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一零 ...

  •   “喂?喂?你在么?你在哪里?你叫什么——”
      急切的询问戛然而止,转而是一片“沙沙”的模糊电流声。
      
      星微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着,调整到三分之一速度保存文件之后,冲出房间喊:“阿姨!阿姨!我找到邵黎了!”
      “真的么?”
      一阵叮咣不知碰倒了什么东西的乱响,邵早提着菜刀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星微看着银白的刀刃一怵,默默退到电脑前,播了那段录音。
      
      邵早握紧菜刀听着,因为信号媒介反复的转换,飘出的声音有些失真,但她还是清晰地听出这是属于她女儿的。
      眼眶顿时不争气地一湿。
      
      发现了联系的邵黎激动不已,但短短几句话一直在问着别人,而没有提及自己,她也无从判断邵黎活得怎么样。
      不过没有求救,而是先提问,应该还可以吧。
      
      “还能联系她么?”邵早扭头看星微,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刀上,默默将握刀的手背到身后。
      星微松了一口气,说道:“她找到频率了,只要我这边一直开着,总有能对接上的时候。”
      
      “那这边没有人怎么办?”邵早不免担忧,“她一直联系不上,会不会放弃。”
      “没关系,我可以一直守在这里。”星微看着被他大卸八块的收音机,素白的指尖触碰着绿色线路板上各式各样的零部件。
      
      邵早反对:“那不行!你要替黎黎上课,高三了,她可不能缺勤。”
      她思量了一下,说:“我先请个假吧。”
      
      星微一想也对,做别人要尽职尽责,不愿上课的念头被扼杀,沮丧地拿出了自己的办法,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录个音的,一直循环播放,这样对接再次稳定的时候,她就能听见了。”
      
      说着,他拿起了邵黎的旧手机,打开录音,缓缓说道:“你好邵黎,我是星微,和你交换了的坐标的人。听到这段录音,请告知我你的现状。很抱歉给你惹来麻烦。”
      
      然后他暂停录音,将手机交给了邵早。
      邵早的手颤抖着,对着手机说:“黎黎,我是妈妈。”
      一下呜咽。
      
      她努力平和地问出一句:“你现在怎么样?”
      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眼前少年鼓励的神色,在她眼中变得模糊。
      
      “呼哧。”邵早吸一口气,抿了下唇,将手机交给星微,说,“就这样吧。”
      “只有这句么?”星微眨一下眼,“您可以再说两句话的。就,关心两句也好啊。”
      
      邵早只是摇头,抹一把眼角,提着菜刀出去了。
      星微看着她的背影,一下又有些迷糊了,不懂她为什么不肯多说两句。
      他将两段录音合并,调整到三倍速,传输到电脑上循环播放着。然后又思考了很久,只总结出来的是,这对母女太像了,邵黎真是一脉承袭了邵早的性格。
      
      不够坦然,不够直率。
      但她们,都是很好的人。
      
      *
      
      邵黎看着满地葱茏,长出一口气,方觉自己早已汗流浃背。
      她把房间里培植出的几乎所有幼苗都移栽了出来,没有像大豆和玉米那样间作,而是泾渭分明地分布在一块块田里。
      
      黄瓜是有藤条的,她有效利用了地下城那堆东西,挑出很多细长的材料来,当棍子扎进土壤里,然后将质感类似于布料的软质材料剪成长条,一节一节地捆绑打结,缠在棍子上呈网状。
      等黄瓜苗抽出藤蔓,就可以顺着网攀缘。
      
      苹果籽发了两颗,橙子的种子发了三颗,前者栽在了屋前,后者栽在了屋后。
      
      还剩下的就是稻子,不知道哪种稻,邵黎就权当水稻种了,她并不太清楚具体的如何开辟一块水田,但看看“田”这一字也能明白个大概。
      
      这边天色已晚,邵黎放弃接着劳作,“啧”一声,转回去“洗了个澡”,等着半分钟声波振荡结束,十分怀念有水洗澡的日子。
      
      都结束之后,她喝着加热过的营养液,捂着小腹,方觉疲惫。
      一身肌肉筋骨都是酸软透顶的。
      
      去忙碌,去以不停歇的动作麻痹自己,去享受幼苗一棵棵定植的成就感,充实地收获快乐,一个人就不那么难过。
      
      她明明摸到了!她明明听到电波另一端的声音,可链接突然就断掉了,甚至问话都没能说完。
      
      邵黎还不算困倦,一闲着就是脑子里一片糟乱,坐在凳子上就止不住去想,去苦恼。
      她索性一直开着手机收音机,调到频率为32.4MHz,然后站起身下到了地下城。
      
      这下面真的很大,她见过的不过一隅,种田的前期工作做的差不多了,也就可以腾出时间对这里做一次彻底的探索。
      上一次深入找到了种质库,这一次,她选择了相反的方向。
      
      银白与银灰的金属相衔接,形成质感冰冷的墙壁,上下左右,四面皆是,构建着狭长的甬道,串联起一个个房间。
      Ta很喜欢机械,邵黎看着那些造型冷感的稀奇古怪的设备,如是判断着。
      
