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萌萌哒 ...

  •   五个小时过去了,太阳西斜,屋里暗下来。电脑屏幕闪着幽幽蓝光,最下方的任务栏里挤挤挨挨列了许多文档。
      
      乔寒移动鼠标,一个一个关掉档案窗口,站起身,活动僵硬的脖颈。
      
      这一下午,她看了不少犯人的档案,除了龙千野,其他人的都很快看完。犯人们的罪名多种多样,总结一下就是杀人放火抢银行,诈骗勒索耍流氓。刑期要么无期,要么七、八十年,基本没有出去的可能。
      
      一群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人关在一起,管理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犯人难管教不是唯一的难题,原主哥哥的记录里多次提到经费的问题。
      
      在蓝星帝国,监狱经费的不是帝国拨款,而是靠商业运作。可以把监狱想象成一家公司,犯人们是免费劳动力。金主爸爸看上哪家公司,欢迎来谈生产投资。
      
      尽管乔家世世代代担任狱长,但投资监狱的往往是别的家族。而坠星岛监狱的投资者是生产日用品的大家族伍家,副狱长伍亦就是伍家的人。
      
      由于海怪肆虐,补给船过不来,飞机运送物资成本高,伍家削减了一半的补给,监狱的水、食物等资源紧巴巴。如果乔寒不是狱长,想洗澡得等老天下雨。
      
      难怪医务室那些犯人看起来脏兮兮的,可惜有海怪,不然能把他们扔下海涮一涮。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提醒主人该吃饭,乔寒给桑眠发消息。
      
      约莫一刻钟,桑眠送来晚餐。
      
      不锈钢餐盘分成四格,一份白米饭,一份蔫蔫的炒青菜,一份看不出什么肉的荤菜,还有两片快成果干的苹果片是餐后水果。
      
      看桑眠不停咽口水,乔寒猜想这盘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饭菜,在缺少食物的监狱是高规格。
      
      她拿起筷子,认认真真地吃完饭菜,连一粒米都没剩。那份怪怪的荤菜吃到嘴里,依稀能吃出点鸡肉的味道。
      
      吃完后,桑眠收拾餐盘,询问乔寒:“狱长,您的宿舍我收拾好了,现在过去吗?”
      
      “不。”乔寒看了下时间,七点半。
      
      “其他狱监在做什么?”她问道。
      
      一个下午过去了,整个监狱的工作人员,乔寒只见到了桑眠和狱医,其他一个都没出现。
      
      她这个新狱长,明显不受欢迎。
      
      “我们六点吃饭,这个点的话,有人在岗位上,有人在休息。”
      
      “副狱长呢?”
      
      “我不清楚哎,”第一天当助理的桑眠挠挠头,努力想了下,“伍副长的助理一直在助理室待着,伍副长应该跟您一样在工作吧。”
      
      “他的办公室在哪?”
      
      “就在您隔壁啊。”
      
      乔寒屈起手指,指尖轻点了下桌面。这个伍副长挺有意思,在她隔壁待一下午不露面。
      
      “桑眠,有会议室吗?”
      
      “有的。”
      
      “给我安排个会议,在岗的视频,不在岗的出席。”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
      
      乔寒等了半个多小时,太阳落下了海平线,一只海鸥在窗外飞来飞去十几趟,桑眠才安排好。
      
      监狱的会议室很宽大,也很简陋,一张长条桌两边放了些椅子。
      
      桌边稀疏坐着十来个人,墙上大而旧的显示屏上有门卫、岗哨、医务室等各个岗位的实时画面。
      
      乔寒迈入会议室,众狱监抬了抬眼皮,表情是陪小孩过家家的无奈和不耐。
      
      迎着众人的目光,乔寒坦然坐到会议桌最前面。她正要开口,门又开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瘦高男人大踏步走进来,鹰钩鼻,吊梢眼,看起来阴沉又精明。
      
      众狱监齐刷刷站起来:“伍副长好。”
      
      “好。”伍亦摆摆手,派头十足,“都坐吧。”
      
