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09章 ...

  •   回到房间,黎衍楞了好一会儿。
      这是周俏搬过来的第一天,他和她就从下午吵到了晚上。下午时周俏服软了,但晚上没有,不仅没服软,还吵得特别起劲,眼睛睁得圆圆的,巴掌肉鼓鼓的,连着三声“蛮不讲理”都把黎衍给说懵了。
      
      真的是自己蛮不讲理吗?
      黎衍回忆起吵架的起因,仔细想想,周俏的确没什么错,那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哦,是了,周俏说他和宋晋阳有仇,让他们自己解决,别扯上她。
      只是,他和宋晋阳真的有仇吗?
      
      黎衍和宋晋阳的矛盾起始于沈春燕和宋桦交往之初。
      那时候黎衍高一住校,只有周末会回家,每次他回家,沈春燕就会回到永新东苑陪他两天,平时她已经和宋桦同居了。
      沈春燕直到四十多岁才找了新男朋友,黎衍很理解,又觉得宋桦人还不错,就只希望母亲能开心幸福就好。
      
      可惜宋晋阳不是这么想,十年前他也就是个中二少年,家里突然多了个陌生阿姨,试图取代“母亲”的地位,宋晋阳一下子接受不了。
      他没少给沈春燕使绊子,比如打死都不吃她做的饭,放学回家就关进房间不出门,对着她说话就冷嘲热讽、夹枪带棒,还把沈春燕买给他的衣服故意丢掉……
      
      沈春燕没把自己在宋桦家受的委屈告诉黎衍,但单亲家庭的孩子天生敏感,黎衍看到沈春燕偷偷地哭,套了几句话就猜到是怎么回事。
      黎衍气得不行,想到的解决方法就是冲到宋桦家,把宋晋阳揪到楼道里狠狠地打了一架。
      
      黎衍年纪比宋晋阳小,个子却比他高,力气也比他大,那一架打到后来,他把宋晋阳摁到了地上,自己骑在他身上,拳头抵着他的脸,咬牙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妈,就等着去配假牙吧。”
      宋晋阳的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却被他压得动弹不得,黎衍最后拍拍他的脸,起身掸掸衣服,潇洒地大步离开。
      
      回到自己家,沈春燕看到黎衍脸上的淤青和擦伤,吓了一大跳,黎衍也没多说,上前就用力地抱住了母亲。
      十六岁的他已经比沈春燕高大半个头了,在她耳边说:“妈,要是姓宋的那家人再欺负你,你就回来,咱不看人脸色。等我大学毕业工作了,我会赚好多好多钱,到时候我养你。”
      沈春燕愣了半晌,最后在儿子怀里哭了起来。
      
      ——我会赚好多好多钱,到时候我养你。
      现在再想起这句话,黎衍自己都觉得臊得慌。
      
      后来,宋晋阳就没再出什么幺蛾子,但他和黎衍见面时依旧互相不对付,没再打过架,互喷互损是日常。两个半大男孩你一句“傻逼”,我一句“二货”,吵得宋桦和沈春燕脑壳疼,干脆就不怎么让他们碰面。
      彼时黎衍是个骄傲又嚣张的小少年,成绩比宋晋阳好,个头比宋晋阳高,长得也更帅,宋晋阳除了嘴巴比他贱,他哪哪儿都瞧不上自己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哥。
      
      高考时,宋晋阳的成绩虽不如黎衍,上A大有些困难,但考个钱塘其他的本科院校是绰绰有余,可他执意要去外地,最后去了北京念大学。大学期间,黎衍每年也就见他一、两回,两人井水不犯河水,直到大四毕业那年。
      宋晋阳说他要留北京工作,宋桦起先不同意,宋晋阳直接签了就业协议,表明决心。
      
      他为什么又会回钱塘呢?
      黎衍想起来了,是因为自己出了车祸。
      他出事以后,宋晋阳就毫不犹豫地和签约单位解了约,回到钱塘找了新工作。
      那段时间的记忆对黎衍来说有点模糊,还很混乱,他一直待在医院,每日每夜都在遭受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煎熬,哪里有空余的脑细胞去想别的事。
      
      总之,等黎衍的身体状况趋于稳定时,宋晋阳已经在钱塘上班了,他去过几次医院,但黎衍不愿意见他。
      两人见面就吵架,宋晋阳这人像是没得同情心,别人对着黎衍都是顺着让着,就怕刺激到他,只有宋晋阳,整天腆着张“幸灾乐祸”的脸,说几句扎人的话,吓得沈春燕对他下了逐客令,明令禁止他再去探望黎衍。
      
