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古言《胡善祥》已肥,请转至专栏收藏。 ...

  •   初夏。
      林花谢了春红,柳絮四处招摇,天空飘着细雪般的柳絮,嚣张的在晨光和晨风中张牙舞爪,无处不在。

      大明顺天府北城,日忠坊,鼓楼西斜街,甜水巷,巷尾的一栋民宅。
      宅子坐西朝东,临着甜水巷是两层砖木小楼,后面有个小院。

      陈经纪带着一个女客来看这栋房子。

      陈家祖上就在经纪行当的混,在房屋还有各种货物买卖里充当中间人,抽成为生,三代人都吃经纪这碗饭的,旁人都叫他陈经纪,本名罕有人知。

      这栋房子在他手里压了快半年,如果再租不出去,房主定会换个经纪,这口饭就吃不上了。

      成败在此一举。
      陈经纪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要使出浑身解术把这栋民宅讲得花团锦簇,势必说服客人租下。

      在他开口的同时,一团柳絮钻入了陈经纪的左鼻孔里,一股酸意排山倒海般从鼻子里喷涌而出,他连忙用衣袖遮面,打了个喷嚏。

      女客似有些洁癖,听到喷嚏声立刻后退三步,还拿着一方手帕遮住口鼻,蹙起娥眉,本来两人才刚刚进门,客人这一退,一下子就退到门槛了。

      完了完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陈经纪心中大呼不好,连忙弯腰作揖道,“陈某失仪,实在抱歉。”

      “无妨。”女客嘴上这么说,手里却很诚实的继续用帕子捂住口鼻,因而说话声有些瓮声瓮气,“带我看看房子吧。”

      这个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陈经纪楼下楼上介绍了个遍,“……床,衣柜,饭桌,板凳等等家具都是现成的,夫人看看,都是好木头打的。夫人提着行礼进来,今晚就能住……”

      女客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脸上稚气未脱,但她梳着妇人头,发髻上还用白绫布裹着成一个孝髻,一看就是个还没有出孝期的小寡妇。

      所以陈经纪称她为夫人。

      可是无论陈经纪如何吹嘘这栋房子如何好,看房子的小寡妇面上始终淡淡的,连哦一声的回应都没有。

      但是,小寡妇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样子,推脱要走。

      所以,陈经纪抱着一线希望,带着小寡妇下楼,去了后面的小院子,院子铺着青砖,因半年没有人住,春天时一根根杂草从砖缝里钻出来,陈经纪为了尽快租出这栋房子,亲自动手拔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十分清爽。

      “……夫人您看,厨房、柴房茅房一应俱全,夏天在院子里搭个凉棚,挂上竹帘纱帐,吃瓜消暑纳凉,简直是神仙日子啊!“

      经纪行当靠的是嘴皮子,加上察言观色,但整栋房子看完,小寡妇始终不动声色,看起来城府极深。

      喜欢呢还是不喜欢?

      陈经纪摸不着头脑,他拿出一套钥匙,“夫人打算什么时候搬进来?”

      做经纪行的,最忌讳在一根树上吊死。陈经纪是在变相催促小寡妇做决定,如果小寡妇没有兴趣就算了,一拍两散,别浪费他的时间,他还有其他生意要做。

      小寡妇没有理会,信步走到后院,打开院门,门外是一条只容得两人并肩而行的狭窄小胡同,而且是个死胡同,对面是一堵高墙。

      高墙一眼望不到边,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府邸。

      小寡妇指着高墙,问道:“这里住着何等人家?”

      糟糕!
      陈经纪心下一沉,面上依然谈笑自如,“这是汪千户的宅子,汪家祖上是跟随成祖皇帝南下靖难的大功臣,封了世袭千户,如今都传到第五代了,是百年的勋贵世家。”

      小寡妇看着爬满了枫藤的高墙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陈经纪以为小寡妇害怕被位高权重的邻居欺凌,忙道:“汪家虽是勋贵世家,但家风良好,为人和善。甜水巷的街坊邻居也都民风淳朴,大到失窃走水,小到拌嘴口角都没有发生过,可谓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寡妇门前是非多。

      对于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寡妇而言,当然是安全第一。

      小寡妇终于有所回应了,“如此说来,甜水巷是个清净之地?”

