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额娘们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

  •   嗖嗖的凉意吹在胤禩的脖颈间,他听见了女鬼赫赫尖笑,与虚空密谋夺取他身体的计划。
      
      胤禩害怕极了,却谁都不敢告诉,因为他一旦说出口,就有可能被那个絮絮叨叨的女鬼发现。
      听见有个冷冰冰的声音说“男人阳气足,好在现在八阿哥只是个未成年小孩儿,等阴气最足的时候附身成功率最高。你想要他的身体,等到今年冬天,阴月阴时阴日,成功的几率就可以提升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但是切记,不要让掠夺对象发现你的存在,一旦他抵抗,你失败了,那么系统就会自爆。”
      
      而那女鬼称呼他为八爷,将他的一生点评为“失败者”,还说什么“我要是穿成了八爷,才不会和四爷争夺皇位,早点抛弃老大,抱紧老四大腿,以后和十三爷一样跟着雍正吃香的喝辣的。”
      
      “冬天快来吧,等阴气足了,我也不至于靠看剧看小说来熬日子,做鬼太难受了,可怜的八爷,下辈子投个好胎去,我会代替你好好活着的。”说着,女鬼又赫赫笑了起来。
      
      胤禩不过还是个未满六岁的孩子,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他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他也确实看不见女鬼究竟在何处。
      
      随着一声“开机启动”,胤禩的脑子里播放起了电视连续剧《孝庄传奇》,胤禩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那女鬼啧啧有趣地看起了“戏”,时不时的还点评点评。
      
      从那一天起,胤禩就在寄宿于身上的女鬼注视下,隐忍着不敢暴露,他害怕女鬼会对自己不利,更怕它会对额娘不利。
      
      每天晚上都被迫看起了连续剧,使得胤禩白天没什么精神,倒是晚上,被那环环相扣的电视剧吸引了注意力,他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乍一看到电视连续剧,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惊为天人!
      
      大玉儿,小玉儿是谁,海兰珠又是谁,他不知道。可是皇太极是谁,他如雷贯耳啊!
      胤禩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唯恐女鬼就在附近看着自己,在毛骨悚然中将这部以狗血恋情为主题的言情剧看了下去。
      皇太极与多尔衮都爱大玉儿,而小玉儿嫉妒姐姐,构陷姐姐,直到被两个男人联合害死?
      大玉儿因为妹妹的死而迁怒皇太极,毒死了皇太极,和多尔衮合谋捧大玉儿儿子福临做了皇帝,自己则做了皇太后,却被摄政王多尔衮强逼着委身于他?
      大玉儿一不做二不休毒死了多尔衮,却因此而遭报应,儿子为一妃子与他翻脸,最终不得不扶持自己孙儿玄烨登基皇位,年号康熙???
      
      胤禩:……
      
      康熙,是汗阿玛的年号。
      懵这一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也是在这一瞬间,使得胤禩露出了破绽,女鬼发现他发现了她!
      
      “糟了,被八爷发现了,系统快帮帮我!”
      
      胤禩大惊,他听见了另一个声音,冰冰凉凉地说道“现在不是阴时阴日,成功率会下降10%,容器发现了你会抵抗,成功率也会下降,下降比率随机,错过了这次机会你可以再找其他合适的身体,但你若是失败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是否继续?”
      
      终究还是贪婪占了上风,女鬼激动尖叫:“当然继续!好不容易匹配到皇子阿哥的身体,我可是要去大清朝啊!落到民间能好过?以后要日子过得好,只能对不起八爷了,我一定会代替八爷过出个像样的人生来。我附身后有主角气运,一定能顺风顺水走上人生巅峰的!”
      
      容器,掠夺,附身……
      
      胤禩又怒又怕,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坠寒窟,从手到脚都透露着冰凉,躺在床榻之上,浑身如同被鬼压床一般的不能行动,只感觉到身体渐渐不受控制,头脑变得不再清明。
      不!
      那是他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谁都别想夺走他的身体!
      
