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学会了吗 ...

  •   *
      “别紧张,喝杯水,先平复下情绪,刚才没有被吓到吧?”
      虽然白莲花的身手很好,轻易就制服了歹徒。
      但想到她的年纪并不大,遇到这样的事情,多少应该有些后怕,沙梓柔声安慰,并且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才拿出登记的册子给她做笔录。
      白莲花压根就没有半点紧张,即使没了元婴修为,但对付一个普通人还是很容易的。
      但在修仙届见惯了杀人夺宝,一言不合就出手,将不能修炼的凡人当成蝼蚁的修士,她觉得这里要有人情味的多。
      对于她人的善意也很感谢。
      道了一声谢谢,白莲花喝了一口水,才将水杯放到一旁。
      “你放心,只是配合登记一下。证明你与此案无关,就会放你离开。”
      “好的。”白莲花颔首表示明白了。
      “名字?”
      “白莲花。”
      “性别?”
      “女。”
      “年龄?”
      “18岁。”
      “职业是?”
      “学生。”
      将基本信息询问完,沙梓又问:“身份证带了吗?”
      白莲花将身份证交给她。
      沙梓用电脑查询了身份证的真伪后便将身份证还给她。
      紧接着,沙梓又问:“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茶餐厅?”
      关于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白莲花实话实说:“和朋友约好了下午三点在那里碰面。”
      “方便留下你朋友的联系方式吗?我们这边需要核实情况。”
      白莲花想了想,说:“行吧。”
      “你为何会带着那只猫咪手办去?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那是我朋友在手工制作工作室亲手做的猫咪手办,刚好离我家比较近,我就帮她取了,准备给她。”
      沙梓暗暗在心里感叹原来是这样,那么一切的巧合就可以解开了。
      “那你也留下工作室的电话和地址。”
      “好的。”虽然不明白她这样要求的目的,但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白莲花就照办了。
      “好了,基本确认没什么问题,你只是碰巧被牵连进来,现在可以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打这个电话,稍后关于你朋友的猫咪手办的赔偿问题我们这边会尽快帮你和嫌疑人沟通的。”
      “好的,谢谢。”白莲花记下沙梓给的电话号码,就准备离开。
      *
      就在这时,萧从军走了过来。
      因为正好是对着白莲花的,白莲花一眼就看到了他,男人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身上似乎还残留着沐浴露的味道。
      很淡的清香,如果不是鼻子很灵敏,几乎察觉不到。
      他的表情依旧冷冷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沙梓注意到白莲花的目光,后知后觉地往身后看去,这才发现萧从军竟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
      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禁更加敬畏,队长若不想让人察觉,即使他就站在你旁边,也会被忽略。
      立刻恭敬地喊了一声队长,让出了位置。
      萧从军并未坐下,直接拿起记录本看了看,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切似乎都挺正常的。
      白莲花知道他是这里的老大,众人都很敬畏他。
      她看的出来,不是伪装的,而是真正地信任且崇拜,可见这人的厉害。
      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的不简单,按照她目前的身体条件,不是他的对手,是以暂时不想与这样的人物打交道。
      于是略一颔首,说:“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却没有想到萧从军叫住了她。
      “我送你。”
      这三个字一出,不止是白莲花,就连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
      白莲花微一发愣,很快就恢复过来,客气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可以了。”
      萧从军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语气依旧冷淡,却透着几分强硬。
      “走吧,附近不好打车。”
      说着就往外走,并不担心她会不跟上来。
      白莲花感受到四周诧异的眼神,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那么热心。
      那么他特意送自己,是有什么目的吗?
      她知道这个男人很敏锐,但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猜出了什么,又在怀疑什么。
      眼看着男人已经走了出去,白莲花快步跟了上去。
      萧从军开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门口停下。
      白莲花也看不出是什么品牌,只是扫了一眼,正准备坐在后面时,萧从军说:“坐前面。”
      白莲花只好打开了前车门,坐了上去。
      萧从军看了她一眼,提醒道:“系上安全带。”
      “哦。”白莲花下意识拿起面前的安全带,试图系上。
      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系。
      就在她有些心烦的时候,一道身影笼罩下来,浑厚的气息扑面而来,将她覆盖其中,她浑身下意识地绷紧,整个人都警惕起来。
      男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但他装作不知,而是伸出手,拉起安全带系好,小心地没有碰到白莲花。
      白莲花整个人都是紧绷的,大气也不敢喘。
      她甚至都能够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狭窄的空间中的气氛显得僵持又古怪。
      很快男人打破了寂静。
      低低的,略带暗哑。
      “看清楚了么?”
