脸。
      
      今儿早上林寒问了一下丫鬟将军府的布局。
      
      整个大将军府说是府邸,其实是个建筑群。主院很像“日”字形二进院,前中后正房阔七间,两侧厢房阔五间。
      
      主院左右两边有三排小院,每排有两处小院,其中每处都有正房三间和两间偏房。林寒记得楚扬哥仨早上从西边过来,那西边就是哥仨的小院。
      
      早饭是从东边端来,而方才账房也是从东厢房出来,也证实了林寒的猜测,灶房、账房以及奴仆的房间都在东侧。但如今不是追究奴仆住哪儿的时候。
      
      林寒看到院中乌央央一片人,就这还有许多昨夜当值的人在睡觉没能过来,登时不敢想象将军府有多少人。
      
      可她再一想这些人没一个是只给吃穿,不用给月钱的奴隶,心就一抽一抽的痛。大将军是个好人——达则兼济天下啊。
      
      然而,林寒没这么好的气量。
      
      末世十余年尝遍世间艰辛,今生又捉襟见肘,可不舍得拿钱养蠹虫。
      
      林寒待账房先生身后的仆人把箱子放下,就开口道:“取十二贯钱送给四位先生,请四位先生家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零、余冬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妞09、郭小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郑芃倪 15瓶;zzx、无奈、璇 10瓶;zoey、谭谭谭 5瓶;-95-37-、灿烂一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