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 29 章 ...

  •   果实小小的表面一片青翠,在末尾甚至还带着桂花的花瓣。谢舒野小心地把它们装进口袋里。随后把落在地面上的果实也都一一捡拾起来。
      
      苏潇暮捏起一个仔细看了一圈,不可思议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桂花的果实呢?原来桂花也有果实。”
      
      “不知道什么东西都要拿来送我?”
      
      “刚刚下来的时候,忽然瞥见树上居然有果实我也惊了一下。所以这才给你采摘下来。”随后又小声说:“这,不是你要吗?”
      
      听到她的话,谢舒野微微一笑,随后解释道:“嫁接或插迁的桂花不会结果,会结果的桂花一般都是种子生成的。但是种子生成的要长达数十年才会开花,嫁接或插迁的则三五年就可以开花,为了花香人们大多数都是用嫁接或插迁的是不能结果的,所以桂花的果实才难的。”
      
      苏潇暮暗想,刚刚自顾气氛,想起早上背的《观海潮》也不知道用对没有。
      
      谢舒野悠悠道:“刚刚你说的没错,桂花的果实确实又称桂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惊讶道
      
      “什么都写在脸上,还怪别人看穿!”
      
      ………………
      
      这……还好,还好。又想起她在一班做的糗事,不会读的字只读一半,结果是错的。
      
      谢舒野把果实装好后道:“走吧,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果然人还在路上苏潇暮的手机已经响起了。“姜姨打的?”谢舒野问。
      
      “可不是,问我怎么还不回家呢?”
      
      等她接完电话后,他才道:“既然你跟姜姨说不回去吃饭了,一起吃个饭再回去?”
      
      苏潇暮一挂完电话,一看时间都九点了,想起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差两张数学卷子没写呢!按照她平常的速度,一张卷子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两张卷子三个小时,就是不吃饭还要做到十二点。心里当下就不高兴了。
      
      今日事今日毕,留到明天更着急!
      
      她着急地说:“以后再吃吧!谢舒野你现在先把我送回去吧,我还要两张卷子没写呢?”
      
      谢舒野:…………好不容易让你忘记了学习想起了我,这还没过三个小时呢!又满眼只有学习了。
      
      “今天不能不做吗?后天开学我给你开小灶。”
      
      苏潇暮颇为严肃地说:“学习怎么可能有捷径可走,你赶紧把我送回去,我还要写卷子呢!”
      
      “好好。”他满脸无奈地说。
      
      等把她送回家后,他看着苏潇暮急匆匆地样子。“以前也没感觉她那么喜欢学习啊,最近倒是把我都冷落了。”虽然心生不满,但是他还是不想当面给她说。“回家。学习。”
      
      姜惠然正在吃饭见苏潇暮冲了进来,不解地问道:“刚刚打电话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突然想起我还有两张试卷要写,就先回来了。”她急忙洗完手,匆匆扒完饭后便上楼了。
      
      姜惠然看着跟她同样懵的苏敏才道:“咱家女儿什么时候这么努力了?”
      
      苏敏才摇了摇头。
      
      姜惠然吃完饭后,热了一杯牛奶送上去,一开门看见苏潇暮正在专心的学习,连她进来都没发觉,“潇暮啊!学习虽然好可千万别累住了。”
      
      “妈,我知道了。你赶紧出去吧,打扰我思路。”
      
      “那好,牛奶记得喝啊!”
      
      苏潇暮也不拖延,直接当着她妈妈的面一口气喝完,“好了,我在写作业呢!”
      
      姜惠然拿着空杯子出来后,苏敏才正站在门口,见她出来,问道:“怎么样,问出什么了吗?”
      
      “正在学习呢?不让打扰。”随后姜惠然疑惑道:“你说咱们两个也不是学习的料,怎么能生出潇暮这么努力的孩子。”
      
      苏敏才道:“可能负负得正。”
      
      “你就会贫。”
      
      “女儿既然想学习就好好学习呗,说不定在学习里追她那个男神呢?”
      
      被他一提醒,姜惠然倒是想起了什么,“你还别说,说不定真的是为那个叫谢舒野的男神。前几天我刚巧走到潇暮租的房子那,看见谢舒野正给她补课呢?大约不想让他感觉她笨吧!”
      
      苏敏才疑惑道:“他们两个怎么牵扯到一起的, 咱家潇暮可不能吃亏。”
      
      姜惠然道:“得了吧!咱家女儿恨不得天天跟他在一起呢?得偿所愿有什么不好。”
      
      向来以老婆马首是瞻的苏敏才毫无原则地说:“也是。”
      
      “那天我已经见过了,真人比照片更帅,更有气质,要是女儿真抓住了他也不失为个好女婿。”
      
      苏敏才不高兴地说:“我看你是相中了吧!”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了。走,别打扰了,赶紧睡觉去。”
      
      结果苏敏才连理都不理她,径直走了,姜惠然轻叹一口气道:“都过那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个脾气。”
      
      一旦进入状态后,苏潇暮便没了时间观念,等她把试卷做完后已经快十二点了。她摸了摸僵硬的脖子,看着试卷上的题自言自语的说:“学习可真难?那些总分能上六百的都是魔鬼吗?”
      
