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第 68 章 ...

  •   俞上与苏止止对望一眼,然后接起。
      听筒里传来Judy的声音,“俞上,你们那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爸爸说他现在几乎跟普通人没两样?”
      天赋异禀消失了?
      Judy用的是几乎,是了,这世上还有一块天石残片存在着,就在周游的体内。
      二人几乎是同时看向周游。
      俞上也不知道是何时挂掉的电话,只是帐篷里恢复了安静之后,便再没了声音。
      直到天边泛起天光,苏止止说:“我们走吧!”
      
      曲木怕又有变故便一直守在外面,直到天一点点的亮起来,他眼中的疑问也一点点的加重,甚至连俞上他们出来都没发现。
      “怎么了?”俞上走了过去。
      曲木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他指向前方,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你看前面,那是我们走过的路,可是这条路我们昨天就已经走过了,我记得很清楚,从这儿过去之后我们还开了大概有三个多小时,不可能还停留在这?”
      可这段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如果不是他眼花,那就是他们一直没离开过这段路。
      可他已经再三确定,是这段路没错。
      但怎么可能没离开过呢?他们明明走了这么远?
      苏止止也走了过来,她对这些难以理解的事并不感到好奇,她问:“从这儿回到茫崖需要多久?”
      曲木机械似的回答:“大概2个多小时!”
      苏止止转头看向俞上,“我们需要尽快回茫崖。”
      俞上点头,至于这发生的怪异之事,估计是和那铁片有关。
      这么一想,便也觉得并没什么了。
      几人动作很快,不多时,便都准备好了即将要上车。
      周游还陷在昏迷之中,他的车自然是没人开,在苏止止的坚持下,俞上开周游的车,至于俞上那辆小“坦克”,即将被无情的扔下。
      曲木对这一路上发生的怪事还心有余悸,临了改了主意,在联系了兰老师怔得了同意后,他决定护送周游一行安全的回到茫崖。
      这样,俞上的车便由阿扎开回去。
      这一路,出奇的顺利,甚至不用2小时三辆车便驶进了茫崖市内。
      回到散发烟火气息的市区,曲木甚至觉得这一趟都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将周游送到医院,曲木和阿扎便正式与四人告别。
      
      医院是兰老师事先联系好的,兰老师听说出了事,早早地就等在了医院里,见到昏迷之中的周游,露出奇怪的神色。
      说是昏迷,不如说是睡着了。
      可就这样周游睡了足足两天时间,不见任何醒来的征兆。
      而各项检查做下来,不见任何异常。
      医生甚至觉得是不是这边的医疗水平不够,建议苏止止他们转到外面的大医院去。
      如果说缺少了哪一环,苏止止觉得是海。
      当时事急,苏止止他们只是将他盖上了冰雪,而不是真正的沉下海。
      而她和借腹之人都是从海里醒来,就连温阿姆也猜测到了她进了海里。
      所以苏止止提议,带周游下海。
      “只是,我们现在都没了下深海的能力,你放心让周游一个人下去?”俞上的父亲们为了证实自己身上的变化,特意下了海,最后发现他们已经没了如鱼得水的能力,只是游泳技术比普通人好一些罢了。
      苏止止沉默,但如果不尝试一下,周游还是醒不过来。
      丁玲说:“要不,先回活泉镇?”虽然她很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但为了周游哥,她愿意再回去。
      “我同意,乔楚也会同意我们动用活养泉的。”俞上附和。
      只能先这样。
      只是,好似一切开始了循环。
      
