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在下巫情 ...

  •   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能干扰到他们的各种设备,千疏几人干脆把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都留在了原地。
      
      如果对方是通过电子设备来定位他们,那么留下电子设备对方无法知晓他们的具体位置,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是,那他们也没什么损失,毕竟他们早已习惯了在各种环境和情况下进行作战。
      
      除了远程武器和近身兵器,从先进科技时代倒退回改革开放前的四人带着干粮和水还有一张简单的手绘地图重新上路了。
      
      自行车在崎岖路面飞快行进,两天后,他们成功到达第一片城市区。
      
      有城市,就意味着有生物,有生物就意味着有寄生者。
      
      “老大,进不进。”
      
      城外一公里处,四人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望着前方的城市。
      
      “若我是你们,就选择掉头。”
      
      一道极其陌生的男音突然在他们的身后响起,四人立刻转身,抬起武器对准声源。
      
      他们身后三米处,站着一个穿着诡异白色长衫,留着一头不知哪种风格的长发,腰间挂着一根银色短棍,哪儿哪儿看着都太不正常的男人。
      
      但那张脸,却是见鬼的好看。
      
      “你是谁?”
      
      对于面前那四把指着他的枪,男人毫不在意,他淡定如鸡的站在那里,双手背在背后,一副任君作为,我自岿然不动的泰山样。
      
      “在下巫情。”
      
      “千疏。”
      
      出于礼貌,千疏也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
      
      然后就冷场了。
      
      其余三个“……”
      
      “你刚才为何说让我们掉头?”
      
      风泽比较关心的是这个。
      
      男人把视线从千疏移到了风泽身上“因为在下就是从里面出来的。”
      
      风泽“……”
      
      他们心里对这男人是否是寄生者的猜测还没下去呢,人就不打自招了。
      
      感觉到前方四人对自己产生了更大的戒备,巫情依旧一副稳如老狗的态度。
      
      “虽不知尔等来此作何,但你们与在下看起来应是同一类人。”
      
      虽然男人的话里有几个字他们也不甚明白,但也不妨碍听懂大概,这家伙是在表达他是人。
      
      “你在里面看到过什么样的生物?”
      
      巫情微垂眸,似是在思考。
      
      艹!
      
      怎么会有长这么好看的男人,随便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是一张高清唯美壁纸。
      
      闫梓在心里吐槽。
      
      “很丑。”
      
      过了大约半分钟,几人听到巫情的声音。
      
      四人“……”
      
      “老大,你觉得这家伙可信吗?”
      
      风泽对着千疏轻声问道。
      
      “不重要。”
      
      千疏面无表情的回转身“我们的任务在前面,危不危险,都要闯。”
      
      也是。风泽点头。
      
      “走吧,趁着天黑之前进城。”
      
      天黑之后就不能移动了,毕竟做移动靶还是需要生命值的。
      
      其余三个转身朝前行进,多德尔则是倒退着跟上,手里一直端着枪对着巫情,以防他有任何多余行为。
      
      站在原地不动的男人,眼睁睁的目送着千疏他们离去,良久之后,方才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
      
      “良言逆耳。”
      
      索克族的建筑样式和人类的建筑差不多,但要简洁许多,因为他们的体积大,建筑面积也相对较大,当然用料也不尽相同。
      
      以人类的角度去看,就像是人类建筑基于猫的视角。
      
      街道上冷冷清清,却诡异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四人围成了一个攻守兼备的阵型慢慢的移动,突然间,破风声响起,千疏本能的抬手开了一枪,下一秒响起了一声惨叫。
      
      枪声像是某种提示,前一秒还空空荡荡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了许多索克族,或者说,被寄生的索克族,它们或是走,或是攀爬在建筑上,正在朝他们逼近。
      
      “动手。”
      
      索克族体积太大,特别是数量多的时候,完全堵得水泄不通,想要离开,除了强攻没有第二种办法。
      
      混战伊始。
      
      一小时后,浪废了三分之一弹药的四人,竟然愣是连一个索克族寄生者都没弄死,而他们自己则陷入了越来越艰难的境地。
      
      无他,因为寄生者的再生能力完全超出了所能想象到的范畴之外。
      
      一发子弹打出去,顶多只能消耗一点对方的修复能量,几乎眨眼间伤口就没了,即便是威力最大的,能直接轰掉敌方整个头的穿爆弹,也就只能拖延对方重新长个头的功夫。
      
      但这还不是他们担心的地方,真正可怕的是,对方并不是单纯的想杀他们,更多的似乎是想寄生他们。
      
      这一点,从那些索克族寄生者时不时就会突然冒出来想要突袭他们的血红色触手可以看出。
      
      索克族是能量类生命,即使是轰碎了他们的躯体,也只能看到灰尘碎片飘落,但从他们身上探出的触手不是,那些被打掉或是轰断的触手,黏糊糊的像是烂鼻涕粘巴在地面上,腥味刺鼻又恶心。
      