      强烈的求生欲,使得胤禩奋力抵抗起来。这种无力之感太无助了,他咬着牙,汗水浸湿了后背,如同溺水窒息挣扎的人,无声地在绝望中奋力挣扎。
      
      黎民的阳光照入内室,京城的鸡鸣声冲破了夜晚的寂静,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胤禩的灵台清明了一瞬,也是那一瞬,使得他周身一暖,抓住这一刻时机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重掌身体大权。
      
      他听见了那个无情的声音冷冷冰冰地说:“附身失败,系统即将自爆。”
      
      随即而来的是女鬼不可置信的尖叫声,伴随着一声“砰——”
      
      世界安静了,而胤禩的脑子里,多出了许多不该属于他的东西……
      
      胤禩发起了低烧,宫女们方寸大乱,忙请示惠妃请来太医为他诊治,惠妃又命人请来了胤禩的生母卫氏。
      待胤禩醒来,身边不仅有太医,有宫女,还有两位目含关切的额娘。
      
      “胤禩醒了,可还有哪里不适?”惠妃面露喜色站了起来,连带着卫氏也关切地跟在一旁,时刻关注着胤禩。
      
      胤禩再如何成熟,哪儿经得住这样的大变故,这些日子以来的害怕与隐忍,已经是他这个年岁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劫后余生的后怕,心有余悸、恐惧无助皆交织在一起,哽咽地唤了一声额娘,遂大哭起来。
      
      惠妃刚探手去摸摸他额头,一下子给他抱个满怀,面露错愕之色。
      
      卫氏满脸心疼,在旁他:“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也是胤禩从小给人的印象乖巧懂事,这会儿哭起来恐怕也是事出有因,惠妃将手抚在胤禩背上,拍了拍他,温声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如与本宫说说,谁若是欺负你了,惠额娘给你出气。”
      
      胤禩回过神来,闹了个大红脸,尴尬地从惠妃怀中抬起头来,又见卫氏也盯着自己,不好意思地道歉:“是我昨夜做噩梦,初时惊魂未定,一见额娘们倍感亲切,于是没忍住哭出声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的打了个奶气的哭嗝,止住眼泪后,那红彤彤的兔子眼可怜巴巴的还泛着水光,可见是真吓得狠了。 
      
      胤禩的长相精致,随了卫氏的八成,卫氏若是不年轻貌美,也不会以侍女之身受帝王临幸而生育出他了。
      正是因生母的颜色绝佳,使得胤禩小小年纪就白嫩面善,粉雕玉琢,像个小仙童般讨喜,他低头时,脸颊上浮现出两朵红云,羞愧地几乎要将脑袋低在地缝里,惹得惠妃母爱泛滥,忍不住想要揉一揉他,更别提满心满眼都是他的生母卫氏了。
      
      惠妃瞧着稀奇,笑着捏了捏胤禩的小脸:“原来小大人胤禩,也会有害怕噩梦的时候。”
      
      卫氏也感到手痒痒,见惠妃将温暖的手掌落在了胤禩的脑袋上,揉了揉胤禩的脑袋,面露渴望之色。
      
      胤禩的生母卫氏,因地位低微而不能养育皇子,从他有记忆起,就记得自己养在惠妃娘娘宫中,因此对惠妃娘娘较为亲近。
      加之惠妃并不避及孩子,允卫氏与胤禩母子相见,使得胤禩小小年纪,就比寻常孩童要更为成熟一些。
      
      卫氏为了胤禩而谨小慎微,惠妃上位者宽容恩慈,生母与养母之间的分别,胤禩早慧机敏,并非什么都不懂。他只是聪明的没有说出来,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如今因为一场女鬼夺身体的劫难,使得胤禩一夜之间成长了起来。他看到两位柔弱的额娘,心里想要保护她们的愿望占了上风。他不能保证女鬼不对额娘们出手,也无法保证萨满、道士之流能否救下他,降服女鬼。
      因此,在知道女鬼以他为目标时,虽然心中害怕,他仍然选择了按兵不动。
      