      苏止止他们出发的那天,天阴沉沉的。
      兰老师来送他们,在她心里她总觉得周游是因为她们的事才变成了这样。
      看着兰老师抱歉的神色,苏止止开口道:“兰老师,你们,可能不必再找老教授他们了。”
      在兰老师疑惑的目光下,苏止止有些闪神,“老教授他们想必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与周游分开后苏止止便也发现了那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并且是一个能致命的虚境,而随着光的消失那世界便也消失了,里面的东西不知去了何处,说不定也随着光的消失而消失掉。
      既然人已死,活着的人再为了找到他们搭上自己的性命,她想这不是老教授愿意看到的结果。
      所以她只能用这样委婉的话来劝退兰老师。
      兰老师心里又何尝不知,只是不愿意接受罢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希望周游能尽快醒过来。”
      告别了兰老师,四人便踏上了新的路程。
      只是即将要上国道之时,苏止止便开始不舒服了起来,她先是冒出冷汗,而后身体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疼痛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大加重,最后几乎将她疼得打滚。
      “止止姐你没事吧?”
      “止止姐你怎么了?”
      听到丁玲急切的声音俞上回头看了一眼,只这一眼令他立即刹住了车。
      苏止止的脸色异常的难看,犹如将死之人一般。
      “掉头,回茫崖。”忙乱中,不知谁说了一句。
      俞上哪还敢停留,连忙调头,返回。
      刚刚谁在说话?一时反应过来,三人齐齐看向周游。
      周游不知何时,醒了。
      只是他明显的不太适应,眉毛紧皱着。
      “周游哥?”苏止止强忍着不适,出声叫他。
      周游微微睁眼,但似乎双眼被强光刺激到了,又将眼睛给闭了起来。
      可今天,明明就是个阴天!俞上抬头看了看。
      “俞上你别停,苏止止不能离开圈地范围。”
      “圈地范围?”
      周游无奈一笑,“说起来,止止在里面的时候还给我划过一个圈,而巫族前辈也在无形之中划了一个圈,得到铁片之人,终身都走不出这个范围。”
      众人惊呼,这里面还有巫族的事?
      是了,兰老他们不就是为了巫族的石碑来到这的吗?
      “那,你的意思是,苏止止这辈子都出不了茫崖了?”
      周游点点头。
      俞上和丁玲看向苏止止。
      随着车子往茫崖的方向靠近,苏止止身上的不适明显的好了许多。
      这也证实了周游所说是真的。
      对于得知自己即将走不出茫崖,苏止止只是一笑,她更关心周游,“周游哥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只是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冲撞,一时感官有些混乱。”
      “是残片,我将残片插进了你的身体。”
      “我大概猜到,那块铁片,起作用了吗?”
      苏止止点头,想到他看不到,开口回答道:“我已经感受不到天石残片的力量,应该是消融掉了。”
      那么,隐患便就没了。
      只是,“你以后恐怕,出不去了。”
      苏止止单手托腮,“出不去便出不去,我还拿着俞家的卡,钱是不用愁了,不出去也省得遇到虞家的人,姐虽不在江湖,江湖上都是姐的传说。”
      周游又笑,“淘气。”后又补上一句,“你还有我。”
      听她这么一说,俞上也笑了起来,“这么说来,我还要去把那卡给停了,省得你败光我家财产。”
      众人笑成一团。
      “止止姐,我也来茫崖来好不好?”
      “虽然俞上哥也很好,但你更好,我想陪着你。”
      “好,你想就来。”
      “完成学业了以后。”想了想,苏止止补充道。
      
      “丁玲你要不要好好想一想,在我这你可是富家大小姐,跟着苏止止能有什么出息?”俞上不满丁玲这个决定。
      丁玲不接受诱惑,“我不,我就要跟着止止姐。”
      “那我就认为你刚刚是说了伪心的话,说什么我也很好。”俞上伤心。
      苏止止“噗”地笑出来,“俞上你现在是在吃醋吗?”活像得不到关注的小孩。
      “我才没有。”
      “算了,你们都留在茫崖好了。”
      
