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初谈婚事 ...

  •   两家人进了大厅,吕家十一口人并县令家两个正经主子,以及伺候的仆人,满满的站了一屋,显得热闹极了。
      
      县令拉着吕公坐在主位,剩下的小辈一一上前见过。
      
      县令家人口简单,县令是个鳏夫,只得一个独子,取名陈彦。
      
      吕公拉着陈彦夸了又夸,陈彦被他夸得有些局促,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才好,又要控制着眼睛别往某个方向瞧得太频繁刻意。
      
      吕公笑呵呵的取出为陈彦准备的见面礼,一块上好的玉佩。
      
      县令拦道:“你我之间,这也太见外了,我都没有为贤侄、贤侄女准备见面礼,哪好意思收你的礼物?”
      
      吕公撇开他的手,只拉着陈彦道:“我头一回见我这贤侄,心里实在喜欢,不过一份薄礼,你别嫌弃才是。”
      
      县令笑了笑,一副拦不住的无奈样儿。
      
      陈彦看着被硬塞到手里的礼物,见父亲不反对,又见吕公热情坚持,便谢过收下。
      
      吕公先对县令介绍了自家的两个儿子,又对陈彦道:“他们初来乍到,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朋友,往后你对多带着他们玩。”
      
      陈彦点头,借着和吕泽两兄弟见礼的机会,偷偷往周宁的方向瞄,周宁微笑着,仿佛并没有察觉他的窥视。
      
      县令家中没有正妻,吕公只能指着家中女眷粗粗道了身份,好歹彼此之间分了辈分通了姓名,“这是内子,这是大儿媳妇、二儿媳妇。家中长女已出嫁,这是我的二女儿吕雉。”
      
      陈彦专心的等着,好不容易等到却听见吕公声音顿了一顿,而后才道:“这是我小女儿吕媭。”
      
      县令笑着点了点头,在吕雉和吕媭两人身上多瞧了片刻,瞧吕媭时,目光难掩惊艳,末了,却把视线转回到吕雉身上,又停了片刻。
      
      陈彦上前见礼,此时离得近了,反而低着头不敢多瞧。
      
      双方见礼完毕,吕家女眷便随着县令家的仆人去里厅用饭,县令和吕公也互相让着在堂中入席。
      
      吕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吕二嫂,走到周宁身边问道:“怎么突然在额头画了花?我瞧你父亲像是要生气的样子。”
      
      同样画了花的吕二嫂帮着解释道:“小妹上车的时候不小心摔着了,磕红了额头,想着今日要见长辈,带着伤不好,才用胭脂描了花。”
      
      周宁投桃报李,笑道:“我怕一个人画了花太奇怪,便缠着二嫂陪我画了一朵。”
      
      吕母满意的看了吕二嫂一眼,吕二嫂笑看着周宁,只觉得和小姑子相处真是舒心熨帖。
      
      系统开心的嘤嘤嘤,【哇~我家宿主好温柔好温柔,统好喜欢好喜欢!】
      
      吕母关切的责怪道:“你也跟你二姐学学,稳重一些,怎么好好的就摔着了?一会用了饭,回房用清水洗了我瞧瞧。”
      
      周宁笑着点了点头,又伸手挽住严肃端庄的吕雉:“我的姐姐自然是最好的。”
      
      吕雉笑不露齿的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堂中,县令和吕公聊得投契,用完饭后,陈彦、吕泽等人便自觉的告了退,留两位老爷子慢慢叙旧。
      
      县令给吕公添了一杯酒,问道:“我瞧你那二女儿,年纪不小了,怎还在家中?”
      
      吕雉今年虚岁二十八,二十八未嫁,是十足的剩女了,她的婚事也是吕公忧心着急之事,但这份忧心着急却不能在外人面前表露,以免他人轻贱自家闺女。
      
      吕公笑着解释道:“我给我那二女儿相过面,她是贵人之相,往后是要嫁给贵人的,不能轻易许了婚事,一直没遇到合适的,便拖到了今日。”
      
      “原来如此。”县令笑着点了点头,又指着自己道:“那你看我如何?”
      