      狱监们听话地坐下去。
      
      双方的互动,乔寒悉数看在眼里。刚才她进来的时候,这些人跟瘫痪了一样,换成副狱长他们就没病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蓝星之所以这么落后,一定是因为蓝星人把精力浪费在内斗上。
      
      相较于狱监们公然的轻视,伍亦的段位要高得多。
      
      他走到乔寒面前,一边跟她握手,一边略带歉意地道:“乔狱长,我刚才在跟族长联系下个月物资的事,来迟了来迟了,对不住。”
      
      然而,他握手时大力使劲,话语背后透露的意思,不像内疚,倒像是某种威胁。
      
      乔寒也没客气,用力回握的同时,放出了信息素。
      
      冷甜的信息素迅速扩散,像是有人突然打开一台超强制冷机,还是带狂风效果的那种。无形但真实的寒意蔓延宽绰的会议室,眨眼间夏天变冬天,并逐渐向北极凛冬演变。
      
      一开始冰淇淋味儿出来的时候,伍亦并没有当回事,甚至有点想笑。他一个Alpha低调收敛没用信息素压人,Beta二话不说就释放?什么意思?自取其辱?年纪小就是不成熟,长相倒是乖巧,性格怎么这么冲动呢?
      
      伍亦嘴角扯出长辈看晚辈犯蠢时的优越嘲笑,半秒钟都不到,他的表情冻住了。扯了一半的笑古怪滑稽,苹果肌仿佛打了过多玻尿酸一样不自然地僵。
      
      不止是伍亦,狱监一个个被冻成了人形冰雕,犹如实质的寒冷轻而易举地侵入他们五脏六腑,体质和精神力最弱的一个Beta狱监被冻得不能呼吸,脸憋得青紫。
      
      屏幕里,在岗的狱监们并不知道会议现场发生了什么,他们透过视频看到伍副长和新来的狱长握了下手,然后伍副长就不动了,其他人也不动了,只有新狱长从容地坐了下来。
      
      怎么了?画面卡住了?不对啊,要是卡住了,新狱长怎么能动?还有伍副长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他抽筋了?那谁的脸咋还变色了呢?
      
      不对劲,太诡异,不在现场的狱监们没来由得打了个哆嗦,莫名后背发凉。
      
      严寒持续半分钟,然后消散了。
      
      冻紫脸的Beta大口大口呼吸,呼哧呼哧的声音像拉着破旧的风箱般鼓荡在会议室里。伍亦的嘴角缓缓落下,脸上的虚伪歉意被认真的审视代替。
      
      小小肉肉的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叉错列,指甲圆润粉白,小姑娘坐在黑色大椅子上,不晃不摇,端端正正。
      
      怎么看都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仿佛觉察到伍亦的疑惑,乔寒又放出了信息素。放半分钟,收回来。再放半分钟,收回来。
      
      伍亦和在场的狱监全力释放自己的信息素,有人甚至想站起来阻止乔寒。然而没有用,通通没有用。别说站,伍亦已经撑不住跪了,就在乔寒脚边,跪得四肢着地。
      
      第三次放完信息素,乔寒说:“我刚分化为Alpha,不太会控制信息素,各位,对不住了。”
      
      甜甜的声音慢悠悠响起,让人有种路过了烘焙店门口的错觉,鼻间仿佛能闻到了刚出炉的面包香气。可是身体里残余的寒气提醒众人,声音的主人不开烘焙店,她分分钟带你去北极并把你踹进冰窟里。
      
      乔寒的“道歉”极其没有诚意,敷衍得昭然若揭,话里的内容更是把众人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但是,所有人都安安静静接受了。
      
      狱监们终于认清了形势,新来的乔狱长不是上一任那种软柿子Beta,她是一个二次分化、实力不明、能把他们吊起来速冻的Alpha。
      
      人人噤若寒蝉,全场鸦雀无声。
      
      屏幕里,未到场的狱监也很安静。他们不知道新狱长有多可怕,但是他们看见一向高高在上的伍副长给新狱长跪下了。
      
      桑眠在乔寒的指示下扶起伍亦,作为狱长助理,他享受不挨冻的特权,信息素冻人时绕开了他。
      
      伍副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需要Beta搀扶才能坐到椅子上,直到看见有个狱监昏过去了,伍亦心里才好受了一点,起码他还清醒着。
      