      三个月后,茫崖最大的一家客栈即将开业。
      名字却还没定。
      周游来找苏止止,她正在与丁玲通话。
      周游等她挂断电话后才开口:“丁玲怎么样?”
      “挺好的,只是为了功夫有些耽误学业。”
      “对了,丁玲说俞上回国了。”
      “他回来了?”
      “不知道去了哪,丁玲也只知他回国了。”
      “他回来了肯定会露头的。”
      苏止止朝周游温柔地笑,还不时地眨眨眼。
      周游一口拒绝,“在没调养过来前,你哪也不能去。”
      苏止止不满,“我又出不去圈地。”
      “那地方也不行。”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可她真的很想再回一次发现铁块的地方,那块巫族文字的石碑他们至今还没找到。
      也许,那块石碑上记录着什么。
      说不准上面就有能让她出去的方式。
      周游微微叹气,手覆上她的头顶。“我知道时间一长你会觉得因为自己所以连累我也被困在了这,但止止,我并不觉得这是被困。”
      “江湖太远,我不想再走下去,所以定下一个地方,挺好的。”
      “再说,我们在这马上就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客栈。”
      “说起客栈,你起个名字吧。”
      苏止止思索起来,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个好名字,她问:“周游哥,古城的客栈为什么叫很浅?”
      周游被问住,只得从实说来,“那客栈当时是接手别人转来的,觉得麻烦所以就沿用了之前的名字。”
      所以压根,他就没起过名字。
      “那就还是叫很浅吧!”
      “希望大家的坎,都很浅。”
      “好。”
      
      很浅客栈开业这天,异常的热闹。
      不仅柴哥和王连芳一同来了,连胖二哥也专程过来庆贺,还有许多苏止止不认识的人。
      看起来都是周游很要好的朋友。
      胖二哥看上去了又胖了一圈,笑起来时眼睛都快找不着了,见了苏止止直道:“恭喜恭喜,早生贵子。”
      苏止止一脸懵,早生贵子是什么鬼?
      胖二哥见她这表情,不禁也懵,“不是定婚宴吗?”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此时柴哥和王连芳走了过来,调侃起来,“游子这也太先进了,定婚居然都不通知新娘。”
      苏止止那个气,转头找周游算账去。
      身后笑声不断。
      此时的准新郎正在准备餐食,就见苏止止气乎乎地过来了。
      “怎么了?”虽然没了特异功能,但苏止止也不是可以任由别人欺负的。
      被他这么一问,苏止止反而不知从何说起,在周游探究的目光下只得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个,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周游脑子一转,立即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
      脸,微微地就红了,声音也不太自然起来,“就,你听到的那个情况。”
      居然是真的。
      不是开业宴,而是定婚宴。
      “你......”
      正说着,突然对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但又说不出的奇异。
      总之,暂时解了周游的窘境。
      “那个,出去看看吗?”
      苏止止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只得点点头。
      二人出来时,外面已经围了许多人,只见对面正放着电子鞭炮,只听得声音却不见烟火。
      不久,便有辆挖掘机笨重的驶过来,坐在车上的不是俞上是谁。
      俞上从挖掘机上跳下来,直接朝他们的方向小跑过来。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苏止止翻翻白眼,这家伙又搞什么吆娥子?
      “你这是搞什么?”
      “我在这建栋别墅不行,明天你们不收留我我自己有地方住。”
      听俞上这么说,他这是要经常过来这边了?
      一些苏止止有些感动。
      柴哥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连忙出来暧场道:“俞上来得正好,刚好赶上游子和止止的定婚宴。”
      “定婚宴?苏止止你嫁人了?”
      “这么吃惊干吗?难道我不能嫁人?”
      说完苏止止总觉得那不对,当看到周游春风满面的脸时,苏止止就想抽自己,她这么说无异于就算答应了!
      俞上有些感慨,难得正经道:“止止,祝你幸福,如果周游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受到他的感染,苏止止又开始感动起来。
      周游目光坚定地说:“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哎哎,我话还没说完,我是说如果周游不要你了你来找我吧,我认识很多人贩子。”
      苏止止随手提起个酒瓶子就要砸向俞上。
      
      完
      

  • 作者有话要说:  真是写了好久,感谢从头看到尾的你,我们江湖再见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