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

  •   克里要搬家了。
      
      他在阿蒙和季静住的石洞附近,挖个洞作为新家,对此,阿蒙表示强烈的反对。他和克里还为此打了一架,但是这个没有改变克里的决定。他就像是地球上□□的家长一般,可以反对,但是反对无效。
      
      季静非常欢迎克里,她的想法是,克里是阿蒙的家人,过冬住在一起安全系数高,就算出了什么事情,就近也方便照应一下。还有就是,克里虽然是个特立独行的鸟,更是一个生存经验丰富的翼鸟族人,他坚持这么做,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她问克里这个问题,克里当时在奋爪挖洞,他听到季静的问题后,用布满灰尘的爪子挠挠头,说:阿蒙还小啊。
      
      什么叫阿蒙还小啊,季静听懵了,思考了许久,也没有明白克里是什么意思?
      
      直到几天后,她在热湖边土地上除草,灵机一动,想明白了。
      
      就是字面意思:阿、蒙、还、小。
      
      这个小,不是体型小,不是力量小,也不是家长心疼自家娃,觉得孩子还小。而是阿蒙还没有成年的意思,季静从第一眼看到阿蒙,就是人形,所以下意识认为阿蒙是成年人。
      
      实际上,阿蒙是翼鸟族,本体是鸟,成年与否,应该有本体来决定的。阿蒙的本体就是一只圆滚滚毛绒绒的小肥鸟。一只硬羽还没有长好,不能高空翱翔的幼崽。
      
      这样一想,阿蒙做的一些事情,就可以解释的通。
      
      比如季静刚认识阿蒙,阿蒙从来不幻化本体,都是用杀伤力更强的人形进行日常的活动,甚至是狩猎。
      
      每次出山谷打猎,他只能张开翅膀滑翔下去,不能像克里他们一样,飞回山崖平台,基本只能靠着双腿从山道上跑回来。所以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回来,别人靠飞,他靠跑。时间用的最多。
      
      想想她和阿蒙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和克里失散后不久,他还是个幼崽,自己独自存活,应该很不容易。正是因为他还是个幼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在遇到自己和食人花,才没有伤害她们。
      
      虽然山谷还是温暖如春,但是山外面的温度越来越冷。季静看到出去打猎的翼鸟族人回来时,身上积满了冰雪,而山崖出入的平台,她已经无法过去了。暴烈的风雪让季静根本无法站立,最后一次到哪里,如果不是阿蒙一直拉着她的手,她差点就被风卷走了。
      
      克里挖好洞之后,就和阿蒙早出晚归的狩猎。猎到的活物,就投放到湖中岛。
      
      季静有时候站在热湖边,远眺湖心岛,湖心岛的平均高度高出湖边七八米,季静并不能看清楚岛上的地貌,根据她的计算,这半个月里,翼鸟族带回来的猎物至少有三万头,还是活的,湖心岛放不下这么多的猎物。
      
      所以,这些活着的猎物呢?她在岛的边缘没有看到一头猎物,这就很奇怪了。
      
      季静对湖心岛非常感兴趣,很想上去看一看,不过现在正是储存食物过冬的时候,阿蒙每天都要同克里一起出门,随着天气越加的恶劣,他们已经不是每天都能猎到食物了。
      
      这里冬天要持续多久呢?天气还会恶化下去吗?他们一个冬天需要消耗多少猎物?这些阿蒙甚至是克里都没有办法回答。他们没有计数的习惯,无法理解季静的意思。但季静可以肯定,他们没有储存到往年一样的猎物,因为她敏感的察觉到,阿蒙克里以及其他翼鸟族人隐隐约约的焦躁。
      
      很多次,明明暴风雪已经让他们无法飞下去了,他们还是等在山崖平台上,等待合适的机会出去。
      
      季静不想在这种情况下,麻烦阿蒙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她想,之后有机会再看吧。
      
      随着山谷中气氛越来越紧张,弱者的本能让她留在石洞里,不要出门。但是理智告诉她,她还要种植,如果今年食物短缺,那么她非常的需要这些粮食,来以防万一。
      
      她在热湖边的洒下的种子早就长成郁郁葱葱的植株,她尽心尽力的照顾,期盼着可以多结一些土豆、红薯和黄豆。蔬菜的份额就很少,就是大白萝卜、黄瓜两样,还是考虑到产量才种植了一些。
      
      虽然外面是暴风雪,但是山谷里有山体365度的环绕庇护,没有一丝丝风雪进入,地底有热泉,汇集成热湖,使得这里温度四季如春,土质松软肥沃,此处又是光照最理想的地点,这些条件让季静的植株们长势特别好。
      
