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陆言礼维持住表情,往小团体身边又靠了靠,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发现,而是让这群人自己观察。
      
      地铁晃了晃,“嘎吱——”长长一声,门缓缓关闭,而后,一点一点前进。
      
      广告墙上,女明星怨恨的眼神被甩出去很远,再也看不见。
      
      六位乘客稍稍放心,其中几个胆大的想问问对面小团体是怎么回事,却无一例外被几人锐利的眼神瞪回去。
      
      陆言礼却并没有放下心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后方车厢里,淡淡弥漫的血色雾气。
      
      那个东西没有进地铁,血雾同样凝聚在前面部分的车厢。要么,地铁往后走,就是所谓的“避难所”,要么,后面有比它们更加可怕的存在。
      
      他依旧一副被吓到的样子,那群人拉着他,离其他乘客远了些,而后一起压低声音商量。
      
      “现在我们就在这里等到站吗?我还是有点不详的预感。”说这话的人是个短发女生,她的脸非常精致,发型也很短,几乎比男生长不了多少,红唇眉钉,很有个性。
      
      她是黎芳菀的双胞胎妹妹——黎芳芷。
      
      黎芳菀跟着说:“刚才的一个乘客身上很有可能已经带了诅咒,我们还是远离他们比较好。”
      
      人群中除了贺楼以外,大家都很信服黎芳菀,见她这么说,贺楼同样点点头,便径直再往里走。
      
      块头最大的那个冲正要跟上的乘客们咔吱咔吱掰拳头,一脸凶悍:“警告你们,别跟过来。”
      
      陆言礼跟在微胖中年男人身边,和他聊天,他有点担忧地看了一眼身后那几个想跟又不敢跟上的乘客,幽幽叹口气,还是没有劝说。
      
      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够不够替我挡死劫?
      
      放在别人眼里,就是他虽有善心,却又不敢做什么的表现。
      
      不少人对此有些不屑。
      
      能从各种恐怖灵异事件中活到现在的,早就舍弃了所谓的同情心和善良。要不是任务必须要陆言礼提供线索,恐怕他也会是一个下场。
      
      地铁沉默地往前行驶,窗外漆黑一片,浓重的夜色将地铁完全包裹,而内部车厢的空气,也愈发冰冷、阴森。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啊!!!”
      
      尖叫声打破寂静,方才还压低声音小声交谈的几人陡然一惊。
      
      “出事了!”
      “快走!”
      
      他们极为灵敏地往车厢后跑,有意无意地将陆言礼夹在中间,凶悍大个子垫后,陆言礼跟着跑,边跑边回头看。
      
      本以为看不到什么,陆言礼还是从大个子的肩头上方,看到了高高跃起的一个乘客。
      
      他脸色发青,脖子被什么东西咬去了一大半,露出碗口大发黑的伤口,剩余一点皮肉包着骨架,让人很担心那颗表情僵硬的头颅会不会掉下来。
      
      由于身后男人太高,陆言礼只能望到一颗脑袋。他匆匆看了一眼,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转过身去继续跟着跑。
      
      凌乱脚步声中,还能听到掺杂的“咚、咚、咚”,什么东西跳起、落下。
      
      他身后的大个子一见陆言礼这样,立刻明白自己身后肯定有什么东西,但他不敢回头,只能跟着拼命跑。
      
      陆言礼边跑边琢磨。
      
      地铁内部不大,他们一路往前冲也没有见到其他乘客,不知这些人去了哪里。
      
      还有,刚刚那个乘客……身后大个子绝对是这群人中最高的,而他刚刚竟然还能从大块头身后见到它的脑袋。再一联想到听见的有规律的咚咚咚声响,陆言礼猜测或许是僵尸一类的东西,再不然,就是对方只剩下一颗头,只好跳着走。
      
      可惜,六个人顶多拖了些时间,却一个都不剩。
      
      想到这儿,陆言礼边跑边喊:“大家再快一点!后面有东西跟上来了!”
      
      目前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这帮人会努力保护自己,等他把信息全说出来了,那么,像今天这种逃跑,垫后的绝对会变成他。
      
      但现在,大家还没有撕破脸,必要的提醒是应该的,要是前面那群人以为没事停下来了,他也讨不了好。
      
      闻言,逃跑大队立刻提高了速度。
      
      不知为什么,这条地铁特别长,他们已经跑了很久很久,却感觉怎么也到不了尽头,他们跑了很久,地铁也没有停下的迹象。
      
      一时间,只有凌乱的脚步声,和粗重喘气。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越往后跑,车厢陈设越陈旧。
      
      陆言礼躲开破旧车顶上掉下的几块碎屑,再看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老上海的电车样式的周围布景,心下笃定。
      
      他再度回头看,一直跟着的东西不见了,身后车厢灯光全部暗下,一片漆黑。唯有他们所在的车厢和前方未跑去的区域亮堂堂一片。
      
      “可……可以了……没东西了。”
      
      身后大块头还跟着,他不得不先把人叫停,而后自己也慢慢停下脚步。他瞥一眼因为自己喊话慢慢停下来的众人,在他们面前慢慢平复呼吸。
      
      口罩早就在逃跑中摘下半截,只遮住下巴。跑了这么久,如果依旧面不改色,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
      
      而当他们停下以后,“地铁”同样放慢了速度。
      
      车厢实在太过老旧,因此光是放慢速度,就已经让它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嘎吱的声响。但大家伙儿听上去,这声音并不像木质建筑老化,反而更多给人一种……拉伸时骨骼发出的脆响。
      
      就好像,这条地铁是什么活物似的……
      
      地铁越来越慢,最后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长长的声响,下一瞬,原本漆黑一片的窗外骤然亮起,所有车门自动向两边打开。
      
      陆言礼向门外望去,瞳孔一缩。
      
      即便他们跑了这么远,门外不远处的广告墙上,依旧贴着那个女明星的巨幅广告。虽然妆容更加复古,还穿着旗袍,但很明显,这就是同一个人。
      
      “这是哪里?我们要不要出去?”
      
