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第四十章 ...

  •   第四十章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谢怀瑾盯着手机屏幕,和殷志源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天傍晚,他和自己抱怨着做姜食堂实在是太累了,用文字跟她撒娇卖痴给自己谋福利。
      
      要知道,之前的殷志源就算是排得满满的打歌行程也是会见缝插针的联系她。
      
      谢怀瑾指尖规律地在敲点着餐桌,美目盛满疑惑。
      
      殷政赫一边用勺子勺起绿油油的蔬菜,一边小心翼翼地偷瞄谢怀瑾,见她专心思索着,飞快地把蔬菜放回碟子里。
      
      成功转移了不爱吃的蔬菜,殷政赫心虚地多扒了几口米饭,腮帮子塞得满满的。
      
      “吃这么急做什么。”
      
      一晃神,谢怀瑾瞥见傻儿子吃力的吞咽口里的米饭,小脸涨的绯红。
      
      她立马倒了杯温水,拿来空碗让殷政赫把嘴里的米饭吐出来。
      
      轻拍着儿子的脊背,谢怀瑾想到了个好办法。
      
      “政赫,想爸爸了吗?”
      
      --
      
      午休时间,
      
      殷志源卸了力,趴在桌上,等待着厨房组制作员工餐。
      
      从十一点到现在下午近三点,他一直紧绷着神经,周到细致的服务顾客,争取让每一位来到这的人都能宾至如归。
      
      “唉...”殷志源掏出手机,下巴抵着木桌,拇指上下滑看着kakao talk里停在前两天的聊天记录。
      
      最后一句是谢怀瑾发来的——“欧巴最近有些奇怪。”
      
      在键盘上悬着的拇指始终没有落下,殷志源把手机扣在桌上,双臂合拢,把头埋在臂弯。
      
      脑海里又想起前几天和闵浩的闲聊
      
      半夜睡不着,想着第二天的甜品制作,殷志源伫立在厨房里,看着刚完成的第二批小饼干,一脸满足。
      
      正准备拍照,发给谢怀瑾看看,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手艺,正巧碰上失眠的宋闵浩。
      
      “hiong,也睡不着吗。”
      
      “要不一起喝一杯?”
      
      殷志源举着玻璃杯,认真听着对面宋闵浩的絮絮叨叨。
      
      他一直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尤其是对于这些他的后辈来说,和志源哥聊天是一件特别让人舒服的事。
      
      男人之间的话题总是脱不开异性,再者宋闵浩对前辈的婚后生活好奇很久了,尤其是有了小孩之后的志源哥,像是变了一个人。
      
      “志源哥,你和嫂子在一起这么久了,会不会觉得..嗯..该怎么说呢..平淡?像是这样的”宋闵浩斟酌着字眼,其实他觉得“腻味”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因为自己以前的恋情,谈的久了,激/情褪去后的相处总让他觉得变了味,从前觉得可爱的小性子也慢慢让自己不耐烦。
      
      “...”
      
      殷志源指尖摩挲了一下酒杯,脑海里浮现和谢怀瑾相遇到现在的一幕幕。
      
      平淡?腻味?
      
      和谢怀瑾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并不觉得平淡有什么不好,不如说,这样的平淡、温馨的生活更让他有安全感。
      
      经历过前一次的婚姻,他明白了爱情,并不是一定要永远炽热、永远保持激/情,热恋期过去后该如何在没有多巴胺控制下找到合适他们的相处方式。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他没有以前那么爱她,反而比以前更爱她,更加离不开她。
      
      打个比方,从前的谢怀瑾之于他是猫薄荷之于猫咪,而现在,她是氧气,是海水之于鱼。
      
      离开她,他会死的。
      
      “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就很好,你哥我啊,承受不了再一次的分离了。”
      
      --
      
      结束了夜谈的殷志源躺在床上,又想到了谢怀瑾。
      
      她现在是在做什么呢?睡觉?还是又不乖的熬夜工作?
      
      啊,库普西婆娑[好想她QAQ]
      
      这么晚了,不管她在做什么都不好打电话过去。
      
      殷志源辗转反侧,又想起Mino的话来。
      
      怀瑾她下个月就要过生日了,说来也巧,他们俩同月同日,他整整比她大了十二个年头。
      
      君生我已老吗...
      
      殷志源有些笑不出来了,十二年的阅历让他能以一个更成熟的姿态去面对感情里的变化,但是谢怀瑾不是。
      
      她和他不一样,她是第一次走进婚姻,恋爱经历也少得可怜,
      
      可她那么好那么好,他舍不得她受一点点委屈。
      
      她和闵浩岁数差的不多,大了三岁。
      
      年轻人阿...她会不会也和闵浩一样想呢?
      
      如果她觉得平淡,和自己在一起无趣、腻烦了,他要怎么办呢...
      
      殷志源按耐不住,又打开手机。
      
      之前有来有往,一问一答的聊天记录,在情绪的加持下,他甚至感觉她的回复只是敷衍自己。
      
      好像他们的聊天也总是是自己先起头,谢怀瑾主动找自己的次数寥寥无几。
      
      每一次的回复也冷冰冰的,表情也不加,甚至!语气词都没有几个,和以前大不相同。
      
      殷志源越想越不安,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甩开手机不愿意再细想。
      
      ==
      
      “这么累吗?志源,要不哥给你按按。”
      
      寿根把员工餐放好,坐到殷志源旁边,“从昨天开始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怎么回事?”
      
      “我没事。”殷志源撑起身子,坐直了,“吃饭吧。”
      
      看殷志源不想多聊,李寿根也没强求,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休息时间总是很快,马上又到了营业时间,客人一波接着一波。
      
      夜幕已经降临,殷志源刚收拾干净一张双人桌,听见门口传来声响。
      
      “欢迎光临...”
      
      他抬头看去,在看清了来人的一瞬便愣在原地。
      
      “不欢迎?”谢怀瑾偏了偏头,眼前的男人比起之前又瘦了很多。
      
      殷志源闻言赶紧摇头,踌躇着开口:“坐着吧。怎么会...突然过来。”
      
      “被抽中了,就来了。”谢怀瑾随口答。
      
      她护着殷政赫爬上椅子,看儿子稳稳坐好才坐到自己的位置。
      
      “有什么推荐的吗?殷经理。”她撑着下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殷志源,他此时懵懵的,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好像结婚以后就很少看见他这副模样了。
      
      殷志源抿抿嘴唇,还是没忍住那涌到喉口的笑意,他咧开嘴,兔牙悄悄探出头。
      
      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般,熠熠生辉。
      
      “内,这位美丽的客人,可以试试炸酱饭...”
      
      殷政赫小脸上满是不解,为什么爸爸妈妈跟不认识对方一样阿?
      

  • 作者有话要说:  断更这么久再写真的好难.
    满脑子都是别的脑洞感谢在2020-06-03 19:47:02~2020-07-15 21:55: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哇是iye啊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叫小唐啊 40瓶;十浦、楠溪 10瓶;VKsuga啦啦啦、红豆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