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周可岚静静看着堂叔的消息,许久之后才吐了口气。

      每个女人对婚姻都有几分向往,就算是商业联姻,其实她一开始也期待过顾闻柯的爱,只不过有些不切实际。

      刚想到这里,顾闻柯从浴室出来。

      从上次两人因为财产问题发生纠葛,半个月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踏入名府花园。

      周可岚看着顾闻柯,有些忐忑,久久才深吸了一口气,拿着一份简历,递给男人。

      “她叫冯庭,你们今晚见过,坐你和小叔顺风车的那位姑娘。”

      说起那位姑娘,自然有印象。

      不喜言谈的顾闻柯对妻子皱眉,“我从不用女秘书。”

      周可岚是个娇纵的大小姐,平常喜欢硬碰硬,如果他这么拒绝,周可岚肯定立马就炸毛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用尽一切不高明的伎俩,试图逼迫顾闻柯就范。

      最后自讨没趣,过几天,为了家族利益,又灰溜溜的跑到他跟前道歉。

      次数多了,顾闻柯懒得跟她计较。

      谁知这一次,周可岚一反常态。

      她眼神哀哀,带着淡淡的伤感,自嘲一笑。

      在顾闻柯平静目光的注视下,兀自下了楼。

      半个小时候后,顾闻柯口渴,下楼找水喝。

      瞧见客厅灯亮着,周可岚大半夜不睡觉,端着高脚杯在茶几旁自斟自饮。

      听见脚步声回头,泪眼朦胧,眼妆有些花。

      平添了几分我见犹怜。

      这一幕让顾闻柯微怔,皱起眉,周可岚破天荒道歉:“打扰你休息了,抱歉啊。”

      周可岚讲道理的时候,顾闻柯也不会那么冷血无情。

      男人犹豫几秒,走过来。

      周可岚眼角挂着眼泪,展手臂往身后一趟,盯着天花板,开始说话——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男人沉默,沉默完否认:“没有。”

      周可岚吸了吸鼻子,她本来长得就不错,漂亮女人装起来可怜,更容易激起别人的同情心。

      “在你这里,我连安排一个秘书的资格都没有……”

      “别人都羡慕我顾太太的身份,其实真没什么可羡慕的……”

      “外表我光鲜亮丽,其实什么都不是,家族拿我一辈子的幸福做利益交换,不顾我的感受,老公呢,也不爱我,别看我每个月那么多零花钱,其实你心里怎么想呢,施舍?亦或是恩赐?”

      “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只不过是,你缺个太太,我呢,又恰好给你带来商业价值……”

      “哪天我最后一点儿剩余价值也被顾周两家榨干,就会像扔抹布一样把我扔掉吧……”

      “我每天都很惶恐……”

      她说完转过头,带着醉意看向男人。

      “倘若有一天你有了女儿,你做了爸爸,你希望她过这样的日子吗?”

      周可岚期期艾艾看着他,期待他的回应。

      到这里有些动情,自言自语到:“我爸爸如果还活着,肯定不舍得。算了,说再多也是自我感动,你根本理解不了……”

      男人居高临下,静静审视她。

      以前她胡搅蛮缠,顾闻柯从来都是冷处理,此刻看着不哭不闹独自感伤的妻子,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问她:“这番操作,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别人教的?”

      周可岚眼皮子猛地跳了跳,她放下酒杯,“原来在你眼里,我还是个怂包?是个智障?是个煞笔?”

      顾闻柯掏着兜,默不作声。

      半晌,态度有些松动——

      “把自己说那么惨,就因为一个秘书?”

      “不是一个秘书那么简单,我一周前就通知人事,把话放出去了,你如果拒绝录用,那就是守着外人打我的脸,我不要面子的吗?”

      *

      第二天一早,冯庭就接到陌生电话,是顾氏人事部打来的。

      确认完冯庭身份,问她:“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冯庭笑盈盈回答:“我随时都可以啊。”

      像顾氏这样的企业,一般对职员着装没什么硬性要求,如果非说有什么要求的话,无非是着装得体,仪容得体。

      冯庭从硕士毕业,阴差阳错进入了情感行业,并没有什么职场经验,好在她是酒吧夜店的常客,酒量好。

      倘若回头应酬,顾闻柯拉她出来顶酒,不管高浓度还是低浓度,气泡酒她可以伴着小旋风吹。

      也就是打开酒盖,口含酒瓶,仰头剧烈晃几圈瓶身,伴着泡沫把一瓶酒一饮而尽。

      讲完电话,某个平台上的情感博主还在扯淡,打着专业的旗号,对失恋男女们贩卖希望。

      冯庭抱着肩膀,盯着屏幕陷入沉思。

      耳边有人说话:“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也值得你看这么久?”