      啊……连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
      黎衍有点恍惚,他不是傻子,心里清楚得很,这些年宋晋阳和沈春燕处得不错。十年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宋桦和沈春燕都不是会作妖的后爹后妈,而宋晋阳……宋晋阳也会变成熟啊。
      好像只有黎衍,还生活在一个又黑又深的旋涡里,怎么爬都爬不出去,看不到一点光,每天就只是活着而已。
      
      ——
      周俏打开自己的行李袋,找出干净床单和枕头、被子,铺到次卧的单人床上。
      又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可达鸭毛绒玩具,捏一捏,亲一口,摆在自己的枕头旁,对着它说:“呆瓜,我们又搬家啦,这是我们的新房间,你喜欢吗?”
      可达鸭瞪着一双呆呆的眼睛看着她。
      周俏微笑着拍拍它的头,起身继续收拾衣服。
      
      沈春燕给她腾出了半个衣柜,足够她放衣服了,把内衣裤整齐地码到抽屉里,又把秋冬装整理好,周俏拿了些换洗衣裤和洗漱用品,去洗手间洗澡。
      
      她盯着那个矮矮的洗脸台看了一会儿,还是把自己的牙杯、牙刷摆到了黎衍的杯子旁。
      他的杯子是白色的,牙刷是蓝色柄的,刷毛都已经压弯了,可能是懒得换。周俏的杯子嫩黄色,是一个小黄鸭的造型,肥嘟嘟得很可爱。
      
      她自带了几个粘贴挂钩,把自己的毛巾挂得离黎衍的毛巾远远的,又把自己的洗面奶、沐浴露和洗发水在淋浴间架子上一一摆好。
      架子不大,瓶瓶罐罐一多,就显得有点挤。
      周俏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和黎衍真的住在一起了。
      生活真的是充满了意外啊。
      
      周俏洗完澡,又洗掉了自己的内衣裤,晾到自己房间窗外的雨棚下。她研究着那雨棚,晴天晾衣不成问题,要是下雨可不行啊,只能晾在室内,这室内也没地方好晾,难道真的要晾去阳台?
      
      想到自己的小内内挂在黎衍卧室外的阳台上,周俏就觉得那画面实在太一言难尽,叹口气,只能希望老天爷少下几场雨。
      要么,去淘宝买个最简单的落地晾衣架吧。
      
      累了一天,周俏早早地就睡下了。
      黎衍后来没再出过房间,周俏想起他没吃晚饭,也没洗澡,心想他平时就是这么过日子的吗?怪不得瘦成了这个样子,长期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
      明天再问问他吧,要不要一起搭伙吃饭。
      
      今天她实在不想再理他了,搬过来的第一天,两个人就吵了一架,周俏也是醉了,要是天天这样鸡飞狗跳地吵架,她寿命都要短几年。
      打开手机,继续看昨日霜降的扑街小说,这已经成了周俏每晚睡前的必做功课。
      
      她还在看《1》,那是黎衍的处女作,一百多万字,文笔有些生涩,但逻辑和情节设置还可以。周俏看得津津有味,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差,有些桥段还挺有趣,只是男女主人设不太讨喜,看了让人烦。
      周俏很喜欢其中一个个性鲜明的配角,可惜黎衍着墨不多,让她觉得很不过瘾。
      看了大半个小时,周俏困了,丢开手机,把可达鸭抱在怀里,喃喃道:“呆瓜,神奇不?这是阿衍睡过的床哦,我们睡觉吧。”
      “阿衍,拜托你明天别再发脾气了,晚安。”
      
      ——
      周俏应该是睡觉了。
      黎衍盯着房门,外面已经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凌晨一点,他毫无睡意,一方面是要码字,另一方面是因为,他非常饿。
      
      午饭吃了一碗速冻饺子,后来除了喝水就什么都没吃了。
      现在出去弄东西吃一定会发出声响,如果他一个人住,倒是无所谓,可周俏睡觉了,黎衍不想弄得太吵,好像他是故意在找茬。
      
      空着肚子抽烟让人头晕,黎衍在阳台上随便抽了几口烟,就灭了烟蒂,拿起手机,发现张有鑫给他发微信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衍哥衍哥![害羞]
      【有只刺猬】: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
      【三金是个乖孩子】:你猜猜我今天碰到什么好事儿了!!!
      