      陈经纪觉得有戏了,“正是如此,一般人我都不带他来看这个房子,只有像夫人这样性子好的才配住在这里。”

      “清净好是好,但是……”小寡妇沉吟片刻,说道:“我以开医馆为生,悬壶济世。”

      到目前为止,甜水巷除了挑担子的货郎,还没有一个路人经过门口。

      门可罗雀,没有客人,还做什么生意。

      这下掉进坑里了!陈经纪脑子轰隆一声,凭着祖传胡说八道的功力说道:“这个……酒香不怕巷子深嘛,夫人妙手回春,一传十,十传百,将来定能生意兴隆。”

      此时陈经纪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但小寡妇却说道:“行,就这栋房子,我先租一年。”

      陈经纪狂喜,“来看房之前前我曾经和夫人说过价格,租金一年五十两,外加十两押金,到期房屋家具若无损坏,十两银子一概退还给夫人,这样一共就六十两银子——夫人目前在何处落脚?我们去夫人住处签契约,当面交付银子和钥匙。”

      小寡妇是个爽快人,当即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和十两银元宝,“就在这里签吧。”

      按照行规,陈经纪可从中抽取房租的十分之一——五两银子的经纪费。

      陈经纪又兴奋又懊悔:这小寡妇明显是急于寻找住处啊,否则不会把这么大一笔钱放在身上,还没讨价还价,或许我开价七十两银子的租金都能答应!

      但是木已成舟,陈经纪后悔也是来不及了,他打开笔盒,拿出一支笔,用舌头舔润了笔尖,两人签了字据,签字画押时,小寡妇写下名字,“魏采薇”。

      这个烫手山芋般的房子终于租出去了。

      陈经纪赚了钱,心情大好,给小寡妇拍马屁,摇头晃脑的念道:“‘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这是诗经里的名诗,魏大夫好姓名。”

      魏采薇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钥匙,“一事不烦二主,我的行礼还在鼓楼西斜街的三通客栈,我初来乍到,不知此地车马行在何处,还要劳烦陈经纪帮忙雇一辆车把行李运到——”

      魏采薇环视这栋房子,“家里。”

      这便是决定在此处安家了。

      陈经纪见她出手阔绰,一出手就是六十两银子,小小年纪就敢自立门户开医馆,想必是个有真本事的女医,将来或许能够做长久生意,便拍了拍胸膛说道:

      “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我店里就有一辆骡车,帮着魏大夫把行李运过来——不收钱。”

      陈经纪赶着骡车去三通客栈,魏采薇已经在门口大马路旁边等着了,她双手捧着一个红布包裹的长条物件,身边堆着三个大箱子。

      陈经纪和店小二把箱子搬到马车上,魏采薇始终捧着那块红布物件,看来这是她最珍视的一件行李。

      到了甜水巷新居,魏采薇揭开红布,将里头的灵牌放在香案上,还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灵牌上几乎不存在的灰尘。

      她点燃一盏琉璃灯,取了三炷香凑在灯火上点燃,口中默念有词,虔诚祝祷。

      陈经纪气喘吁吁的将第一个箱子搬进来,看到香案上的灵牌写着“亡夫汪二郎之灵”。

      陈经纪告辞之时,魏采薇开了箱子,取出一个小木匣,“这是我自己做的消暑丸,天气渐热,在水里化开代茶饮,最能解暑气。”