      冯庭转了个身,看向师哥。

      浅色西装外套果然显贵气,秦思明品味有提升,西装外套里面衬了一件浅青色印花T恤,贵气的同时又多了几分沉稳。

      冯庭和秦思明不光是简单的师兄妹关系,他二人还一起经营一家咨询室,不过名义上,工作室是秦思明的,冯庭偶尔有空,才去点个卯。

      她回过神,盯着屏幕挑眉,“我只是想看看,他接下来还能怎么吹。”

      说罢敲击键盘,砸人家招牌:“都两个小时了,能不能让牛歇歇?”

      这番话顺着网路,送到情感主播面前。

      情感主播点了点手机。

      不出意外,冯庭直接被踢了出去。

      她挑眉。

      这么经不起批评?

      *

      冯庭第二次跟顾闻柯碰面,是次日晚上,为庆祝名仕苑二期工程剪彩成功的酒会上。

      她跟着吴巡吴经理盯现场,吴巡和孙秘书负责安排这次酒会,如今孙秘书离职,上午两人做完交接工作,孙秘书就离开公司了。

      顾闻柯带了女伴,周可岚。

      已婚成功人士,出没这样的酒会,显然没有未婚男人那么自由。

      冯庭没想到,原来做秘书这么艰辛,拿着微薄的收入加班加点,随叫随到,忙起来连饭都吃不上……

      一整晚跟顾闻柯没有交集,直到晚上十点多,吴巡吩咐她去提车,送顾总回住处。

      冯庭拿着车钥匙到停车场,几分钟后,旋着方向盘停到酒会门口,周可岚早已不知去向。

      顾闻柯喝了些酒,微醺,不过脚步仍旧很稳,他在一群人簇拥下出来,又在一群人簇拥下上了车。

      解开西装纽扣,往后一靠,视线不经意扫过驾驶座,怔了怔,“吴巡呢?”

      冯庭从后视镜看他一眼,“吴经理还在善后,吩咐我送顾总回去。”

      顾闻柯“嗯”一声,没再说话,开始闭目养神。

      车子稳稳的走过两个红绿灯,在第三个红绿灯路口停了下来,红灯时间九十秒,有些长。

      顾闻柯觉察车子停下,启开眼,扫了扫窗外。

      这个时候烟瘾忽然上来,手指递进上衣内兜,才想起晚上下车的时候,把香烟扔在了驾驶座与副驾驶坐之间的汽车扶手箱旁,直起身刚要探过来。

      就听见“啪”一声,红唇深抿,香烟被点燃,他垂眸,点燃的香烟被递过来。

      烟头亮着火星子,夹在白皙的细指间。

      看着漂亮的指甲,顾闻柯迟疑两秒才接过去香烟。

      香烟刚递到唇边,对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尴尬。

      声音有些软棉,不高不低的抱歉:“……上个领导是女老板,帮她这么点烟习惯了,刚才顺手,顾总别介意啊……”

      顾闻柯顿了两秒,捏着香烟深吸一口,拧了眉轻轻吐出来。

      从后视镜回看冯庭。

      “会抽烟?”

      “一点点。”

      “嗯。”

      “顾总介意自己秘书会抽烟吗?”

      “女人会抽烟的,很多。”

      “顾总身边很多?”

      “我接触的,不多。”

      “不会只有我吧?”

      她突然回过头,红色的嘴唇微微上挑,又露出那晚在车上,无害的笑容。

      顾闻柯视线转向别处。

      红灯早就变绿。

      他提醒:“开车。”

      她立马不好意思,同在酒吧不小心撞他怀里的,细声细气的调调向他道歉:“抱歉啊,我话比较多……”

      顾闻柯落下车窗,笑了笑没说什么。

      随后一低头,瞧见香烟上,一圈淡淡的唇印。

  • 作者有话要说:  二非:最近每天十点更新。早写完会早更新。
    不好意思哦,我妈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今天更新晚了。一百个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