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第 64 章 ...

  •   周游摇头,他什么味道都没闻到。
      苏止止郁闷,又是超能力的问题。
      “先不说这个,我真正想说的是,这儿,可能连接到那边。”说着,苏止止伸手指向远方。
      而手指的尽头,是连绵的山脉。
      周游拧眉,那是,昆仑山脉吗?
      昆仑,几乎是中国神话逃不开的一个地方,而它,也是无数人年少时期的梦想,周游也曾经到过昆仑山脉脚下。
      神秘如昆仑,会有他们要找的东西吗?
      苏止止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就是感觉很怪异而已。
      一时沉默下来。
      
      “周游兄弟,我想我们该出发了,等会天黑了可就不太好走。”曲木喊道,一方面是他担心周游和苏止止站在泉水边有不安全因素,另一方面也是耽搁了太久,天色可不早了。
      一行人回到车上,只是上车前,各怀情绪地再看一眼那泉。
      三辆车重新启动,一前一后地重新踏上路程。
      半小时后,周游觉得不对,拿起对讲机呼叫曲木,“曲木,我们是不是在绕圈?”
      对讲机传来沙沙声,而后才是曲木的声音,“是的,我也是刚发现,我们可能迷路了。”
      “可以用导航吗?”
      “不行,这边没有建立基站,根本没有信号。”所以他们运送物资车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必须由老司机给新司机带路,新司机走了不下十次记住了所有细节才能自己上路。
      周游相信曲木的专业,但到底不太甘心,尝试着打开导航,试了很多次,都显示联接不上,一点信号都没有。
      又示意苏止止试下手机导航,还是不行。
      而此时,夕阳即将西下,落日犹如红彤彤的火球一般垂挂在大地与天空的分界线上,耀眼异常。
      如果有指引,应该能走出去。
      曲木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只见前面的物资车掉转了方向,朝夕阳所在的西面开去。
      这样又走了半小时,周游还是感觉到不对,这一路的景色未免也过太相似,直觉告诉他,他们还在绕圈!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曲木急切的声音:“大家马上停车,大家马上停车......”
      周游伸头看出去,开在前面的物资车已经停下了。
      接着停下的是俞上。
      周游跟着停下,拿起对讲机问:“曲木,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十几年前一起因为夕阳炫目引发的惨烈车祸,直接死了5人,而现在的情况,太容易发生这样的事了。”
      “因为夕阳引发车祸?”插来一句俞上的问话。
      “是的,你们别小看夕阳,它散发的光线其实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戈壁荒原上。”
      “行,我知道了,那我们要停多久?”周游比较担心如果天黑下来,他们是不是就要原地扎营过夜。
      “先等等吧,我再看看情况。”
      最后各自挪车,三辆车比邻而停。
      俞上跳下车,一脸郁闷,又怕苏止止笑话他,偷偷拉过周游,“游子,我那车太重了,这地不好走,再这么走下去估计没到地呢油给耗没了。”
      周游好笑,“那你想怎样?”
      俞上凑近周游小声地说:“这样,等会走出这片之后,你就跟大家伙说我一个人开车太危险,让我上你的车,我那车到时回来再取。”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们好像到了。”
      说话的是苏止止。
      俞上那个懊恼,忘了这货现在是个顺风耳了。
      周游抓住了苏止止话里的重点,“好像到了?”
      这四周一眼望过去,除了茫茫戈壁,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跟兰老师所描述的兰老失踪地很不一样。
      据兰老师的描述,兰老失踪的地方是在一个雅丹群里,雅丹地貌分布很广里面很是复杂。据说先发现那地方的是一个淘金人,当时他跟一帮朋友到那片区域进行淘金,误打误撞地进到了这片雅丹林,带出了一个写满奇怪字体的石碑,也就是形似周游给兰老翻译的文字,因为这块石碑上的文字兰老教授带着考察团来到了这片雅丹林。
      不想却发生了意外,兰老教授连着三位学者都失踪了!他们失踪的那天是考察队到雅丹林的第三天,据考察队的其它人说,失踪当天并没有任何异样,天气也很好,人就这样不见了,当时众人还以为是兰老他们发现了什么所以给耽搁了,这地方没信号,所以考察队一般有事会以烟火信号为联络方式,可当时什么信号都没有,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人还是没有回来众人才意识到出事了,立马组织人员去寻找,结果找了整整一晚上连一点痕迹都没寻到,4人犹如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个项目是兰老教授牵头组织过来的,现在失踪了4人,学院那边压力很大,撤出了考察团,但寻人工作不能停,在兰老师的坚持下,这一找就是一个多月,可依然毫无线索。
      “你发现了什么?”俞上问,他实在是什么都没发现。
      苏止止紧锁着眉毛,眼睛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到俞上忍不住想要催促她时,她开口道:“有一瞬间,我好像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死/人的味道?”
      “那也不能说明就是兰老他们吧?”
      “如果刚好是四人,又是新亡呢?”
      俞上微微张口,有些惊讶,苏止止连几人都能感觉到!
      刚好是四人,又是最近死亡的,如果不是高度巧合,应该是兰老他们无疑了。
      只是,兰老他们真死在了这儿?
      不过也是,找了一个月都没找到的人,生还的机率太低了。
      