      陈经纪捧着木匣叠声感谢。

      送走了经纪,魏采薇开箱取出一个双肩的布袋背起来,布袋两边插着两个小旗,分别写着”妇科圣手“和“妙手回春”。

      她戴上一顶斗笠,帽圈下方垂着黑纱,用来遮蔽日光和漫天柳絮,在门环上了一把铜锁,拿出一个空心烧饼般的铁环,铁环中心可以套上三根手指,环内有三颗铁珠子。

      她将铁环套在大拇指上,轻轻转动,环中滚珠撞击,哗啦啦的走珠之声顿时响彻甜水巷。

      这个铁环叫做虎撑,是游医们独有的一种响器。

      走街串巷的行当里头,行医的、卖炭的、卖香油、算命的等八个行当不准高声喧哗招揽生意,只能晃动独有的响器做买卖,有“八不语”之称。

      卖炭的是拨浪鼓;算命的木棍敲铜锣叫做报君知;卖香油的是梆子,行医就是虎撑。

      魏采薇转动着虎撑,在漫天柳絮的初夏早晨消失在甜水巷。

      一天很快过去了,柳絮一层层的盖在路面上,就像下雪似的。

      近黄昏时,一只马蹄的铁掌踏进了甜水巷,骏马奔腾,激起地面千堆雪般的柳絮。

      一个少年拍马疾驰,马背上还横趴着一个男子,他面朝下,双腿垂在马背的另一边,身体就像一块破布似的随着马背起起伏伏,好几次差点被颠下来,被骑马的少年腾出一只手牢牢按在马背上。

      大明无论男女童年都要剃发,只留头顶一缕头发扎辫子,额头和脑后都要剃光光,到了十岁左右时才开始留头发。

      这个少年留头没几年,顶发梳成髻,插戴一根闪瞎人眼的金簪,额前的短刘海和脑后因为太短还无法扎进发髻的碎发散开,在满是柳絮的空气中肆意飞扬。

      伴随着剁剁马蹄声的,还有横趴在马背上男子的尖叫,“大夏!汪大夏!汪二少!祖宗!你是我祖宗行了吧!求祖宗放开我啊!我颠的连隔夜饭都快吐出来!”

      听声音,正是早上把房子租给魏采薇的陈经纪。

      汪大夏不为所动,还狠狠拍了一下马背上陈经纪的屁股,“把钱退了,把人赶走!”

      陈经纪已是吐无可吐,只能哇哇干呕,“契约签了,租金已经交给你母亲了,生米煮成熟饭,如何退得?”

      到了房子门口,看到门环上的锁,方知不巧,新租客不在家。

      不过这难不倒汪大夏,他下马,单手就将陈经纪从马背上提起来,往楼前一掷,骂道:

      “好个陈经纪,明知这栋楼是我母亲的嫁妆,你却把租金交给我的继母,活该挨揍!”

      陈经纪在地上滚了三滚,为了促成今天租房交易才上身的簇新宝蓝色圆领袍沾满了灰尘和柳絮,还有褶皱,就像从咸菜缸子里掏出来的一把雪里蕻,好不狼狈。

      他哎哟扶着腰站起来,看着大门铜环的锁,决定来个缓兵之计。

      “我的小祖宗,房客是个游医,在外行医,不知何时回来,咱们不能干等,明天一早再来。”

      陈经纪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打定了主意,晚上去告诉汪千户,汪千户好好管教这个小纨绔,别骚扰租客。

      汪大夏冷哼一声,拿出一把新锁,套在门环上,咔嚓一声锁死了,“我还有事要办,没工夫等人。我汪大夏从来只有别人等我,没有我等别人的时候。”

      这下门环上拴着两把锁了,女租客回来门都进不去,只能去找他。

      陈经纪扑过去抱着汪大夏的大腿,“万万使不得啊,租客有家不能归,怕是要恼。”

      租客要退房退租金,陈经纪已经吃进去的五两银子的经纪费也要吐出来,白忙活一场。

      汪大夏一脚踹开陈经纪,把钥匙放在怀里,翻身上马,挥鞭说道:“就是要租客知难而退,赶紧退房搬走。”

      陈经纪趴在满是柳絮的地上叫道:“我已经把租金交给你母……继母了!这房还怎么退?”

      汪大夏策马扬鞭,头也不回,“关我屁事!”

  • 作者有话要说:  阅前必读:本文以明朝嘉靖年间为年代背景,但本文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不是历史小说,不是历史小说,不是历史小说,重要的话说三遍。阅读中如和正史相悖,请各位看官以正史为准,请勿作为参考资料,有基于创作因素的二次修改,仅为作品服务,不代表任何人立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