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谢魔破阵 ...


  •   “回禀殿下,京中百姓都已经安置下了。”

      承乾宫前,几位武将抱拳行礼,众人身上都穿了全甲,虽然正和太子对话,但仍不时偷眼望着西北方向,面上忧色隐隐,“只是……这么多百姓都在露天,兼之慌张失措,恐怕符力耗费得要比平时更快……”

      “传令下去,开库取出符木,请符师联手灌符。”太子也是一身戎装,掷下令牌,不容置疑地吩咐道,“事急从权,三持之问今夜便暂罢吧!”

      几位武将接下令牌,却不敢妄动,而是扭头看向太子身侧,“梁仙师,您看——”

      “太子所言有理,”梁仙师微微一笑,从袖中掏出自己的令牌递了出去,“符祠中人见到令牌,当会知道如何行事的。”

      他看起来不知年纪长幼,布衣芒鞋,仿佛与这皇宫格格不入,诸位武将却对他忌惮非常,一声也不敢则,行了礼便快速退下。梁仙师走到太子身边,出言宽慰道,“东宫不必忧虑,诸位仙师多年布置,定可将此獠一举拿下,这对贵国上下也是件好事。”

      太子摇头苦笑,仰着脸一样出神地望着西北玉泉山方向,那里本是皇家行宫所在,此时却是宝光满天,云霞灿烂,虽是深夜,却亮若白昼,更有隐隐地动传往京城方向,山头波动跳跃,仿佛有什么东西挣扎着正要脱困,却被天地气机牢牢锁住,太子打望了许久,皱眉问道,“梁仙师,是我看错了么,我怎么……瞧见那儿仿佛有一尊大鼎?”

      他揉了揉眼睛,语气越来越肯定,“不错,鼎足立于山脚,鼎身高耸云端,像是……像是把整座山都装在里头蒸煮一般。”

      梁仙师看着太子的眼神充满了诧异,他引着太子转身,态度虽柔和,却透着不可违逆的味道,“殿下,还是回屋歇着吧,为万全计,您和陛下也该避入密室了……”

      太子显然不太情愿,但叹了口气,还是柔顺地道,“梁仙师说得是。”

      梁仙师扶着太子走了几步,忽地若有所觉,回过头看望向庭院一角,看了一会才摇头离去。门才一合拢,院中灰光一闪,谢燕还现身出来,笑道,“哈哈,真有意思。三宗之人七百年前不知想过今日没有,他们锁灵断水,让你们足足吃了七百年灵气化的稻米,哼,你们宋国最困苦的贫民百姓,过的也是神仙日子,七百年来代代传承,难怪你们这一代钟灵毓秀,埋没着这许多修道的良材。”

      “锁灵断水?”阮慈被她牵着,有几分好奇地问,“甚么叫锁灵断水?谢姐姐,三宗这么做,是为了寻到你么?”

      “不错。”谢燕还点了点头,她虽然本事奇大,在柳寄子口中更是个大魔头,但对阮慈却很和气,半点高人架子都没有,甚至有几分调皮,在子母阴棺里故意捉弄,差点把阮慈吓死。不过,阮慈胆子也不小,缓了这些时候,与谢燕还已亲近起来。“至于这锁灵断水么,你自己看一眼就明白了。”

      她伸手在阮慈额前一点,阮慈只觉得额间一阵刺痛寒冷,仿佛皮肤正在裂开,有什么东西正要生长出来,她本能地抬手捂了捂,却又惊呼起来,“呀,这——这是我的手么?”

      在她双眼之中,手自然还是往昔那白皙娇嫩的小手,但此时却仿佛有一只眼睛在虚幻中看到了别样的景象,手还是那只手,但手中的血肉、骨骼,也都一一在目,这是一种极玄奥的感觉,阮慈同时看到了手的数种模样,她试着将手握拳,又舒张开来,看得不亦乐乎,又按了按额头,确认并没有真的生出一只眼睛。

      过了一会,习惯了这种感觉,方才调转视线,望向西北方向,阮慈哇了一声,叹道,“果然是好大的一只鼎啊。”

      她看到的,和太子看到的虚影又不相同,在这第三只眼的视野中,天地一切颜色仿佛都鲜明起来,西北方向架着一只青铜巨鼎,那大鼎就如同太子所说,鼎足立于山脚,鼎身没于云中,下方火焰滔天,鼎中隐隐有棺木形状的阴霾正在挣扎跳动,似在撞击鼎盖,犹如鼎中烧炼的丹丸,阮慈顺着鼎身往上看去,咦了一声,说道,“天顶像是有个大盖子,我们和星辰云朵之间,仿佛隔了一层。”

      “才开眼便能看到这些,你的资质也是好的。”谢燕还笑了起来,她虽然身穿男装,但笑起来意态柔媚,很是好看,令人不由就生出亲近之意。“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她轻轻一指,点在阮慈脑后,阮慈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意涌来,眼前景色忽然间无限扩大,又仿佛在同时无限缩小,令她晕眩非常,抓着谢燕还的衣袖稳了一稳,视野方才渐渐清晰,阮慈长大嘴巴,叹道,“怎么……怎么世上还有这么多颜色么?”

