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4、身后 ...

  •   《了不起的盖茨比》开篇,觥筹交错和霓虹艳影中,所有人都交头接耳地询问一个名字:“谁是盖茨比?”
      而当数学竞赛成绩出的那天,所有人都在疯狂询问:这许皓明谁啊!!!
      
      必得是一串连续的感叹号,才能再现所有人问询时张大的嘴巴。
      
      是,没错,全省的重高不止宜中一所,尖子生凑一凑也有一一个班了,但你再怎么厉害,考满分也太不给数学面子了吧,这可是数学竞赛啊!
      
      沈飞檐看着通报稿,半天没缓过神来,愣愣地拍拍前头的习大神,“我是不是英语阅读做太多近视了,我感觉我看不清阿拉伯数字了,这个姓许的兄弟,从哪冒出来的?竞赛诶,怎么可能考满分啊!”
      
      习知新回过头,静静看一眼那通告,合上笔帽,“说实话,他就没下过满分,所以还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沈飞檐瞅他神色,“喂,没点不甘心?”
      习知新笑了,摇摇头,“我要是第二,或许还有不甘心的底气,可你看看那张表,往下翻才能找到我呢,有什么可不甘心的。”
      
      沈飞檐憋口气,的确,习知新只拿了三等奖,跌破所有人的眼镜,但谁也没敢提,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也都被那个横空出世的满分许皓明占据了,“你在训练营,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感觉你回来以后,变了挺多。”
      
      习知新垂眸愣了愣,脸颊忽然一冰,他抬起头,是温尔雅举着杯冰镇芋泥奶茶回来,笑嘻嘻逗他,“喂,第二杯半价,赶紧喝呀!”
      他侧头嘬上吸管,深吸了一口,芋头浓郁的香气瞬间占据整个口腔。
      
      身后,玻璃窗,被咚咚敲了两下,“习知新,办公室找。”
      他鼓着腮帮子糯糯回头,点了点脑袋,起身,拍了拍抱着两杯打奶茶的呆同桌,“我去一下,不准偷喝我的。”
      温尔雅错身给他让空间,一边嘟囔,“我自己有干嘛喝你的啊……”说着心虚地看了一眼他那杯,习知新刚好揉了一下她头顶,笑着收走手,出去了。
      她顶着微微蓬松凌乱的脑袋,两杯奶茶中碎冰碰撞响叮当。
      
      习知新一出教室,就拉上了校服的外套拉链,理了理里面的衬衫领口,抿紧了双唇,推门进办公室,“报道。”
      年级主任取下眼镜,叹口气,看向他,皱纹斑驳的手指还沾着点□□笔的尘,用力捏在竞赛通告上,纸面烙下个指纹。
      “拿到成绩了吧。”
      “嗯。”
      年级主任看着他,沉吟了一会,“听说你在集训的时候生病了,现在好点没?”
      “早好了……老师,我……”
      “是身体状态不好,才发挥失常了么?”年级主任沉声轻问,像家中的老人关心孙辈,并没有责怪之意。
      习知新低下头,手指微微攥紧,“准确来说,应该是心理状态不好,然后正常发挥。”
      年级主任眉间皱成一个“川”字,“因为那个许皓明?我打听过了,他在国外就已经是很有名的天才少年了,小小年纪就跟在一群剑桥教授身边的,水平肯定是高于咱们这个省级竞赛的……”
      “不只是他。”习知新抬起头,弯弯笑一下,“人外有人,总会碰见厉害的人,我输得心服口服,只是老师,经过这一遭,我想了很久,我觉得自己可能并不是竞赛的材料,所以……”
      
      “就因为这一场数学竞赛?”年级主任叱声道,“如果仅仅是败掉一场省级竞赛就让你这么妄自菲薄,这么受挫,那我看你还真是不适合竞赛!不是输在硬件,而是输在底气!”
      
      “对不起老师……”习知新低下头,不由握紧了拳头。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你对不起的是十年如一日磨刀的自己,一点小打击就要当逃兵,我们宜中的优等生就惯得这么脆弱啦?这么输不起?”年级主任的声音越来越沉,到最后甚至带了一点碾碎恨铁不成钢的绕指柔,“再说了,不是还有生物竞赛么,我记得,你去生物老师那培训的时候可比来我这积极得多!”
      
      “我也可以走正常的高考途径的,分数高一样可以为校争光,也不一定非要……”习知新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慢。
      
      “扯淡!”年级主任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走到他跟前,“你以为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力气,让全校理科最好的名师围着你们来培训,就是只是为了一个竞赛奖杯么?你去看看宣传栏的荣誉墙,满满当当的学姐学长,你再看看我这墙角的书柜,奖杯都摆不下了!”
      