      “跑了这么久,现在总算停下来了。”
      
      “小黎,记下跑了多远吗?”
      
      黎芳芷举起手机:“计步显示跑了近四千米,用了26分钟。”她的打扮带着中性风格,看上去相当酷,回答问题却一板一眼。
      
      贺楼点点头,问:“大家体力怎么样?能不能继续?”
      
      人群中,年龄最大的无疑是那个名叫余高义的微胖中年人,他满头大汗,率先说:“我要休息一下。”
      
      其他人有的还行,有的同样累坏了,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喘气,平复呼吸。
      
      陆言礼看他们没有一个人提起,他让自己的神色立刻充满了恐惧感,然后打着哆嗦,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一直关注他的黎芳菀立刻柔声问:“你怎么了?”
      
      陆言礼摇摇头,声音压得很低:“你们没有发现吗?”他垂下的手隐秘地指了指门外。
      
      其他人往门外看,不解。
      
      “怎么了?”
      
      “有什么异常吗?”
      
      真要说起来,他们今晚遇到的异常不少了,然而广告画这样明显,他们怎么可能一个个都不当做“异常”?
      
      “你们……有没有看到那个女人?”
      
      “哪个?”贺楼立刻警醒过来,“你描述一下。”
      
      “我……就是广告牌上的女人……”陆言礼额头渗出汗水,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就是我们出发前的,广告牌上的女人,她还在……她在盯着我看。”
      
      什么?!
      
      其他人立刻警觉地转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黎芳菀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一片漆黑。”
      
      其余人点点头。
      
      这下陆言礼的脸色彻底白了。
      
      就算他戴着口罩帽子,他们也能看出对方神色不太对,他喃喃道:“她还在盯着我看,她在笑……”
      
      “既然这样,我们要出去吗?”黄毛青年问。
      
      贺楼说:“再等等。”他看一眼陆言礼,“有什么变化及时说。”
      
      陆言礼还没来得及答应,他视线中的女人又变了,面色逐渐发青,原本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眼神狰狞怨毒,满面森冷。
      
      “她……”
      
      陆言礼张张口:“她,她消失了……”
      
      他刚想开口,门外的一切就已消失不见,只有如深渊巨口般的漆黑。
      
      “咔嗒。”
      
      类似留声机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隐隐约约的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开始很轻,声音极低,到后面越来越响,简直像有个女人轻轻柔柔地站在你耳边歌唱。
      
      歌词不知是哪里的方言,总之他们都听不出唱的是什么,只觉得曲调还不错,一时有些沉迷进去,想要多听一会儿。
      
      好想一直听下去啊……
      
      多么美妙的歌声,实在太动人了……
      
      伴随着逐渐响亮的歌声,门外的漆黑同样慢慢地明亮起来。待歌声越来越大,原本轻柔的女音也变得尖锐,门外亦彻底变成了白日。然而众人依旧沉浸在歌声中,如痴如醉。
      
      渐渐的,他们的耳朵里涌出鲜血来。
      
      他们的手也开始不自然颤动,脑袋歪了歪,互相搭上了距离自己最近一人的脖子。就这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快乐的笑容,伸出手,掐住另一人的脖子——而后,慢慢用力。
      
      尽管手背上用力到爆出青筋,每个人脸色也都因缺氧开始涨红,舌头不受控制地伸出来……但他们依旧带着快乐又沉迷的笑。
      
      太美妙了……
      
      陆言礼早就堵上了耳朵,仍旧不能防止音乐钻进大脑,这些人都是两两互相伤害的,唯独他落了单。他同样用力掐了自己脖子一下,紧紧咬住舌头,试图用刺痛让自己清醒。
      
      他眼睛直直看向贺楼。
      
      不行……他还不能表现出来。
      
      眼神立刻收回。他踉踉跄跄走过去,“不经意”地一摔,借势用力往贺楼身上一撞。
      
      贺楼的眼神清醒了一瞬。
      
      “大家快走!快!!!”
      
      贺楼果然不负期望,大喝一声,一下把众人惊醒了,彼此对视,眼中都有些惊惶。
      
      贺楼一句后,带头往门外跑。很快,所有人跟在他身后跑出去。而他们一下车,就被门外的场景震惊了。
      
      “这,这是……”
      
      “等一下!还有人没下来!”黄毛青年瞠目结舌,指着车厢。
      
      少的两个,一个是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他们一路跑下来太累了,所以车停下后直接坐在了地铁座位上。现在,他俩正不断拍打着窗户冲他们叫喊。
      
      “救我!!救救我!我起不来了!!救我啊!!”
      
      “救命!楼哥!救我啊!”
      
      “求求你们了!帮个忙啊!!”
      
      然而,任凭他们怎么呼喊,也不会有人上去帮忙的。大家只沉默地站在原地,看事态发展。
      
      车厢门关上,灯光熄灭,车厢瞬间黑暗,哀求声变成怒骂,很快又转变为哀嚎。
      
      “啊啊啊啊——”
      
      惨叫声戛然而止。
      
      里面传出……什么东西咀嚼的声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