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老友司命 ...

  •   将最后一卷放回架上,不知不觉中已经将这一层的书卷都看完了。
      想着如果想要看上一层的书卷,那就要找个更高仙格的带路就行。
      知更所认识的仙阶较高的拢共才三个人。
      一个是青霄战神,那个仙阶最高,但是她见不着,也不想见。
      一个是老东家佟老,这个仙阶中上,也合适。只是佟老现在闭门炼丹,没空理她。
      要说这佟老也忒不够意思,说送就送,不争取留下她就算了,还带人走茶凉的。
      想到自己也经常在背地里闲话他,也就平衡了。
      最后一个就是在学海阁认识的司命星君。两人皆对凡间故事甚是喜欢,也颇有瞎编乱写的心得,很快就熟络起来。
      司命星君比较性情,对谁好不好全凭眼缘。对方的身份地位甚的不大在意。当然,身份高的,他还是不敢太过于得罪便是了。
      他和知更很投契,两人常常窝在一起写命本子。知更的鬼点子多,脑回路清奇,总能想出一些让他眼前一亮,或者惊得掉下巴的情节。
      知更找到司命星君的时候,他正在挥舞着他的命笔写着命。
      普通的老百姓能让司命星君亲自动手?怎么可能?那些碌碌无为一生的庸人们,都是直接套用模板生产出来的。
      都是千变一律,撑死了也只是个大同小异。
      人家司命星君写的都是帝皇将相,仙格贵人,再不济也是个百恶或者百善之人。
      司命星君只是看了一眼知更,就又继续写。都是老相识了,知更闯他的地方也不是一两次了,习惯了。
      应该说,他乐意惯着。
      知更凑过去看了一会,再拿起月老的红线牌子,瞅瞅,然后插嘴道:“错了,错了,月老的红线牵的是他的青梅竹马。不是那个相府小姐!”
      “哈?”司命星君写到一半的手终于停了,拿起红线牌子,仔细看了起来。
      命数不是乱编的,姻缘是月老管的,福气是福星,功名利禄是禄星,寿元是阎罗。人一出生,这些就被早早定好。
      司命星君只是在这些的基础上编撰他的生命历程。他的任务只是让那些早已定好的命数更合理罢了。
      过程是坎坷,还是平顺,由司命星君说了算。结果对得上便是了。
      疾病缠绵,晚年凄凉地活到九十九,跟幸福安康活到九十九,都无需太在意。寿命是九十九即可。
      大原则不能错,这是绝对的铁律。
      不过,司命星君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写错的时候。凡间的死而复生,死于非命,一夜暴富之类的也不是没有。
      这就是司命星君写的跟他原本的命格有出入。
      之前就有过,司命星君看错了数字,某人如果按照他写的命本走,会在四十岁死于剑伤。但是,他的寿命是九十岁呀!所以,他诈尸了,继续活到了九十岁。
      “还真是。”司命星君放下手中的红线牌子,上面记录的是一个少年将军一生当中所有遇到过的几段桃花。
      月老也是的,他不老老实实的将这个人的姻缘用直线画出来,非要东拉西扯,弄出一大堆,整一个线团出来。错综复杂,越理越乱,莫怪司命星君会看错。
      “你说怎办?”司命星君抬头看向知更。命本子上写的,这个人下个月就要跟相府千金拜堂成亲了。
      知更瞅了一下道:“这不是有一个月时间么?急什?”
      “找个理由不就行了。比如说,成亲前一个月,丞相突然发现那小青梅竟然是他家因为战乱失散多年的小女儿。
      她走丢后,被将军捡回去养大的。所以才会跟那个少年将军成了青梅竹马。
      终于,真相大白,父女相认。由将门遗孤摇身一变成为相府小千金。
      然后,在成亲前半个月,相府大千金跟人私奔了。两家人为了顾全脸面,就想出让小青梅代替姐姐嫁给那个书生的办法。门当户对,两情相悦,怎样?”
      “庸俗!狗血!”司命星君评价道。
      “那就,皇子求娶相府千金,千金当皇妃去了。少年将军痛失所爱,无奈之下娶了自己的小青梅。虽不情愿,但日久生情,最后子孙满堂,阖家欢乐。”
      “渣!怎的就不能从一而终?”
      “你写的三妻四妾,痴心女子负心汉,戏子无情,后宫三千佳丽的玩意还少么?”知更反驳。
      司命星君嘴硬:“那个是那个,这个是这个。”
      “要不这样,少年将军家道中落,宰相嫌贫爱富,退了少年将军的婚。少年将军为此怒急攻心之下大病一场。
      病榻前只有小青梅始终如一,任劳任怨的伺候鼓励他。少年将军感动之下也察觉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他的小青梅,最后吹锣打鼓的将她娶了。阖家欢乐,天下太平。”知更破罐子破摔道。
      “无甚新意。”司命星君摇头。
      知更没法了。换在魔界,直接上去抢就是了。原本就是自己的东西,干脆利落。根本无需这般动歪歪肠子找什么合情合理。
      “要不,这个小青梅大闹婚礼,抢走少年将军,远走塞外,怎么样?她是将门长大的,彪悍泼辣,合情合理。少年将军被这么一抢,又被威逼加利诱,时不时的挨上一顿揍,最后就喜欢上了。”知更应付性的建议。
      “这个好。”
      知更:.......
