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世界 ...

  •   第二章
      
      左烊深知,一个频繁发生霸凌的地方,跟它的环境是绝对分不开的。
      
      就如同这个班级一样……
      
      一个大部分家境还不错,不看重学习的群体,自然容不下一个拼命学习,家境普通的女生。
      
      而且,苗茜美很少跟他们交流,在班里几乎没有朋友,这更加深了班里人跟她的分歧,使得她更加不合群。
      
      这种分歧听着更像是一种误会,一般有个得力的人化解了就好。
      
      但在,这种以和为贵的化解方式,在左烊这里纯粹是狗屁!
      
      误会能化解了,伤害却是永久性的。
      
      好言劝慰能改变一个人的话,还要监狱和刑法做什么?
      
      左烊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对苗茜美的痛苦感同身受。
      
      左烊来班里好几天,只是跟苗茜美说过几句话,其余时间不是在睡觉,就是一直盯着苗茜美看。
      
      有些跃跃欲试的人,早就按耐不住了。
      
      最先躁动的人,就是汪含娇。
      
      左烊转学以后,汪家人对她催促得厉害,让她千万不要错失良机。
      
      汪含娇本想再观察几天,但是家里人的催促,也让她失去了等待的耐心。
      
      不过,汪含娇算是比较聪明的,她没有贸然行动,一群女生在楼道外商量了许久,最后派出一个名叫焦颜的女生出马。
      
      焦颜来来回回犹豫了许久,最后顶不住压力,才缓缓向左烊的位置走去。
      
      此时,左烊刚睡了醒来,皮肤焕发出一种虚假的白暂,五官看着越发精致,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更重了。
      
      焦颜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但是在离左烊五步远的地方,脑袋却变得一片真空。
      
      靠近左烊身边,她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份礼物放在了左烊的桌角。
      
      强压着剧烈的心跳,说道:“给你的。”
      
      这是一只精致的礼盒,里面装着男生通常都会喜欢的东西,这份礼物是她们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
      
      焦颜信心满满的拿来给左烊,可看到他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焦颜就有些后悔了。
      
      焦颜缓了缓,又补了句:“新同学都会有,这是班里面历来的规矩。”
      
      说完这句话,焦颜才算是宽心了一些。
      
      期盼着左烊会做出什么反应?
      
      焦颜等待了许久,但是左烊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焦颜有些站不住了,她终于感同身受的理解了一句常听到的歌词:“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左烊翻开了记忆,知道这个叫焦颜的女生,当初没少欺负原身,总拿原身的身世开低劣的玩笑。
      
      “像苗茜美这种畸形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根本不配跟我们呆在同一个班级。”
      
      原身曾经上厕所的时候,她从外面将厕所门锁了起来,还把正在维修的警示牌摆在厕所门外,让原身在厕所里困了一夜。
      
      原身上体育课的时候,她又把强力胶水倒在原身鞋底,害得原身本就陈旧的鞋子瞬间撕裂成了两半,又带头取笑原身寒酸。
      
      这是个相当喜欢捉弄别人的女生,最喜欢出捉弄原身的鬼主意。
      
      左烊的无视,已经让焦颜羞得脸颊绯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左烊终于开口了。
      
      左烊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要!”
      
      焦颜听到自己被断然拒绝,脸色涨红,后脊梁冒热,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左烊又补了句:“碍眼!”
      
      不知为什么?
      
      从左烊嘴里说出这几个简单的字眼,却能听出极其刻骨的蔑视和漠然。
      
      焦颜的家境不错,从小到大,没遇到过多大的挫折,也很少有过自卑的感觉。
      
      可这时候,她听到左烊的话,这简短的几个字,简直让她自卑到了骨子里。
      
      焦颜喉咙像是哽住了一样,眼眶里阵阵发热。
      
      她强忍着想流泪的冲动,看着课桌上那个只占了一个小角落的可怜巴巴的礼盒。
      
      努力让自己情绪恢复平静,顿了许久又说道:“只占了一个小角落,不碍眼的。”
      
      这句话说出来,焦颜言语间甚至带着几分祈求的意味,就盼着左烊别再让她下不来台面了。
      
      但是,左烊根本没看她可怜巴巴的表情,更没有理会她言语间的祈求意味。
      
      左烊这次没有说话,而是两条眉毛拧了起来,然后抬手一拨,毫不留情的将那个礼盒拨到了地上。
      
      听着“噗通”一声响,他的眉毛才舒展开来,心情也好了许多。
      
      继续趴着睡觉。
      
      焦颜看到摔成八瓣的礼盒,那颗受伤的自尊心也碎裂成片。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那种深入骨髓的蔑视,已经让焦颜再也坚持不住了。
      