      “那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吗?”问话的是丁玲,他们来这,不就是为了找兰老教授的吗?
      周游轻轻握住苏止止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心冰冷,他问:“里面很危险吗?”
      苏止止表情迷茫,轻轻摇了摇头,似是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
      眼看太阳已经淹没了一半,周游决定,“现在先不进去,里面情况复杂,夜里更是危险,我们先在这睡一晚,明天天亮再进去看看。”
      众人没意见。
      曲木和阿扎过来时,见周游他们正忙着扎帐篷,笑道:“周游兄弟,你们已经知道今天走不了了要在这住一晚了吗?我还担心要怎么跟你们说呢!”
      难怪周游总觉得忘记了什么,原来是忘了还有曲木和阿扎,听他们的意思今晚也要暂时呆在这儿,倒也省得再跟他们解释自己这一行为什么要留在这儿了。
      只是明天他们进去时,还是得先支开他们才好。
      毕竟里面形势不明。
      曲木和阿扎带的东西更专业,毕竟是物资车,晚上的时候为了表示歉意,曲木甚至拿出了半边羊,打算烤羊当成晚餐。
      丁玲盯着火架上的羊直流口水,突然空旷的戈壁上传来嚎叫声,忽远忽近的,在这样的黑夜里,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声音?”丁玲有些害怕。
      曲木站了起来,回答说:“应该是狼。”
      “狼?这地方还有狼?”
      曲木点头,“这些狼一般是群体出动,搞不好我们四周都被它们给围住了。”
      “啊,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丁玲来的时候特意买了把匕首,也不知道近身肉博能不能博得过狼。
      再者就是,这些狼会不会是冲着他们的烤羊来的?她还没得吃上一口呢!
      “那个,曲木哥,你这羊好了吗?我能先吃点再对付那些狼吗?”
      曲木觉得不可思议,一般的小姑娘听说周围有狼不应该都快吓哭了吗?怎么还惦记着他的羊?
      周游却想到了别的,如果这地方有狼,那尸体应该早就连渣渣都不剩了吧!想到这,不禁看了一眼“有死/人”的方向。
      如果那儿的尸体还保留得好好的,就只能说明——这地方有猫腻。
      以至于,连狼都不敢进入。
      苏止止说:“你放心吃吧,那些狼不敢过来。”
      “不敢过来?为什么?”正要跑回车里拿武器的曲木听到苏止止这话,很是疑惑。
      苏止止却不答。
      留众人面面相觑,各怀心思。
      反正,丁玲是松了口气,她可以好好吃肉了。
      曲木拉过周游小声嘀咕道:“周游兄弟,你女朋友,就,这气场......”曲木汉话表达有限,一时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苏止止带给人的感觉。
      反正,不太对劲。
      “她心里有事,平时也不这样。”
      “不是,额,怎么说,就是她说狼不敢靠近,我看你们好像都信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总之她对这方面比较有经验,感觉也从来没出过错,所以大家都比较相信她说的话。”
      这样,曲木恍然,真是人不可貌相。
      但曲木觉得,还是手里有武器比较保险。
      
      直到众人填饱肚子即将休息,那些狼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曲木提出轮流守夜,毕竟有狼群围着,谁敢安心睡,反正他是睡不着的。
      周游是同意的,这地方还是小心为上。
      然后排了顺序,四位男士轮流守夜。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