      话虽是这么说,还是把笔下不会的题都圈出来,明天好问老师。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躺在床上后,苏潇暮道:“还是床上舒服啊!”
      
      *******
      
      等她再次醒来时,她赶紧有人拿了块石头压住她的胸口,非常沉重又好像有人把她放在火炉上炙烤一样,整个人犹如被闷在火炉之中,又热又闷。
      
      想睁开眼睛,眼皮像是用胶水黏住一样,怎么都挣不开。早知道昨天晚上她就多加一点衣服了。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嘴都有些张不开了,她掀起嘴唇道:“妈,我好像发烧了。”
      
      结果发出的声音连蚊子的声音都没有,喉咙像是被火烧一样,炽热的发烫,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感觉一阵阵刺痛。这发烧就罢了,怎么连嗓子都伤着了。
      
      季温和听到声响后,急忙赶了过来,见他想起身赶紧拦住他道:“舒野,你发烧了,千万别起身。”
      
      舒野?舒野!一听到这两个字,她的神志立马恢复了。
      
      怎么又换身体了,果然一觉醒来,她就换了一个人。这次她没有前几次那么慌张,很是淡定的看着季温和在为她忙前忙后。
      
      季温和问:“饿不饿,给你端点粥吧!”
      
      “妈,有皮蛋瘦肉粥吗?嘴里没味道。”
      
      苏潇暮感觉季温和好像很开心,她道:“好,好,妈马上给你做好,你先喝点水啊!”
      
      喝点热水后,身子好像好了一点。她闲着无事给谢舒野发消息说:“说,是不是因为昨天才让我感冒的。”
      
      闲着是上课时间,本以为没人回,谁知道消息一发过去,那边的人立马回道:“对不起。”
      
      苏潇暮道:“昨天那么冷的天气,我自顾着自己,果然上天惩罚我了。”
      
      “我以为我不会感冒的,谁知道昨天吹点风就这样了。”
      
      知道他因为她才会感冒,苏潇暮也有些愧疚,昨天不穿他的外套就好了,让你贪图谢舒野的美色,现在好了,搞坏谢舒野的身子,自己来受。
      
      “没事,现在不是在上课吗?你怎么有时间玩手机,别告诉我,你逃课了?”
      
      谢舒野:“没有。上的数学课,有些无聊。”
      
      苏潇暮:“……你现在在我身体里,我的脑子需要好好听数学课,好好听讲。”
      
      谢舒野:“好,你的身体你做主。”
      
      等聊完后,季温和也做好了皮蛋瘦肉粥,“来,尝尝合不合胃口。”
      
      她喝了一口赞叹道:“好喝。”
      
      苏潇暮一口气喝了一大碗,一吃饱饭困意随之而来,季温和道:“睡会儿吧!”
      
      “那我睡了。”
      
      脑子昏沉,眼睛发酸,难受!
      
      谢舒野这一个上午都没有听苏潇暮的话认真听课。一直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第一次两人互换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互换了,只记得第二天两人醒来时已经互换了,而且当时下着雨。
      
      第二次是运动会,当时不知道下雨没有,他只记得换衣服时突然没了意思。。
      
      第三次是国庆,他记得很清楚,当程子宣说下雨了的那一刻他才失去意识的。
      
      这是第四次,不知道什么时候互换了身体,看样子应该是睡觉的时候,昨天夜里好像也下雨了。
      
      但是换回来好像没有那么规律。他记得第一次换身体后可是持续了整整两个星期。
      
      到底有什么规律的,关键点好像就是下雨。
      
      李言若看着身边的苏潇暮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知道写些什么。她本能的感觉到今天的苏潇暮跟往常不一样。忽然记起前几天苏潇暮告诉她的秘密。
      
      该不会是真的吧!她身边的人真的是男神吗?传说中的人物就在她身边吗?
      
      她鼓起勇气,悄悄晃了一下她的肩旁。“苏潇暮”扭过头来,冷着眸子看着她说:“怎么了?”
      
      明明是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李言若确定,这一定不是苏潇暮。
      
      她在纸上写道:“你是谢舒野吗?”
      
      她身边的人微微点了点头。
      
      擦。居然是真的!虽然当初她也是相信,但是没有亲眼证实过,那只是一个浮光掠影。
      
      谢舒野看见李言若因为惊讶而瞪大的双眼,已经知道苏潇暮告诉了她,他也懒得伪装了。这样挺好了,每天费劲心思跟班里的那些人合群也是很累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让苏潇暮告诉李言若的原因,有她在会为他挡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苏潇暮的人际关系实在多,他是真的应付不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