      若说她刚才是‘见皮又见骨’,那么此时的阮慈,便是见空亦见色,她触目所及的所有东西,一旦凝视,似乎便可看到极细小的结构,入微处甚么颜色、形状都没有意义,可望向空中时,却又能见到四色光华流转,在空中闪动,又有无色香花飘飘洒洒,充塞了天地间所有角落,触目可及之处,香花犹如雪花缓缓飘扬,她不由伸手去接,却见那香花穿过手心,又落入了地下,化作无形。

      “这,这是什么?”

      她转头想问谢燕还,却是才一定睛,未及细看,便觉得额前刺痛,阮慈大叫了一声,捂着额头,疼得流下泪来,痛呼声中,谢燕还笑道,“呀,忘了,你什么都不懂。——你不知道,在我们修行界,等闲不可窥视修行在你之上的达者,否则,轻则伤及自身,重则殒命,都是有可能的。”

      她弯下腰来,在阮慈额前吹了一口气,哄她道,“不哭不哭,痛痛飞了——呵呵呵呵。”

      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谢燕还是个笑口常开的人,时常且说且笑,阮慈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却不敢放肆,等疼痛消褪,鼓足勇气又睁开双眼看了过去,谢燕还搭着她的肩膀,指点道,“你望见的青、红、黄、白四色,便是四行灵力,唯独缺了玄色水灵,哼,七百年前,我和他人争斗,受了重伤落入南株洲,我在从前师门修行过一门疗伤圣法,修行到极处,可以滴水重生,玄门众修卜算到我的方位在宋、武、楚三国之中,便在三国各自布下锁灵大阵,从此江河无水,天地无流,鸟兽绝迹,鳞介无踪,所有水灵气都被隔绝在大阵之外,不再参与天地周转,不让我汲取水灵气养伤。想要逼我出来,趁我重伤再做过一场——他们倒也是好大的气魄。”

      对阮慈而言,这样的说辞犹如梦话,若非她已经历了种种玄奇,便是有人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她瞪大眼,艰难地吞咽了几下,问道,“那,那我们宋国,便是由凌霄门三宗封锁……”

      “不错,凌霄门、玉溪派、盘仙门三宗锁住宋国七百年,七百年间宋国百姓人人持符,边境不许刀兵,除了那几个有数的修士,无人能够持法修行。便是因为大阵隔绝灵力,乃是逆天而行,阵法很是脆弱,太多人动用灵力,将会使得阵法不稳。动用灵力的人越少,阵法就越是稳固,灵力也就越是显眼。”

      谢燕还指着远处道,“若是人人都不修行,就犹如黑夜,像那样的光华,在黑夜之中是否就很显眼?”

      “但……但那样的话,为什么仙人不把我们百姓都挪出去呢?”阮慈不禁问出深藏心中的疑惑,“或、或是都……都杀了。”

      为了追捕一人,杀害千万百姓,这想法听起来极为疯狂,阮慈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依旧细声说道,“都杀了,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了吗?”

      “你说得不错,你人活在这里,每天要吃、要喝,三宗隔绝阵外水灵,还要将大阵内原有的水灵气凝化为玉,再为你们点化灵稻,你可知道这有多么麻烦?凌霄门若真的顾惜凡人的性命,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他们挪移出去呢?”

      谢燕还随手一招,远处响起嗖嗖破空之声,黑突突的粒稻不知从哪里飞了过来,停在谢燕还手中,她洁白的手指轻轻地捻着粒稻,犹如最剔透的灵玉一般好看,“你还记不记得,柳寄子在灵脉地井中运使了他们凌霄门的厚土神光,生化出了许多光种?”

      阮慈当然记得,她就是被这些光种逼进了子母阴棺。她道,“那个光种厉害得很,飘到哪里,柳寄子的精神就感应到那里。”

      谢燕还轻轻一搓,粒稻外层坚硬如石的麸皮便被搓开了,她笑道,“你现在睁开眼睛,再看看这灵稻呢?”

