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使团抵达江都这日,城门大开,万人空巷。
      
      这是燕国首次出使他国,何况亲自出使的又是深受百姓爱戴的二皇子殿下,江都城主干道的长街上早早地挤满了人。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
      使团的马车自远处缓缓驶来。
      
      燕国大皇子率几位重臣亲自在城门相迎。
      
      马车停在城门口。
      
      众人下马跪拜。
      
      郁衍没让人扶,亲自下车,朝大皇子行了个礼:“臣弟参见皇兄。”
      
      大皇子郁殊的年纪比郁衍大不少,眉宇间与郁衍有几分相似。不过郁衍继承了自己母妃的容貌,温润雅致,而郁殊则与燕王更相像一些。
      郁殊性子古板冷峻,与郁衍的性情相悖,何况皇族几位皇子之间明争暗斗,两人关系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他冷淡地朝郁衍一点头,示意他起身。
      
      郁衍刚直起身,一个声音忽然从郁殊身后传来:“皇兄!”
      
      身形消瘦的少年从郁殊身后窜出来,一把抱住了郁衍的腰。
      
      郁衍被他撞得后退半步,嘴角不动声色抽了抽。
      
      ……腰要断了。
      
      前几日郁衍的临时标记再次失效,只能求助牧云归。那混账东西刚开始还知道克制,动作温柔又体贴,谁知越到后面越是发狠,郁衍的腰到今天还疼着。
      
      少年对此浑然不知,脑袋埋在郁衍胸前蹭啊蹭:“皇兄终于回来啦,我好担心你。”
      “阿……阿鸿。”郁衍险些就要维持不住淡然的神情,低声道,“这么多人看着呢,别胡闹。”
      少年悻悻放了手:“……哦。”
      
      这名少年,便是五皇子郁鸿。
      
      郁鸿在燕王所有子女中年纪最小,天生就是爱玩爱闹的性格,对皇位毫无兴趣。在这皇室之中,也唯有他,与几位兄长关系都不错,深受宠爱。
      他会跟来城门郁衍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就连大皇子也受不了这小子撒娇。
      
      郁殊清了清嗓子,道:“父皇已在宫中设宴,随我进宫吧。”
      
      郁衍点点头,回身对使团吩咐:“进宫。”
      
      众使臣齐声应道,起身回到各自的马匹与马车处。唯有跪在最前方的孟长洲,起身时意味深长地看了郁衍一眼。
      郁衍恰好注意到他的视线。
      
      当初郁衍质问他幕后黑手是谁,他说的便是郁鸿。
      
      会是这小子么?
      
      郁衍垂眸看向仍挂在自己胳膊上的少年,眉宇微微皱起。
      
      郁鸿对此恍然未觉,拉着郁衍的衣袖小声问:“我可以与皇兄同乘吗?”
      郁衍:“……”
      
      几个月不见这小子怎么更粘人了??!
      
      没等郁衍回答,他忽然后颈一凉,余光似乎看见有人不悦地看着自己。他回过头去,牧云归低头抚摸着小黑的鬃毛,神色如常。
      ……看错了吗?
      
      郁衍缩了缩脖子。
      
      他最终没能抵得过郁鸿的撒娇攻势,把人带上了马车。  
      
      抑息香无法抑制郁衍体内的信香,但却能驱散空气中残留的信香。因此郁衍回来这一路上,始终燃着抑息香。
      整个马车内只余抑息香淡淡的清幽香气,没有丝毫信香的痕迹。
      
      不过就算没散尽也无妨,郁鸿年纪小,距离分化还有好几年,闻不到信香的味道。
      
      郁鸿似乎当真被憋坏了,缠着郁衍聊这聊那,上车开始就没消停过。
      郁衍一边应付他,一边掀开车帘朝外看。
      
      马上就是新年,江都城内到处张灯结彩,比往日更显繁盛。
      
      道路两侧百姓见郁衍探头出来,纷纷欢喜雀跃。
      
      郁衍那张脸本就生得讨巧,笑起来更是勾人,加之性格随和,时常流连街头巷陌,在众皇子中最受百姓爱戴。
      他笑着朝人群挥了挥手,人群中有人大着胆子,朝马车抛来花束。
      
      抛花示爱,是燕国习俗。
      
      郁衍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有一名高大的身躯策马上前,将花束截下。
      
      花朵落地,很快被马蹄践踏成泥。
      
      牧云归朝抛花那女子冷声道:“再有下次,当刺客拿下。”
      
      女子哇的一声被他吓得哭出来。
      
      郁衍:“……”
      
      这人到现在还娶不到媳妇是有原因的。
      
      郁衍正腹诽着,牧云归恰在此时回过头来,二人的视线猝然相撞。
      
      牧云归眼中薄怒未消,神情冰冷,看上去……的确有些吓人。
      而下一刻,牧云归眼中的冷色褪去,恢复如常。
      
      ……变脸快得叫郁衍仿佛觉得刚才看到的只是错觉。
      
      没等郁衍再说什么,他身旁的少年终于意识到被冷落,气恼地拉过郁衍,放下马车围帘。
      
      使团驶入皇城,燕王于九星阁设宴,款待群臣。
      
      九星阁内,燕王高坐台上。
      
      燕王如今年过半百,精神看上去不怎么好。
      自去年年初始,燕王生了场大病,从此便鲜少从病榻下来。被病痛折磨将近一年,将这位老人折磨得憔悴不堪,却仍不减昔日威严。
      