      也就是说,寄生者原形极大可能是血肉类生命。
      
      但这个发现,对于眼下的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帮助,因为他们当下主要的敌人,是索克族外形的寄生者,而不是寄生者本身。
      
      负责抗前排的多德尔子弹多换弹也慢,打完一轮,根本没工夫换弹的他只能换近战武器,但近战武器娇小,对于身材高大的索克族来说,和挠痒痒差不多。
      
      事情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包围圈越来越小,奋力反抗的四人陷在索克族堆里,就如同浪涛里的小舟,一副随时将要倾覆的模样。
      
      千疏左□□右手匕,看到为了掩护多德尔换弹的风泽后方突然冲过去一个寄生者,她想也没想的将手里的匕首丢了出去,同时又对着对方的腿开了一枪,虽然打不死,但至少拖延了一点时间并且提醒了队友。
      
      “老大,小心!”
      
      闫梓偶然一个侧眸,刚好看到千疏为了救人,自己身后却不小心露出了破绽,一根血红的触手正朝着她的后脑袭去。
      
      刷!
      
      一道银色光芒突然从天空落下,在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削断了距离千疏后脑只有一厘米的触手。
      
      千疏回转身,看见的便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人。
      
      他脚下是一个被踩趴在地的索克族寄生者,手里拿着一柄单刀的男人右手看似随意的一挥,竟是直接将索克族的脖子削断了。
      
      更让千疏感到震惊的是,那具尸首分离的躯体并没有如同他们之前看到的那般飞快重生,而是如烟尘般随风散去了,原地只留下一个干瘪如咸鱼的怪东西。
      
      男人上前两步,从地上拔起一柄方才救了千疏的刀,两把一模一样的刀被他双手执握。
      
      “在下虽不知此为何物,然只有将其尸首分离,才能彻底杀死。”
      
      说完,他将手里的两柄刀反手合在了一起,单手刀登时变成了一柄双刃长刀,男人脚尖点地,整个人像一把白色利刃,蛮横无比的切进了敌人的阵营。
      
      男人的移动速度很快,下手又是快准狠,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强势姿态,原本被包围的困境,竟硬是被他撕出了一条路。
      
      千疏见状,立刻道了一声“跟上。”
      
      其余三人立即照做,顺着男人撕出来的缺口边打边跑。
      
      他们手里没有能够将其尸首一次性分离彻底的冷兵器,所以只能尽力拖延时间,争取逃离的机会。
      
      三小时后,废弃公路边的一处矮山脊上,千疏几人遥望后方的城池,思绪不由有些复杂。
      
      如果不是遇到巫情,恐怕他们今天就得交代在这儿了,和前几批队员一样,因为对寄生者的不了解而丧命与此。
      
      “多谢。”
      
      右手握拳,放在左侧肩膀前,微微躬身低头,千疏对着一派风轻云淡,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男人表达了她的感激之情。
      
      另外三个也纷纷照做。
      
      这个礼,是他们最高级的谢礼,也是他们当下最真挚的表达。
      
      “不必,在下并非无偿援手。”
      
      男人横移了一步,没有接受他们的谢礼。
      
      “你说。”
      
      千疏对男人这种‘趁火打劫’行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这本就不是什么强者必须保护弱者的时代,像他这般直来直去倒是更对她的胃口。
      
      “几位想必不是来自这里,离去之时是否可以带上在下。”
      
      闫梓一听男人的要求是这个,立即给予了最肯定的答复,对于手下越俎代庖的行为,千疏没有出声驳斥,显然也是默认了此事。
      
      巫情闻言露出了一抹笑容,如同雪峰化了雪,春暖开了花,惊艳的不可方物,看得闫梓直了眼。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在网上做了个abo信息素味道测试,结果我竟然是辣椒味!神一般的辣椒味,戳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