      最后只能讲一句:“这书生真贱。”
      ……
      跟司命星君安排完那些命贵之人的命运之后,知更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了。
      听到了知更想要休息的话,司命星君居然难得的鄙夷了她一下:“就算你是凡鸟出身,可你是化了形的。哪里来的矫情?”
      凡间的人都知道,妖魔鬼怪,神仙之流都是不需要睡眠的。就算她没有仙格,但怎么说也是与之接近的存在。哪里还需要休息?
      知更没管他,径直就出门。
      以前是没有,但是,现在这副脆皮身体不行。
      十万年前,她的神魂临近消亡殆灭,只剩下一丝残魂的情况下,机缘巧合地附在凡间一只濒死的知更鸟身上。
      就在她本能地用魔息修复知更鸟的身体并化形的时候,被多管闲事的佟老吹了一口仙气。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被仙气一冲,她原本就弱的不能再弱的魔息更是荡得稀碎,结果就成了这种非仙非魔的尴尬存在。身体还特矫情,跟个凡人似的,要吃要喝,还要休眠恢复。
      也多亏了如此,天界谁也发现不了她的真身。只当她是凡鸟化形,身上带有俗气杂质,不幸中的万幸。
      仙界好呀,非战斗类的仙人热衷于栽花种草,就算有些小勾心斗角,也不算个事。十分合适现在的她住上一段时间恢复元气。
      出门后,想起佟老的药园就在这附近,想着再去看看佟老,离上次去已经是三个月前了。都不知他炼成了没有。
      到了那里,被新上任的童子告知,佟老仍在炼药室,只好作罢。
      从炼药室出来,熟门熟路的拐过几个弯就到了佟老种植莲花的地方。
      自己之前造的仅容一人的扁舟还在那里,颇感欣慰。
      跳上去,拿起桨,划几下,小扁舟就荡悠悠的往湖心去。
      粉色的荷花,碧绿的荷叶,鼻尖还有缕缕清莲的幽香,甚是惬意舒服。
      知更仰躺在扁舟上,伸手摘两片大荷叶,一片盖在身上,一片盖在脸上。懒洋洋的闭上眼睛,悠闲静谧中想着今后的打算。
      魔界她不想回去,至于原因她自己也说不上,零星的记忆里找不出缘由,只是莫名的抗拒。若不是见着奚羡,她可能连自己是魔祖的身份都想不起来。
      这副身体最多只能撑个一千年。听说自己的身体被封印在了巅南之巅,若能找回就好了。
      她在学海阁翻了将近百年的书,终于确定了巅南之巅的位置。
      只是,要到那里,四御,即四大战神是必须的。
      无论谁想去,都必须要四御之一带路,就连天帝也不例外。因为那里不止有强大的结界,还有碎空风暴,没有高位神格,强大的仙法,一个不慎,都不知道被撕碎后卷到哪里去。
      这样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就迷迷糊糊的陷入混沌中。
      “你知道么?阳烈战神又去跟青霄战神约战了!那战斗场面真的太恐怖了!我到现在脚还在发软呢。”一位小仙娥心有余悸的冲另外一个说。
      “结果呢?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自然是青霄战神赢了。”一脸得意,她最是喜欢青霄战神了。
      容貌清隽,斯文俊秀,身长玉立,待谁都和颜悦色,关键还是个女仙,气势不输其他的男战神,真为她们女仙长脸。
      不像阳烈战神,整天端着一张生气的脸,怪吓人的。
      “我也这么觉得,青霄战神是最年轻有为的四御呢!有人芳心暗许了......”调侃的之意满满。
      惹得另一个仙女娇嗔,作势要打她。两人玩成了一团。
      耳边传来铜铃样清脆的笑声,知更被吵醒,伸伸懒腰,从荷叶缝隙里瞄了一下那两个貌美的仙女。
      少女慕艾呀!心下感慨一句,接着再闭上眼睛睡过去。
      都成仙了,世俗的道德观念又怎会束缚得了仙人呢?
      仙界、魔界都一样,既可以男女相合,又可以男找男,女找女。在一起,图个逍遥自在,欢喜快乐就好。
      若不是如此,成仙路又怎的让那么多凡人趋之若鹜?
      ......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的话,就给渣作者收藏,评论,投雷呀!不喜欢的话,看在渣作者如此诚心的份上,也给渣作者收藏个再走呀!谢谢!
    给渣作者点动力呀!渣作者才能坚持下去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