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逢 ...

  •   截止今天,慕菱依和江承禹分开整整八年。
      
      八年前的那个夏天,两人莫名的失去联系,谁能想到,再相见时,是在她妈妈的婚礼上。
      
      慕菱依站在门口接待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他挽着一位女士,朝她款款走来。此时的江承禹已脱去了年少时的稚气,但脸上了那股清冷之气,一如曾经。他挽着的女士,虽不十分漂亮,但举止优雅大方,一看便知是出自家教良好的家庭。
      
      慕菱依勉强维持着笑容迎接他们入场,心里慌乱如麻,只有她自己清楚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她尽力保持了冷静,勉强等到了婚礼结束,期间多次努力不想往江承禹的方向看,却总是忍不住。
      
      婚礼结束,宾客陆续离开,教堂瞬间变得空旷起来,似乎也多了几分庄严肃穆。
      慕菱依依旧坐在座位上,盯着空空的礼台发呆。
      “Excuse me,Miss,”见慕菱依许久还未离开,工作人员走到慕菱依旁边,提醒道,“Can I help you? It's time for the church to close.”
      慕菱依回神,礼堂空旷如许,除了工作人员,只有她一个外人。
      她忙站起身来,道歉:“Sorry, I'll leave right away.”随即在工作人员友善的微笑示意之后,走出了教堂。
      
      走下最后一阶台阶,抬眼,看见不远处站着的人,慕菱依不由得一愣,迎着那人温柔略显低沉的目光,缓步向前。
      “你在等我?”慕菱依的神色略显错愕,疑惑的问道。
      “这里,还有别人吗?”江承禹反问。
      一眼望去,空旷的草坪上,偶尔有几只鸽子停留外,别无他人,陪同他一起参加婚礼的那位女士此刻并不在他身旁。
      慕菱依张了张嘴,本想询问他们的关系,转念一想,虽然他们曾经是同学,但并未深交,异国相遇,已是意外。
      “没想到你居然记得我。”慕菱依轻笑,此刻的欣喜是大于其他一切好奇,亦或者失落的。
      江承禹清冷的面色深了几分,盯着慕菱依姣好的面容,轻轻叹了口气:“附近有一片海滩,去那里走走吧。”
      
      碧蓝的海水轻抚着金色的沙子,一瞬间,浸润过海水的沙子,好像蒙了一层深色的薄膜,变成了棕黄色,许是不喜欢这薄膜的装饰,片刻又变回了原色。
      高跟鞋踩在柔软金黄的沙子里,鞋跟瞬间就陷了进去,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有种不安全感。
      “脱掉鞋子走路会舒服一点,这里的沙子很软。”江承禹适时扶住了走路不稳的慕菱依,友善的提醒道。
      慕菱依点头,正要蹲下身,江承禹抢先了一步。
      慕菱依错愕的看着江承禹解开她的鞋扣,帮她脱下鞋子,然后又熟练的将鞋子拿在手里……
      “谢谢。”她脸色微红,轻声道谢。
      江承禹没有说话,两人便沉默着往前走。
      海风吹过,似乎还带着海水丝丝凉意。慕菱依突然停下身来,看着江承禹。
      “我们……好久没有见了。”她不知要说什么,只是觉得此刻两人都不说话,气氛太过尴尬,找借口调节一下尴尬的气氛。
      “八年。”江承禹的口气略显疲惫,又带着些许庆幸。
      
      “你过的好吗?”慕菱依的话脱口而出,然后就后悔了。这个问题,是如此的敷衍,而且……她愿意听到什么答案呢,好还是不好?
      江承禹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呢?”
      她微微错愕,片刻回答道:“挺好的。”说着,移开了眼睛,看向远处的海面。
      落日的余晖洒在海面上,将半边大海染成了橙红色,有种难以言说的壮阔之气,也略略带着点萧索。
      
