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安安静静用了个早膳,阿梨看了眼时辰,对云润香婉道,“去趟正院吧。”
      
      两人应了话,主仆三人出了世安院,来到正院。
      
      进了院子,便有嬷嬷来带路,阿梨在正院待过近三年,同嬷嬷们都有交情,嬷嬷也愿意同她透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嬷嬷回头,“大小姐也在,夫人正陪着挑嫁妆呢,薛娘子来了,正好也陪着说说话。”
      
      阿梨一听李元娘也在,顿时有些想回头了,早知李元娘也在,她是绝对不挑这个时候来的。
      
      侯夫人今早赏了避子汤,她得来,还得开开心心陪着说会儿话,好叫侯夫人安心,她心里没半点不舒服,更不会怨恨谁。她今日若是不来,侯夫人不在意还好,若是想起这一出,心里就不知如何想她了。
      
      阿梨是不想惹事的性子,索性就来了。却没想到,李元娘也在。
      
      李元娘没什么大毛病,身上有些贵女的骄纵,但这同阿梨没什么关系,她是李玄的通房,可不是李元娘的丫鬟。但不知为何,李元娘看她十分不顺眼,自打她去了世安院,这位主儿每回瞧见她,都少不了冷嘲热讽几句。
      
      阿梨虽没底气同她闹,但也不是上赶着挨骂的人,索性便避着她,但也有避不开的时候,就像今日。
      
      她现在要是转头就走了,传进侯夫人耳朵里,像什么话。
      
      嬷嬷进去通传,没一会儿便撩开帘子出来了,请阿梨进去。
      
      阿梨露出个恬淡的笑,踏了进去。
      
      侯夫人见她进来,等她行了礼,便笑着道,“来的正好,我快被元娘吵得头疼了,你来陪她挑。这孩子挑剔,这也瞧不上,那也不喜欢,幸好是生在侯府,寻常人家哪供得起。”
      
      阿梨接过话,微笑着道,“夫人一番爱女之心,给的都是最上等的,大小姐定然是这也喜欢,那也喜欢,才挑不出的。”
      
      这话侯夫人爱听,被哄得眉开眼笑,“你这孩子最是嘴甜。三郎这回归家,年前刑部不会派他出去了,你好好照顾三郎,我瞧他这回回来,似是瘦了些。”
      
      阿梨不多言,乖巧应下,在一旁的绣墩上坐了下来。
      
      在侯夫人跟前,李元娘还算收敛,只不痛不痒挤兑了阿梨几句。
      
      大概是婚期将近,她一门心思都在如何把自己风风光光嫁出去一事上。
      
      阿梨陪着坐到中午,母女俩要用膳了,她才起身请辞。
      
      阿梨前脚一走,侯夫人便点着女儿的额头,叹气道,“阿梨哪里得罪你了,她再怎么样,也是你哥哥的人,你少说几句。”
      
      李元娘皱皱鼻子,眼里流露出浓浓的轻视,轻蔑道,“什么哥哥的人,不就是一个伺候的下人。仗着有几分颜色,便以为能笼络住哥哥了,白日做梦!”
      
      侯夫人无奈,但女儿是自己亲生的,她也不舍得为了外人训她,只是提醒道,“私底下说两句就算了,当着你哥的面,可把嘴给管住了。他那人重规矩,叫他听见了,定是要罚你的。”
      
      李元娘满脸不高兴答应,“知道了。”
      
      侯夫人见她应了,没揪着不放,转而教起她如何同未来姑爷相处,屋里没人,母女俩说着体己话。
      
      说着说着,李元娘的脸就浮起了红晕,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
      
      .
      
      回到世安院,阿梨腰酸背痛,叫了手巧的香婉替她揉了好久,才缓过来了。
      
      待缓过来了,阿梨便按着平日里的习惯,习了一会儿字。
      
      薛家家穷,她又不是薛家亲女儿,自是没机会习字,进了侯府之后,更没这个机会。还是来了世安院之后,托人买了书来,自己每日学一会儿。
      
      一年下来,也认识了些字了。
      
      云润在一旁研墨,羡慕道,“主子真聪明,字也写的好看。”
      
      阿梨摇头直笑,“我的字好看?那你是没瞧见世子爷的字,那才叫自带笔韵风骨。”
      
      李玄同其它宗室子弟一样,启蒙之后便去了国子监,平日里授课的都是大儒名士,一手字写的极是好看,还有人特意来府里求他题字的。
      
      云润眨眼,天真道,“那主子可以让世子爷教您啊。”
      
      阿梨摇摇头,没接话了。
      
      云润性子天真,也幸好有个林嬷嬷那般护短的姑姑护着,也是她命好。
      
      每日的习字之后,阿梨又取出自己的账簿来,勾勾画画,添上几笔开销和收入。
      
      昨晚李玄留了根簪子,梨花样式的白玉簪,应当不是不小心落下的,大概是赏她的。
      
      今日侯夫人赏了匹绢,成色不错,卖出去应当值钱。
      
      ……
      
      就这么勾勾画画,阿梨把这几日的账记好了,其实她手里还真有些银子,李玄是个很大度的主子,待她一向大方,侯夫人那头赏赐也没断过。
      
      只不过,当年入侯府时攒银子,是为了替自己赎身,如今攒银子,纯粹图个安心了。
      
      想了想,阿梨取了十两出来,叫云润取荷包来,装好了,放在妆箧的抽屉里。
      
      弄好这些事,阿梨又吩咐香婉,“你去膳房传个话,让熬个当归生姜羊肉汤。等会儿我给世子爷送去。”
      
      香婉闻言,欢天喜地下去了。
      
      阿梨笑看香婉下去,摇摇头。侯夫人方才都说了那话了,她再不上点心,只怕侯夫人那边要不高兴了。
      
      阿梨用了晚膳,等云润瞧见李玄那屋要膳了,才端着汤去了隔壁。
      
      她特意耽搁了会儿,到的时候,李玄用了一半。他没叫人伺候,素尘只不远不近站着。
      
      阿梨端着汤进去,她今日总算把那件压箱底的雪青绣莲纹蜀锦裙翻出来了,上身是雪色百合纹的对襟夹袄,配了条浅青色的褙子,袖口毛茸茸一圈,衬得手指白白细细的。
      
      李玄见了她,似是有几分讶然,旋即拂手让素尘出去,看向阿梨,“坐。用过膳了?”
      