      男人的呼吸喷洒在女孩的面颊,经过炎热太阳的炙烤车内本就闷热,那灼热的气流几乎要将人灼烧,很快,白莲花的脸颊染上了绯色。
      听到他的声音,白莲花稍稍放松一点。
      反问了一句。
      “什么?”
      “系安全带的方法,需要再示范一次吗?”萧从军声音清冷又好听,带着一丝磁性,很容易就叫人忽略他说了什么。
      白莲花回过神来,连忙说道:“不用了。”
      然后就想将人推开,萧从军却先一步移开了,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还是送你回茶餐厅吗?”
      白莲花应了一声。
      “行。”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车里的氛围再次冷下来。
      萧从军打开了车内冷气,将之前的热气吹散,白莲花的面色也渐渐缓和下来,只是想着之前的事情,有些走神。
      直到电话铃声响起,才将她飘远的思绪拉回来。
      白莲花拿起手机查看,才发现是裴栀的电话,她之前跟萧从军去警局,忘记告诉她了,想到这里连忙接起电话。
      “小白花,我到茶餐厅了,怎么没有看到你啊!”电话里裴栀的声音显得有些急切。
      “抱歉,发生了点事情,我出去了一趟,马上就过来。”白莲花连忙安抚。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吗?你要不要紧?”电话里传来裴栀担心的声音。
      “我没事,就是耽误了点时间。不过你的手办猫咪被摔坏了,抱歉。”说到这里白莲花有点不好意思。
      “你没事就行,反正那个摔坏了还能再做。”
      “嗯,我一会就到了,到了再跟你说。”毕竟是在别人的车里,白莲花不想在电话里长篇大论,于是很快就挂了电话。
      在狭窄的车里,再加上萧从军的听觉经过特殊训练,十分好,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楚。
      见她挂断了电话,萧从军开口道:“需要过去帮你朋友解释下吗?”
      “不用麻烦您,我自己解释就好。”白莲花语气疏离,显然比较排斥这个男人的接近。
      萧从军像是没有察觉到她话里的疏离,漫不经心地问道:“之前看你被挟持时十分冷静,反击的动作又快又利落,有专门学过?”
      白莲花秀气的柳叶眉一挑,状似无意道:“这个算刑讯问话吗?”
      萧从军闻言不禁失笑,这丫头对他的不喜几乎没有隐藏啊!
      不过,他也并未因为她的态度生气,认真回答:“当然不算,就是好奇问问,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见他的态度如此,白莲花也不好说什么,斟酌着用词道:“只是兴趣爱好,随便学着防身。”
      “是吗?那你的悟性挺好的。”萧从军淡淡一笑,对于白莲花明显搪塞的话并未质疑,但明显不信,却也没有再追问。
      而是跟她聊天:“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过几招。”
      白莲花不可置否地嗯了一声。
      “今天的事情你也算是被牵连的,关于你朋友的手办,我们会尽快处理的。”萧从军简单说了下原因,白莲花才知道她之所以会被牵连的原因,也不禁觉得太巧了。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猫咪手办惹出的祸。
      确实挺倒霉的。
      只是今后应该不会再与这个男人接触了,所以对于他的话,也并未太在意。
      像这样敏锐又有实力的高手,还是不要接触的好。
      这样的“高手”若放在以前,白莲花根本就不会看一眼。
      但现在……
      咳,还是先低调做人吧。
      很快,车子就到了茶餐厅门口。
      萧从军又问了一遍:“需要陪你进去吗?”
      白莲花知道他是指帮忙解释的意思,但还是礼貌地拒绝了。
      “不用了,谢谢。”
      说完头也不回地进入餐厅。
      推开门进去。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裴栀,正好就是她之前坐的地方,可以一眼看到大门。
      先前弄脏的地面已经被清理,丝毫看不出这里原先发生了什么。
      裴栀看到她,兴奋地冲她招招手,“小白花,在这里。”
      白莲花坐下解释:“抱歉,之前发生了一点意外,电话里说不清楚,就没仔细说。”
      裴栀却打断了她的解释,兴奋地拉着她的胳膊看向窗外,眼里仿佛都冒着星星。
      “小白花,刚刚送你来的男人好帅啊,啊啊啊,不行了,我要被帅晕了。
      快点老实交代,他是谁,你俩啥关系?