      三个感叹号啊,这么激动,黎衍有点想笑,张有鑫这孩子真是太好猜了。
      【有只刺猬】:追到女神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哎我去!你怎么猜到的?
      【有只刺猬】:最近你除了追女神,就没其他好事儿了吧。
      【三金是个乖孩子】:[害羞][害羞][害羞]
      【有只刺猬】:来,给哥说说你的战况。
      【三金是个乖孩子】:其实也没什么战况,就是她答应这个周六和我一起去看电影了。
      【有只刺猬】:可以啊三金。
      【三金是个乖孩子】:不过我有点烦。
      【有只刺猬】:烦什么?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吗?
      【三金是个乖孩子】:那怎么可能!我可是我们系里有名的时尚三金![得意]
      
      黎衍笑了一声。
      【有只刺猬】:那你烦什么?
      【三金是个乖孩子】:我怕我尿裤子啊……
      黎衍:“……”
      【有只刺猬】:没这么倒霉吧。
      【三金是个乖孩子】:那说不好,一紧张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想我还是穿纸尿裤得了,以防万一,老子都八百年没穿纸尿裤了!家里的那批都不知道有没有过期。
      
      这种话题,也只有黎衍和张有鑫可以毫无芥蒂地聊起来,谁也不会笑话谁,难兄难弟嘛。
      【有只刺猬】:纸尿裤又不是吃的,就算过期也没关系吧。
      【三金是个乖孩子】:。。。。。。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你可真不讲究。
      【有只刺猬】:我讲究这个干吗,我又用不上。
      【三金是个乖孩子】:啊啊啊啊啊,说到这个你特么还要臭嘚瑟!信不信老子踢你!佛山无影脚!唰唰唰!
      【有只刺猬】:看我的大力金刚腿!嗖嗖嗖!
      【三金是个乖孩子】:啊!我死了!
      【有只刺猬】:幼稚。
      
      没等张有鑫再回过来,他又加了一句。
      【有只刺猬】:不聊了,我去弄点东西吃,快饿晕过去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去吧衍哥,我也困了,晚安。
      【有只刺猬】:晚安。
      
      黎衍的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照这样子下去,他要是不吃点儿,晚上就得睡不着了。
      他转着轮椅出了房间,尽量轻声,今天沈春燕好像带吃的来了,黎衍在客厅柜子里找到几盒点心饼干,觉得干巴巴的不太想吃,又去厨房翻冰箱,想看看有什么能煮着吃的。
      
      速冻箱里的东西都吃腻了,黎衍想着要么就煮一包方便面吧,顺手开了冷藏门,他的视线定格在一个黄色盖子的玻璃饭盒上。
      “这是什么?”他伸长手臂,把饭盒拿了下来。
      
      ——
      第二天一早,闹钟7点半准时响起。
      周俏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里,微微有些出神。
      她起床洗漱,去厨房做早饭。早饭是昨天就买好的挂面,做个小葱拌面几分钟就搞定,好吃又省钱。
      吃拌面时她打开手机,意外地发现半夜2点时黎衍给她发了个红包。周俏心惊胆战地收下,红包只有十块钱,没有备注。
      
      这是什么情况?他是在道歉吗?用钱来道歉?
      周俏有些邪恶地想:行啊,那以后可以多和他吵吵架,让这样的道歉多来几次也无妨!
      
      吃完饭,周俏换好衣服,准备去上班。看了眼黎衍的房门,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半夜2点还没睡呢,现在肯定没醒。
      周俏找了个小环保袋,准备拿自己的便当,可冰箱门一打开,她就傻眼了,她的便当不见了!!
      
      “咦?我的饭呢?”周俏以为自己失忆了,把冰箱上上下下找了一遍,又在厨房和客厅找了一圈,最后在厨房的台面角落看到自己的黄色盖子玻璃饭盒,里头空空如也,已经洗得干干净净。
      周俏:“……”
      
      她终于反应过来,黎衍给她的十块钱红包,哪里是什么道歉,分明就是给她的饭费!
      那个王八蛋,居然三更半夜把她的便当给偷吃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周俏:啊啊啊啊我的便当!!
    黎衍:真香。
    周俏:你是魔鬼吗?
    ——
    读者们说:小宋和三金都是可爱的宝宝,只有衍衍一点也不可爱。
    黎衍:气成河豚!!
    ——
    感谢在2020-07-02 09:30:00~2020-07-03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火花、烛雨、jane樱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心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