      在这里再次相遇,叫慕菱依满心欢喜又满心悲凉。她此刻还未换下伴娘礼服,一袭水蓝色连衣裙站在沙滩上,海风轻拂,夕阳轻披,有种别样的美。
      江承禹盯着她出神,许久,见她轻轻抚了抚肩膀,便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开口问道:“你是新娘的朋友?”
      慕菱依回头,眼里带着落寞,轻轻开口,“新娘是……我妈妈。”
      她的话音落下,江承禹一贯清冷的面色表露出些许惊讶,她轻笑,不觉心想,能让他意外的事情不多,这件事显然是其中之一。
      “新郎是我叔叔。”江承禹似乎知道她的笑意何来,嘴角浮现出笑容,缓缓的开口:“世界真小。”
      “的确……很小。”慕菱依附和道,如果她可以看得见自己的表情,一定会发现,她的错愕并不亚于江承禹。
      
      慕菱依的妈妈虽然已经结婚,在这里有不错的住所,但一时难以适应的她并没有去他们的新家,而是选择了住酒店。
      酒店位于泰晤士河附近,静谧的河水轻轻流淌,在两岸霓虹的照射下,倒映着各色灯柱,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妩媚。千禧之轮在空中不断变化着各色的光,梦幻中带着古典。
      两人吃了晚饭,散步着走回慕菱依住的酒店。一边走,一边凭着记忆聊一些年少时的八卦。然而,当时的江承禹,孤傲不合群,班里同学的名字都没有记全过,此刻聊天难免会陷入尴尬。
      好在距离不远,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
      
      站在酒店的楼下,正打算告别,江承禹突然问:“来英国,除了参加婚礼,还有其他事情吗?”
      慕菱依原本是有私心的,然而此刻,她看着江承禹的眼睛,若真的说“来看看你”这四个字,似乎显得特别不道德,就连她辗转从老师那里打听来电话号码,都成了一种罪恶。她轻笑的摇了摇头:“没有,明天就回去了。”
      江承禹眼里的光暗了几分,盯着慕菱依的眼睛片刻,笑了,有些落寞。
      “你……会考虑回国吗?”她不知为何,脱口而出,盯着江承禹的眼睛,隐隐含着些许期盼。
      江承禹听到这话,微微皱眉,认真审视着她此刻的神情,好似在思索。
      “我随口问的,别介意。”见他为难的样子,瞬间觉得她的问题很多余,若要回去,怎么会等到现在?况且,即便回去,和她有什么关系?
      慕菱依伸手脱下披在她身上的外套,还给他,“谢谢你请我吃饭。我明天就走,来不及回请你。如果以后你回国,再还你。”
      说完,感觉江承禹清冷的眸子又深了几分。她自认并没有说什么不得当的话,心想江承禹的性格还是如年少时一样的不可捉摸,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脑子里又浮现出下午挽着江承禹手臂的那位女士,心下了然。
      她竭力维持着平和的微笑,避开江承禹的眼睛,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慕菱依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可以带她一起,我也可以带男朋友一起,你别误会。”
      她的话音落下,周遭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提醒她周遭的空气并没有凝固,只是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她小心的抬眼看向江承禹,只见他面色清冷,比刚才更甚,却并不知他心里同样波澜壮阔,并不比她好到哪里去。
      慕菱依受不了此刻的气氛,勉强笑了笑,指着酒店门口,说道,“我先上去了,谢谢你送我回来。”然后就转身迈开了步子。
      刚转身,感觉步子好像千斤重般,拖着她不让她抬脚。心想,若是以后不会再见了,那就把……心里话说出来吧。
      慕菱依再次转身,看着钉在原地没有挪步的江承禹,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说道:“承禹,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知道你的吗?”
      江承禹侧耳,只听见慕菱依又悠悠的开口:“在你初一正式入班的前一周,中学后山的草坪上,你当时坐在草坪中间,读《庄子》……”
      说话间,江承禹高大的影子投印在她身上,未给她反映的时间,便俯身附上了她的唇。柔软的唇瓣相碰的那一刻,慕菱依只感觉脑子瞬间成了空白。
      咫尺之间,可以看见江承禹紧闭的眉眼之间,睫毛轻动。好像是本能的,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