      习知新抬起头,目光望着老师灼热的眼睛。
      
      “你知不知道,竞赛最重要的不是让你们去抢破头刷分,而是让所有天赋非凡的学生从芸芸众生里跳出来,没有比这更公平更优越的跳板了,你也别以为竞赛保送了就不用回来高考,那是另一场对你高中三年的考验,没有人说过你可以走捷径!”
      
      “既然终点都是一样的,走哪条路又有什么分别?”
      
      年级主任一手压上他的肩膀,“这不是殊途同归,这是先行一步,你知道,对于天赋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吗?”
      
      “高低。”习知新喃喃,“只有见识过天才,才知道自己的平庸。”
      
      “许皓明固然天赋过人,但知新,你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你身后这些始终对你饱含期待的人们,你非池中俗物,比肩许皓明,甚至超过许皓明,在我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年级主任双手搭上少年清瘦的肩,话音一落,不出意外地看见他清亮燃光的眼,“但这场追赶的路途,必然比普通人辛苦很多很多,三年、五年,还是十年,没有人可以说出确切的答案,这一切掌握在你的手中,十七岁的你,选择压榨潜力奋力追赶,还是凭着一点慧根悠游漫步。”
      
      习知新感受着肩上的重点,嘴唇张了张。
      
      年级主任微微牵唇笑了笑,目光灼灼,“又或者,某一天,你就会跑来告诉我,你早已不在意许皓明的背影了,你奔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不要着急告诉我答案,甚至不必告诉任何人答案,我希望你不要考虑任何人的建议和劝慰,这是你的人生,孩子,你要自己选。”
      
      温尔雅背靠着墙角,从黄昏等到日暮,终于等到习知新从办公室出来,只见他一言不发地穿过走廊,路过她,拎着书包,垂着脑袋,敛了目光,慢慢挪步出校。
      温尔雅跟在他两米后的位置,紧抿着嘴,盯着他,放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在说要照顾他考砸的心情,多多安慰他。
      可温尔雅说不出口那些话,他可是她的习知新啊。
      
      她一路盯着人,走着神,唉声叹气,一个不留意就差点被穿行的自行车撞了个满怀,急刹车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鲜亮的划痕,她赶紧连声道歉,车主训了两句,摆摆手又骑上车走了。
      温尔雅舒一口气,一抬头,习知新定在前方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两边都是红灯,人海如潮堆积,他就站在道路相汇的交点,车辆鸣笛无情地穿行而过,柏油路上雨后的积水里盛满各色灯影,连同他的影子一起被碾碎。
      
      “温同学。”他忽而轻声唤道。
      温尔雅惊异地赶上前,站到他身边,“诶!我在呢!”
      
      习知新转过头垂眸看她,积水中,两人四目相对,绰绰韶华。
      
      “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面前有两条路,一条风雨交加狭道相逢,一条繁花烂漫与子同袍,你走哪一条?”
      温尔雅仰头看着他,她如此清楚地看见他的迷茫和疲惫,安慰的话就在嘴边却张不了口,世界可以碾碎他的骄傲,她不可以。
      
      习知新轻笑一下,闪开目光,“抱歉,我是不是说了很奇怪的话……”
      “没有!”温尔雅抬手把他撇开的脑袋扶正,认真看着他说,“选你想走的那一条,不要选容易的那一条!”
      
      “那不是自找苦吃么?”
      
      “不会,遗憾才是最苦的。”
      
      绿灯骤变,人海袭来,汹涌而上,温尔雅被身后赶路的人撞了一下,额头撞到他下颌,跌进他怀里,仰首,他朝她笑了一下,像和煦的春风驱散所有的积寒。
      
      她一下子弯了眉眼,大胆地抓起他的手往前跑,跌跌撞撞,穿山跨海,细雨纷扬,校服的领子打翻到一侧,两岸人潮在路口中央交汇极盛时,习知新把她护到身后,没放开手的握得更紧,拉着她前行。
      
      “习知新!”
      “啊?”他在人潮汹涌和车马鸣笛中回首。
      “你放心往前走啊,我永远跟在你身后!”她笑得像个傻子。

  • 作者有话要说:  不会坑!只会慢!目前在实习加考研的地狱模式,五点起零点睡,看到大家的留言真的感动死了,还没有忘记我!没更新也不敢上来怕被骂,然后没人催又觉得被忘了有点落寞,太矫情了呜呜呜~会更努力的!会有爽翻的火葬场,也会有甜甜的结局!偶尔还灵光一闪有新坑的脑洞也都记下来了,来日方长,有很多很多故事要讲给大家听,大家不用天天记得我!但是也别忘了我嘛!抱抱~~~祝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