      乔寒轻扣桌面,满意地看到众人打了个激灵。
      
      “召集大家开会是要解决两个问题,”她徐徐切入正题,“第一,不能继续纵容龙千野,监狱是管教犯人的地方,必须让他意识到他的行为是错误的,在监狱里殴打其他犯人是会被惩罚的。”
      
      “第二,不能继续纵容海怪,飞机运送的补给太少,一定要恢复船运。”
      
      语调软糯,可是乔寒的语气没有一点妥协的意思,让众人明白她不是随便说说,是真得要解决这两个问题。
      
      可是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就是因为它难以解决啊。
      
      伍亦捏着冷汗,小心翼翼地道:“乔狱长,你说得非常好,非常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两个问题非常严重,确实需要处理。”
      
      乔寒不知道蓝星人有种本事叫“打官腔”,尸位素餐的人擅长说空话。她以为伍亦和她一样真心要解决问题,轻抬下颌,示意他继续。
      
      “不过这两个问题由来已久,要解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就拿龙千野来说,他是双S级的顶尖Alpha,十个狱监也抓不住他,更别说惩罚他了。他现在只打犯人不打狱监,虽然过分了点,但是对我们伤害不大。万一我们向他动手,引起了反作用,他暴起打狱监,甚至挟持人质,那可就遭了。”
      
      “监狱不是有枪械吗?”
      
      “我们的枪械老旧,射程短,速度慢,威力小,弹药数量不足,对付其他犯人没问题,可要对付龙千野,”伍亦露出苦笑,“这么说吧,曾经有人用自动霰*弹*枪装载高爆榴弹偷袭龙千野,被他无伤反杀。”
      
      似乎怕乔寒不信,伍亦将龙千野打伤几十个犯人的视频投影到屏幕上。
      
      由于摄像头离得远、质量差,画面不是很清晰,只看到一个高挑的人影和一群肌肉贲张的猛男打在一起,片刻后猛男们倒了一地,高挑人影一点事没有,狂暴地捶打倒地的人。吓得一只飞过的白海鸥翅膀直扑腾,险些掉下地。
      
      乔寒垂下眼帘,卷卷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扇动了一下,神情若有所思。
      
      一直留意乔寒的伍亦有一瞬间想给她塞个棒棒糖哄哄她,回过神后他冒了一头冷汗。有的人,长相很萌,表情很萌,其实很凶残,不能被外表欺骗。
      
      “你的意思是要继续纵容龙千野?”乔寒问。
      
      伍亦的心砰砰跳,极力维持镇定,一脸真挚地建议:“乔狱长你很有实力,也许你能威慑住龙千野,想惩罚他就容易了。”
      
      乔寒没有说不,也没有立刻答应。
      
      “监狱有哪些惩罚措施?”
      
      “一般是关禁闭,不过这对龙千野没用,他受过不少刑*讯,不怕关小黑屋,我觉得可以试试这个惩罚。”伍亦压下算计得逞的欣喜,低下头给乔寒发了一个文件。
      
      乔寒一目十行地看完,有点佩服这个新颖而特殊的惩罚。
      
      她站起身,要去牢房。伍亦巴不得乔寒跟龙千野打起来,不管哪一个死,对他有利无害,立即殷切地带路。
      
      一路通行过层层禁制,乔寒在伍亦的带领下,来到牢房三楼最里侧。
      
      铁栅栏后是一间不足五平米的单间,狭小的空间里有一张床、一个水池和一个马桶,靠外的墙上有一扇小小的通气窗。
      
      顶部的白炽灯明亮刺眼,通气窗下,高挑的男人斜倚着水泥墙。他穿着黑色狱服,上衣短了,露出一截劲瘦的窄腰,细白肌肤像上好的瓷器一样润着光。
      
      乔寒抬眸,目光移到龙千野的脸上。人形杀器的长相意外得好看,只是一脸的嚣张狂傲。
      
      就很欠。
      
      

  •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怕坑浅。”存稿箱点烟.jpg:“要想着怎么榨干我,我亲爱的小天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