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八章 ...

  •   考完试学校放了一次月假,谢俞有一段时间没陪顾女士了,前段时间顾女士打电话来话里话外也是带着想他的意味,这次放假谢俞再不回去,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
      
      贺朝不回去,把谢俞送到公交车站一顿依依不舍才放谢俞离开,才落座谢俞就收到了来自贺朝的微信消息。
      
      【小朋友,回家也要想朝哥啊。】
      
      谢俞看着这行字,嘴角弯了弯,缩在袖子里的手露出几个指节来,敲了敲键盘回复,【嗯,你也是。】
      
      我会想你,你也要想我。
      
      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人,说起情话来哪怕是隐晦的,也十分要命。
      
      那边收到消息的贺朝,看着自家小朋友发来的这行字,喉结微动,脑海里都是小朋友打字时面上一片淡然可耳尖已是红透的模样,顿时间,贺朝有些后悔没有把谢俞多留一会了。
      
      多留一会儿,想亲亲他。
      
      回到钟家时,开门的是钟家的佣人,谢俞没有钟家的钥匙,不是顾女士没给过,只是谢俞不想要,佣人看到谢俞回来隔着铁门就叫了一声二少爷,谢俞听着皱了皱眉头,想说点什么,但还是咽了回去,在肚里骂了一句去你妈的二少爷。
      
      对于谢俞来说,这一声二少爷他不喜欢,也不稀罕。
      
      可谢俞不稀罕,不代表别人也觉得不稀罕,他才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打电话的钟杰,钟杰看到谢俞回来,本还笑着的脸一瞬间拉的老长,好像谢俞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谢俞轻飘飘的看了一眼钟杰,直接上楼放了东西,随后去厨房找顾女士去了。
      
      顾女士做饭很好吃,小时候谢俞每天都吃,但是后来顾女士嫁进钟家成了钟太太以后做的就少了,谢俞偶尔会想念小时候顾女士做的菜,但从来不说,只是每次顾女士下厨的时候,都会多吃一些。
      
      “妈。”谢俞走近顾女士叫道,很自然的从她手里接过了正在剥的蒜,“今天怎么自己做饭了?”
      
      “小俞回来啦。”顾女士看向谢俞,嘴角带了点笑,转而拿起菜刀切起了菜,“我这不是看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想做点你喜欢吃的给你,这些都是你小时候就爱吃的。”
      
      “嗯。”谢俞低头剥蒜不再问些什么,客厅里传来钟杰骂骂咧咧的声音,似乎是在和他爸打电话,质问为什么谢俞会回来,顾女士也听到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谢俞,谢俞感觉到了,将剥好的蒜放到案板上,问,“妈,还有别的要帮忙的吗?”
      
      顾女士听着谢俞的话,指了指一旁的青椒,“你把青椒头摘一摘吧。”
      
      “好。”谢俞便又去摘青椒头了。
      
      顾雪岚看着谢俞这副模样,心里一阵不是滋味,但凡谢俞若是表现出一点不开心,她也可以说点什么,可是问题就在于,谢俞太懂事了,懂事到她连问句好不好似乎都显得多余。
      
      “小俞。”顾雪岚轻声叫道。
      
      谢俞依旧折着菜,“嗯?”
      
      “钟杰是妈让你钟叔叔叫回来的,我只是想让你们能关系好点。”顾女士说。
      
      谢俞手中动作一顿,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胸口轻轻起伏了个弧度,似乎是对顾女士无用的举动的叹息,随后开口道:“我知道,没事。”
      
      顾女士的用意谢俞知道,自从嫁入钟家后,顾女士就一直想让谢俞和钟杰的关系能好些,她大概是觉得,谢俞多个兄弟总会好些,顾女士心里的想法,谢俞都清楚,但是他也知道这些都是无用,他和钟杰,这辈子也不一定能好起来,但是他不能说,难道他要直接告诉顾女士,不可能的,他和钟杰这辈子就那样了,让她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谢俞说不出口,所以他便只能接受着,哪怕觉得钟杰再傻逼,也不会跟顾女士说,妈,别这样了,没用的。
      
      他什么都不怕,但他怕顾女士伤心。
      
      吃饭的时候,钟杰坐在谢俞对面,拨弄着盘子里的菜,东挑西挑的一脸嫌弃,“这都是什么玩意,难吃死了。”
      
      谢俞默默看着,刚开始没说什么,只是再钟杰的筷子伸向下一盘菜的时候用筷子按住了钟杰的筷子,开口道:“不吃就别夹。”
      
      “要你管?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这是我家,轮得着你这个外人管吗?”钟杰看着谢俞挑衅道。
      
