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撒糖 ...

  •   山楂的红是艳,草莓的红是娇,小番茄的红是热,不过也有个别太过热情调皮的,水珠一滑就滚了出来。
      温尔雅俯身捡起来,在水龙头下冲冲,放回碗里,开始一颗颗擦干串成串。
      
      半袋糖爽快倒进小奶锅,开小火熬浆。
      
      温子因趴在厨房吧台边,头发剪短烫了点卷,耷拉在额前,柔和日光里,像个毛茸茸的温顺小动物。
      身后门外的司机催促他行李都搬上车了可以走了,少爷脾气一下子蹦上来,不耐烦地往后瞪一眼,司机噤了声,默默回车上等着。
      
      温子因叹了口气,盯着温尔雅围裙后系着的蝴蝶结,系得丑死了,他想一把拽开,又舍不得伸手。
      这时,温尔雅徐徐转身,递给他一串刚覆上浆衣的糖葫芦,莹亮透明,颜色鲜艳,像个玩具。
      “嚯,正有两下子啊!”
      “那可不。”温尔雅抬眼一笑,下巴点了点门外,“别磨蹭了,飞机要飞走喽!”
      
      温子因举着糖葫芦瘪瘪嘴,今天终于把那些花花绿绿的宝贝衬衣都收进了箱子里,换了件乖乖的圆领卫衣,配着卷发,还真像个举着玩具的天真淘气的孩子。
      “这就赶我?”
      温尔雅笑,“有什么好赶的,反正早晚都得走。”
      “哼。”温子因歪过头,恹恹起身,“连句好话都不会说,过来,给哥揍一下。”他扬起双臂,张开怀抱,宽松的卫衣像个铺开的绒毯。
      
      温尔雅一手捏着果串,一手挑着汤匙浇糖浆,抬眉瞅他一眼,不咸不淡道:“一路顺风。”
      
      “屁!”温子因气得敲她一栗,“飞机不能说顺风的,知不知道?”
      
      机场,温子因坐在后座,司机把一箱箱行李拎下车,看他还拿着那串糖葫芦发呆,忍不住提醒:“少爷,赶紧吃了吧,得进去登机了。”
      温子因瞳孔收缩一瞬,眉头微蹙,彻底不见了往日的浪荡气,一脸肃然,司机愣了愣,犹疑着再开口:“少爷……”
      “给你吧。”他把那串糖葫芦递出去,塞到司机手里,自顾自伸腿跨出车,站定,拢了拢风衣外套。
      “这……少爷,我不……”
      “给你就拿着吧,不能我想的,就不该胡思乱想。”他微微勾唇笑了笑,有点凄凉的倨傲,跨步而去,云高海阔,赴他的天地。
      
      习知新单肩背着书包,从考场出来,仰首看见秋日当空,银杏叶黄,还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的,刺眼睛。
      “唔……”他抬起手眯了眯眼。
      
      “欢迎出关!”一串晶莹透红的糖葫芦直直伸到他面前,鼻尖都能嗅到那股清甜,更刺眼的是,眼前人笑弯的眉眼,像淬了糖衣。
      
      “喏,恭喜啦,又要拿奖杯喽!”女孩凑到他跟前,往他怀里扔一个盒子,抱着胳膊笑。
      习知新举起来看,“这什么啊?”
      “奖杯防尘罩!”女孩挑挑眉侧眼看他。
      习知新摇头一笑,“不是,我说……你怎么比我还有自信啊,这么多人呢,凭什么我就能拿奖?”
      “你不能吗?”
      “不能。”他认真道。
      “呵,好吧,那拿回去装臭袜子吧。”龚明灿摆摆手,转身就走,擦过被撞到身后的温尔雅,睨她一眼,笑她手里的糖葫芦,“多大了?”
      
      温尔雅撇过头,举着的手缓缓放下,从被撞开就觉得有些难堪。
      
      习知新走过去,接过那串糖葫芦,从她手心里抽出来,一口咬上去,糖衣绽开,果汁迸溅,“五岁,学龄前,合法吃糖。”
      
      他放肆地嚼着,把怀里莫名其妙的盒子往原主人身上一撞,“留给你装吧。”
      
      一边转头歪了歪脑袋,黑眼圈迷瞪着看旁边傻愣着的他的傻白甜,“喂,哪家店买的,还挺好吃。”
      
      

  • 作者有话要说:  谁不喜欢甜甜的恋爱呢?
    温子因:嗯?我一定不是亲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