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同居(1) ...

  •   一顿饭的时间并不长,江承禹居然被电话催了三次。慕菱依没有看到来电的名字,但大概能猜得到是工作上的事情。她不愿意因为她耽误了正事,催促江承禹加快速度吃完饭,两人在酒店门口分了手。
      即便如此匆忙,慕菱依的心情也是格外的好,就连昨日看来平平无奇的公园也觉得漂亮了不少。她见时间还早,便想着到对面的公园散散步,消消食,感受一下英国这个传闻中的浪漫国度,是否真的有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浪漫气息。
      谁想,她刚过了马路,就听到有人暴躁的大喊:“Get away!Get away!Get away!”
      因为被这突然的声音吓到,慕菱依还未回过神来,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大汉猛的推了一把,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尖叫,她就跌倒在地上。伴随着瞬时的脑子空白和没直觉之后,脚踝、膝盖、手掌霎时疼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直达全身的神经。
      慕菱依低头看去,手掌还好,只是蹭到了石头,微微擦破了皮;膝盖破了,碰到的地都沾染了血迹;脚踝也扭到了,稍微一动,就钻心的疼。
      猛烈的欢喜必然带来猛烈的悲伤,慕菱依不知道在哪里听到的话,居然在她身上证实了。她刚刚开心了不过一个小时,就要面对这样的伤痛,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她咬咬牙,倔强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受伤的脚一沾地,疼的她只想掉眼泪,只得停下动作,想别的办法。
      刚才撞了他的人似乎是逃犯,那人过去之后,身后又跑过去好几个警察,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她。
      大概是情况紧急吧,慕菱依这样安慰自己。她又朝四周看去,想找人帮忙,却好巧不巧,此刻公园一个人都没有。
      或许是被刚才的人吓走了?慕菱依不知道,只知道她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看到离她不足两米远的地方正好有一只的座椅。于是,她强忍着疼痛,勉强用未受伤的脚撑着站起来,艰难的挪动到座椅旁坐下。低头一看,只这一会儿的时间,脚踝红肿了一大块,触目惊心。
      她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才发现,她身在英国,朋友都在国内,显然都帮不上她。在这里,除了妈妈李凌然和江承禹,她无人可找。然而,他们都没有空。
      权衡之下,慕菱依的眼睛停留在江承禹的电话上,但是就在最后要拨出去的一瞬间,她的神情突然暗淡下来,犹豫了片刻,然后轻轻的熄灭了手机屏幕。
      他因为急事刚刚离开,她就要把他叫回来吗?慕菱依心想,还是不打扰他了。
      她低头看了看脚踝,虽然肿的依旧厉害,但是隐约感觉已经没有先前那样疼了。大概,习惯性脱臼就是这样吧。
      她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扭到脚踝,没有及时处理,从那之后,就留下了崴脚的后遗症,每隔一段时间,即便走在平地上,也会时不时的崴到脚。多数时候都只是稍稍扭到,不会肿,也疼不过三分钟。偶尔严重些,看起来肿的很严重,但是实际上过几分钟也能好。
      慕菱依坐在椅子上,看着脚踝,心想着,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属于这种,看起来严重,实际上没什么事情。她可以等过会儿好一点的时候,再回去擦药。
      她抬头,向后仰着靠着座椅,闭着眼睛休息。
      
      “依依。”
      突然听到江承禹叫她,还以为是错觉。明明还没有睡着,怎么还做梦?慕菱依闭着眼,不觉嘴角轻扬。
      “怎么不接电话?”
      又听见一声关切焦急的声音,她突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慕菱依这才睁开眼,不是错觉,江承禹的确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习惯性关静音,没有听见。”慕菱依讷讷的任由他抱着,问,“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刚才看见警察在这一片抓人,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回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江承禹放开她,这才看见她腿上的伤。蹲下身,眼神深沉,微微皱眉,说:“受伤了怎么也不说,得去医院。”
      “不用。”慕菱依一把拽住他的手臂,说,“擦点药就好了。”
      见他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看着她,眼里写满了担心,她又补充道:“以前也经常扭到,刚一开始很疼,看起来也很吓人,但是过会儿就好了。”
      “那去买药膏。”江承禹没有再坚持,抱起她往路边走。
      车子在医院停下的时候,慕菱依以为他去买药,她在车上等着,谁想,他是抱着她去。最后的结果是,拍了片子,擦了药,又询问了医生很多的注意事项,在医生下班之前,他们成功出了医院。
      
