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22章 ...

  •   占卜师有年头没见过自己的画像了,顾影自怜了半天,充分向客人讲述了一个作精如何一步步操作把自己作死的过程。
      他大概也觉得不靠谱,用某次因嗑药弄坏的嗓子安慰他们:“你们别看我这样,我占卜还是很厉害的。”

      王飞鸟很耿直:“我不信。”
      榨紫:“不信也没办法,看门大爷指定占卜师。”
      苟盛:“我怀疑他们之间有某种肮脏的交易。”
      本宫最美:“噫……难道是大爷的老相好?”

      “是不是老相好我不知道,”方景行打量着占卜师这副尊容,说道,“按照这次剧情的风格,我猜给咱们占卜的条件可能是帮忙治好他。”

      王飞鸟几人一齐看向他:“……你说啥?”

      方景行道:“他介绍这一身伤,总该有他的意义。”

      王飞鸟正想挣扎地辩论一下,便见占卜师终于恋恋不舍地放下了画像。
      几人顿时紧张地屏住呼吸,只听占卜师哑着嗓音道:“让我帮你们占卜找人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王飞鸟几人不吭声。
      姜辰抬了一下眼皮。

      占卜师道:“我要恢复以前的容貌,如今我腿脚不方便,不宜出远门,你们去找齐我要的药材,我帮你们占卜。”

      王飞鸟几人“哦”了声,觉得还好。
      做剧情任务,很多都是帮NPC找东西,隐藏剧情顶多是麻烦一点,这没什么。

      姜辰这边的系统自动给答复:“好,什么药材?”

      占卜师开心地嘎嘎一笑,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们。

      几人拿过来一看,发现密密麻麻一大串,少说有十几种药材,越往下越难找,怕是要跑大半个地图。

      占卜师继续开心,提醒道:“背面还有一个,是最重要的,别漏下。”

      几人闻言翻页,对上六个狗爬的字:红纹狮王的牙。

      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飞鸟的理智“啪”地断线,把自家老爸经常怼他的句子用在了这占卜师的身上:“你特么咋不上天呢!”

      姜辰也被这一长串的名单弄得有点恶心,但对最后一个没有太大的感觉。
      三十年,游戏加了无数东西,他虽然在正式开服前看过资料,但重点关注的是陌生的职业、竞技场、赏金墙以及几个副本,不可能把新加的怪都看一遍。

      他问道:“这个很难?”

      王飞鸟几人意外地看向他:“大佬你以前没玩过游梦啊?”

      姜辰没吭声。
      他对着方景行时乐意吝啬地给一句实话,当个长辈,但身体和心态毕竟都年轻,所以在年轻人面前不愿意承认自己“老”。

      方景行在内测的时候就试出他以前可能没玩过,解答道:“红纹狮王是最厉害的野怪。”

      王飞鸟补充:“而且是满级怪!”
      苟盛:“红纹狮其实不难打,但它们的狮王是真的超级难打。”
      本宫最美:“平时都得组队去打它,一个人是打不过的。”
      榨紫:“打还是能打过的,方队某次直播就单人弄死过它。”

      王飞鸟几人异口同声:“你当咱们是方景行啊!”

      逸心人扫一眼好友,笑着附和:“就是,你当咱们是方景行啊。”

      苟盛道:“咱们现在只有一个40级的,其余都是30多级,狮王是99级满级,咱们得人人都有方景行那个水平,才有弄死它的那么一丝丝希望。”
      他看着大佬,“这么说吧,它不是野图boss,但享受野图boss的排面,每次开服首杀,系统都会给个公告。”

      想了想,他还觉得不够,问道:“大佬,你知道游梦的赏金墙吗?”

      姜辰点头。
      赏金墙以前就有,虽然这些年也加了很多东西,但他并不陌生。

      苟盛道:“狮王的实力,是单人赏金墙五星级的难度。”

      姜辰道:“哦。”
      这么一说,他心里大概就有数了。

      苟盛听着这声不咸不淡的“哦”,哭笑不得。
      刚才都白说了,大佬没玩过游梦,更没打过狮王,他们再怎么形容也没用,让他打一次就知道厉害了。

      他只好道:“总之这个狮王咱们现阶段打不了,其他的有几个也够呛,因为也是满级怪身上的东西,咱们先把能找的都找了吧。”

      姜辰再次看看这张单子,心里默念着不杀生,收了起来。

      占卜师见他收了,又是嘎嘎一笑,更加开心,慢条斯理伸出一根手指:“这是我其中一处伤需要的药材。”

      七人小队:“……”

      占卜师从抽屉里拿出第二张纸,上面又是一堆字,笑道:“这是我另一处伤……”

      姜辰不等听完,冷着脸走过去踹了他一脚。
      可惜这次的NPC不能踹动,占卜师丝毫不受影响,用那破锣似的声音继续说:“需要的药材。”

      他伸手一递,等着他们接。

      王飞鸟几人的脸色一时间都不好了。
      踏马这货刚刚说了几处伤来着?每处一张单子,这是要找到地老天荒吗!

      方景行思考了一下下:“我觉得……”

      他这话还没说完,姜辰直接开了仇杀。
      封印符犀利地直扑过去,占卜师那满是褶子的脸瞬间喷血。

      王飞鸟几人震惊:“卧槽!”