      谢俞不再说些什么,将筷子挪开,瞥了钟杰一眼,淡淡的说了句,“随你。”
      
      他才懒得管钟杰,只是不想顾女士辛辛苦苦做的菜被这个傻逼糟蹋。谢俞潦草吃了几口,看着钟杰的脸没什么胃口,不久便放下筷子,对顾女士说,“我吃饱了,先上楼写作业了。”
      
      才起身,谢俞就听到身后的钟杰嘀嘀咕咕,“什么样的女人生什么样的儿子,贱女生贱儿子。”
      
      谢俞停下离开的脚步,本来已经很不好的心情不断被钟杰挑战着底线,终于忍无可忍,走过去一把将钟杰的头按到了他面前的饭碗里,冷着声道:“道歉。”
      
      钟杰的脸侧着,一半在饭碗里,一半对着谢俞,看起来有些滑稽,一旁的顾女士吓坏了,没想到谢俞会动手,连忙上前要阻止,却被谢俞阻止了,他说,“妈,你别过来。”
      
      顾女士停了脚步,看着谢俞的脸色是前也不是后也不是,谢俞会打钟杰,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他骂了她贱人,谢俞是为她出头,若是自己这种时候还上去拦着,会寒了谢俞的心。
      
      “听见没有,道歉!”谢俞几乎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对手下的钟杰说。
      
      钟杰脸都涨红,“道你妈的歉,你个杂种给我放开。”
      
      谢俞不再让钟杰说道歉,因为他发现对于这种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于是一把扯住钟杰的衣领,直接将他拉着上楼进了房间,身后的顾女士一路追赶,但谢俞不想管那么多了,一把将房门关住,任由顾女士在门外敲门。
      
      回到房间的谢俞将钟杰一把甩在了地上,看着地上的钟杰,面上没什么表情,钟杰瞪着一双眼看着谢俞,坐在地上有些狼狈,脸上还挂着刚刚碗里的米粒,“你想干嘛?”
      
      谢俞看着钟杰,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坐到了床上,沉默的拿出了手机,不再去理会地上的钟杰。他不是没想过要对钟杰动手,但是他不能,钟杰说到底是他继父的亲儿子,他如果动手了,顾女士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谢俞不想顾女士因为他的意识冲动而左右为难。
      
      面对地上的钟杰,谢俞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
      
      他坐在床上,漫无目的的刷着手机,其实没什么好玩的,贺朝不知道去干嘛了,刚刚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也没回,平时一般都是秒回的,他看着聊天界面,有些无聊的熄了屏。
      
      钟杰似乎也没想到谢俞把他拉进房间居然是什么也不做,他看着玩手机的谢俞,被忽视的感觉不好受,总觉得心里气不打一处着,“谢俞,你别以为你这样阴阳怪气的我就会怕你,你就是个孬种,说是Alpha,谁知道你那个贱人妈是不是撒谎,成绩那么差,谁知道你依靠什么手段考上现在的学校的。”
      
      谢俞听着钟杰的话,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眼神里全是看傻逼的意味,钟杰见谢俞没说话,却是觉得谢俞怂了,说的更起劲,“你就是个废物,你妈还妄想你来继承钟家,你配吗?”
      
      这些话谢俞都听腻了,抬手掏了掏耳朵,“是,你最配,你最厉害,你们家亿万财产看的我好眼馋。”
      
      “你!”
      
      钟杰还想说些什么,但谢俞却是不想听了,直接拿起一只枕头甩到了钟杰脸上,“闭嘴。”
      
      手机微微震动,是贺朝回消息了。
      
      【小朋友,怎么了?是不是想朝哥了!】
      
      谢俞看着这行字,莫名的,他很想见贺朝,立刻就见到,马上就见到,他看了眼钟杰,一眼都觉得犯恶心,突然觉得,既然不喜欢,那就走吧。
      
      这个想法才浮现,谢俞就毫不犹豫的打下了一行字,【朝哥,我想见你。】
      
      他看了一眼门,他知道顾女士应该还在外面守着,他也不想见顾女士,视线落在了那边的窗子上,谢俞走过去推开窗,二楼的距离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他看着地面,转身将床单抽出,系在了靠窗的桌脚,推开窗,跳了下去。
      
      高空坠落的失重感让谢俞忘记了一切烦恼,他好像一瞬间成了一只鸟,风吹乱了他的发梢,落地的瞬间他获得了自由,正如他所说的,他想见贺朝。
      
      身后还传来钟杰大呼小叫的声音,似乎是在骂谢俞神经病,但他不想管了,什么也不想管。
      去你妈的钟家,他想去,见他的朝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