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海浪啊哗啦啦 ...

  •   转弯,乔鸣看到楼梯间的窗户被风吹得大开,打在墙上发出响声。
      
      “原来是风。”乔鸣恍然,正要离开,忽见底下有人上来。
      
      伍亦也听到了楼梯间的动静,抬头看见乔鸣,他的眼神闪了闪。
      
      他来孤岛监狱的时候,乔鸣已经让位了,伍亦并不了解乔鸣,只听说乔鸣的脾气很好。
      
      在伍亦看来,身为Alpha能得到脾气好的评价,要么是实力强大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要么就是实力弱小到不得不温和待人。
      
      伍亦觉得略有老态的乔鸣是后者,于是说起话来十分不客气。
      
      “乔老先生,我正要找你呢,”伍亦连招呼都没打,跟吩咐下属似的道:“你得劝劝乔狱长,她跟龙千野走得太近了,上头不高兴。”
      
      乔鸣打量了下伍亦,呵呵笑道:“上头?你是说师家吧。你的主子是师家哪一支的?海系还是森系?”
      
      伍亦一惊,他没想到乔鸣竟然一眼看出他的靠山是师家,而且对师家内部势力划分很清楚。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伍亦的语气弱了下去,面对乔鸣了然的目光,他有些狼狈地道:“你告诉乔寒,不要跟龙千野走得近,否则的话,后果她承担不起。”
      
      此时,窗外墙根下,龙千野捏紧拳头,剑眉紧皱。
      
      该死的师家,他都避到监狱了,他们还是不肯放过他。
      
      龙千野看向身旁的乔寒,她正侧耳听着里头的声音,神情认真。
      
      “你”龙千野抿了下唇,压低声音,忐忑地问:“你怕不怕?”
      
      即便乔寒怕了,她后悔了,她选择了疏远,龙千野也不会怪她。师家是帝国第一大家族,手眼通天,乔寒肯帮他瞒下身份,帮他......度过潮热期,龙千野已经知足了。
      
      “不怕。”乔寒想也不想地回答。
      
      对手越是强大,她越是兴.奋。
      
      如果对方敢主动挑衅......乔寒拉下龙千野的脖颈,亲他。
      
      嗯,上一个主动挑衅的已经跪了。
      
      楼梯间,伍亦心里直骂娘。
      
      艹监控明明显示龙千野和乔寒先后走了楼梯,一路找过来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招架不住乔鸣的套话,伍亦放了两句狠话匆匆离开。
      
      乔鸣沉思了片刻,一边往狱长办公室走,一边给乔寒发消息,让她赶紧回来,有事商量。
      
      在办公室等了十来分钟,乔鸣终于等到了乔寒。
      
      没等乔鸣问,乔寒就道:“玻璃碎了,我刚才去后勤要新玻璃。”
      
      这种小事,哪需要狱长亲自过问,都是助理办。好在乔鸣没注意到乔寒话里的破绽,他将遇见伍亦的事告诉乔寒,并且叮嘱她。
      
      “你离龙千野远一点,他出自师家的军体集训营,师家就算是毁了他,也不会允许他脱离掌控。”
      
      “军体集训营?”乔寒想到龙千野身上那些可怖的伤痕:“那是什么?”
      
      “外头的人只知道师家是第一家族,却不知道师家的影响力只在商界和政.界,军界的大佬们并不理他家。”
      
      “师家上一任族长师海颇有野心,偷偷弄了个军体集训营,找了许多体力和精神力出众的孩童来培养,想将他们送入军界,以此分权。”
      
      “然而他操之过急,军体集训营的训练十分残忍,许多孩童没活到成年就死了,而活下来能进入军界的寥寥无几。”
      
      “五十多年来,龙千野是师家军体训练营唯一一个活下来,并且成为帝国大元帅的人。”
      
      “不管谋杀指控的真相是什么,本质是师家在警告龙千野,威胁他,摆布他的手段。”
      
      “小寒,你听爸爸的话,千万不要跟龙千野扯上关系。伍副狱长是师家的眼线,你要是帮他,就等于在跟师家作对。”
      
      乔鸣一点一点把眼下的形势,分析给乔寒听,劝说她离龙千野远远的。
      
      他不知道,乔寒跟龙千野不止是靠近,两人是负距离。
      
      乔寒听完乔鸣的劝说,突然问道:“爸爸,你觉得师家的做法合理吗?以及现行的家族制度,合理吗?”
      