      吕公先是一愣,又哈哈大笑,“你这是逗我呢?那是你侄女,你还要叫我岳父不成?”
      
      县令笑道:“若能得娶贤妻,叫你一声岳父又如何。”
      
      吕公见他不是说笑,也捻须考虑起来。
      
      老友面相普通,年龄与他差不多,老夫少妻,知道疼人,也不是不行。只老友家中有已长成的儿子,虽是丧妻,却有妾室,还是只得一个独子,不知是不是身体有什么妨碍,那他女儿往后可没个依靠。
      
      但老友毕竟是一县县令,他们往后定居此处,还需要他关照,也不好因为儿女婚事恶了两家关系,而且雉儿的年纪着实不小了,这般年纪上何处寻那门当户对又是头婚的人家,老友家的条件已算是不错了。
      
      吕公一时没下定主意,好在女儿家的婚事自来是要矜持的,故笑着道:“此事容我回去再思量,今日今夜,你我二人只管先喝个痛快。”
      
      没有一口回绝便是有意的意思,县令哈哈大笑,自然无不从。
      
      厢房里,仆人端来清水让周宁净面,周宁掬水洗去胭脂,用脸帕拭去水痕,转身让吕母和吕雉瞧。
      
      吕母皱眉道:“怎么没有洗掉?”
      
      周宁疑惑的摸了摸额头,“没有洗掉吗?”
      
      吕雉上前用手帕沾了些水,在周宁额心稍微用力蹭了蹭,额心桃花未消,手帕也未沾染上颜色,吕雉道:“估计磕的红痕就是这模样,不是胭脂画的。”
      
      周宁笑道:“我就是照着红痕的样子描的。”
      
      吕雉便道:“难怪。”
      
      “唉,”吕母叹了一口气,“好好的破了相,你父亲该生气了,他最在意这个。你本来面相就不好,如今又,唉。”
      
      吕母很是忧愁,“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周宁无辜的摸着额心,面相不好么?怪不得后来把正当龄的小女儿嫁给了一个卖狗肉的屠夫,比大龄未婚的二女儿还要不如。
      
      周宁低头笑了笑,竟又是一个不受喜欢的女儿。
      
      仆人过来传话,吕公饮酒回来了,吕母也顾不上教育女儿,赶紧过去照顾。
      
      吕雉拿起了针线,准备做会活儿,周宁笑道:“姐姐先忙,我出去玩会。”
      
      吕雉皱起眉头,正想说教,周宁已经走到了门边,对丫鬟小婵道:“不用跟着我,你去给姐姐帮忙。”
      
      话没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追上去说教或是高声呵斥,不是吕雉这样守规矩的淑女能做的,故她只能对丫鬟小婵道:“她怎么还是这样不知道规矩稳重?”
      
      丫鬟没办法答这个话,便只帮着做活儿。
      
      周宁脚步轻巧的到了吕公吕母的房门外,凝神听里面的谈话。
      
      只听吕母喜之不尽的道:“县令想求娶雉儿?这是好事呀!”
      
      吕公却仿佛有些不满意的道:“他的面相实在一般。”
      
      吕母着急道:“面相不面相的,雉儿都二十八了!还不嫁人成亲,你是想把媭儿也拖成老姑娘吗?”
      
      屋内静了一会,又听吕公道:“媭儿额头上那是什么?怎么好好的往额头上画花?”
      
      吕母道:“上马车时不小心磕红了,便用胭脂画了遮盖,我让她洗了去,可巧了,那红痕正是她画的那花儿的模样。”
      
      屋内又静了一会,又听吕母道:“你这表情,怎么了?有什么不好吗?我瞧着还是挺好看的。”
      
      只听吕公长叹一口气,道:“又妖又媚,是薄命之相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想要写一个细腻一点的大长篇,所以节奏有点慢,大家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请一定要告诉我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