      阮慈摸了摸额头,定睛看去,慢慢张大嘴,结巴道,“这、这是光种化的。”

      她伸手去摸肚子,谢燕还被逗乐了,笑道,“别怕,厚土神光是土灵所化,服用下去没什么坏处,甚至能祛凡人百病,所以此地虽然药草不长,但百姓们往往长寿,也用不上医生。”

      阮慈问道,“医生是什么?病是什么?”

      他们宋国人倒也是会死的,多数都是死于所谓的火瘴之气,还有门阀间的争斗,阮慈只听得懂‘没什么坏处’,后面的话一句也听不懂,谢燕还被她逗得乐不可支,道,“现在说也说不清,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阮慈心想,以后是什么时候,可说不准,这么多仙师围攻子母阴棺,谢燕还带她逃了出来,可大阵破不开,她们总会被找到,谁知道她还有没有走出大阵的一天。

      “我懂了,我们这些凡人,就像是那些携带着光种的兵士,我们走到哪里,凌霄门的耳目就延展到哪里,”她不再去想那些无用的事,兀自推演下去,“灵玉矿采摘几十年,就不能再生了,我们宋国人总在各处采矿探矿,其实……其实都是在为凌霄门搜寻谢姐姐你的踪迹。”

      谢燕还点头道,“不错,你的确蛮机灵的。至于别的,你大概也都能猜出来了,我想你心中还有一个疑惑,那便是这杀人的火瘴之气又是什么,其实也很简单,天地间五行相生相克,缺一不可,这断灵大阵截去天机一段,实在厉害非常,能布置此阵的老怪物,全天下也不超过十个,但有得有失,阵内五行无法调和,对常人来说乃是绝地,空气中一丝水灵气都没有,便会发疯地向外索取,从你们的肌肤之中抽取水汽,是以没有符力护身,凡人在屋外是活不下去的。”

      宋国所有屋宇,建造之前都要请符师前来持符,否则就不能隔绝火瘴之气,阮慈如今已经能猜出来,当和勾连符力有关,在符力庇护之下,凡人和这里的天地其实始终没有真正接触,若是发生甚么大事,符师不能持符,那么全国百姓,怕就要在符力耗尽后逐个死去了。

      阮慈想象着这样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寒颤。谢燕还所说‘你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这话不对,她还有无穷无尽的问题,只是察言观色之下,不再继续发问罢了。谢燕还看了她一眼,笑道,“哦,你还有许多想问的,且先等一会儿。”

      阮慈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想法,似乎会被谢燕还看穿,不禁脸色一白,乖乖牵着谢燕还的手,由她带着在京城之中遨游,谢燕还又带着她往城外行去——她带阮慈从地底出来的时候,阮慈只觉得眼前许多景色掠过,速度极快,随看随忘,似乎并不能真正看清,也就无从记下,此时谢燕还为她开了眼,她才能看见身侧光华流转,景色快速流动,似乎一步就能踏出数里之远。她刚才在子母阴棺里,看着那许多修士都是化身光华而至,阮慈心中想,此时外人看着她和谢燕还,也许也只能看到一道光华。

      “这也不太一样。”

      谢燕还果然能看穿阮慈的思绪,她边走边道,“他们遁行的时候,想不让人看见是不成的,可我么,我想让他们看见,他们就能看见,我不想让他们看见的时候,就是站在他们跟前,他们也看不见。”

      这只是她一面之词,但阮慈却深信不疑,她虽然不懂修士之间的事,但也觉得谢燕还要比三宗那许多修士都更厉害得多,光是神通说出来都极是吓人,甚么天魔种念、滴水重生,比三才鼎要气派多了,宋国生活千万百姓,从北边走到南边要走一年,镇守此地要三宗之力,可南株洲群修为了她一个人就封锁了三国,一锁就是七百年,她一定是个极了不得的大人物。

      “嘻嘻,那是自然。”

      谢燕还似是听到了她的心声,她眉宇更加开朗,像是阮慈这样一个小小孤女的夸奖,也令她很是得意,“柳寄子那些人虽然也算是三宗不世出的天才人物,但终究只是南株洲一地的俊才,又怎配和我谢燕还相比?”

      说话间,她们已落到一处山峰之上,此地山势高峻,四周都是悬崖峭壁,远望宋京,只有那高耸入云的三才鼎在云中闪烁光华,谢燕还立在崖前,紫衣被劲风吹得上下飘扬,束发丝带飘拂,负手远望江山,朗声道,“我谢燕还乃是琅嬛周天万年来第一流人物,这天地间,可堪与我相提并论者,又能有几人呢?”