      在游戏里,有些NPC是不能打的,无论攻击怎么落到身上都毫发无损。
      而有些是能打的,比如主城的守城军,玩家要是主动攻击他们,他们立刻就会反杀回去。NPC的血槽厚、攻击高,打他们基本是吃苦不讨好的活,更没个奖励能拿。

      眼前这个NPC既然能流血,就意味着他肯定要反击。
      果然,占卜师顶着一脸血愣了两秒,紧接着拍案而起,尖叫:“老子和你拼了!”

      姜辰的封印符精准地扔进了他的嘴里。

      占卜师刚往前迈出半步,嘴里就喷了一口血,看着更惨了。

      王飞鸟几人目瞪口呆。
      方景行则跟着开了仇杀,一个黑暗诅咒扔过去,占卜师全身开始冒黑烟。

      王飞鸟几人再次卧槽一声,看着占卜师冲到了近前,终于回神,便也纷纷开仇杀,做好了一起躺尸的准备。

      谁知打了五分钟,占卜师“嗷”的一嗓子就扑街了。
      然后他自己哭哭啼啼爬起来,哆哆嗦嗦回到椅子上窝着,把第二张纸收回去:“好嘛好嘛,就那一张单子好了。”

      王飞鸟几人:“???”
      卧槽还能这样?

      他们沉默一瞬,不等大佬发话,冲过去又把他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顿。
      不过这次没用了,占卜师鬼哭狼嚎就是不松口,崩溃道:“没得商量,不愿意你们就滚,我不帮你们找人了!”

      王飞鸟几人遗憾地放下武器,看向两位大佬:“就这样了?”

      方景行笑道:“嗯,他最初不是说过想恢复容貌吗?这应该是他的底线,这张单子八成就是治他脸的。”

      七人小队便离开了木屋。
      苟盛等人慢慢回过味,忍不住给大佬吹彩虹屁。

      隐藏剧情是一层难过一层的。
      上个NPC能踢动,便给了玩家一定的暗示,过剧情不能用一般的法子来。这次的NPC虽然踢不动,但可以开仇杀试试的,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不愧是能发现隐藏剧情的大佬!

      榨紫:“我终于知道内测那个为什么打了二十多天都没通关了。”
      本宫最美:“太循规蹈矩。”
      苟盛:“不懂变通。”
      王飞鸟仍没想明白其中的关窍,只觉这两个人是真牛-逼,附和道:“对对对!”

      逸心人笑了一声,没跟着插话,打开任务栏查看单子。

      姜辰听他们夸起来没完没了,淡定道:“没有,我就是想打他。”

      他确实有一点模糊的猜测,方景行一开口他便知道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但这只占一小部分因素,主要原因是他就是想杀生,占卜师自己作成这样却让他们买单,神态又太贱,他得打一顿才舒坦。

      他一边往传送阵走,一边也看了看单子,觉得能找人收。

      他这个账号绑的是老爸的银行卡,卡里是他的钱。
      打比赛的钱比较少,直播的多,有几百万,这三十年里钱生钱,就更多了。老爸听说他玩游戏绑银行卡,给他这张卡里打了五十万,现在就收点材料而已,也不贵,完全花得起。

      这念头刚起,就见一条喇叭上了频道。
      逸心人把现阶段能收的都挑了出来,高价在全服收。
      他笑道:“走吧,想办法去弄剩下那几个材料。”

      帮众都习惯了他这个风格,乖乖跟着走了。
      姜辰见状便没矫情,进了传送阵。

      剩下几个材料都比较难弄,他们打了一下午就只弄到一个。
      姜辰准点下线,晚上七点才上来,见他们这段时间在方景行的带领下又弄死一个满级怪,得到一个新材料,顿时满意。

      跑任务枯燥又无趣,他们便抽空打打本,调剂一下心情。
      三天后,他们就只剩下了一个红纹狮王的牙还没弄到手。

      王飞鸟道:“这个是真没办法,咱们只能练级了。”

      方景行研究着地图,看向封印师:“那个召唤符拿出来看看。”

      姜辰道:“没写次数限制。”

      方景行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也动了同样的心思,笑着对王飞鸟他们道:“其实可以打打试试。”

      王飞鸟几人一点信心都没有:“这能怎么打?”

      方景行道:“等我回来再说,我有事下了,晚上聊。”

      他挂机下线,直奔机场,接到了干活归来的谢影帝。
      二人没有在外面吃晚饭,而是到了谢家。谢承颜带着他回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问道:“是什么样的字符号?”

      方景行道:“有数字字母繁体日文和标点。”

      谢承颜一听就头大,扫描虹膜解锁设备,递给方景行,让他自己看。
      方景行接过来戴好,进去后首先看见的是谢承颜默认登录的刺客账号。他退回到主界面,在里面翻找记录,很快找到内测的标识,急忙打开,对上了一条信息。

      {xu-5cc靉の!,封印师,53级。

      他把眼镜一摘,看向等待结果的谢承颜,眼神明亮:“是他。”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入V,手残,明天请一天假码入V章,后天不见不散~~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