      阿梨温温顺顺应是,没坐下,挽袖子给李玄舀了碗汤,膳房料加的足,阿梨直接捞了小半碗的羊肉,再舀了勺汤,素手那么捧着递过去,柔柔道,“世子用一碗吧。”
      
      李玄最讨厌汤汤水水的,下意识皱了皱眉,等瞧见汤碗里汤都遮不住的羊肉,顿时又有点想笑。
      
      “你这是让我喝汤,还是吃肉呢?”
      
      李玄大概今日心情不错,难得开口说了句玩笑话。
      
      阿梨抿唇笑着,轻声地道,“要喝汤,也要吃肉,世子这回回来,瘦了好些,该补一补了。”
      
      李玄闻言,清冷的面上竟露了个笑,“倒也就你能瞧出我瘦了还是胖了。”
      
      他这话说的寻常,阿梨却是脸上霎时浮起了红晕,如玉的耳垂都一点点红了。什么叫就她瞧得出,明明是侯夫人说的。
      
      李玄平日里正经端方的一个人,为什么在她面前,总说些做些叫人羞臊的话和事?
      
      李玄倒没觉得自己多过分,榻上什么事没做过,不过几句实话而已,也值得她臊成这样?但他也没继续说,接过汤碗,皱着眉,犹如咽什么苦药一样,一口一口往下咽。
      
      等吃完了,便将汤碗放下了,李玄继续用膳,阿梨在一旁坐着,时不时给他夹菜。
      
      一顿晚膳用下来,阿梨觉着自己今日的差事办得不错,她夹的菜,李玄都吃了。
      
      觉得无事的阿梨想走了,叫云润把一小罐桂花蜜送进来,转头对李玄道,“这蜜能解酒养胃,世子爷别嫌腻,每日冲一盏,对身体好。我让素尘收好,世子记得喝。”
      
      李玄倒没说不要,只是道,“就放这,不必给素尘。”
      
      阿梨乐得不用和素尘打交道,欣然点头,“好,都听世子的。”
      
      说完了,便起身,打算回去。
      
      李玄喊住阿梨,从袖里掏出个药瓶来,一圈莲纹的瓷瓶,他递给阿梨,道,“你那清火的药别用了,用这个。”
      
      阿梨接过去,温温顺顺笑着,道,“谢世子赏。”
      
      李玄又道,“今早搁在你那的簪子,是给你的。”
      
      他说话一向言简意赅,阿梨也习惯如此,明白李玄这是想看她戴了,打定主意明日便戴,面上只温温和和谢过李玄。
      
      二人再无其他的话,阿梨顺势出了门,回了自己的屋子,进屋便揉着发酸的腰和脖子,深吸几口气。
      
      香婉立刻上前替她解头发和领子,轻手轻脚的。云润则出去叫热水了。
      
      香婉边解头发,边替自家主子累,她还以为主子去给世子送汤,是去邀宠,顺便给心思不纯的素尘个下马威,没曾想,自家主子收拾一番,还真是去给世子送汤的。
      
      没半个时辰,便回来了。
      
      香婉忍不住问,“主子怎么不请世子过来啊?”
      
      世子久旷,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昨日定然没有纾解够的,主子又不主动,真叫素尘那小蹄子爬了世子爷的床,可叫整个院的人看了笑话了。
      
      香婉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什么也没说,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虽然明白这里头的弯弯道道,可说出口就不好了。
      
      阿梨闻言,并不接话,只道,“脖子酸,替我捏一捏。对了,明日用那个梨花簪,衣裳也衬着那簪配。”
      
      香婉心思通透,明白自家主子这是不愿意说,便不再问,只乖顺应话。
      
      见香婉不作声了,阿梨才望向镜子里的自己,菱花镜将她的脸照得纤毫毕露,镜中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眼尾微微挑起,不施粉黛就能勾人心魄般。她平日里会下意识睁大眼,黑白分明,眼神再温顺点,打扮再素点,便能遮住那勾人,像个正经人家的姑娘。
      
      生这样一张脸,究竟是福,还是祸,有时候她自己也说不清。
      
      说是福,以色侍人,也不算得什么福,她宁肯生得普通些,嫁个普普通通的男子,不去肖想这些荣华富贵。
      
      说是祸,但当初若是没这张脸,为了凑够钱还债,也许她当时便被卖进了勾栏窑子,过得比现在还不堪。
      
      只是,说到底,以色侍人,终究不是一条正道,可偏偏她在这条道上,回不了头,又改不了道,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
      

  • 作者有话要说:  忘了说,封面就是我心里的阿梨女鹅,温温柔柔、香香软软的小梨花,戳烂我萌点的小美人
    用一句dy看到的话来形容阿梨的性格:你喜欢我的温柔,却不知道,那是我用半条命换的
    所以女主前期不会大开金手指的噢
    阿梨女鹅是养成型小美人
    感谢在2020-10-28 20:59:35~2020-10-29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m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持正有道 5瓶;大庞 4瓶;沉璧 2瓶;elle_zj1979、倆小zh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