      她话中气魄万千,眉目如画、丰神隽逸,阮慈看得目眩神迷,心中暗道,“谢姐姐虽然似乎是个大魔头,但当真是潇洒极了,那个柳寄子,的确不配和她相比。”

      她虽然还在心中拍谢燕还的马屁,但谢燕还却不再搭理她,高踞崖前,拔下束发玉簪,向宋京连点三下,宋京上空骤然放出红、青、白三股光芒,与三才鼎的宝光相互呼应,往云中射去,阮慈抬首望去,只见云层下方,扣在她们头顶那一层薄薄的屏障,被这三股光芒一冲,突然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波纹荡漾,在空中震动不休,阮慈甚至能听到啵、啵的碎裂声,她不觉握住双手,心中极是紧张,这一刻又盼着大阵被破,不知为什么,心中又有了那么一丝恐惧。

      “孽障敢尔!”

      极远处一声怒喝,犹如黄钟大吕骤然鸣响,在宋国江山上空远远传开,一只擎天巨手自云间伸出,往下压来,那大手色做金黄,给阮慈无坚不摧、无物不镇之感,原本波动的大阵顿时渐渐稳定下来。

      谢燕还不言不语,侧身将玉簪掷出,那玉簪脱手破空飞去,在空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犹如一柄利剑迎着巨手而去,只听‘噗’的一声,玉簪穿手而出,那金手顿时溃散开来,空中剥碎之声不断响起,阮慈仰首望去,似有零零碎碎,接近透明的玉片不断落到空中,随后便消失不见。

      她受符力护持,一时也未感觉甚么不对,只见远处一道金光遁来,在千丈之外便化作人形,一个黄衫老者手持拐杖,落在远处峰顶,遥遥问道,“谢燕还,你伤势已愈?”

      他语调阴沉,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味道,“一剑便破去老夫的厚土幽玄印,难道……难道你已炼法掌道,迈、迈入洞天?!”

      谢燕还一声轻笑,满是不屑之意,她道,“凭你也来问我?”

      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再搭理老者,回身拉着阮慈问道,“刚才吓着了吗?”

      阮慈摇了摇头,仰首依旧望着夜空,只见许多物事闪着幽光,自空中纷纷落下,不禁闪躲了一下,自然是躲闪不及。那东西却不像是五行灵气,和那五色香花那样有形无质,落在她脸上冰凉湿润,好像,好像是……灵玉含在口中化了的感觉。

      ……是水,这是水呀!

      这水连绵成线,发着白光落在地上,簌簌有声,她身上也沾染了水汽,衣物洇湿变深,阮慈放眼望去,只见水线充斥了天地之间,千里江山,无不笼盖,这情景似是极为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该怎么形容,不由无助地望向谢燕还,问道。“这是什么?”

      谢燕还面上闪过一丝不忍,摸了摸她的头,叹道,“傻孩子,这就是雨啊。”

      这就是……雨?

      凌云绝顶上,垂髫少女在连珠细雨中仰起头来,迷惘地望着天空,雨滴落在阮慈洁白的脸颊上,往下淌去,犹如泪珠。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一会儿给大家送上一章的红包,热情的评论非常感谢!
    解疑:1【谢燕还】的【还】字读【huan】,这个字做名字不读【hai】
    2 阮慈会否有感情戏?肯定会有,因为我既不喜欢完全没有感情戏的修仙文,也不喜欢以感情戏为主线的修仙文,我喜欢在完整庞大世界观中符合仙侠气质的感情戏,而且篇幅要恰当,这种也很少在别的文里看到,就只能自己满足自己了。但是男主什么的,这种和剧透有关的就不回答了,大家自己看吧
    最后,其实我写这篇文,自己最喜欢的并不是感情戏什么的,而是这一章末尾阮慈见雨而不知雨的片段,就是觉得这种是最浪漫能打动我的,本章末尾也是我在构思阶段最喜欢的一个小情节,当时在脑中反复描绘了很久,哈哈哈~希望大家也能喜欢吧~这种可能只是我个人的小爱好而已,不过对我来说,就是这种出现在文章各个阶段的小情节会支持我写完中间大段大段的大情节
    3 宋国没有水怎么穿衣怎么造房子,这个后文会有提到的,和世界观有关的疑惑都可以问,如果是后文有说我会在有话说里告诉大家的
    感谢在2020-06-26 12:02:50~2020-06-27 12:05: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oliverfi、锅锅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liverfi 6个;芝风、45626963、刀刀、七染、Reimen、小乔、小桃bilibeng、xxxx.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苏苏 20瓶;俐泱 13瓶;奶嘟嘟、姘村ぉ涓、如月秋、山风、Peach、锅锅子 10瓶;狂笑而亡 5瓶;海湾已成回音壁 3瓶;18205385 2瓶;何宝宝宝宝w、Spadezc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