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14 ...

  •   嘭——咔嚓——
      
      不知悼魂倌带我来到了哪儿,当我眼前重见光明时尚来不及观察四周,就被他丢进了一个棺材里。我整个人重重撞在了棺底,身体仍旧僵硬不得动弹,随后耳边便听到了他合上棺材盖的声音。
      
      我:“……”
      这是做什么?
      
      我还在思考,就感觉到有股阴冷湿润的气体喷到了我的脸上,猝不及防之下它被我吸了一大口。
      
      这气体倒是没什么味道,就是带着股寒气,吸入之后我莫名觉得身体体温都降了几分。那个叫悼魂倌的异魔者到底想干什么?他不会是想让我在这棺材之内窒息而死吧?
      
      我有些纳闷,有这必要吗?他想要我的心脏,直接杀了我多方便啊,还需要用这么迂回的方式?
      
      咚咚咚——
      
      忽然有人屈指敲了敲棺材,然后我就听到了悼魂倌的声音:“七天之后我会开馆,希望到时候你还活着,哈,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闻言我微微睁大眼睛,所以……刚才那股被我吸进去一大口的的气体就是他说的魔气?
      
      漆黑的棺材之内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我被关了多久,只觉自己的体温似乎越来越低。而且哪怕看不见东西,我也能感觉得到在这狭小的棺材之内已经被那浓郁阴冷又源源不绝的魔气彻底填满了。
      
      它们从一开始被我在呼吸之间不可避免的吸入体内,到如今仿佛有自主意识般主动从我的七窍之中钻了进去,然后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心跳,快速融进了我的血肉与脉络之中。
      
      奇怪的是,在这期间我并未感觉到任何的痛苦。
      
      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感到恐惧吧,恐惧死亡,更恐惧自己会不会因此变成什么怪物。然而我此时的内心却是异常的平静,莫名明白它们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那些魔气对我来说就像是可以吞噬的养料,它既不能对我造成侵蚀,又不能将我同化。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我终于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时候,棺材之内的魔气也已经全数被我吸收了。
      
      我抬手摸了摸棺盖,感觉我现在能十分轻易的就将它推开。
      
      哐当——
      
      眼前骤然一亮,我不过轻轻用力,那棺材盖就飞了出去。我从棺材里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间阴暗的房间,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我和我身下的这副棺材孤零零的放在房间的中心。
      
      我极为轻巧地从棺材之内跳了出来,而那棺材竟也瞬间腐朽,化作了一捧灰烬。
      
      嘎吱——门忽然开了。
      
      悼魂倌站在门口看着我,身后透出昏黄的烛光。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类。”他看着我的眼神内充满了惊喜,“竟然只花了三天就从炼魂棺内出来了,和你一比,我之前的那些试验品简直都是垃圾。”
      
      悼魂倌朝我微微颔首:“跟我来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他目前看起来并没有杀人取心的意思,所以我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他的话跟了上去。
      
      他带着我七拐八拐后来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个半大的孩子正一脸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哀嚎着,身上弥漫着浓厚的魔气,五官因为剧烈的疼痛扭曲成了一团。
      
      “真是没用啊。”悼魂倌叹了口气,对那孩子的哀嚎声充耳不闻,转而看向我道,“炼魂棺的魔气全被你吸收了,但观你模样,那过程对你来说似乎并不痛苦?”
      
      我将视线从那孩子身上收回来,谦虚道:“还好还好,其实我也没那么轻松。”
      
      “……”悼魂倌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指着那孩子对我道,“他现在吸收的魔气只有你的十分之一,魔气对于人类来说既是毒药,也是神药,熬过去能得到蜕变,熬不过去就是死,现在让我看看,你除了模样改变了之外,还多了哪些能力。”
      
      “等一等。”我猛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说我模样变了?”
      
      悼魂倌有些莫名其妙:“是,经过魔气侵蚀与改造的人类,外貌总会有所变化,有何问题?”
      
      问题大了好吗?
      
      我尽量保持冷静:“有镜子吗?”
      悼魂倌:“?”
      
      我忍不住提高了声音:“给我个镜子!”
      
      悼魂倌:“……”
      他的表情滞了一下,但还是一挥手,给我变出了一面等身的镜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站到了镜子前。
      
      只见镜中映出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此刻那略微有些苍白的肤色愈发显得她的双瞳黑得没有一丝杂色,深邃得如同深渊,带着莫名的吸引力。除此之外,原本淡粉色的嘴唇竟也变得殷红,仿佛灼灼燃烧的烈焰,能灼伤每一个靠近的人。
      
      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但……眼线太黑,嘴唇太红,皮肤太白,明明素颜却像化了浓妆一样妖异,艳丽得有些咄咄逼人。
      
      我不禁陷入了沉默,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是我?
      
