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讲故事 ...

  •   两人终于出了冬凌城,一路上村庄荒凉破败,不见人烟,废弃的茅草房中,甚至可见豺狼野狗的影子。
      
      村庄口的枯树上的乌鸦偶尔凄凉地叫声两声。
      
      林小茶问脑中的系统,【小统,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系统:【都是被妖兽肆虐后的村庄,无家可归的村民涌入了离得最近的冬凌城,成了你见到的流民。】
      
      林小茶:【好可怜哦。】
      
      系统:【本来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会在这个冬天冻死在墙角,然后扔到埋骨之地。而你让他们修朱雀台的建议,算是帮他们安稳度过了这个冬天。所以他们才会喜欢你。】
      
      林小茶想着那些流民,其实她本来只是为了刷男主好感度才做的那些事,但阴差阳错帮到他们,觉得好像也不错……
      
      林小茶始终保持着与他的一拳距离。
      
      而寒羽君更是至始至终挺得笔直,他身上苍松和雪的味道,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路上他一言不发,林小茶也没去开口打扰他。
      
      两人谁都没有再提桃姬的事。
      
      直到看见这些荒凉的村庄,她问:“仙君,天虞山那么厉害,都拿这些妖们没有办法吗?”  
      
      “数量太多。”
      
      “女帝也不管吗?”
      
      寒羽君沉默,过了片刻他道:
      
      “朱云国人善用御兽之法,而所谓的兽,绝大多数都是有了一定修为的妖,修士将其捕获,驯服成了灵兽为自己若用或者送给别人。比如凤子婴,只是筑基修为,但有了一头八百年的黑豹,便可称霸一方。”
      
      “皇室为了捕捉更强的妖兽,巩固自己的力量,不仅没有对妖赶尽杀绝,纵容它们躲入了现在的万妖林,甚至在万妖林开了三个入口,供皇室的人进出捕猎。”
      
      而林小茶半响才道,“仙君,第一次听你说那么多话,你声音真好听,以后可以多说一些吗?”
      
      寒羽君不想自己说那么多,她在意的点却是这里。
      
      林小茶发现路上开始熙熙攘攘的开始有了行人,但是和流民完全不一样,都是神采奕奕,衣衫整洁,甚至很多人手中拿着兵器。  
      
      “仙君,这些人做什么去呀?”林小茶问。
      
      “去万妖林。”
      
      “刚才说的万妖林?”
      
      “万妖林其中一个入口就归凤子婴管辖。”
      
      而这时寒羽君听见身后一阵叽叽咕咕的肚子响声。
      
      林小茶捂着肚子,很不好意思,寒羽可以听到她连呼吸都憋住了。
      
      他辟谷多年,早已只沾雨露不食人间烟火,“饿”这个字似乎离他很久远。
      
      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他想起她自早上醒来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任何东西。
      
      “饿了为何不说?”他淡淡问。
      
      林小茶咬着唇没说话。
      
      他看见了一个摊铺,上面因风吹雨淋失了颜色的布旗上绣了一个“面”字。
      
      老板正对着路面揉面,还有蚊虫在周围飞舞。
      
      他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可一眼望去,这里只有这一家是卖吃的,其他的更多是卖一些低阶法器和丹药,以及一家客栈。
      
      他扯了扯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那擀面的老板看见有了生意,也只是爱理不理地瞥了两人一眼,懒散地问:“客官要点什么?”
      
      说罢把肩头的抹布取下来敷衍地擦了擦桌子。
      
      林小茶垂头轻声道:“一碗素面。”
      
      “素面?”老板把抹布搭回了肩头,口气有些不屑,看着寒羽君,“你呢?”
      
      “不用。”他答得干脆,然后看着凳子,“凳子也擦下。”
      
      老板看了看干净的凳子,更加不耐烦,没好气地把抹布扯下来在凳子上随便糊弄了几下,便去煮面去了。
      
      寒羽君看着凳子,好像还是并不满意,在上面凝了一层冰,才坐了上去。  
      
      老板把素面不耐烦地往林小茶面前一放,便去切肉。
      
      寒羽君看了看那碗清汤寡水的面。
      
      林小茶眼睛动了一下,垂着眼,“我喜欢吃素的。”
      
      说罢埋着头吃面。
      
      寒羽君平静道:“老板,加一盘肉。”
      
      林小茶放下筷子,摆着小手,“不用不用,我不喜欢吃肉。”
      
      寒羽没有理她。
      
      老板也没理她。
      
      很快一把切好的肉盛了一盘不耐烦地扔了上来。
      
      林小茶看着那盘肉一愣,抿了抿嘴唇,眼中起了一些雾气,小声道:“谢谢仙君。”
      
      然后夹了一块肉,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用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我刚才骗了你,我其实挺喜欢吃肉的。”
      
      寒羽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想起她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已百姓为刍狗。”
      
      冬凌城就是这样的状态,想来她吃了不少苦,挨了不少饿,心中生了一些怜惜。  
      
      林小茶吃东西细嚼慢咽,不紧不慢。
      
      一碗面,她吃了半个时辰还没吃完。
      
      看着天色渐晚,围在老板案板上的苍蝇嗡嗡的声音让他头疼,寒羽问:“可吃好?”
      