      胤禩从小就懂得一个道理,额娘能不能过得如意,全看他争不争气,他争气,那额娘就能母凭子贵。而他现在年幼养在惠额娘这,是汗阿玛的命令,可汗阿玛儿子众多,转眼就将他给忘了。他得到了惠额娘与大哥的庇护,惠额娘待他好,他都记着。
      
      所以他小时候乖巧伶俐,懂事孝顺,等以后去上书房长大了要好好念书,日后出人头地。
      
      他能有这样的想法是一件好事,惠妃何等人精,还看不出一个孩童的心思?她放任了胤禩这般成长,并且在他去往上书房念书前便派了嬷嬷教导宫中的一些隐蔽的“规矩”,因为在这到处都是人精的皇宫,如果没有高高的地位,那么就需要精明一些,更有心眼一些,才能保护好自己。
      等胤禩去了上书房念书,住进阿哥所,离了惠妃的羽翼,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养母惠妃是个好额娘。
      她不屑于用打压的手段来为难地位低的妃嫔。她出身满洲大家族叶赫那拉氏,伴随康熙帝多年,是四妃之中地位最高的,生下的皇五子是后宫第一位存活长大的儿子——皇长子胤禔。
      而胤禔如今正跟着皇上做事,甚得皇上器重。
      
      凡是后宫女人想要拥有的东西,她都有了,就惠妃所说,她唯一念叨的心愿就是大阿哥成家,等着抱孙子。
      
      所以,惠妃与胤禩生母卫氏之间关系比后宫诸人以为的要和睦许多。倒是不曾发生为了孩子吃味,互相斗起来的事儿,也时常因寂寞,派人请卫氏来聊聊育儿经。惠妃看得开,卫氏温柔小意,两个女人一来二去,渐渐也熟悉上了。
      汗阿玛虽然不重视他这个儿子,胤禩却拥有两位额娘,在惠妃与大阿哥的屋檐下,日子过得其实还挺体面。
      
      卫氏那双顾盼生辉的美目落在胤禩身上,带着担忧与慈爱。
      
      因为哭得太突然,胤禩受到了来自养母与生母前所未有的“热情招待”。
      
      惠妃心里痒痒,想揉揉捏捏,于是将目光投向卫氏,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她们揉揉捏捏胤禩,嘘寒问暖,这不叫撸孩子,叫关心,叫母爱!
      
      胤禩瞪大了眼睛,如同一只被吓掉了手中栗子的松鼠。
      额娘们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她们只是因胤禩小兔子哭哭又羞羞太惹人怜爱而心痒难耐,太喜爱他而已。
      
      胤禩以前一向待人亲切,面对任何事,都讲究一个“优雅”。
      
      他很少哭,也很少会对额娘做出依恋的神色,这次靠着额娘大哭,已经是懂事以来最失态的一次了。
      
      惠妃与卫氏回馈了他双倍的母爱与热情,二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安慰胤禩。
      
      “噩梦都是假的,做不得真。”
      
      “哭鼻子也不丢人,胤禩还小,还未去上书房念书,与额娘撒撒娇,哭哭鼻子又怎么了?”
      
      胤禩受宠若惊,他哪儿见过这样的阵仗?
      
      “惠额娘,额娘,别这样……”,胤禩小脸红扑扑,小手轻轻地反抗推了推,却不知自己欲拒还羞的模样惹来两位额娘的母爱更加泛滥。
      
      得两位额娘喜爱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糖水中,甜滋滋的,胤禩嘴角泛着笑,心里渴望又别扭地想道:就这次,我就这次不反抗,长大了可不能再这样找额娘与惠额娘撒娇,我要做男子汉的!
      
      不知不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伴随着那一声爆炸而融入了他的身体。
      那是一种,名叫“主角”的气运……
      

  •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业大吉!
    问一问万能的评论区:小八叫惠妃娘娘的称呼和叫亲额娘的称呼,找不到资料!喊额娘与惠额娘可以吗?
    上篇文可没有这样的烦恼,小八的乳名也找不到,那就叫胤禩,团团咕揪秃了鸽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