      女儿忽然提出如此有深度的问题,乔鸣不禁怔忪。回过神来,他有些心疼。
      
      女儿一向单纯天真,不通世事,做狱长等于是逼她成长,苦了她了。
      
      出于一个父亲的疼惜,乔鸣咬了咬牙,说了真话:“爸爸知道不合理,但这个制度沿袭了百余年,从来都是如此,咱们也好,龙千野也罢,都只能认命。”
      
      “从来如此,便对吗?”
      
      在乔鸣的震惊中,乔寒打开电脑,调出龙千野的档案。
      
      “爸爸,我第一次看这些档案的时候,觉得龙千野十恶不赦,罪有应得。”
      
      “可是当我第二次看这些档案,我才发现,除了那个背叛北境,放黑魔入城的老头,真是龙千野所杀,其余的指证,全都是莫须有。”
      
      “从来如此的事不一定是对的,监狱属于司法系统,司法是社会的底线,神圣不容侵犯。”
      
      “爸爸你放心,我虽然为龙千野抱不平,但绝不会让师家报复到我们家头上。”
      
      “你信我,我说到做到。”
      
      薄暮穿过落地窗,洒在乔寒身上。身穿制服的小萝莉披着一身金辉,坚定的神情散发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恍惚间,乔鸣仿佛看到三十年前的自己。
      
      虽然是家族任务,但彼时的乔鸣,真心实意想要为监狱这个司法机构做贡献。
      
      他曾想为监狱建个图书馆,也想设立教导官一职来教化犯人,他曾激.情澎湃地给帝国司法处写建议,也为了保障犯人的基本人权而与投资家族周旋。
      
      只是千篇一律的拒绝,日复一日的碰壁,磨灭了乔鸣的热情,他忘了自己的本心,沉溺于攀关系拉人脉。
      
      而现在,他的女儿站在他当年的位置,期许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这一次,乔鸣不想忘记了,他想守护女儿的梦想,无论实现的希望多渺茫,为了女儿,他想再试一试。
      
      “好!”乔鸣站起身,眼里闪着泪花:“爸爸相信你,龙千野的事,爸爸帮你。”
      
      乔寒的手按在左胸口,她领会了一种新情绪,叫做:感动。
      
      达成一致的父女两商量了一下对策,第二天下午,乔鸣乘船离开了坠星岛。
      
      天擦黑后,乔寒和龙千野溜出了监狱。
      
      第二次干这种事,两人驾轻就熟,一路没有惊动任何守卫,就连桑眠都以为乔寒在宿舍休息。
      
      不光如此,乔寒还从医务室顺了一瓶消食片出来。
      
      之所以拿消食片,是因为他们要去看大王乌贼,乌乌。
      
      最近这段时间,乌乌销声匿迹,并不是跑了,而是遵照乔寒和龙千野的吩咐,在非航道的海域玩。
      
      非航道的鱼多又傻,乌乌一下子吃多不舒服,海鸥便飞来请乔寒和龙千野帮忙。
      
      两人下了海,游去远海域的路上,乔寒告诉龙千野她爸要帮忙的事。
      
      龙千野同手同脚游了两下,忽地停下来,罕见地手脚无措。
      
      “我,该跟乔先生当面道谢。”龙千野划拉着海水,严肃思考。
      
      今夜月色很美,他的肩膀露出水面一截,被月光映成了莹白。
      
      乔寒游过去,把人按在水里:“先谢我。”
      
      鸥宝看着下方纠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飞得翅膀都酸了。好急啊,乌乌等着吃消食片哪,好朋友和奶香味怎么打起来了。
      
      天哪,他们沉到海水里去了,会不会淹死啊。咦,他们为什么要在水下亲亲,好了,浮上来了,淹不死了呼,嗯?换气需要换舌.头吗?
      
      哎呀,水面怎么结冰了?好朋友跪在冰面上干什么?哎?冰块挡住了,鸥宝看不见了,只能听见声音。
      
      “顶到了!”这是好朋友。
      
      “原来是这里。”这是奶香味。
      
      “呀好多......”
      
      “乖千野,饱不饱?嗯?”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奈落_奈狐灯的地雷(你一爽就砸我)
    感谢君无的十一瓶营养液(破费了大佬,咣咣磕头)
    感谢非洲小紫可能得到红包吗的营养液(乖宝每天都来投你想让我piu地开花吧)
    今天解锁了哪个PLAY,请评论区作答,抽一名幸运读者,带你去海上围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