      认真吃东西的林小茶这才抬起头来,她被撑得有些眼泪汪汪,颇有几分痛苦地道:“仙君,我马上就吃好,浪费了就可惜了。”
      
      这些也不是全装,她小时候家里穷,虽不至于吃不上饭,但是一块肉下一碗饭的生活她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所以看到浪费她会不由自主的心疼。
      
      寒羽看着她那被涨得变色的脸,寒羽君一把拿把他的碗抽了过来。
      
      “够了,走。”
      
      “好的。”
      
      但她一边乖顺的答应一边还继续吃着面,还让让老板把肉包了起来。
      
      寒羽没有制止,从怀中取出钱袋,与掌柜结账。
      
      林小茶有些脸红地看着他,“仙君,谢谢你。我找到父亲,一定把钱还给你。”
      
      寒羽听而不闻。
      
      老板:“三百朱云币。”
      
      林小茶不知道三百朱云币等于多少,便求助了系统。
      
      【合人民币300,一比一兑换。】
      
      林小茶:!!!
      
      “老板,这个是不是有点贵呀?”她问道。
      
      “500。”老板又往上面提了价。
      
      林小茶见过一块玉从两万降到两百的,却没见过一碗面从三百涨到五百的。
      
      正要开口,寒羽制止了她。  
      
      林小茶眼中都是歉疚,“仙君,对不起,让你破费了,明早我把衣服卖到还给你。”
      
      寒羽君看了她一眼,她身上只有这一件衣服,当了穿什么?
      
      想到这里他心莫名一跳,不再去想。
      
      “不用。”他斩钉截铁地答。
      
      “我当时把城主给的赏赐给左校尉分给流民时是不是应该留一点啊?”她叹了口气,自言自语。
      
      “等一等。”那掌柜下意识地把肩上的抹布扯了下来,“难道你是冬凌城那位小茶姑娘?”
      
      莫说林小茶,连寒羽君都有些诧异。
      
      “你怎么知道我?”
      
      老板抖了抖抹布,道,“现在整个冬凌城里里外外没谁不知道你,这顿饭不钱,不用了。”
      
      “啊?”
      
      “我祖上就是流民,本来多收你们的钱我也准备救济给他们。”一边说一边把他刚才切的肉麻利地抱起来塞到林小茶手上。
      
      “姑娘,路上带去吃。”
      
      林小茶推辞不过收下了他递过来的肉。
      
      依依不舍地摆着手给老板道别。
      
      老板:真是个好姑娘啊。  
      
      *
      天色已晚,林小茶坐在寒羽君身后摇摇晃晃。
      
      看来是犯困了。
      
      寒羽让本就不快的马走得更慢了一些,以防她摔下去。
      
      而后面的人却晃得越来越厉害。好像几次倒下去然后又打挺似的起来。
      
      “再忍忍。”
      
      林小茶虽然知道寒羽君看不到自己,但还是揉了揉眼睛,睡眼稀松,迷迷糊糊地道:“好的。”
      
      马还是噔噔噔地走着夜路,林小茶道:“仙君,原来我特别怕黑,不知道怎么,今天一点也不怕了,还有些困。”
      
      “仙君,你可以陪我说说话分散注意力吗?”
      
      寒羽君没有回答。
      
      而林小茶好像并不气馁,“那你给我说个故事好不好?”
      
      “不会。”
      
      “哦~”她遗憾地答了一声,然后又道:“那仙君,我给你说故事好不好?”
      
      “随你。”
      
      林小茶想了想:  
      
      “昆仑山上有一位白衣飘飘的仙君,在他下山历练时从妖兽口中救了一位姿容绝世,倾国倾城,被作为祭品的美少女。”
      
      听到这里寒羽的眉毛忍不住挑了挑。
      
      “仙君对单纯善良的美少女一见钟情,但美少女无心情爱,一心只想修仙问道拯救苍生,于是仙君只能将爱意藏在心中。”
      
      寒羽正要开口打断她,却听后面的人儿来了精神,继续精神抖擞地道:
      
      “不想这时,魔君见到了少女惊为天人的美貌,准备抢夺少女。少女心怀天下,告诉魔君,只要他不继续祸乱苍生她愿意委身于他。”
      
      “美少女与魔君大婚之夜,仙君幡然醒悟,觉得自己一生非少女不可,于是彻底黑化,将美少女从魔君身旁掳走……”
      
      寒羽:……
      
      “仙君将美少女掳回去后,与她大战七天七夜……”
      
      寒羽听到这里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太阳穴突突地跳。
      
      “仙君震惊少女天赋如此卓绝,居然是一位万年一见五灵根的修真奇才,短短几日便入了化神境界。和自己对打七天七夜都难分胜负。”
      
      寒羽眉头这才松开眉头。
      
      林小茶还欲继续往下说,却听寒羽沉着嗓子打断了她:“好了。”
      
      被打断的林小茶很是诧异,“仙君,你不喜欢我说的故事吗?”
      
      寒羽薄唇轻启,却又轻轻阖上,顿了片刻,道:“嗯,一般。”
      
      林小茶很是沮丧,“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没多久她昏昏沉沉又要睡去,看着看着就要倒在他背上。
      
      靠在他背上的瞬间,她突然清醒,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我真要睡着了。仙君,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吧,我写字,你来猜。”
      
      寒羽君觉得她可能真的会摔下马,又觉得自己刚才否定她的故事,仿佛伤着了她。
      
      于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林小茶伸出尖尖的食指,在他背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下去,然后慢慢拉了一个“一”。
      
      寒羽:?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小茶:我花样可多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