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知州府
      
      林知州从外回来,直接朝乔姨娘的院子去了,进去便问她话,“昨日我让你去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乔姨娘忙亲自端茶倒水,又是替他脱靴,边道,“妾见过那位薛娘子了,年轻不说,人也生得好看,那银票也想法子递过去了。今日也未曾有侯府的人上门,想来是收下了。”
      
      林知州抿着茶,面上露出几分得意神色,嘲讽道,“我还当陛下这回派了个多么难对付的角色,也不过如此。这个李玄,年纪轻轻,出门办案还带着宠妾,传得神乎其乎的,还不是靠着侯府世子的名头,哪里能有什么真本事。陛下也是糊涂了,派了这样的人来查案,我看倒不像是来查案的,借着机会游山玩水罢了。”
      
      乔姨娘在一侧听着,一言不发,只当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一心伺候着林知州。
      
      临到歇息的时候,林知州还是没留下,扭头去了云姨娘处。云姨娘是府里新纳的,林知州正新鲜着,一个月三十日,有十来日是歇在云姨娘那里的。
      
      乔姨娘安安静静收好茶具,瞥见镜子里的自己,保养得当的脸上仍然是长了细纹,笑起来时尤为明显。
      
      到底是不年轻了,自然也比不上云姨娘那般鲜嫩的新人了,若不是为了送礼那事,大人怕是一个月也记不起她一回。
      
      但比起那些被睡了几次后、照旧当着丫鬟的通房,她觉得自己还是走运的。
      
      .
      
      赴了知州府的宴后,李玄又闲了下来,只他带来苏州的那几个谋士和官员每日进进出出的忙,李玄倒像个没事人,日日待在府里。
      
      “明日带你出去走走。听人说,天下四大名绣,苏绣最为精美,双面绣亦是十分难得,当居其首。正好给你添置些衣裳首饰。”
      
      李玄起来,用了早膳后,便说起了要带阿梨出去,阿梨早就想出去逛逛了,见识见识苏州城的秀美雅致,闻言高高兴兴应下。
      
      二人出了府邸,没乘马车,侍卫和丫鬟也只远远跟着,一路来到繁华的街巷。
      
      苏语软糯,语调柔软,说话总像是撒娇般,这条街巷上大多是做女子生意的,招揽客人的也都是妇人,利落大方的打扮,落落大方招揽着客人,说话声虽软,可做起生意来却是半点不含糊的。
      
      阿梨没走几步,便被热情的妇人们拉进铺子里,等出来时,跟着的随从手里已经抱了满满一堆了。
      
      阿梨没见过这阵仗,方才在铺子里时,不好拦着李玄掏钱,怕害他在外丢了颜面,等一出来,赶忙道,“世子,您别掏银子了,这些就够了。”
      
      李玄倒是没把这点银子看在眼里,他一个世子爷,还不至于叫自己的通房给他省钱,见阿梨紧张兮兮看着自己,轻笑道,“无妨,买便是。”
      
      李玄一贯说一不二,阿梨劝不动,也不好再劝,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逛。
      
      没走几步,便瞧见一家胭脂铺,胭脂水粉比珠宝首饰便宜得多,再贵也就是十几两,阿梨忙说自己想去看看胭脂。
      
      李玄自是无话,二人相携来到胭脂铺外,还未进门,一个生得圆润的妇人拦住了两人,面上露出个亲切的笑,轻声道,“贵客且慢,我们铺子只招待女客。不若这位公子先去旁边的书肆稍坐片刻?”
      
      阿梨诧异,竟还有往外赶客的?但转念一想,这胭脂铺只做女子生意,倒也不必巴结男子。
      
      但叫李玄等她,自然不好,阿梨正准备说算了,李玄却是先对她道,“我让谷峰在外守着。”
      
      说罢,便朝隔壁的书肆去了。
      
      方才说话的妇人含笑嫣嫣请阿梨进去,阿梨抬眼打量了一下铺子里的布置,正好同撩了帘子出来的女子打了个照面。
      
      妇人:“这便是我们家掌柜。”
      
      那女子大大方方道,“如若不嫌,唤我秦三娘便是。”
      
      秦三娘生一张鹅蛋脸,打扮利落干净,说话做事也最风风火火,很快招待起阿梨来,一一给她介绍铺子里的胭脂。
      
      阿梨对这样自食其力的女子,天然带有几分好意,加上李玄也不在身边,花用都是自己的银子,便也难得大方,挑了些合适的,又给云润和香婉几个选了些。
      
      秦三娘亲力亲为,动作利索将胭脂水分打包好,收进个竹编的精巧盒子里,边含笑同她寒暄,“客人眼生得很,应当不是苏州人吧?”  
      