      天呐,怎么会有这么帅男人,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甩那些小鲜肉、老腊肉什么的几条街,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追星了,只粉他了,他就是我男神,我偶像,我的梦中情人……”
      白莲花被她晃地头晕,耳边是她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声音,也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去,就见男人刚刚上车,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带着莫名的光,很快就收回目光,开车离开。
      白莲花几次想要开口,但根本就插不进去话,只好等着裴栀兴奋劲过了,才开口说话。
      裴栀是原主的邻居兼十几年的好朋友,性格爽朗大方,活泼可爱,对朋友很照顾、理解,所以白莲花还是与以前保持一样。
      索性裴栀的性格大大咧咧的,并未发现异常,即使有些奇怪的地方,但基于对朋友的信任,也没有质疑过。
      之所以说是原主。
      因为她并不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
      她本是梦泽大陆的一名元婴后期的修士,后因误食了妖王九尾妖狐的妖丹,承受不住其强大的力量死了。
      后重生在了这个异时空一名名叫白莲花的女孩身上,并且继承了她的记忆。
      索性两人的名字一样,所以还算习惯。
      这里是一个科技与文明高度发展中的世界。
      虽然没有修士、大能的通天手段,但人们的智慧发明超出她的想象,各种各样的科技便利人们的生活。
      这里也不像修真界的残酷,有着完善的律法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可以说相当安全了,不用特别防备随时被人杀人夺宝,也不用担心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里的灵气少到几乎感知不到,即使努力修炼,恐最多也只能止步于筑基后期。
      且由于灵气的匮乏,发挥的威力也会大大减弱。
      不过能够重活一世,白莲花依旧心怀感恩,上辈子她努力修炼,却也只到元婴后期的境界就陨落。
      如今到了这个异世界,只有凡人的短暂寿命,她想停下来好好看看,认真生活,当然修炼也不能荒废,保命的手段在哪里都不能少。
      虽然这个世界的治安很好,但从原主的记忆可知,还是有不少危险发生。
      只是受到管控,很多事情不会摆到明面上。
      裴栀一个人喋喋不休说了半天,终于冷静下来了,白莲花这才开口解释,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下。
      裴栀听的胆战心惊,还凑近了去看白莲花的脖子,似乎是想要看看有没有被刀子伤到,暂时忘记了她的男神。
      “你放心吧,我没事,倒是你废了不少心血制作的猫咪手办摔坏了。”
      裴栀连忙摆手表示没事。
      “这些都是小事,你没事就好,不过你好厉害啊,被人拿刀威胁都能冷静,还成功反杀,要换我,早吓死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会的功夫啊!我之前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有空教我两招啊。”
      白莲花早已想到她会询问,还是用的跟萧从军说的说辞,裴栀也没多想,就相信了。
      当然,她主要还是觉得有警察的帮助白莲花才能这么轻松对付坏人,了解到她无碍后,又重新兴奋起来。
      “原来送你回来的帅哥是刑警队队长啊!现在的警察颜值都这么高了吗?简直比明星还帅!
      他还亲自送你回来,好绅士好温柔!好想帅哥也对我温柔宠溺~”裴栀说着又花痴起来。
      白莲花忍不住扶额,这个朋友哪哪都挺好,就是一见到帅哥就花痴的毛病让人受不了。
      看她说半天还没有说到关键处,不禁提醒道:“你的手办怎么办?”
      裴栀啊了一声,有些兴奋地说:“这个啊,不重要,不过你说我要是给帅哥打电话询问这个,他会搭理我吗?”
      白莲花先是默了一下,虽然不忍心打击她,但还是说:“他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应该挺忙的,这些琐碎的事情应该是交给手底下的人办吧。”
      “这样啊,那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要了。”裴栀立刻失去了兴致,大手一挥,豪气万丈地表示不要了。
      白莲花不禁有些无语。
      两人在茶餐厅聊了会天,说起开学的准备。
      裴栀跟白莲花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一起读的,但由于两人就读的专业不同,只能在大学分开。
      白莲花考入了帝都大学,而裴栀则考到了C大,两个学校隔地不是很远,开学以后,还是有机会见面的,两人又一起逛了会商场,才分别。

  •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新文啦,跪求小可爱们收藏一波吧~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