      开宴。
      
      九星阁内推杯换盏,又有歌舞助兴,好不热闹。
      
      郁衍却心不在焉。
      
      他支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拨弄着面前青白相间、泛着清苦的菜色,无声地叹了口气。
      ……就没几样他爱吃的。
      
      “衍儿。”燕王忽然开口唤道,“你此行辛苦,来,与孤饮上一杯。”
      
      话音刚落,立即有内侍上前,替郁衍斟满了酒。
      
      郁衍起身朝燕王行了一礼:“父皇,您莫不是忘了,儿臣不饮酒的。”
      燕王摆摆手:“今日乃家宴,又是你立功归来,饮一杯接风酒无伤大雅。”
      郁衍:“这……”
      不等郁衍说什么,大皇子忽然道:“老二,父皇今日难得雅兴,你再继续推脱恐怕不应当。”
      
      此话一出,宴席上顿时落针可闻。
      
      众目睽睽下,郁衍别无选择,只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燕王笑道:“这才对,大燕盛产美酒,身为我燕国皇族,哪有不饮酒的道理。”
      郁衍:“……是。”
      
      郁衍其实不知道自己酒量到底如何,醉酒误事,为了不留下把柄,他鲜少在公众场合饮酒。
      
      往日众人知晓他的习惯,没人敢让他喝酒。
      可从燕王那杯酒开始,众臣像是受到了鼓励,开始接连向郁衍敬酒。
      
      二皇子殿下首次破例,便被灌了有小半壶。
      
      直至临近午夜,燕王才宣布散席。
      
      “皇兄,您还好吧?”郁鸿搀扶着郁衍,担忧道,“要不今晚先去我寝宫?”
      郁衍拍了拍郁鸿的手背,眼神倒是仍然清明,就连脚步也没有乱:“当然没事,别小看你兄长。”
      “可是……”
      
      “主人。”一个声音打断郁鸿的话。
      
      二人抬眼看去,牧云归站在宫墙边,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看不清神情。
      侍卫无法跟入九星阁,牧云归自然也进不来,只能在外面等候。
      
      郁衍:“原来你在这里啊……”
      
      他扭头对郁鸿道:“快回宫吧,有云归在这里,我不会有事。”
      “可……”
      “听话。”
      郁鸿撇了撇嘴,闷声道:“知道了。”
      
      郁鸿乘轿辇离开,参加宴席的众臣早陆续散去,终于只留郁衍与牧云归独处。
      
      “属下备了轿,主人……”牧云归刚开口,郁衍忽然毫无征兆倒入他怀中。
      
      牧云归连忙把人接住,随后便闻到了酒味。
      
      郁衍浑身松懈下来,脑袋抵着牧云归的肩膀,轻轻蹭了蹭:“你肩膀好硬哦……”
      牧云归:“……”
      
      牧云归问:“主人喝多了?”
      “没有,就喝了一点。”郁衍闭着眼睛,含糊道,“狗郁殊不知道和父皇又灌了什么迷魂汤,非让我喝酒,多半想让我殿前失仪。”
      “本殿下是谁啊,哪会这么容易中计!”
      
      牧云归:“…………”
      
      牧云归道:“属下扶您上轿。”
      “不要。”郁衍抓着牧云归的衣袖,抬起头,“你背我回去。”
      
      青年脸颊透着淡淡的粉,眼神却亮得惊人,泛着水汽。柔软的双唇开合,眉梢不悦地皱起:“背不背嘛?本殿下问你话!”
      
      牧云归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有些口干:“……好。”
      
      已近午夜,宫中除了巡值内侍,已少有人影。
      
      白天刚下过雪,地上积雪未消。
      牧云归背着郁衍走在长长的宫闱间,脚步放得很慢,也很稳。
      
      郁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还带着浓浓的酒意:“你怎么背上也硬邦邦的,多吃点嘛。”
      牧云归嘴角弯了弯:“好,听主人的。”
      “你笑了?”郁衍偏头看他,手指在牧云归侧脸戳了一下,“你笑起来真好看。”
      
      还从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牧云归一怔,嘴角那淡淡的弧度也僵硬地恢复了原样。
      
      郁衍没再注意到这些,继续道:“你要多笑笑,不能总这么凶,否则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牧云归脱口而出:“那主人喜欢吗?”
      
      郁衍没有回答。
      
      牧云归心跳急促,不敢回头看他的表情。
      
      寂静的雪夜里,一时只能听见夜风吹拂树梢的声响。
      
      “怎么会不喜欢。”郁衍的声音微弱,每一个字都柔软而清晰,“这皇城之中,只有你对我真心……”
      “我最喜欢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0 13:05:53~2020-06-23 09:1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粥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缈 14瓶;找削、白粥粥.、木小悦 10瓶;顾子熹家的小家伙、45372531 5瓶;谢俞睡在我床上 3瓶;某不知名果子、祈目 2瓶;GY、南寻、猫猫咪呀、圈圈、钰萱、反常即妖、姝霓雨沫、天之苍苍、耳聋女孩在线自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