      而有些器件是崭新的,也有一些看起来很古老陈旧,带着斑斑划痕,让邵黎想起住平房事家里那些年纪比她大的东西。
      黄绿色调的落地扇,大肚子的电视机,港片老片外国片的DVD碟,还有外婆的搪瓷杯和红花被单枕巾。
      外婆常说:“老东西,历久弥坚,都是有故事的哟。”
      
      这里也许真的是什么遗址。
      邵黎想。
      
      游走灯的光芒稳定明亮,照破前方的黑暗,她从容地往深处走着,耳机里传来的“沙沙”电流声与她做伴,偶尔“刺啦”一声响,像耳朵里过了电,让她一个激灵。
      在这深深的隧道里,有点刺激,可想想,又有点难过。
      
      魔法时间再次到来,可真短暂,她都没来得及和仙女教母说句话,就结束了。
      
      生存程序偶尔也刷新出来文字。
      「你发现了仪器A-13」
      「不知道什么用,做了一半」
      
      「你发现了仪器A-169」
      「A系列都是半成品,不能告诉你打算做出什么」
      
      邵黎刚想说您这半成品也太多了点,就捡到一个巴掌大的小玩意儿,精细无比。
      「你发现了B-1564」
      「B系列都是失败品,不能告诉你都是做什么用的」
      
      好吧,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这排序都四位数了。
      不过也是,这里这么无聊,搞搞机械发明是一种消耗时间的办法。
      
      邵黎想起曾经能对话的时候,沉默寡言,都是听她在胡扯的Ta,脑海中渐渐有了形象。
      一个爱搞发明的长者,温润柔和,说话慢条斯理,骨子里有种不谙世事般的天真单纯,偶尔有趣,也许是个老小孩——和慢羊羊有点像诶。
      
      不对,是她的仙女教母呢,说不定是位奶奶,就是这奇迹糟糕了一点。
      
      邵黎越想越离谱,越离谱越开心。
      反正Ta从来没有表露过确切身份,也没有展示过具体形象,连声音都是类同电子合成的,性格模式比较“非人”,那她就单脑补罢了,好玩。
      意淫无罪。
      
      想着想着,邵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摇头试图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象,留给Ta一个干净一点的印象。
      可头顶长草的慢羊羊和搞发明的仙女教母还是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抹不掉了。
      
      「你很开心」
      程序说,并附颜文字。
      「^_^」
      
      “是啊。”邵黎好容易止了笑,嘴角仍是翘起的,说,“我得学会给自己找乐子,没办法,只能让你那给我带来糟糕现状的主人牺牲一下形象了。”
      
      「???」
      生存程序活泼不少,用情绪化标点的频率愈发密集。
      
      “话说。”邵黎举起手机,“你知不知道你主人长什么样,给我看一眼?”
      她真的很好奇,和她隔着一个奇迹在对话的人,是什么模样。
      
      在这时手机里忽然传来陌生的声音,而电流声止歇。
      “你好邵黎,我是星微,和你交换了的坐标的人。听到这段录音,请告知我你的现状。很抱歉给你惹来麻烦。”
      很清润温和的,大概属于一个少年的声音。
      
      邵黎怔怔听完,反应过来这就是Ta的真实声音,挥之不去的慢羊羊终于被打消掉了。
      交换了坐标?录音?
      他现在是在她的家中?那邵女士是不是知道了?
      
      她还没来得及想更多,就听到了邵女士的声音。
      “黎黎,我是妈妈。”她一下子哽咽,停顿片刻,问,“你现在怎么样?”
      
      然后是星微的那一段话,是循环的录音。
      邵黎反应过来,连忙飞快说道:“我现在在原点,生存无忧,一切平安,但我——”
      
      星微在地球上,不管他是怎么把她弄到这颗星球的,短时间内,他都没有办法把这项事重复一次。
      而她同样不知道星微是怎么和邵女士沟通的,但可知的是,她说的话邵女士一定能听到。
      
      邵黎脑海中飞快地分析过,把滚到唇边的“但我想妈妈想回家”咽了下去,说道:“但我将种质库的种子提出来种了,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长好。星微,你能教教怎么用这里的设备么?还有,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竭力地隐藏自己迫切的渴望,只说能获取的最要紧的需求,末了,方才说道:“妈妈,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她的言辞瞬间匮乏,脑子里是空的,徒有许多情绪表达不出,像水池里的水,越多压强就越大,将释放用的塞子压得更紧。
      
      话音刚落,录音就停了。
      邵黎知道,这是又断线了,游走灯恒久地在沉默的黑暗中明亮着,她迷茫又脱力地靠着墙,又顺着墙面滑到地上坐下。
      
      她逃避式地去想田里的菜,想它们还要多久才能长出来。最后是飞奔出地下城,顺着阶梯跑出原点。
      映入眼帘的,是星空之下,一片生机盎然的翠色。
      这是可靠的期待,让她动荡的心安下。
      
      相信它们能长出来。
      
      也相信星微。
      她念着这个崭新的名字,感到了一些熟稔,脑海中终于有了确切的形象。
      一个爱机械发明,半成品排到三位数,失败品排到四位数,也不停歇的少年。
      很可爱。

  • 作者有话要说:  星微:慢羊羊?

    隔壁好卡,两天一千,我要疯了。
    明天修错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