      其实,慕菱依不想去医院是不想麻烦。
      以前都是一个人,每年体检或者有个小毛病去医院,从进医院挂号到拿药离开医院,总是在不断的排队、排队、再排队中度过,所以,她对医院的印象并不好,总觉得是冷冷的、压抑的。
      特别是有一次,为了准备专栏,连续不停的写了三天的稿件之后,莫名觉得胸口疼。她以为是累到了,以为休息几天就好。然而休息之后,疼痛感更甚。当时的她上网搜索了很多相关科普,看着那动不动就是绝症的案例,觉得,必须去医院检查。
      那是在暑假期间,室友都不在身边,她也不想让父母担心,只好一个人去医院。那一天,看诊排队,缴费排队,检查排队,再次找医生看诊依旧需要排队。她看着有人来陪同看诊的人,心下一阵羡慕。她依旧觉得胸口隐隐的疼,担心自己真的得了绝症,忍不住想哭,却又不得不忍着。
      万幸的是,医生说慕菱依没有任何毛病,是劳累的问题,连药都没有开就让她离开了医院。
      暮色时分,慕菱依说不明白当时的心情,是庆幸还是无奈。总之,从那之后,她尽量让自己不生病,少去医院。但是今日,她的感觉不一样。看诊的这一路,除了看诊和拍片,江承禹几乎包揽了其他所有的事情。所以,她并不抵触。
      
      江承禹做事,还是和以前一样,雷厉风行,有条不紊。是以慕菱依差点丢了脑子,任由江承禹将她带回了家才反应过来,她早已离开了医院。
      “这是哪里?”江承禹抱着她放在沙发上,慕菱依才后知后觉的问道。
      “我问过你不回酒店行不行,你没有回答,所以,我当你默认了。”江承禹看着她,轻笑道,“这里是我家。”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江承禹的确问过她问题,她当时只顾着发呆,待回过神询问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不说话了。
      “那你现在送我回……”
      “不行,太晚了。”江承禹打断她的话,说,“你先在这里休息,我有工作要做,明天再送你回去。”
      “明明……”慕菱依想反驳,却又想到江承禹本来就是丢下工作陪她的,怎么还能再耽误她的时间?遂改了口,表示同意。
      江承禹去书房继续处理未完成的工作,她继续坐在沙发上,随意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大开间设计,客厅、厨房、书房,没有隔墙,基本都由间隔的立柱或者透明的玻璃分开。她透过立柱,看向书房,江承禹也正朝她的方向看过来,她慌忙又转开了脸,看向别处。
      入眼,是一个大大的落地窗,透过窗子看向外面,夕阳已经沉到了远处那一栋栋高楼大厦的后面,隐隐只能看见昏黄的余晖。
      居然真的这样晚了,并不是江承禹说谎,她竟然是误会他了。慕菱依不由的又抬眼看向江承禹,嘴角轻扬,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这样快,好像比年少时还要快一些。
      
      “江承禹,我总感觉你有魔力,你总偷我的时间。”慕菱依突然想起,年少时江承禹给她补课的某个周末,她说完这话的时候,江承禹看着她,片刻的错愕之后,欢喜异常的样子。
      现在想来,其实这算她说过的最早的一句情话吧。只是当时,只觉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陈述句,略有嗔娇,也只是习惯,并无其他想法。
      当时,江承禹也给过她回应,在补习结束之后,慕菱依送他到门口。他站在对面门口,明明已经开了门,却转过身来,略有些羞涩的说:“我也是。”
      “什么?”慕菱依不明所以,问道。江承禹红了脸,却没有解释,转身回了屋,关了门。
      那是两人年少时的第一次坦诚吧?慕菱依心想。可惜,那般美好的年少情愫,因为她的迟钝,深深的错过了。
      她又一次不自觉的朝江承禹的方向看去,这一次,他正认真的盯着电脑屏幕,没有看她。一时间,慕菱依的胆子打了起来,她贪婪的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眉眼,越看越觉得他的长相实在出色,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好看,越看越移不开眼。她甚至想走到他的身边,近距离的和他站在一起,好证实她所看见的这一切不是梦。
      慕菱依的确这样做了,她站起身来,朝他的方向走去。刚一起身,慕菱依突然感觉到身体的异样,猛然间想起,她只顾着和江承禹在一起的喜悦,竟将其他事情都忘记了。她回头看去,看到沙发上那意料之中的印记,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怎么可以……这样尴尬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