      一声啜泣后,焦颜捂着脸逃难似的逃了出去。
      
      听到哭声,左烊的心情顿时又好了许多。
      
      这个班里风气不正,左烊是敏感体质,坐在班里会感到难受。
      
      只有听到坏人被惩罚后哭泣的声音,才会让他的身体变得轻松起来。
      
      这一幕,躲在一旁的女生团伙看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觉得好险,幸亏不是自己出马。
      
      董倩倩望着焦颜逃亡的背影,眼中满是惺惺相惜之感。
      
      而汪含娇看完这一幕,眼中渐渐多出了一些忧愁。
      
      想想自家父母那急切的神情,她又把眼里的忧愁强压了下去。
      
      而自打焦颜吃了闭门羹以后,原本跃跃欲试的人群,现在跟蔫了一样。
      
      她们从没有见过,冷漠到像左烊这样的男生。
      
      他们也突然间发现:左烊在这个高二八班,一直自我降低存在感,刚开始会以为他是低调。
      
      时间久了,就知道那不是什么低调,那是深到骨子里的看不起。
      
      看不起他们。
      
      他为什么天天睡觉,就是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
      
      这点风波很快过去了,班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有个人讲了个笑话,当然他们改不掉欺软怕硬的本性。
      
      笑话是冲着苗茜美编的。
      
      爱编这种笑话的人,自然是一向爱欺负苗茜美的董倩倩了。
      
      尽管笑话毫无笑点,但班里人听了依旧捧场的哄堂大笑。
      
      他们习惯了这么做,他们的笑料不在笑话本身,而在苗茜美听到笑话后的反应上面。
      
      苗茜美赶紧带上耳机,并把声音调到了最大,努力装作局外人的样子
      
      左烊这时站了起来,颀长的身材,加上身上散发的戾气,总给人一种难以承受的压迫感。
      
      在众人目光的盯视下,他走到了那个董倩倩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再讲一句,我就把你舌头剪下来。”
      
      左烊的脸色很难看,但是语气却格外平静,一点也不像生气的样子。
      
      他的话似乎不像威胁,而是在陈述一个动作。
      
      仿佛这个动作与他来说就跟吃饭,走路一样轻而易举。
      
      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董倩倩害怕了,她从左烊的语气和眼神中明白了,他干得出来!
      
      此刻她脸颊苍白,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求饶道:“我再也不敢讲笑话了,求你别剪了我的舌头。”
      
      众人好久也没反应过来。
      
      他不是对我们不感兴趣吗?又为什么要对我们发脾气?
      
      许久,众人才反应过来。
      
      他是在为苗茜美出头。
      
      打从他进班级以来,就要求苗茜美做他同桌,只跟苗茜美一个人说话,现在又替苗茜美出头?
      
      对别人一百个看不上,却把苗茜美归为了同类人。
      
      凭什么?
      
      他们之间差距明明那么大?
      
      左烊神情依旧冷淡,又说道:“一个星期之内,不允许你在班里说一句话。”
      
      “否则,小心你的舌头。”
      
      听到这句话,再想到那个场面。
      
      董倩倩的脸跟死人脸一样煞白,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上下牙齿不自觉抖动起来,舌头被咬烂了也没感觉,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刚才还嬉笑的女生们,现在都吓得不轻,觉得董倩倩有些不对劲,赶紧远离了她。
      
      这时,董倩倩发出怪异的呜咽声,眼睛顿时失神,嘴里吐着白沫,一个后仰跌倒在地上。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了。
      
      一个女生大喊:“董倩倩犯癫痫了,赶快送到医务室里。”
      
      班里顿时乱成一片,喊叫声此起彼伏,几个胆小的女生甚至吓哭了。
      
      看着乱糟糟的一幕,左烊仿佛局外人一样,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而苗茜美看着这一幕,顿时也慌乱起来,本想也过去帮忙,但是一只手牵住了她的胳膊。
      
      左烊淡淡地说道:“不用管她,跟你没关系。”
      
      语气平淡,但却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关怀情绪。
      
      苗茜美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左烊抓住她胳膊的地方,渐渐生出一种酥麻的感觉。
      
      那种感觉立即从胳膊蔓延到全身。
      
      酥麻感过后,又变成了一种奇妙的放松感。
      
      苗茜美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种感受。
      
      刚才,她一直带着耳机,也不敢抬头看,所以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她脑袋陷入空白的时候,不知不觉又坐了回去。
      
      看着眼前惶恐慌乱的人群,她感到自己脱离了这个群体。
      
      这种脱离感,苗茜美过去也有过,那是同学们疏离排斥她的时候。
      
      那时只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自卑感。
      
      而今天,她却感到无比的充实和自信。
      
      她转头看了左烊一眼,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看左烊。
      
      左烊又埋头睡了起来,外界的噪音似乎永远打扰不到他。
      
      看着左烊的样子,苗茜美迷茫的眼缓缓回过神来。
      
      她的嘴角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
      
      她找到原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