      阿梨颔首,找了个由头,“我是随主家来苏州做客的。”
      
      秦三娘点头,“难怪,苏州城若是有客人这般模样的小娘子,我哪怕只见过一面,应当也忘不了。”
      
      寒暄间,方才秦三娘出来的那个屋子里,忽的传来一阵婴孩的啼哭声。招揽客人的妇人赶忙朝这边抱歉笑了笑,掀开帘子进去了。
      
      秦三娘代为解释,“客人勿怪,那是如娘的孩子。她孩子还小,留在家里不放心,我便让她带来铺子里了。她命苦,嫁的男人是个绝情的,嫌弃她生不出儿子,便给了一纸休书,将她和孩子撵出来了。她如今住在娘家,怕给家里添麻烦,便出来寻个营生。我见她不容易,便留下了她。”
      
      果然,没一会儿工夫,那孩子便被母亲哄得不哭了,想来应该也知道母亲为难,不想给母亲添麻烦。
      
      阿梨微微笑了下,道,“无妨,掌柜心善。”
      
      秦三娘摆摆手,“什么善不善的,担不起。能拉她一把,便拉一把。同为女子,自是晓得女子的难处,也是她自己肯吃苦,若是个自怨自艾、成日愁眉苦脸的,我也不敢留。”
      
      求人不如求己,秦三娘这句话却是正中了阿梨的心思,她也一贯是同样的念头,觉得秦三娘有种难得的侠气。倒有点像话本里扶弱济贫的女侠,是个妙人儿。
      
      结了账,从胭脂铺出来,阿梨便去隔壁书肆寻李玄,一过去,便见他被几个书生模样的人围着。
      
      阿梨走过去,便听到其中一个似乎在自荐,唾液横飞、神情激动,满口“愿为君效犬马之劳”之类的话。
      
      以李玄的气度,一看便不是寻常人,苏州读书人最多,但出路无非便那么一条,科举入仕,这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路子,难于登天。不少书生便想走第二条路子,自荐做官宦人家的门客谋士,再寻谋官的机会。
      
      李玄原漫不经心听着,并未赶人,直到看到阿梨走了进来,才一抬手。侍卫忙将书生拦住。
      
      李玄走过去,“挑完了”
      
      阿梨温顺点头,主动道,“耽误了世子一上午,我们这便回府吧。”
      
      李玄颔首,走在前面,阿梨跟上,走出书肆时,抬眼看见门口挂了书肆出典的木牌,阿梨并未放在心上,一眼扫了过去。
      
      .
      
      回到府邸,云润忙里忙外收拾带回来的东西,阿梨等她忙完了,才唤她到跟前,取出两盒胭脂,“给你挑的,你跟香婉一人一盒,香婉的你先替她收着。”
      
      云润高高兴兴收下,抿着唇笑得一脸可爱,“主子对我们真好。”
      
      阿梨轻轻笑了下,想起件事,便道,“等回去后,屋里怕是要添个管事嬷嬷了,到时候只怕就没现在这般松快了。”
      
      云润眨眼点头,“奴婢不会惹嬷嬷生气的,香婉就更不会了,主子别担心。”
      
      阿梨轻轻点头,随云润忙去了。
      
      接下来几日,李玄照旧待在府里,却不似先前那般闲着了,跟他来的门客和刑部官员每每来正院,在书房里一待便是一整日。
      
      阿梨猜想,李玄大抵是很忙,也不敢去打扰他,只窝在屋里琢磨苏绣。她刺绣的手艺一般,没正经给谁做过衣裳,这回跟着苏州绣娘学了几日,来了兴致,便拉着云润,要替她量身,练练手。
      
      云润找了尺来,主仆两个正要忙活,却见李玄朝这边来了。
      
      云润赶忙把针线和尺收起来,李玄进来,朝那边看了眼,问阿梨,“在忙什么?”
      
      阿梨抿抿唇,轻笑着回话,“我这几日跟着绣娘学了些针法,想练练手。等做得好了,便替世子做件袍子,只是我手笨,活又做得慢,世子别嫌弃。”
      
      “好。”李玄眼里流露出些许的笑意,又道,“慢些也无妨,不急在一时。”
      
      有什么可急的,在一起的日子还久着呢。
      
      慢便慢些,他是世子,养她总还是养得起,不似民间那些夫妇,要靠妻子的手艺活过日子。
      
      “这几日忙,没时候陪你。明日带你出去走走。此处送君山上有个古刹,百年前曾有高僧在此处圆寂,留下数十枚舍利子,藏于玲珑塔中,有缘人可得赠一枚,有驱邪庇佑之效。”
      
      阿梨听得兴致勃勃,睁大眼问,“真有这般灵验?那些有缘人真幸运。”
      
      李玄没接那话,只道,“兴许你也是有缘人。”
      
      阿梨想了想,认真道,“那大抵不是的,我看话本子里,有缘人不是天潢贵胄,便是天生贵命之人,我这般寻常的,大概是成不了有缘人的。倒是世子您,兴许是有缘人。”
      
      李玄听着阿梨一本正经的话,觉得她既天真,又容易相信旁人,很是好哄。
      
      什么舍利子赠有缘人,不过是僧人为求香火鼎盛特意编出来哄人的噱头罢了,缘分深不深,无非是看香火钱给得足不足。的道高僧圆寂是真,留下舍利子兴许也是真,但百余年赠出的舍利子没有上万也有成千,一个高僧哪里够用。
      
      不过哄人的噱头罢了。
      
      饶是知道其中弯弯道道,李玄却没说穿,只道,“若是赠了我,到时我给你便是。”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梨女鹅:我太普通了,不可能是有缘人的
    亲妈:不,你是!我的乖乖女鹅必须是有缘人!
    存稿告罄,还赶上情绪低落的经期,需要大家在评论区留言鼓励~~~~
    --------------------
    推荐一首歌《金玉良缘》,最近码字常听的歌,歌词好符合我们阿梨女鹅和柿子女婿噢
    就算是天定的良缘也会有辛苦
    对和错都不必太在乎
    ----------------------
    感谢在2020-11-11 20:56:12~2020-11-12 20:50: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139816、易烊烊、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iaoya 55瓶;何如 5瓶;言酥梨酒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