      观察湖心岛的机会来的很快。
      
      大约一周之后,阿蒙和克里他们已经不出门了,季静察觉到的时候,他们已经用巨石和泥土把山崖处的出口堵起来了。
      
      季静看着被堵死的出口,知道最寒冷的时候已经到了。季静更加用心的侍候自己一亩三分地,期盼着它们的产量能尽量的多一些。
      
      不用再去打猎,热湖边的翼鸟族人,肉眼可见的变多了。阿蒙空闲下后,寸步不离的跟在季静身后,还变得特别爱黏人,咕咕咕的对着季静撒娇,季静有种感觉,阿蒙似乎是在求偶,此时的她心情异常的复杂。
      
      阿蒙是个很好的伴侣,如果她是土生土长这里的人,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和阿蒙在一起。
      
      但现在她依附在阿蒙羽翼下生存。有多少的好感,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吸引,又有多少是因为没有选择?季静无法回答自己。
      
      季静只能拖着,阿蒙也没有强迫的意思,季静希望时间再久一点,让她好好的考虑,不要做出后悔的选择。
      
      季静一边在想着心事,一边把修理过的树枝深深的插在土里,然后用金线草捆牢固,并把黄瓜藤牵引上去。
      
      然后她就看到大美人阿重,就站在她的身后。如果是其他的翼鸟族人,季静肯定会吓一跳了,但是看到阿重她不会,因为看到阿重长得太美太好看,以至于赏心悦目到生不出威胁感的程度。
      
      季静活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个颜控。
      
      阿重一直在观察季静种植,如果季静的感觉如同翼鸟族一般敏锐,她就会发现,阿重一直在关注她,或者说,在关注她的地。
      
      阿重是一个天生对种植感兴趣的人,这个非常不一般,从来没有哪个翼鸟族人对土地感兴趣,他们是天生的猎手,在这片大陆上,只要他们顺利长大成年,就会成为最顶级的肉食性猎手,几乎没有天敌。
      
      翼鸟族人可以杂食,但食肉可以摄入大量的营养物质,比素食有效率,所以根本就没有翼鸟族人去发展采集或者种植这方面,连她的伴侣都不理解她这方面的爱好。直到她发现了季静。
      
      从季静开始翻地的时候,阿重就注意到她,开始默默的关注。
      
      当然,季静并不知道这些,她有些莫名的看着阿重,心里奇怪她是有什么事情吗?阿重有些羞涩的对季静比划说着什么,但是季静完全听不懂。阿重有些丧气,她指着湖心岛,示意季静。
      
      呃…,季静迟疑了,这是让她去湖心岛?她不想单独去湖心岛,对她来说,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冒险。但是谁又能忍心拒绝一个大美人呢?季静有些为难了。
      
      阿蒙刚刚回石洞,帮她拿东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季静决定等阿蒙来了再说。
      
      阿重幻化成本体,是一个雪白干净的大白鸟,她的人形美丽无匹,但原型却是威风凛凛,轻轻抖动着翅膀,琉璃珠一般的眼睛看着季静,嘴巴里咕咕咕的轻声叫着,似乎在催促季静到他的背后上来。
      
      季静看着她高达三米多身高,忍不住悄悄的后退一步,连连摆手拒绝。
      
      阿重却误会了,以为她废材到爬不上去,伸出优雅的脖子,用嘴巴叼起季静后颈的衣服,扇动着翅膀,缓缓地升到半空。
      
      季静:…救命!
      
      季静全身僵硬,眼睛根本就不敢往下看,什么大美人,什么为难,全都被阿重一翅膀给扇飞掉了。她现在就是后悔,怎么没有跑的远远的。
      
      转念之间,阿重已经飞的很高,季静一不小心看到地下,马上心里一紧,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缩着脑袋欲哭无泪,她双手双脚都不由自主的蜷缩着,生怕衣服扣子不结实,直接摔掉下去。摔死就算了,这个高度,要是摔残废了,还不如死了呢?
      
      季静紧紧的闭上眼睛,直到双脚踏在地面上,才稍微安心一点,睁开眼睛看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茂密的金线草,而阿重已经幻化出人形,站在她的旁边。
      
      通过阿重的示意,她看到一片空地,上面的植物似乎都被拔掉了,地面也被翻过,空空如也,季静奇怪的看了阿重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阿重比划着空地,又指着季静的菜地,露出疑问的表情。季静这才悟出,阿重再问她,为什么这块地跟季静的地不一样。季静惊奇了,阿重是在种地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