      “你们这儿的魔气还带整容功能呢?”我看向悼魂倌诚恳问道,“那能不能再给我用一次?起码把我的头发染回来吧,我还是比较喜欢黑头发,那样显得我年轻。”
      
      悼魂倌:“……”
      
      ……
      
      悼魂倌最终还是拒绝了我的请求,并以“新型试验品”的名义将我丢给了从德风古道回来的六弑荒魔。
      
      在我的想象中,六弑荒魔应该是一个肌肉大汉的狰狞形象,然而事实上他却是长得如同少年般水嫩。他粉紫色的头发里露出一双弯曲的绵羊角,不说话的时候就像一个美少年,但他一开口……那低沉的大叔音立即让我虎躯一震,表情都不禁扭曲了几分。
      
      “人类女人?”六弑荒魔一脸挑剔的打量着我,然后对悼魂倌不满道,“这就是你最新的成果?”
      
      “是的,王。”悼魂倌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她比五杀令成功得多。”
      
      六弑荒魔“啧”了一声:“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让她去试试吧,希望她别像你之前做出的五杀令一样,一见面就又被荧祸杀了。”
      
      “荧祸”两个字拉回了我的注意。
      
      然后悼魂倌就给我下发了一个任务:说服荧祸和我回来协助六弑荒魔灭三教,一统苦境。
      
      说实话,我觉得你做梦比较快呢亲。
      
      但我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没办法,如果我不去,悼魂倌不介意现在就杀人取心。而我去了以后,如果能带回荧祸那自然再好不过,反之我若被荧祸所杀,他也能趁机收走我的心脏,怎么看他都不亏,简直阴险至极。
      
      不过悼魂倌和六弑荒魔绝对想不到我竟然认识荧祸,否则他们绝对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真是天助我也!
      
      我脸上妈卖批,心里笑嘻嘻。
      
      荧祸快救我呜呜呜!
      
      然而当我头戴幕篱按照悼魂倌给的路线找到阴阳双途川时,荧祸没见到,反倒见到了白衣飘飘的问奈何。
      
      彼时他正打量着屋檐处垂下的一个晴天娃娃,听到脚步声后一转头,正好隔着幕篱垂下的白纱与我四目相对。
      
      我:“……我走错地方了,打扰了,告辞。”
      
      可我一转身,原本在屋檐下的问奈何却已经瞬间拦在了我的前方。
      
      暴露在阳光之下后显得他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双唇更是没有一丝血色,以前深沉莫测的他在此刻竟罕见的露出一丝孱弱的病态,让我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婪音,你跑什么?”他眯着眼睛看我,“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不怕死地回嘴道:“就你现在这身体状况,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问奈何笑了一声,眼底却没什么笑意,反倒透出几分凉薄,“你身上会什么会有异魔者的气息?”
      
      “与你无关。”我抬起下巴,“荧祸去哪儿了?”
      
      “既然你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为何要告诉你?”他嘴角噙着笑,慢悠悠道,“荧祸是我的养子,你又是他什么人?”
      
      我磨了磨牙:“荧祸拜了我做他的糕点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母,换句话说我就是他娘!”
      
      “算了,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我抬脚就打算绕过他离开,“既然荧祸不在,那我下次再来。”
      
      我还等着荧祸救命,我的身上被悼魂倌下了禁制,最远就只能来到这阴阳双途川,超过这个距离禁制就会发作,让我死于非命,所以他丝毫不担心我会逃跑。
      
      至于向问奈何求救……算了吧,他这人冷心冷肺的,知道了这事也不过就是对我冷嘲热讽讥笑一番,就算他肯出手,事后也会让我付出极大的代价。
      
      他问道:“你找荧祸,是为了何事?”
      
      我脚步不停:“还是那句话,与你无关。”
      
      “婪音,看来你还是没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他轻叹一声,声音温柔极了,“我不是说过,让你离荧祸远一点,嗯?”
      
      我暗道不妙,正想拔腿就跑,他却身形一动,一个转身又挡在了我的面前,只伸出一只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就让我动弹不得。
      
      我与他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微风拂过我的幕篱,眼前的白纱被吹开了一瞬,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愣了一下:“你……”
      
      他另一只手摘下我的幕篱,仔细打量了我一下。
      
      “你的脸……”问奈何捏住我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素白的小脸虽然面无表情,但我却莫名从他的眼底看出了一丝不满的意味。
      
      他嘴角勾了勾,语带嘲讽:“婪音,谁教你化的妆?太丑了,一点也不适合你。”说着他竟然直接抬手,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方白色的锦帕,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盖到我的脸上就是一顿揉搓擦拭。
      
      我:“???”
      老娘天生丽质,所以……放开我的脸你个狗东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