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庞府(2) ...

  •   这屋子十分宽敞,正厅里卧俱备。桌、窗、柜等均是上好的檀香木,墙上是山水画卷,柜上是青花瓷器,床上的纱幔轻轻垂下,颇有雅致。
      
      虽看着淡雅,小蛮却看出这屋里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坊间传言庞府富可敌国,现在看来并不假,皇帝想除去他,着实得费些心思。
      
      热水已备好,小蛮在丫鬟的侍候下沐浴更衣。坐在浴桶里,一天的疲惫慢慢消失,小蛮见旁边的丫鬟做事利落,真像先前跟着她的贴身侍婢,便找她搭起话来。
      
      “你叫什么名字?”
      “夫人,奴婢小青。”
      见她一口一个夫人,小蛮听着别扭,忙纠正她。
      “可别叫我夫人了,还没过门呢...”
      “自打奴婢第一天来府上,管事的婆婆就和我们说,住进这永心阁的人,就是将军府的夫人。”
      小蛮惊讶,“你们将军就没有其它小...夫人?”
      小青嗤笑,“将军向来不带女子回府。”
      没有小妾?
      庞统当真要娶自己当将军夫人?自己可从未给他好脸色,此事定有阴谋!
      
      “那你们将军,在外头可有相好的?”
      “夫人,主子的事儿,奴婢是万万不能私下里议论的。”
      那就是有。
      小蛮转了转眼珠,“小青,既然你们将军让你来侍候我,你便是我的人,难道不能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
      小青听着有理,再加上她刚进府上没有多久,没受过那八卦劲儿的累,便如实相告。
      
      “夫人,奴婢曾听下人们议论过,将军未娶任何女子。京□□门望族里,但凡有小姐的,都明里暗里来问过亲事,可将军从未应过,都让太师出面打发了。将军年轻气盛,渴望建功立业,年少时便独自出门闯荡,年纪轻轻便当上了主帅,自是没有功夫去管那儿女情长之事。”
      
      小蛮听了,倒是有些敬佩,
      不过这官家小姐提亲之事,怕是夸大其辞,至少她柴丝言就从未问候过这庞太师家的公子哥。
      
      “但是,要说将军从未有过相好,说出去是谁也不会信的。将军骁勇善战,立功无数,人又俊朗,极受姑娘们喜爱。又因将军尚未娶妻纳妾,京城里的花魁名妓,都费尽心思托人安排机会与将军同席,受到将军宠幸的也有那么些个,可将军只是闲暇时寻她们喝酒作伴,从未提过婚嫁之事。”
      
      真是风流啊风流!
      光喝酒作伴却不谈婚论嫁,该耽误多少红颜。
      但此番娶她,又是为何?
      难不成是因为他那老爹气他光立业不成家,逼他娶个媳妇儿,他又不愿找个达官显贵的千金受约束,便寻个好欺负的,这样既能向他爹交代,又没人拦着他继续花天酒地。
      
      “一定是这样!”小蛮终于知道了答案,激动地握拳砸了一下水面。
      随即又开始自恋,“哈哈,我小蛮可真是个天才!”
      “大奸人!什么都算计,还算计到本姑娘头上!我小蛮见到庞太师就撒泼耍横,看他不逼你解了婚约,再给你配个知书达理的好夫人,让你一辈子被管束!哈哈”
      
      突然间,一双手从她身后伸出,抓住浴桶的边缘,着深蓝色衣物的手臂修长,抓住浴桶的手有力,右手的拇指上套着一枚价值不菲的翡翠扳指。
      
      “小蛮姑娘真是天才。”
      
      她闻言,吓得转身,但转身后便看到庞统站在身后,一袭深蓝色长袍,头冠上银带垂下,英俊非凡,此时正直直地看她,神情竟有些落寞。
      她连忙双手抱胸,往后退去,背紧紧地抵住浴桶,身子往下沉,只露出脖子以上。
      庞统不理会她的慌乱,只低声说道,“为何要千方百计解了这婚约?我会好好待你,不让你受委屈。”
      
      深情表白?
      
      小蛮瞥了眼四周,发现小青早已不在,她只顾着自言自语,却未察觉屋里来了旁人。
      她懊恼,“你说这些也要分个场合吧庞大爷!”
      庞统装作不解,“这里怎么了?”
      “你!?”
      见她真着急了,他原先的落寞消失,直起身来,双手抱臂,又换上了调笑的神色,“自己夫君,怕什么,又不是外人。”
      “你我还未成婚,被别人看到定会说闲话,快走快走。”
      “他们敢?”
      
      这话不假,这府里谁敢在他背后嚼舌根,怕是不想活了。
      
      小蛮瞪他,眼见这水温已不似刚刚那般温热,他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说夫人,迟早都要坦诚相待,你又何苦在这水里泡着。”
      
      听罢,小蛮深吸一口气,完全没入水中。
      被他占便宜,还不如淹死呢!
      她不敢睁眼,害怕下一秒庞统就会拽自己上来,如果他硬要怎样,她毫无反抗之力。
      可过了许久,毫无动静。
      她终于撑不住,猛的上来,打算吸一口气再下去,可睁眼时四周已无人。
      
      坏蛋!走了也不和自己说一声,是真想看她憋死?
      
      她急忙起身,迅速把衣服穿上。
      小蛮边庆幸,边往床上走去。
      可刚一拉开床帘,她又傻眼了。
      
      床上慵懒地斜躺着一个华服男子。深蓝色长袍似是用了穿银线的布料,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男子的美目如星,正饶有兴致地把玩一块剔透的美玉。
      
      正是那个刚刚“离开”了的庞统!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